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台海第三次危機始末(6)解放軍未具有出兵武統台灣的戰力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台海第三次危機始末(6)解放軍未具有出兵武統台灣的戰力
2021-05-11 06:17:00
A+
A
A-

解放軍發動「聯合九六」大演習,劍指台灣,卻並未達到原定兩大目標。一位解放軍大校多年後告訴筆者:「力不如人,能怎麼辦?」的確,美中傳統軍力差距過大,尤其是海空軍更加懸殊,解放軍連「獨立號」航母的位置都無法掌握,如何能有效反制?

 

解放軍未具有出兵武統台灣的戰力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1996年美東時間3月10日,國務卿克里斯多福(Warren Christopher )正式宣佈,已派遣1艘航母前往台灣附近,之前,國務院已決定請台北派人直接來美談。助理國務卿羅德(Winston  Lord)透露説:「我們是想和在台北有影響力而且能直接見到李總統的人談。……我們相信與李總統有直接關係的人談有用,誰是那樣的人,該由台灣決定。」

 

3月11日,李登輝指派的國安會秘書長丁懋時在紐約,與國家安全副顧問柏格(Samuel  R. Berger)及國務次卿塔諾夫(Peter Tarnoff)秘密會談。當天駐美代表魯肇忠也在紐約參加活動,他始終蒙在鼓裡,一無所悉,只得黯然卸職返回台北,後被李登輝聘為國策顧問。

 

紐約會談,美方最重要的目的,是讓李登輝瞭解到,美方出動航母馳援台灣,並不是允許台灣「可以用危險的支持台獨行為去挑釁北京」。換句話説,美方絕不願意台海危機惡化,台獨活動必須降溫。

 

這一系列發展顯示,美方危機處理兵分兩路一是將美方的立場,當面告訴中方外事辦主任劉華秋,並出動2艘航母,威懾解放軍不要在台海興風作浪;二是告誡李登輝,不要輕舉妄動搞台獨,這不符合美國的利益。

 

在這場博奕中,後因美中雙方的克制,台海危機未再升溫。至於國軍的全面備戰,很明顯的是採取守勢,不主動挑起戰端,第一擊的權力不在三軍總司令的手中,國防部嚴令不准開第一槍,第一擊必須由參謀總長羅本立上將下令。

 

以往,空軍飛行員面臨解放軍戰機攻擊時,可逕行還擊,不需空軍作戰司令部的同意。若解放軍戰機飛越台海中線,國軍戰機及地空導彈即可主動攻擊。這些規定,自台海三次危機後至今都未恢復。一位IDF上校飛行員告訴筆者,即使解放軍戰機先行開火,國軍戰機未獲空軍作戰司令部的下令,寧可被擊落,也不准還擊。

 

至於,當時部署在台灣海峽南北兩端的「海龍號」及「海虎號」潛艇,由於在潛航中,無法與六二部隊通信聯絡,因此2位艦長奉命,即使面臨解放軍潛艇攻擊時,也不准直接攻擊載台。

 

「聯合九六」最後一階段在平潭島的三棲登陸演習,也因為惡劣的天氣影響,解放軍趁機縮小了規模。

 

3月23日,在台灣首次總統直接民選中,李登輝獲得54%的選票,再度當選總統。中方的文攻武嚇,無形中反倒為李登輝起了助選作用。

台海三次危機後,主其事的劉華清上將,於1997年9月,在十五屆一中全會上卸任政治局常委及中央軍委副主席,他也是最後一位擔任政治局常委的現役軍人,迄今政治局常委會都沒有代表軍方的高級將領。這種佈局是否與台海三次危機有關,外界不得而知。

 

台海三次危機後,大陸內部有一種說法,針對當時美軍出動航母,北京當局下令6艘核子潛艇全部離開母港出海,經美國衛星偵測到後,「獨立號」航母往東撤了100浬。1997年8月,時任中國社科院台灣所所長許世詮來台參加兩岸關係研討會,接受《聯合報》記者專訪時,提出台海三次危機後中美權力平衡線已移至台灣以東。此說的根據有二,一是危機期間美軍航母始終未進入台灣海崍,二是解放軍核潛艇傾巢而出,逼使「獨立號」航母東撤。換句話説,在中美較量下,中方認為美方落於下風。

 

所謂的「逼退航母說」,美國海軍軍事學院戰略研究系助理教授Andrew S. Erickson大不以為然,他在一篇專文中指出,漢級核潛艇噪音較大的事實,上述說法不能不令人生疑。至於權力平衡線東移的觀點,也經不起事實的檢驗,事後美軍航母及機艦照樣「無害通過」台灣海峽,即使今天的台海第四次危機期間,依然來去自如,而且航母及機艦巡航的次數與日俱增。當年美軍悍然在伊拉克上空畫出「禁飛區」(no_fly_zone),美軍令出必行的底氣,就是擁有全球最强大的海空軍,難怪硬氣十足!

