我與我的B段班學生們 》何德何能?哪值得妳們如此待我!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我與我的B段班學生們 》何德何能?哪值得妳們如此待我!
2021-05-21 07:00:00
A+
A
A-

編輯人語

繼「魔法老媽奇葩兒」系列,廖靜霞老師寫完她與兒子阿甘的故事之後,茲再推出「我與我的學生們」系列,述說她B段班教書生涯中,師生過招的種種情境。同樣,那真的不只是故事而已。

 

作者/廖靜霞

 

自從有了網路,有了群組,畢業的學生,聯絡起來就更方便了。

我們B班的同學,過去在校時彼此沒有競爭,只有共患難,所以感情特別好。而且畢業後的工作或婚嫁後的生活圈,似乎也沒有遠離南臺灣,所以每年都會約同學邀我一起同樂 !

除了約在市區聚餐、喝茶、聊天,我們還有個很特別的農場同學會那是大家最期待的。

農場在屏東潮州鄉下,是學生何美秀和她的先生一起經營的。

何秀美的先生姓唐,是個有原民血統的大漢子;身材高大粗壯,待人誠懇熱情。平常夫妻倆的主要工作,是承包新建築的瓷磚施作工程。

平時,兩夫妻和分組的工人,要在城市間的工地裏穿梭勞作。沒有工的時候經營自家的農場,栽種大面積的紅豆和毛豆;兩者都是屏東很有名的農作物,也是外銷日本的熱門商品。

每當秋末時,他們會在大片的毛豆田邊,種上一排排玉米。不施化肥,不打農藥,讓它自然生長。等到元旦採收時節,可以招待親朋好友來農場同樂。

聚會那天,唐先生會搭好帳篷,燉上一鍋好吃的羊肉爐,再架好一個烤肉架,還有一個裝滿水的大鍋,準備煮現採的玉米。

同學們有的開車,有的坐火車,帶著先生、攜著孩子來到農場。大人小孩自在地在農場裡奔跑嬉戲,或推著小推車到田邊去採玉米,採來的玉米部分放入大鍋煮。也可以烤肉、烤香腸、烤玉米,或吃羊肉爐和各家帶來的美食…。

吃吃喝喝中,唐先生習慣在一旁擺上他的茶攤,和他的朋友、來訪的男士,加上我,大家聊聊時事,關心社會問題,也談各人生活工作的拼搏現況…,甚至是政府、黨、政治的運作得失等。我發現,唐先生然只是一個農人、一個工人,卻有很深的內涵和見解,實在令我驚訝。也讓我真正見識到台灣社會底層的實力與努力,十分令人感動!

何秀美也沒閒著,同學陸續到來,她接到電話,就開著一輛大休旅車到火車站去接駁,回來後再忙進忙出地招呼著大家吃喝,還要親自教導大家,如何把一大堆現摘的玉米剝葉去鬚,減輕重量,方便同學們帶回家。

看著她嬌小的身影,俐落的動作,想到她一個瘦小女子嫁為農婦,勤勞努力,協助先生,以工養農,生兒育女,建立自己的家園,還能每年大方地接待遠來相聚的同學,真是不容易!

她的吃苦、幹練而且大度,連我這個當老師的都打從心底裡佩服!

一天玩下來,大家又攜著大包小包的現採玉米和美食回家,真是"有吃擱有掠”,這樣的同學會是大家最期待的了!

歡樂的同學會,的確令人期待,看到當初懵懵懂懂的孩子,畢業後各自努力,各自精彩,每個都讓我覺得很欣慰。

 

但是去年卻發生了一場讓我最揪心的同學會!

 

就在去年教師節的前一個禮拜。

我的手機響了,發話的人我不認識。

她說:老師,我是妳的學生,我們要開同學會,想請妳參加,可以加賴(LINE)嗎?

我對陌生的人很謹慎,心想會不會是詐騙集團。

我小心的回答:妳叫什麼名字啊?加賴要怎麼加啊?我已經七十幾歲了,網路操作很慢,妳要多等一下啊!

沒想到她說:老師七十幾歲,我們也六十幾歲了。我們是妳第一屆任教的學生,班長是林美華啊!

一聽到林美華,我馬上加了賴,我太想見到她了!

林美華是班長,是個認真又負責的好孩子。對班上的事盡心盡力。同學也都很服從她,老師交待的事,她會處理得很好,甚至老師沒想到的,她也會主動幫忙做好。所以我是一個很輕鬆的導師。

她的名字、樣子,一直在我心中,時常我會想起她。但不知她在何方?

因為我後來也換了學校,我想,她可能也不容易找到我…。

沒想到現在有消息了,我真是太期待了!

