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杜拜,〔一千零一夜〕的另一夜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穹宇涉獵》杜拜,〔一千零一夜〕的另一夜
2021-05-10 07:00:00
A+
A
A-

阿聯酋面值500元的貨幣正反面。

 

作者/劉敦仁

 

在上世紀末,好幾個朋友曾經向我遊說,鼓勵到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杜拜 (Dubai) 投資,誇稱那是一個舉世無雙,能夠一本萬利的商業良機。我並沒有被打動,由於我的 ‘孤陋寡聞’,對那番天花亂墜的誘惑將信將疑,直以為不過是個 ‘發財夢’ 的現代版本。

 

的確,那時候我連這個城市的地理位置都摸不清楚,只知道那是西亞沙漠中一個由部落控制的區域。倒是朋友的提議將我的記憶拉回到童年閱讀過的〔一千零一夜〕(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 , 阿拉伯原文為 Alflaylah We Laylah),以及後來觀賞的好萊塢電影 〔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ia) 。

 

〔阿拉伯的勞倫斯〕改編自英國作家 T. E. 勞倫斯 (T. E. Lawrence) 的作品〔智慧的七大支柱〕(Seven Pillars of Wisdom)。內容講述一位英國軍官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參與的戰爭故事,內容無非美化英國殖民中東的情節,看完電影不久,我就將劇情忘得一乾二淨。

 

至於〔一千零一夜〕則在我幼小的心靈中,留下有趣而生動的深刻印象,尤其是「阿拉丁與神燈」(Aladdin) 和「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Ali Baba)。記得當年經常為了閱讀這部寓言作品而廢寢忘食。

 

〔一千零一夜〕對中國孩子們的影響極大。中國文學界給這部作品取了一個令人極具幻想的翻譯名稱:〔天方夜譚〕,‘天方’,是中國古代對阿拉伯的稱呼,‘夜譚’ ,用之於形容整部作品的內容發展,恰如其分。

 

全書是講一位阿拉伯國王沙赫里雅爾 (Shahryar) 生性暴躁殘酷,當他處死了出軌的王后後,為了洩恨,揚言每天要娶一女子,次晨即將其處死,直到消滅所有女子方告罷休。丞相的長女莎拉札 (Shahrazad) 為了拯救所有的女子,自願下嫁國王。

 

她每晚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到了故事最精彩的結尾處即留下懸疑,當晚再揭曉,如此講了一千零一夜。最後國王受到感動,兩人白頭偕老。俄羅斯著名作家高爾基 (Maxim Gorky 1868-1936),給予了這本民間作品至高無上的評價,認為它是 阿拉伯‘最壯麗的一座豐碑’。

當朋友們慫恿我去杜拜投資時,我對阿拉伯世界的概念似乎仍然停留在 〔一千零一夜〕描寫的情境中:穆斯林國王大權在握,一夫多妻制,部落式的社會制度,以及女子臣服於男人的駕馭之下等等。也因此對杜拜的認知,首先進入思維的就是,那裡是否仍然處在對國王頂禮膜拜的時代?

 

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在西班牙研究文學和世界藝術史時,曾選修過阿拉伯文。也從受過阿拉伯影響的西班牙日常生活中,體會到阿拉伯的烹調、藝術,及貿易文化,使我對阿拉伯的烹飪和藝術有著特殊的喜愛。

 

儘管前往杜拜投資經商,點不燃我的興趣,但是通過朋友們的經常談論,引起了我對這個阿拉伯城市一探究竟的衝動。主意打定,我們在2015年結束北京的行程後,即於3月24日前往杜拜。

 

從北京出發先到曼谷,在機場酒店夜宿,次日下午搭乘泰國皇家航空公司航班飛杜拜,航程為六個半小時。抵達杜拜機場,只見到處在施工建設,從懸掛著的宣傳告示得知,杜拜將在2020年舉辦 〔世界博覽會〕(Dubai World Expo)。從這些設施上感受到,杜拜應該是一座世界級的新興城市。

 

我們搭乘出租車從機場直接到預訂好的香格里拉集團經營的 ‘國貿大飯店’。酒店位在杜拜的老區,車程只需十五分鐘。一路上感受到寬敞的公路,沿途的沙漠風光,以及高聳入雲的商業大樓,令人目不暇給,一瞬間就對這座城市刮目相看。

 

先說說杜拜的歷史。早在公元七世紀,這廣袤的沙漠領土屬於阿拉伯帝國,但是部落勢力林立,自十六世紀後,接連受到葡萄牙、英國及荷蘭的殖民。尤其是大英帝國與當地簽訂了保護條約,實際上就是將這一大片瀕臨波斯灣的廣袤地區納為屬地。

 

杜拜灣流十八世紀的情景。

 