 

必須指出的是,解放軍發動「聯合九六」大演習,劍指台灣,主要目標有二:一來影響台灣總統大選,二來遏制台獨活動。問題是,總後軍械部部長劉連昆少將却掀了解放軍的老底,李登輝好整以暇,談笑用兵。更重要的是,美方出動2艘航母助陣,解放軍不得不打退堂鼓。一位解放軍大校告訴筆者:「力不如人,能怎麼辦?」所以,「聯合九六」並未達到前述兩大目標。的確,美中傳統軍力差距過大,尤其是海空軍更加懸殊,解放軍連「獨立號」航母的位置都無法掌握,如何能有效反制?

 

至於,當時兩岸在海空軍方面的對比,兩軍各有所長。解放軍空軍戰力最強的Su27於1992年入列成軍時僅24架,至1996年時已具有整裝作戰能力(FOC),但在成軍訓練的過程中,應有折損,其他主力戰機有殲8、殲7、殲6、轟六,缺點是出海訓練不足。國軍空軍最新型的lDF,性能不如F16,1997年4月才正式成軍,但當時已上陣巡航,主力戰機F104、F5E,缺點是戰機老舊,F16、M2000仍未入列。海軍水面艦艇部分,解放軍僅有1艘052型「哈爾濱號」,主力戰艦051型旅大級驅逐艦。國軍的主力戰艦有22艘陽字號驅逐艦、4艘成功級(Perry class)巡防艦、6艘濟陽級(Knox class),法製拉法葉艦仍未入列。當時國軍評估,在台海仍享有海空優勢。

 

解放軍的强項是二炮的M9、M11,這兩型導彈射程在600公里以內,二炮歸類為近程導彈;另一强項是解放軍海軍擁有數量龐大的035型及033型常規潛艇,再加上5艘漢級攻擊核潛艇。不過,在「聯合九六」大演習中,在美方的壓力下,二炮僅試射4枚M9,解放軍海軍取消了出動潛艇封鎖高雄港的行動外,原訂攻佔外島的計畫也喊停。

 

既然解放軍未具有出兵武統台灣的戰力,不論是攻佔烏坵島或東莒島,除非一舉擊潰台灣的民心士氣,否則意義不大。更何況,一旦激起台灣上下敵愾同仇的反抗意識,只有增加日後解決台灣問題的難度,得不償失。此外,外島若發生流血衝突的事件,無疑對李登輝的選情是利多,中國大陸撿不到便宜。

 

解放軍發動「聯合九六」大演習,劍指台灣,卻並未達到原定兩大目標。一位解放軍大校多年後告訴筆者:「力不如人,能怎麼辦?」的確,美中傳統軍力差距過大,尤其是海空軍更加懸殊,解放軍連「獨立號」航母的位置都無法掌握,如何能有效反制?

 

解放軍未具有出兵武統台灣的戰力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1996年美東時間3月10日,國務卿克里斯多福(Warren Christopher )正式宣佈,已派遣1艘航母前往台灣附近,之前,國務院已決定請台北派人直接來美談。助理國務卿羅德(Winston  Lord)透露説:「我們是想和在台北有影響力而且能直接見到李總統的人談。……我們相信與李總統有直接關係的人談有用,誰是那樣的人,該由台灣決定。」

 

3月11日,李登輝指派的國安會秘書長丁懋時在紐約,與國家安全副顧問柏格(Samuel  R. Berger)及國務次卿塔諾夫(Peter Tarnoff)秘密會談。當天駐美代表魯肇忠也在紐約參加活動,他始終蒙在鼓裡,一無所悉,只得黯然卸職返回台北,後被李登輝聘為國策顧問。

 

紐約會談,美方最重要的目的,是讓李登輝瞭解到,美方出動航母馳援台灣,並不是允許台灣「可以用危險的支持台獨行為去挑釁北京」。換句話説,美方絕不願意台海危機惡化,台獨活動必須降溫。

 

這一系列發展顯示,美方危機處理兵分兩路一是將美方的立場,當面告訴中方外事辦主任劉華秋,並出動2艘航母,威懾解放軍不要在台海興風作浪;二是告誡李登輝,不要輕舉妄動搞台獨,這不符合美國的利益。

 

在這場博奕中,後因美中雙方的克制,台海危機未再升溫。至於國軍的全面備戰,很明顯的是採取守勢,不主動挑起戰端,第一擊的權力不在三軍總司令的手中,國防部嚴令不准開第一槍,第一擊必須由參謀總長羅本立上將下令。

 

以往,空軍飛行員面臨解放軍戰機攻擊時,可逕行還擊,不需空軍作戰司令部的同意。若解放軍戰機飛越台海中線,國軍戰機及地空導彈即可主動攻擊。這些規定,自台海三次危機後至今都未恢復。一位IDF上校飛行員告訴筆者,即使解放軍戰機先行開火,國軍戰機未獲空軍作戰司令部的下令,寧可被擊落,也不准還擊。