同學會就約在教師節的晚上,在一家大型的卡拉OK店吃晚餐,然後唱歌同樂。

那天晚上出席了十二位同學,又送花,又送禮物,還加了一個紅包。真是太熱情,太多禮了!這也是我第一次碰到。

因為是自己第一屆任教的學生,印象比較深刻,學生的名字和面容,很快就記起來了。

當年她們的學習成績雖然不是很好;但畢業後,有的升學,有的就業,也都能各盡其職,結婚的也大多當阿嬤了。

久別話多,同學們互動既輕鬆又熱情。

九點一到,卡啦OK的音樂響起,飲料啤酒已送來,同學們準備嗨唱起來了。

這時林美華卻說:妳們先唱,唱到幾點都沒關係。我先送老師回去,不要讓老師陪太晚。送了老師,我就回來陪妳們玩!

林美華開著車,一直往我家的方向前進,還熟練地轉進了巷子。

我問:妳知道我家住哪裡嗎?

她說:知道,我來過三次,但不敢按門鈴。因為我做錯事了,我沒臉見老師。

我驚訝地問:妳怎麼不按門鈴,有什麼事這麼嚴重嗎?

她說:我沒有聽老師的話繼續升學,好好讀書;結果早早就結婚,後來離婚了。我覺得我沒臉見老師,但又想來看老師…。

美華終於找到機會,跟老師說她的懺悔。

原來美華的姊姊,開了一家皮件外銷工廠,美華國中畢業沒有升學,就在姊姊工廠幫忙;認識了同在工廠工作的前夫,不多久就結婚生子。沒想到這個男人卻不是個「良人」,後來也就離婚了。

這時她想起當初老師曾經責罵過她:妳不繼續升學,一個國中畢業生出社會,能做什麼?

她想,平常老師這麼疼她,怎麼會這麼生氣的罵她…,她現在終於知道自己錯了!

後來只好去讀高職夜間部,學了些設計的課程。

現在就從事皮件設計的工作,也自己接單,做一些外銷。

事業收入都還穩定,孩子也長大自立了,但她一直沒有再婚。

說完她的心裡話後,她為我開了車門,扶我下車,緊緊抓著我的手,塞進了一個紅包,我掙扎著推開。

她說:老師,一定要收下,我想妳太久了,連同學會的連絡,我都不敢親自出面。妳收下,代表妳原諒我了,下次我就敢按妳家的門鈴了⋯⋯。

兩個月後的某一天下午。

林美華給我打電話:老師,我出來辦事,在百貨公司買了一些水果要孝敬您和師丈,等一下我車子經過妳家,我會按電鈴,請妳下來拿,因為我還有事,就不上樓了。

二十分鐘後,林美華按了電鈴,我下樓接到一大盒水果禮盒!

美華說:老師,這次我敢按電鈴了;下次我會再來看你。

 

啊啊!我何德何能,學生如此待我啊!

當年,我只是一個年輕的B班導師,哪值得妳們投入那麼深厚的感情啊!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編輯人語

繼「魔法老媽奇葩兒」系列,廖靜霞老師寫完她與兒子阿甘的故事之後,茲再推出「我與我的學生們」系列,述說她B段班教書生涯中,師生過招的種種情境。同樣,那真的不只是故事而已。

 

作者/廖靜霞

 

自從有了網路,有了群組,畢業的學生,聯絡起來就更方便了。

我們B班的同學,過去在校時彼此沒有競爭,只有共患難,所以感情特別好。而且畢業後的工作或婚嫁後的生活圈,似乎也沒有遠離南臺灣,所以每年都會約同學邀我一起同樂 !

除了約在市區聚餐、喝茶、聊天,我們還有個很特別的農場同學會那是大家最期待的。

農場在屏東潮州鄉下,是學生何美秀和她的先生一起經營的。

何秀美的先生姓唐,是個有原民血統的大漢子;身材高大粗壯,待人誠懇熱情。平常夫妻倆的主要工作,是承包新建築的瓷磚施作工程。

平時,兩夫妻和分組的工人,要在城市間的工地裏穿梭勞作。沒有工的時候經營自家的農場,栽種大面積的紅豆和毛豆;兩者都是屏東很有名的農作物,也是外銷日本的熱門商品。

每當秋末時,他們會在大片的毛豆田邊,種上一排排玉米。不施化肥,不打農藥,讓它自然生長。等到元旦採收時節,可以招待親朋好友來農場同樂。

聚會那天,唐先生會搭好帳篷,燉上一鍋好吃的羊肉爐,再架好一個烤肉架,還有一個裝滿水的大鍋,準備煮現採的玉米。

同學們有的開車,有的坐火車,帶著先生、攜著孩子來到農場。大人小孩自在地在農場裡奔跑嬉戲,或推著小推車到田邊去採玉米,採來的玉米部分放入大鍋煮。也可以烤肉、烤香腸、烤玉米,或吃羊肉爐和各家帶來的美食…。

吃吃喝喝中,唐先生習慣在一旁擺上他的茶攤,和他的朋友、來訪的男士,加上我,大家聊聊時事,關心社會問題,也談各人生活工作的拼搏現況…,甚至是政府、黨、政治的運作得失等。我發現,唐先生然只是一個農人、一個工人,卻有很深的內涵和見解,實在令我驚訝。也讓我真正見識到台灣社會底層的實力與努力,十分令人感動!