杜拜只是其中一個尚未開發的小漁港,位在阿拉伯半島東部,波斯灣邊。在一位威尼斯珠寶商卡斯巴羅‧巴爾比 (Gasparo Balbi 1550-1623) 的詳實紀錄中,杜拜首次出現在歷史上,巴羅比自1579 到1588 年在印度、中國及阿拉伯地區經商。杜拜小漁港是一條通往大海的灣流,稱為 ‘杜拜灣流’ (Dubai Creek),稱得上是一個天然良港。

 

威尼斯珠寶商巴爾比的經商傳記,是杜拜首次被提到的歷史紀錄。

 

公元1833年,巴里‧雅斯部落 (Bari Yas Tribe) 中一個分支的國王阿勒‧馬克圖 (Al Maktoum) ,率領800名族人來到杜拜灣流區定居,以發展珍珠及捕魚為生。並用自行設計的商船 (Dhows) 航行於印度、中國及其他鄰近國家之間,開拓商貿關係。其後,當地的商業規模逐漸發展,在杜拜灣流的另一邊杜拉 (Deira) 一度開設有近三百家露天商舖,吸引了遠近的國際訪客和商賈,形成了國際貿易的雛形。

 

                     

 杜拜十九世紀使用的海上通商船隻。

 

經過一百年,在1930年前後,當地居民已發展到兩萬人,其中四分之一是外籍人士。但在1950年,因為人口的增加,灣流開始淤塞,當時統領部落的國王謝赫‧拉希德‧本‧薩艾德‧阿勒‧馬克圖 (Sheikh Rashid bin Saeed Al Maktoum 1912-1990),以魄力與遠見,耗費巨資,疏通淤塞的灣流,為杜拜的國際商貿打通了海上航道。

 

杜拜老區的香料店鋪。-

 

1966年,杜拜發現了油田,雖然產油量的份額不大,卻足夠為當地的經濟發展帶來可觀的財力支撐。於是國王利用油田所賺取的利潤,開拓基礎建設及發展觀光旅遊業。

 

隨著大英帝國在1971年宣布終止保護條約,杜拜聯合其他五個酋長國獨立,在1971年12月組成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他們是杜拜 (Dubai)、阿布扎比 (Abu Dhabi)、沙迦 (Sharjah)、阿吉曼 (Ajman)、歐姆古溫 (Umm al-Quwain), 及富吉拉 (Fujairah) 。到次年2月拉斯‧阿勒-哈伊瑪赫 (Ra’s al-Khaimah) 酋長國加入,七個酋長國統一組成了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或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絕無僅有的政治體系,雖實行聯邦制,但七個酋長國分別有自己獨立的權利。每個酋長國國王擁有世襲的地位。杜拜在酋長國裡地位顯赫,僅次於阿布扎比的國王,位居第二。

 

現在的國王謝赫‧默罕默德‧本‧羅希德‧阿勒‧馬克圖 (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 1945-) 2006年在繼承其兄的王位後不到兩年,即遭遇到2008的金融危機,幸運的是,他得到阿布扎比國王的援手,解決了經濟上的重重困難,令其所有的發展計畫逐一完成,其中包括有號稱世界八大奇蹟的棕櫚人工島。

 

除此之外,他還雄心壯志地領導杜拜開展幾項號稱世界級的經濟發展,其中包括科技公園、自由經濟區、杜拜互聯網城、杜拜媒體城、國際金融中心。世界最高的哈利法塔及獨樹一幟的七星級飯店,都在他的任內投入市場,令杜拜在國際金融貿易等領域雄踞一方。

 

七國之間,以阿布扎比面積最廣,經濟政治權利最大,所以首都設在阿布扎比,政治上當地國王為當然總統。杜拜土地面積居次,4114平方公里,政治上為當然副總統兼總理及國防部長。各酋長國之間相互尊重,發展國際貿易,全國總面積為八萬三千六百萬平方公里,人口僅有九百多萬,但在國際上有一定的話語權,阿布扎比和杜拜均為國際空港的樞紐之一。

 

如今它在國際間昂首闊步,在整個波斯灣區樹立了特殊地位,被公認為是地球上最自由的國度之一,它高度容忍其他民族的信仰及文化傳統,沒有穆斯林國家的極端壓制。

 

世界最高 的“哈利法塔”。

 

我們在杜拜的第一天,即感受到外國人在當地享受著在其他國家無法擁有的自由和尊嚴。其中最多的是菲律賓及南亞的勞工階級,無論在什麼場合遇到他們,湧現在他們臉龐上的始終是,無憂的微笑。

 

整個酋長國建立在一片平坦的沙漠上,任何人漫步在櫛次鱗比的建築群中,都很難想像,究竟用什麼方法能將這些高層的建築穩固地聳立在沙漠上!  歸根結柢,它擁有雄厚的財力,延攬全球的頂尖高手,合力將一個荒漠的沙漠轉化成世界最先進的大都市。

