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台海第三次危機始末(7 )美國出動航母,確收嚇阻之效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台海第三次危機始末(7 )美國出動航母,確收嚇阻之效
2021-05-18 07:00:00
A+
A
A-

台海三次危機期間,美軍出動2艘航母介入,對於中方而言,無疑是奇恥大辱。在劉華清和錢其琛出版的回憶錄中都避而不談,解放軍更視為刻骨銘心的歷史教訓,矢誓絶不能重蹈覆轍。(圖/取自網路)

 

美國出動航母,確收嚇阻之效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由於《台灣關係法》的法律效力僅涵蓋台澎,解放軍若出兵攻佔金馬外島,美軍難以介入。台海二次危機期間,中華民國與美國有正式外交關係,兩國簽訂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當時美軍出動巡洋艦及驅逐艦「護航」國軍艦艇運補金門,毛澤東親自下令葉飛上將「只打蔣艦,不打美艦」,結果解放軍集中炮火,攻擊料羅灣,美艦不發一炮即退向外海。

 

經過這番較量,毛澤東摸到了美方的底牌,那就是美軍不可能爲保衛金馬而出兵。台海二次危機時美軍在台海的行動極限,不過是「護航」爾爾。時至今日,美軍更不可能為金馬蕞爾小島,而與解放軍爆發大戰。或許,解放軍高層當初決定攻佔外島,也是基於這種考慮。

 

問題是,解放軍高層忽略了台海二次危機時,毛澤東有意識地將金馬外島留在蔣介石的手中的戰略考慮。毛澤東主要是防止兩岸走向分裂,形成「兩個中國」。這也是毛澤東、蔣介石的戰略共識。毛澤東當時決定「一攬子解決」的政策,不論是和統或者武統,一舉拿下台澎金馬。毛澤東這項決策,很明確的就是一步到位,只是暫時以金馬套住台澎。台灣若要搞獨立,就不得不考慮金馬問題,對台獨而言,金馬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包袱。因此解放軍高層取消攻佔外島的決定,也是可以理解的。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關係法》規定:「任何試圖以和平手段以外之方式,包括經濟抵制或禁運,決定台灣之未來,將被認為乃對西太平洋和平與安全之一項威脅,為美國所嚴重關切。」換句話說,並未明文規定美軍一定會出兵馳援台灣。克林頓在回憶錄中也承認:「我們從來沒有表明當台灣遭受攻擊時是否會協防台灣」。這就是所謂的「戰略模糊」。

 

然而台海三次危機時,針對解放軍「聯合九六」大演習,克林頓政府決定軍事介入,除出動2艘航母外,太平洋總部也完成了戰備,一旦台海戰爭爆發,隨即派軍隊及裝備進駐台灣。

                                                                                                                          

這場危機帶給北京最重要的啓示,就是美方的「戰略模糊」已轉為「戰略清晰」要解放軍武統台灣,美軍絶不可能讓台灣落入中共的手中,而丟掉第一島鏈的樞紐。解放軍一旦掌握台灣的海空軍基地,將可威脅日韓的生命線,並危及美日海空軍基地,尤其是解放軍潛艇部隊以花蓮的蘇澳港為基地,一出港即可深潛太平洋,美日的海空反潛網將難以封鎖。屆時,解放軍突破第一島鏈,美日同盟首當其衝,美軍的戰略防線唯有退至第二島鏈,地緣戰略的格局將告翻轉,美日無法承受這種慘重的戰略代價。除非日本調整國家安全政策,保持中立,否則很難置身事外。

 

基於料敵從寬的考慮,解放軍評估過,一旦台海生變,美軍勢必大舉出兵。再加上,台海三次危機後美日將同盟作用擴大到「周邊有事」。有鑑於此,解放軍決定出兵武統台灣一定要有一支實力空前强大的戰略預備隊,總兵力不僅要能夠對付美軍游刅有餘,而且還要能夠嚇阻日本跳上美國反中的戰車。這也是台海三次危機,解放軍最重要的經驗總結。問題是,美日同盟的力量遠超過中方,無疑是邁入21世紀的解放軍必須面對的嚴峻挑戰。

 

必須指出的是,日本憲法第9條明文規定:「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準此,日本政府無權對外發動戰爭,自衛隊也不是國家軍隊。

 

不要忘記的是,美中關係解凍之際,1972年2月22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尼克森與周恩來的秘密會議中,尼克森提出的對台問題五原則第3條,承諾:「將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勸阻日本進入台灣,也不鼓勵日本支持台獨運動。」換句話說,美國聯合日本介入台灣問題,明顯違反當初尼克森的保證。日本出兵加入台海戰局,不僅師出無名,而且公然違憲更何況,二戰後還沒有一個戰敗國出兵侵佔戰勝國已光復之失土的例子,日本如何自圓其說?這豈不是軍國主義勢力借屍還魂?

