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的B段班學生們 》看到她們的改變,好感動!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我與我的B段班學生們 》看到她們的改變,好感動!
2021-05-14 13:40:00
A+
A
A-

 

編輯人語

繼「魔法老媽奇葩兒」系列,廖靜霞老師寫完她與兒子阿甘的故事之後,茲再推出「我與我的學生們」系列,述說她B段班教書生涯中,師生過招的種種情境。同樣,那真的不只是故事而已。

 

作者/廖靜霞

 

B段班的學生,一般來說,課業成績已成定局,尤其英、數、理科比較弱勢。但是文史科只要上課願意聽,願意學,都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而真正對孩子造成最大挫折和傷害的,常常是父母的弱勢與無知,或是面對生活環境的無力或無奈。

像李琪和楊小妹就是鮮明的例子。

 

李琪,個子小小,個性退縮,沒有笑容,不善與人相處。孤獨的身影,一下課就趴在桌子上,很少和同學嬉鬧、互動。在週記與作文中常出現灰色的字眼。

我打電話找家長聊聊她的狀況。

沒想到她媽媽竟然笑笑地説:對啊!我就是討厭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八字不合吧!對她弟弟我就不會啊!每次看到她那個死樣子,我就罵她。她一哭,我就更討厭她!

我再追問,怎麼會出現這種情形?

她媽媽無奈地表示:李琪出生後是交給保母帶的,一直到三歲才接她回家。回家後很愛哭,哭得讓人心煩,所以她一哭就駡她。我不喜歡她,跟她沒感情。我也沒辦法啊,沒緣吧!

原來李琪是個缺乏母愛的孩子。她媽媽說得輕鬆,她畢竟還有個打從心底疼愛的兒子,但是女兒的苦是如此沈重啊!

對於這個缺愛的孩子,我無法為她爭回母親的愛。我只有常常投給她溫和的眼神。上課時多多注意她的反應和表情,及時給予善意的回饋,讓她感覺不是那麼孤單!

我也找她來深談。

她流著眼淚訴説她的委屈和痛苦,更抱怨母親的重男輕女。她很懷疑,她是不是她父母親生的?她每天都不想回家,不想看到母親的臉孔,也不喜歡看到弟弟,可是她又沒有地方可以去⋯⋯。

我告訴她,我有和她媽媽談過。她是媽媽親生的沒錯,只是因為從小在保母家長大,母女親情較為疏淡。

我說:媽媽不喜歡愛哭的孩子,所以妳要有笑容,學會照顧弟弟,和弟弟和好相處,用親和的聲音叫媽媽,一切會好起來的。至少媽媽花錢讓妳來上學,表示她還是愛妳的!

慢慢的,我也引導她,多和同學互動,露出笑容,結交幾個好朋友,可以讓生活增添色彩和樂趣,使自己快樂起來。

漸漸在作業的文字中,她已不再那麼灰暗了,在教室裏,我也聽過她的笑聲了!

 

楊小妹的父母都是殘障人士,母親似乎還有些情緒障礙,家裏有一個姊姊,一個弟弟,但都沒有得到良好的照顧和教導,所以家裏常常吵成一團,個個氣急敗壞。

肢障的父親,每天費力地踩著一輛拼裝三輪車,在附近的街頭巷尾叫賣衛生紙。在烈陽下,他流著汗,努力工作著,但低價位低品質的貨品,讓他賣得很辛苦,也讓女兒覺得很丟臉⋯⋯。

楊小妹也是個瘦小的個子,總是梳起一個髙高的髪束,偏向一邊,稀疏的瀏海長短不一,幾乎遮蓋了眼睛,喜歡穿著極短的裙子,眼神總是飄浮不定,讓人明顕看出她的叛逆與焦躁。每天跑來跑去,結交不同的朋友,有別班的,有外校的。時而曠課,時而出現,看到我就想躲,不知是害怕,還是內疚?

有一天,她正要閃我,我把她叫過來。

我説:小妹,妳不要躲我。我知道妳的家庭,妳的難處,我不會責怪妳,因為我也幫不上妳!但是,不管妳聽不聽我的勸,老師都會一直關心妳的。

我説:人的出生,父母是固定的,環境是無法挑選的。但是未來的生活,未來的前途,自己是有機會改變的。

選擇升學受教育是最可靠的機會,妳現在這樣東忙西忙,是無法改善家庭生活的!妳要靜下心來,坐在教室裏上課,將來繼續升學才是最重要的,也才有機會和能力,照顧父母,改善生活!

這一番話後,她不再躲我,也較少曠課了。不久也就順利畢業了!