何秀美也沒閒著,同學陸續到來,她接到電話,就開著一輛大休旅車到火車站去接駁,回來後再忙進忙出地招呼著大家吃喝,還要親自教導大家,如何把一大堆現摘的玉米剝葉去鬚,減輕重量,方便同學們帶回家。

看著她嬌小的身影,俐落的動作,想到她一個瘦小女子嫁為農婦,勤勞努力,協助先生,以工養農,生兒育女,建立自己的家園,還能每年大方地接待遠來相聚的同學,真是不容易!

她的吃苦、幹練而且大度,連我這個當老師的都打從心底裡佩服!

一天玩下來,大家又攜著大包小包的現採玉米和美食回家,真是"有吃擱有掠”,這樣的同學會是大家最期待的了!

歡樂的同學會,的確令人期待,看到當初懵懵懂懂的孩子,畢業後各自努力,各自精彩,每個都讓我覺得很欣慰。

 

但是去年卻發生了一場讓我最揪心的同學會!

 

就在去年教師節的前一個禮拜。

我的手機響了,發話的人我不認識。

她說:老師,我是妳的學生,我們要開同學會,想請妳參加,可以加賴(LINE)嗎?

我對陌生的人很謹慎,心想會不會是詐騙集團。

我小心的回答:妳叫什麼名字啊?加賴要怎麼加啊?我已經七十幾歲了,網路操作很慢,妳要多等一下啊!

沒想到她說:老師七十幾歲,我們也六十幾歲了。我們是妳第一屆任教的學生,班長是林美華啊!

一聽到林美華,我馬上加了賴,我太想見到她了!

林美華是班長,是個認真又負責的好孩子。對班上的事盡心盡力。同學也都很服從她,老師交待的事,她會處理得很好,甚至老師沒想到的,她也會主動幫忙做好。所以我是一個很輕鬆的導師。

她的名字、樣子,一直在我心中,時常我會想起她。但不知她在何方?

因為我後來也換了學校,我想,她可能也不容易找到我…。

沒想到現在有消息了,我真是太期待了!

同學會就約在教師節的晚上,在一家大型的卡拉OK店吃晚餐,然後唱歌同樂。

那天晚上出席了十二位同學,又送花,又送禮物,還加了一個紅包。真是太熱情,太多禮了!這也是我第一次碰到。

因為是自己第一屆任教的學生,印象比較深刻,學生的名字和面容,很快就記起來了。

當年她們的學習成績雖然不是很好;但畢業後,有的升學,有的就業,也都能各盡其職,結婚的也大多當阿嬤了。

久別話多,同學們互動既輕鬆又熱情。

九點一到,卡啦OK的音樂響起,飲料啤酒已送來,同學們準備嗨唱起來了。

這時林美華卻說:妳們先唱,唱到幾點都沒關係。我先送老師回去,不要讓老師陪太晚。送了老師,我就回來陪妳們玩!

林美華開著車,一直往我家的方向前進,還熟練地轉進了巷子。

我問:妳知道我家住哪裡嗎?

她說:知道,我來過三次,但不敢按門鈴。因為我做錯事了,我沒臉見老師。

我驚訝地問:妳怎麼不按門鈴,有什麼事這麼嚴重嗎?

她說:我沒有聽老師的話繼續升學,好好讀書;結果早早就結婚,後來離婚了。我覺得我沒臉見老師,但又想來看老師…。

美華終於找到機會,跟老師說她的懺悔。

原來美華的姊姊,開了一家皮件外銷工廠,美華國中畢業沒有升學,就在姊姊工廠幫忙;認識了同在工廠工作的前夫,不多久就結婚生子。沒想到這個男人卻不是個「良人」,後來也就離婚了。

這時她想起當初老師曾經責罵過她:妳不繼續升學,一個國中畢業生出社會,能做什麼?

她想,平常老師這麼疼她,怎麼會這麼生氣的罵她…,她現在終於知道自己錯了!

後來只好去讀高職夜間部,學了些設計的課程。

現在就從事皮件設計的工作,也自己接單,做一些外銷。

事業收入都還穩定,孩子也長大自立了,但她一直沒有再婚。

說完她的心裡話後,她為我開了車門,扶我下車,緊緊抓著我的手,塞進了一個紅包,我掙扎著推開。

她說:老師,一定要收下,我想妳太久了,連同學會的連絡,我都不敢親自出面。妳收下,代表妳原諒我了,下次我就敢按妳家的門鈴了⋯⋯。

兩個月後的某一天下午。

林美華給我打電話:老師,我出來辦事,在百貨公司買了一些水果要孝敬您和師丈,等一下我車子經過妳家,我會按電鈴,請妳下來拿,因為我還有事,就不上樓了。

二十分鐘後,林美華按了電鈴,我下樓接到一大盒水果禮盒!

美華說:老師,這次我敢按電鈴了;下次我會再來看你。

 

啊啊!我何德何能,學生如此待我啊!

當年,我只是一個年輕的B班導師,哪值得妳們投入那麼深厚的感情啊!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