 

尤其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菅義偉均公開主張「自衛隊入憲」,正式修改第九條,明文規範自衛隊及自衛權,推動日本成為一個「正常國家」。然而第九條未修改前,自衛隊已與美軍進行多種聯合演習,由東海擴大到南海,自衛隊的職能範圍已不限於日本本土。

 

這種勢頭,中方當然保持高度的戰略警覺性,一旦台海爆發戰火,美軍出兵介入,即使日本僅提供美軍使用海空軍基地,中方也無法容忍。解放軍海軍退役少將尹卓在央視的《今日關注》中曾警告說,日本此舉將被視為對中方的戰爭行為,中方不可能置之不理。

 

總的來説,台海三次危機期間,由於美軍出動2艘航母介入,對於中方而言,無疑是奇恥大辱,解放軍更視為刻骨銘心的歷史教訓,落後就要挨打!鑑往知來,唯有整軍經武,加速國防現代化的腳步,才能湔雪前恥,解放軍不能重蹈台海三次危機的覆轍。

 

值得注意的是,日後劉華清出版的回憶錄,避而不談台海三次危機。關於台海一次危機及二次危機,大陸除了檔案文獻外,還有不少的相關著作,提出完整的論述。迄今,檔案文獻及專著寥寥無幾,「有力地打擊了台獨勢力」則是典型的官方說辭。問題是,台獨勢力日益水漲船高,距法理台獨僅一步之遙,「聯合九六」大演習顯然是失敗的。

 

錢其琛在《外交十記》中也隻字未提有關美軍出動2艘航母介入的問題,絶口不説「聯合九六」大演習。顯示,主其事的軍事及外交首長同感屈辱,北京當局更視之為「國恥」!

 

台海三次危機時,美方在兩岸對峙中,扮演的角色不只是平衡者,而且更重要的是支配者的角色。美方始終認定中方是挑釁者,甚至可能以武力改變台海現狀,美方當然不可能視若無睹,袖手旁觀。美方適時出動2艘航母向中方耀武揚威外,確實也達到嚇阻的效果,這也是無庸置疑的。

 

台海三次危機期間,美軍出動2艘航母介入,對於中方而言,無疑是奇恥大辱。在劉華清和錢其琛出版的回憶錄中都避而不談,解放軍更視為刻骨銘心的歷史教訓,矢誓絶不能重蹈覆轍。(圖/取自網路)

 

美國出動航母,確收嚇阻之效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由於《台灣關係法》的法律效力僅涵蓋台澎,解放軍若出兵攻佔金馬外島,美軍難以介入。台海二次危機期間,中華民國與美國有正式外交關係,兩國簽訂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當時美軍出動巡洋艦及驅逐艦「護航」國軍艦艇運補金門,毛澤東親自下令葉飛上將「只打蔣艦,不打美艦」,結果解放軍集中炮火,攻擊料羅灣,美艦不發一炮即退向外海。

 

經過這番較量,毛澤東摸到了美方的底牌,那就是美軍不可能爲保衛金馬而出兵。台海二次危機時美軍在台海的行動極限,不過是「護航」爾爾。時至今日,美軍更不可能為金馬蕞爾小島,而與解放軍爆發大戰。或許,解放軍高層當初決定攻佔外島,也是基於這種考慮。

 

問題是,解放軍高層忽略了台海二次危機時,毛澤東有意識地將金馬外島留在蔣介石的手中的戰略考慮。毛澤東主要是防止兩岸走向分裂,形成「兩個中國」。這也是毛澤東、蔣介石的戰略共識。毛澤東當時決定「一攬子解決」的政策,不論是和統或者武統,一舉拿下台澎金馬。毛澤東這項決策,很明確的就是一步到位,只是暫時以金馬套住台澎。台灣若要搞獨立,就不得不考慮金馬問題,對台獨而言,金馬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包袱。因此解放軍高層取消攻佔外島的決定,也是可以理解的。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關係法》規定:「任何試圖以和平手段以外之方式,包括經濟抵制或禁運,決定台灣之未來,將被認為乃對西太平洋和平與安全之一項威脅,為美國所嚴重關切。」換句話說,並未明文規定美軍一定會出兵馳援台灣。克林頓在回憶錄中也承認:「我們從來沒有表明當台灣遭受攻擊時是否會協防台灣」。這就是所謂的「戰略模糊」。