 

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每個人的出身背景不同,環境不同,各有各的難處,通常不是外人輕易可以解決的。

師生的緣份也就這兩三年。國中時期,很可能就是他們人生最艱難困惑的時段,而我剛好陪伴到這一段。等他們畢業後,各奔前程,就會另有際遇,彼此可能不再相遇了。

所以一路走來,我只希望與學生結下的都是善緣,讓彼此心中都沒有遺憾。

沒想到多年以後,拜網路之賜,人與人的聯繫緊密起來了。常有學生辦同學會,也會找老師來一起同樂。我終於又看到她們了!

 

李琪笑容可掬地出現,而且帶來一個可愛的兒子,和一個帥氣體貼的先生,顯出一家幸福美滿的樣子。

我坐在她身旁,輕聲問她:現在和媽媽相處還好嗎?

她開朗地説:長大後我信了主,在教會認識了我先生,我已經原諒她了!媽媽也很疼愛我兒子,常常來看孫子!

然後大家在FB上加了朋友,往後我讀到李琪的網頁,幾乎滿滿都是愛兒、護兒的畫面和言語。我想,她一定是個母愛最豐富的媽媽!

 

小妹,我也見到了!

端莊大方的打扮,帶著金絲框眼鏡,溫婉親切的言談,哪有一絲當年楊小妹的痕跡啊!

小妹告訴我,國中畢業後,她去唸了高職服裝科,嫁了一個不錯的先生,生了三個兒子。 大兒子已經二十歲,上大學了,二兒子十八歲,上高中,還有帶在旁邊帥帥的小兒子,才十歲。她現在從事網購生意,在網路上賣女裝,把自己挑選來的衣服,經過擺設和拍攝,美美地鋪在網上。生意還不錯,縱使是疫情期間,也都還能維持一定的營業水準!

小妹露出甜甜的表情。她説,她原生家庭的問題也解決了,先生協助她創業,對她很好,孩子表現也都很不錯。現在的她,過的是幸福充實的日子!

後來的日子裏,在FB上,我看到小妹的網頁,都會Po出一版一版,美麗好看的服裝和佩飾,展現出特有的風格,希望吸引買家的青睞。

而且每天早上,在網頁上必先Po出一段問候小語,頁面上搭配著,她庭院裏的某一個美麗小角落。擺飾著精巧可愛的藝品或雕像,或是呈現花草、盆栽的的生意盎然。每次總有不同的變換,在在看得出她的用心與獨具的審美風格。

再看她與客戶的留言對話,親切真誠的文字,流露出她對商業經營的認真與專業,真是為她高興與驕傲!

 

教書這麼多年,過去師生間陸續結下的緣,原以為煙消雲散,聯絡不上了。沒想到竟然在我晚年一一回饋給我最美好的結局,真的太感動,太感恩了!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編輯人語

繼「魔法老媽奇葩兒」系列,廖靜霞老師寫完她與兒子阿甘的故事之後,茲再推出「我與我的學生們」系列,述說她B段班教書生涯中,師生過招的種種情境。同樣,那真的不只是故事而已。

 

作者/廖靜霞

 

B段班的學生,一般來說,課業成績已成定局,尤其英、數、理科比較弱勢。但是文史科只要上課願意聽,願意學,都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而真正對孩子造成最大挫折和傷害的,常常是父母的弱勢與無知,或是面對生活環境的無力或無奈。

像李琪和楊小妹就是鮮明的例子。

 

李琪,個子小小,個性退縮,沒有笑容,不善與人相處。孤獨的身影,一下課就趴在桌子上,很少和同學嬉鬧、互動。在週記與作文中常出現灰色的字眼。

我打電話找家長聊聊她的狀況。

沒想到她媽媽竟然笑笑地説:對啊!我就是討厭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八字不合吧!對她弟弟我就不會啊!每次看到她那個死樣子,我就罵她。她一哭,我就更討厭她!

我再追問,怎麼會出現這種情形?

她媽媽無奈地表示:李琪出生後是交給保母帶的,一直到三歲才接她回家。回家後很愛哭,哭得讓人心煩,所以她一哭就駡她。我不喜歡她,跟她沒感情。我也沒辦法啊,沒緣吧!

原來李琪是個缺乏母愛的孩子。她媽媽說得輕鬆,她畢竟還有個打從心底疼愛的兒子,但是女兒的苦是如此沈重啊!

對於這個缺愛的孩子,我無法為她爭回母親的愛。我只有常常投給她溫和的眼神。上課時多多注意她的反應和表情,及時給予善意的回饋,讓她感覺不是那麼孤單!

我也找她來深談。

她流著眼淚訴説她的委屈和痛苦,更抱怨母親的重男輕女。她很懷疑,她是不是她父母親生的?她每天都不想回家,不想看到母親的臉孔,也不喜歡看到弟弟,可是她又沒有地方可以去⋯⋯。

我告訴她,我有和她媽媽談過。她是媽媽親生的沒錯,只是因為從小在保母家長大,母女親情較為疏淡。

我說:媽媽不喜歡愛哭的孩子,所以妳要有笑容,學會照顧弟弟,和弟弟和好相處,用親和的聲音叫媽媽,一切會好起來的。至少媽媽花錢讓妳來上學,表示她還是愛妳的!