 

以地鐵為例,這是全球最先進,酋長國最長的無人駕駛鐵路,快速平穩而且清潔舒適。乘客很容易辨識,地圖上標示著紅綠兩條線路,紅色為一直線,綠色則為倒寫的V字型。我們下榻的飯店離地鐵阿布‧巴克爾‧阿勒‧希杜庫 (Abu Baker Al Sidique) 站,步行僅兩分鍾,所以我們在逗留期間,除了偶爾需要搭乘出租車,幾乎所有的出行都充分利用了這條地鐵。

 

杜拜唯一無人駕駛的地鐵,背景是高樓大廈的商業中心。

 

因為穆斯林的宗教信仰,搭乘地鐵就有了相應的約束。第一次搭乘時剛進入車廂,注意到車壁上的告示,便意識到我走錯了車廂。原來那是一節為婦女專設的車廂,至於是為了保護婦女安全,還是男女有別之分不得而知。但自那次的 ‘失禮’ 後,每次在月台上就格外留意。其實在婦女專列停靠的月台前,地面上有清晰的阿拉伯文及英文標示。

 

星期五的上午,我們準備搭乘地鐵去商貿市場,到達車站,只見鐵門緊鎖,百思不解。回到飯店經詢問後才得知,周五的地鐵要到下午一時才開始運行,可以理解,這應該是配合宗教活動的安排。

 

 

 杜拜唯一的歷史古堡改裝成博物館。

 

整座城市除了一座博物館外,幾乎看不到任何古蹟,映入眼簾的完全是最現代化的都市建設。我們準備用半天時間,領略號稱世界最大的購物商場。從地鐵站出站後到購物商場,步行約一公里,人山人海,以年輕人居多。

 

我們先找到一家阿拉伯餐廳午餐,當地的公共場所餐飲業,不提供任何酒水。塞飽了肚子,我們就抱著 ‘劉姥姥進大觀園’ 心態,去領略其中的奧妙。

 

整座商場面積為56萬平方米,約為50個足球場的總和。裡面有1200家店舖,地下有16000個停車位。商場裡設有世界最大的水族館,面積為 51米X20米X11米。它的觀景區也是世界的頂級,寬32.8米,高8.3米。在商場裡購物,不是頃刻間能完成的任務,單單在商場內步行一圈,至少就要半天時間。

 

在杜拜,凡是肉眼所能看到的建築或是設施,都離不開一個 ‘最’ 字。如市中心的哈利法塔 (Burj Khalifa) 為全球最高的人工建築,自2004年開始建造,到2010年始竣工,高度為828米,為全球之冠,值得杜拜自豪和驕傲。它的總面積有517240平方米,共169層,其中有162層適合於居住。全塔配置有酒店、住宅和辦公室。觀景台設在148層。

 

2008年,該建築正在施工期間,遭到全球的金融風暴,嚴重影響到這座人工塔的建造。但是杜拜國王決心要完成,他找到阿布扎比國王施以援手,終於完成了這座傲視全球的巨作。為答謝阿布扎比國王的義助,杜拜國王特以阿布扎比國王的名字為這座高塔命名。

 

杜拜還有一座令千萬訪客讚嘆欽羨的建築,就是被譽為全球絕無僅有的七星級飯店 ‘阿拉伯塔飯店’ (Burj Al Arab),又因為它的造型如同一艘大帆船,故也稱為 ‘帆船飯店’。

 

世界唯一的七星級 “阿拉伯塔大飯店“及周邊波斯灣海域。

 

這座由王室投資建造的飯店,從一開始就強調,其中的內容必須要讓旅客獲得如同帝王般的奢華享受,所以在設計上,從大廳,到客房,到餐廳等,無一不表現窮奢極欲的程度。飯店共有56層,高321米。擁有客房兩百多間,即使淡季的最低房價,都可反映其房價之高,舉世無雙。

 

從170平米到780平米的客房淡季房價,最低為900美元,而設置在25層的皇家套房,則需要18000美元一晚。自開業以來,訂房的比例幾乎是一房難求。足證喜歡顯耀財富的客戶並不在少數,大部分是來自中東地區的皇親國戚,以及全球各地腰纏萬貫的大商賈。但在當地的王室眼裡,儘管這些 ‘富豪’ 在飯店裡一擲千金,不過是他們的九牛一毛。

 

漫步在杜拜街頭,盡收眼底的無不是豪華場面,但都無法和全用人工開鑿出來的棕櫚島 (Palm Jumeirah) 相比。這是杜拜氣壯山河、雄心萬丈的鉅額投資,從海水中昇華出一座座美輪美奐、奢華豪邁的人工島。上面有住宅、酒店、購物中心,生活所需應有盡有。