 

至於,當時部署在台灣海峽南北兩端的「海龍號」及「海虎號」潛艇,由於在潛航中,無法與六二部隊通信聯絡,因此2位艦長奉命,即使面臨解放軍潛艇攻擊時,也不准直接攻擊載台。

 

「聯合九六」最後一階段在平潭島的三棲登陸演習,也因為惡劣的天氣影響,解放軍趁機縮小了規模。

 

3月23日,在台灣首次總統直接民選中,李登輝獲得54%的選票,再度當選總統。中方的文攻武嚇,無形中反倒為李登輝起了助選作用。

台海三次危機後,主其事的劉華清上將,於1997年9月,在十五屆一中全會上卸任政治局常委及中央軍委副主席,他也是最後一位擔任政治局常委的現役軍人,迄今政治局常委會都沒有代表軍方的高級將領。這種佈局是否與台海三次危機有關,外界不得而知。

 

台海三次危機後,大陸內部有一種說法,針對當時美軍出動航母,北京當局下令6艘核子潛艇全部離開母港出海,經美國衛星偵測到後,「獨立號」航母往東撤了100浬。1997年8月,時任中國社科院台灣所所長許世詮來台參加兩岸關係研討會,接受《聯合報》記者專訪時,提出台海三次危機後中美權力平衡線已移至台灣以東。此說的根據有二,一是危機期間美軍航母始終未進入台灣海崍,二是解放軍核潛艇傾巢而出,逼使「獨立號」航母東撤。換句話説,在中美較量下,中方認為美方落於下風。

 

所謂的「逼退航母說」,美國海軍軍事學院戰略研究系助理教授Andrew S. Erickson大不以為然,他在一篇專文中指出,漢級核潛艇噪音較大的事實,上述說法不能不令人生疑。至於權力平衡線東移的觀點,也經不起事實的檢驗,事後美軍航母及機艦照樣「無害通過」台灣海峽,即使今天的台海第四次危機期間,依然來去自如,而且航母及機艦巡航的次數與日俱增。當年美軍悍然在伊拉克上空畫出「禁飛區」(no_fly_zone),美軍令出必行的底氣,就是擁有全球最强大的海空軍,難怪硬氣十足!

 

必須指出的是,解放軍發動「聯合九六」大演習,劍指台灣,主要目標有二:一來影響台灣總統大選,二來遏制台獨活動。問題是,總後軍械部部長劉連昆少將却掀了解放軍的老底,李登輝好整以暇,談笑用兵。更重要的是,美方出動2艘航母助陣,解放軍不得不打退堂鼓。一位解放軍大校告訴筆者:「力不如人,能怎麼辦?」所以,「聯合九六」並未達到前述兩大目標。的確,美中傳統軍力差距過大,尤其是海空軍更加懸殊,解放軍連「獨立號」航母的位置都無法掌握,如何能有效反制?

 

至於,當時兩岸在海空軍方面的對比,兩軍各有所長。解放軍空軍戰力最強的Su27於1992年入列成軍時僅24架,至1996年時已具有整裝作戰能力(FOC),但在成軍訓練的過程中,應有折損,其他主力戰機有殲8、殲7、殲6、轟六,缺點是出海訓練不足。國軍空軍最新型的lDF,性能不如F16,1997年4月才正式成軍,但當時已上陣巡航,主力戰機F104、F5E,缺點是戰機老舊,F16、M2000仍未入列。海軍水面艦艇部分,解放軍僅有1艘052型「哈爾濱號」,主力戰艦051型旅大級驅逐艦。國軍的主力戰艦有22艘陽字號驅逐艦、4艘成功級(Perry class)巡防艦、6艘濟陽級(Knox class),法製拉法葉艦仍未入列。當時國軍評估,在台海仍享有海空優勢。

 

解放軍的强項是二炮的M9、M11,這兩型導彈射程在600公里以內,二炮歸類為近程導彈;另一强項是解放軍海軍擁有數量龐大的035型及033型常規潛艇,再加上5艘漢級攻擊核潛艇。不過,在「聯合九六」大演習中,在美方的壓力下,二炮僅試射4枚M9,解放軍海軍取消了出動潛艇封鎖高雄港的行動外,原訂攻佔外島的計畫也喊停。

 

既然解放軍未具有出兵武統台灣的戰力,不論是攻佔烏坵島或東莒島,除非一舉擊潰台灣的民心士氣,否則意義不大。更何況,一旦激起台灣上下敵愾同仇的反抗意識,只有增加日後解決台灣問題的難度,得不償失。此外,外島若發生流血衝突的事件,無疑對李登輝的選情是利多,中國大陸撿不到便宜。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