慢慢的,我也引導她,多和同學互動,露出笑容,結交幾個好朋友,可以讓生活增添色彩和樂趣,使自己快樂起來。

漸漸在作業的文字中,她已不再那麼灰暗了,在教室裏,我也聽過她的笑聲了!

 

楊小妹的父母都是殘障人士,母親似乎還有些情緒障礙,家裏有一個姊姊,一個弟弟,但都沒有得到良好的照顧和教導,所以家裏常常吵成一團,個個氣急敗壞。

肢障的父親,每天費力地踩著一輛拼裝三輪車,在附近的街頭巷尾叫賣衛生紙。在烈陽下,他流著汗,努力工作著,但低價位低品質的貨品,讓他賣得很辛苦,也讓女兒覺得很丟臉⋯⋯。

楊小妹也是個瘦小的個子,總是梳起一個髙高的髪束,偏向一邊,稀疏的瀏海長短不一,幾乎遮蓋了眼睛,喜歡穿著極短的裙子,眼神總是飄浮不定,讓人明顕看出她的叛逆與焦躁。每天跑來跑去,結交不同的朋友,有別班的,有外校的。時而曠課,時而出現,看到我就想躲,不知是害怕,還是內疚?

有一天,她正要閃我,我把她叫過來。

我説:小妹,妳不要躲我。我知道妳的家庭,妳的難處,我不會責怪妳,因為我也幫不上妳!但是,不管妳聽不聽我的勸,老師都會一直關心妳的。

我説:人的出生,父母是固定的,環境是無法挑選的。但是未來的生活,未來的前途,自己是有機會改變的。

選擇升學受教育是最可靠的機會,妳現在這樣東忙西忙,是無法改善家庭生活的!妳要靜下心來,坐在教室裏上課,將來繼續升學才是最重要的,也才有機會和能力,照顧父母,改善生活!

這一番話後,她不再躲我,也較少曠課了。不久也就順利畢業了!

 

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每個人的出身背景不同,環境不同,各有各的難處,通常不是外人輕易可以解決的。

師生的緣份也就這兩三年。國中時期,很可能就是他們人生最艱難困惑的時段,而我剛好陪伴到這一段。等他們畢業後,各奔前程,就會另有際遇,彼此可能不再相遇了。

所以一路走來,我只希望與學生結下的都是善緣,讓彼此心中都沒有遺憾。

沒想到多年以後,拜網路之賜,人與人的聯繫緊密起來了。常有學生辦同學會,也會找老師來一起同樂。我終於又看到她們了!

 

李琪笑容可掬地出現,而且帶來一個可愛的兒子,和一個帥氣體貼的先生,顯出一家幸福美滿的樣子。

我坐在她身旁,輕聲問她:現在和媽媽相處還好嗎?

她開朗地説:長大後我信了主,在教會認識了我先生,我已經原諒她了!媽媽也很疼愛我兒子,常常來看孫子!

然後大家在FB上加了朋友,往後我讀到李琪的網頁,幾乎滿滿都是愛兒、護兒的畫面和言語。我想,她一定是個母愛最豐富的媽媽!

 

小妹,我也見到了!

端莊大方的打扮,帶著金絲框眼鏡,溫婉親切的言談,哪有一絲當年楊小妹的痕跡啊!

小妹告訴我,國中畢業後,她去唸了高職服裝科,嫁了一個不錯的先生,生了三個兒子。 大兒子已經二十歲,上大學了,二兒子十八歲,上高中,還有帶在旁邊帥帥的小兒子,才十歲。她現在從事網購生意,在網路上賣女裝,把自己挑選來的衣服,經過擺設和拍攝,美美地鋪在網上。生意還不錯,縱使是疫情期間,也都還能維持一定的營業水準!

小妹露出甜甜的表情。她説,她原生家庭的問題也解決了,先生協助她創業,對她很好,孩子表現也都很不錯。現在的她,過的是幸福充實的日子!

後來的日子裏,在FB上,我看到小妹的網頁,都會Po出一版一版,美麗好看的服裝和佩飾,展現出特有的風格,希望吸引買家的青睞。

而且每天早上,在網頁上必先Po出一段問候小語,頁面上搭配著,她庭院裏的某一個美麗小角落。擺飾著精巧可愛的藝品或雕像,或是呈現花草、盆栽的的生意盎然。每次總有不同的變換,在在看得出她的用心與獨具的審美風格。

再看她與客戶的留言對話,親切真誠的文字,流露出她對商業經營的認真與專業,真是為她高興與驕傲!

 

教書這麼多年,過去師生間陸續結下的緣,原以為煙消雲散,聯絡不上了。沒想到竟然在我晚年一一回饋給我最美好的結局,真的太感動,太感恩了!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