 

然而台海三次危機時,針對解放軍「聯合九六」大演習,克林頓政府決定軍事介入,除出動2艘航母外,太平洋總部也完成了戰備,一旦台海戰爭爆發,隨即派軍隊及裝備進駐台灣。

                                                                                                                          

這場危機帶給北京最重要的啓示,就是美方的「戰略模糊」已轉為「戰略清晰」要解放軍武統台灣,美軍絶不可能讓台灣落入中共的手中,而丟掉第一島鏈的樞紐。解放軍一旦掌握台灣的海空軍基地,將可威脅日韓的生命線,並危及美日海空軍基地,尤其是解放軍潛艇部隊以花蓮的蘇澳港為基地,一出港即可深潛太平洋,美日的海空反潛網將難以封鎖。屆時,解放軍突破第一島鏈,美日同盟首當其衝,美軍的戰略防線唯有退至第二島鏈,地緣戰略的格局將告翻轉,美日無法承受這種慘重的戰略代價。除非日本調整國家安全政策,保持中立,否則很難置身事外。

 

基於料敵從寬的考慮,解放軍評估過,一旦台海生變,美軍勢必大舉出兵。再加上,台海三次危機後美日將同盟作用擴大到「周邊有事」。有鑑於此,解放軍決定出兵武統台灣一定要有一支實力空前强大的戰略預備隊,總兵力不僅要能夠對付美軍游刅有餘,而且還要能夠嚇阻日本跳上美國反中的戰車。這也是台海三次危機,解放軍最重要的經驗總結。問題是,美日同盟的力量遠超過中方,無疑是邁入21世紀的解放軍必須面對的嚴峻挑戰。

 

必須指出的是,日本憲法第9條明文規定:「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準此,日本政府無權對外發動戰爭,自衛隊也不是國家軍隊。

 

不要忘記的是,美中關係解凍之際,1972年2月22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尼克森與周恩來的秘密會議中,尼克森提出的對台問題五原則第3條,承諾:「將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勸阻日本進入台灣,也不鼓勵日本支持台獨運動。」換句話說,美國聯合日本介入台灣問題,明顯違反當初尼克森的保證。日本出兵加入台海戰局,不僅師出無名,而且公然違憲更何況,二戰後還沒有一個戰敗國出兵侵佔戰勝國已光復之失土的例子,日本如何自圓其說?這豈不是軍國主義勢力借屍還魂?

 

尤其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菅義偉均公開主張「自衛隊入憲」,正式修改第九條,明文規範自衛隊及自衛權,推動日本成為一個「正常國家」。然而第九條未修改前,自衛隊已與美軍進行多種聯合演習,由東海擴大到南海,自衛隊的職能範圍已不限於日本本土。

 

這種勢頭,中方當然保持高度的戰略警覺性,一旦台海爆發戰火,美軍出兵介入,即使日本僅提供美軍使用海空軍基地,中方也無法容忍。解放軍海軍退役少將尹卓在央視的《今日關注》中曾警告說,日本此舉將被視為對中方的戰爭行為,中方不可能置之不理。

 

總的來説,台海三次危機期間,由於美軍出動2艘航母介入,對於中方而言,無疑是奇恥大辱,解放軍更視為刻骨銘心的歷史教訓,落後就要挨打!鑑往知來,唯有整軍經武,加速國防現代化的腳步,才能湔雪前恥,解放軍不能重蹈台海三次危機的覆轍。

 

值得注意的是,日後劉華清出版的回憶錄,避而不談台海三次危機。關於台海一次危機及二次危機,大陸除了檔案文獻外,還有不少的相關著作,提出完整的論述。迄今,檔案文獻及專著寥寥無幾,「有力地打擊了台獨勢力」則是典型的官方說辭。問題是,台獨勢力日益水漲船高,距法理台獨僅一步之遙,「聯合九六」大演習顯然是失敗的。

 

錢其琛在《外交十記》中也隻字未提有關美軍出動2艘航母介入的問題,絶口不説「聯合九六」大演習。顯示,主其事的軍事及外交首長同感屈辱,北京當局更視之為「國恥」!

 

台海三次危機時,美方在兩岸對峙中,扮演的角色不只是平衡者,而且更重要的是支配者的角色。美方始終認定中方是挑釁者,甚至可能以武力改變台海現狀,美方當然不可能視若無睹,袖手旁觀。美方適時出動2艘航母向中方耀武揚威外,確實也達到嚇阻的效果,這也是無庸置疑的。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