 

世界唯一人工鑄造的棕櫚島。

 

人工島由三大島組成,分別是朱美拉棕櫚島(Palm Jumeirah)、杜拉島 (Deira Island) 及棕櫚季貝爾阿里島 (Palm Jebel Ali),其中以朱美拉棕櫚島規模最為龐大。除了奢華的住宅外,先後已經有世界著名星級酒店入駐。如德國的凱賓斯基大酒店 (Kempinski Hotel)、法國的索菲特大飯店 (Sofitel Hotel)、由杜拜王儲投資的札比莎拉大飯店 (Zabeel Sarey)、美國的阿特蘭迪斯大酒店 (Atlantis),均為世界上的頂級酒店。其房價之高,想必平民階級的旅客只能被拒之於門外。

 

我們在杜拜逗留的時間不長,但整個印象似乎是在夢遊。映入眼簾的盡是從未見過的奢侈、豪華、金碧輝煌、雄偉壯觀,疑真似假,祇覺與現實生活大大脫節,使我百思不得其解。這究是〔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的翻版?抑或是童話故事〔灰姑娘〕(Cinderella) 中半夜鐘聲響起時,所有動人的清歌妙舞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的複製?

 

尤其是當我和妻子佇立在高處,遠眺 ‘棕櫚島’ 的佈局時,幾乎無法相信我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那漂浮在碧波蕩漾的藍色海洋上的巨型棕櫚葉,中間是樹的主幹,新月形的葉子向兩邊施展,形似畫布上的藝術造型,然而卻是人工塑造出來的建築群,猶如在海洋中下錨的船隻,隨時會起錨飄洋而去。

 

棕櫚島上的阿特蘭迪斯豪華大酒店。

 

這座人工半島,有一條1.4公里長的主幹道連結大陸,還有一條六車道的地下隧道連結各新月形支幹線,另外還有一條單軌車從阿特蘭提斯大飯店直通大陸。奇妙的是,全島的開發,沒有使用任何鋼筋和水泥基石作為地基,完全是從波斯灣裡海底挖出一億兩千萬噸沙噴射到固定位置,再加上從哈加山 (Hajar Mountain) 開鑿了七百萬噸岩石作為地基,創造了人類建設人工島的奇蹟。在動工之前,先聘請了世界級的潛水專家到海底探測調查,作為鋪設沙及岩石的統籌參考。

 

負責設計棕櫚島工程的,是美國著名設計公司 Helman Hurkey Charvat Peacock。這家公司因設計美國海洋世界、杜斯尼電影製片場及環球影片場而享譽。在設計棕櫚島的任務上,他們使出了渾身解數,不分晝夜地進行施工。

 

整個島嶼面積為5.72平方公里,相等於600個足球場。擁有世界最大足球場盛名的威布勒球場 (Wembley Stadium) 用了四年時間才竣工,而杜拜的棕櫚島卻僅用了6年時間即告完成,不能不說這又是另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蹟。

 

從2001年開始,2004年全島的基礎建設完工,接著建造島上的樓宇設施。2007年第一批客戶入住;2009年28家頂級酒店竣工,開始接待旅客,到2011年,酒店已增加到32家,接待旅客達25000人次。與此同時,為美化島嶼,當地準備了12000棵樹在苗圃培植,作為綠化用。而私人住宅中已經有近六萬戶入住。

 

短短的幾年中,棕櫚島從120億的投資額,已經增值到300億的總價值。不由得令我回想起有人鼓勵我投資時,就反覆地告訴我,這肯定是個一本萬利的投資好機會。但是至今我專注的是那被稱為世界第八大奇蹟的建設上,由衷地欽佩杜拜王室的宏偉魄力及遠大視野。這種從海底拔地而起的建築雄心,放在地球上任何一角,即連雄霸全球的美國,都不可能做到。截至目前為止,另外兩座島仍在施工中,一旦完成,杜拜的金融力量將又是另一番嶄新的景象。

 

然而在這些如夢似真的場景中,我又感受到在帶著驕陽的蔚藍天空下,仍然隱藏著沒有陽光的死角。我們在搭乘出租車的時候,和司機話家常,見到我們的坦誠友善,也給我們掏出了心窩裡的無奈。從而得知,在這個只認金錢的社會裡,他的收入還不夠糊口,他們只是被忘卻而失落的一群。

 

而杜拜婦女的地位,也依舊保持著穆斯林社會長久以來的傳統現象。她們很少拋頭露臉,即便出行,身邊必不可少家族中男人的‘保護’!我們在四處走動的時候,見到的幾乎都是外來的打工女。尤其在杜拜購物商場中,耳際聽到的英語佔了絕大比數,本地語言反而十分稀罕。

 

在好奇心驅使下,我有意無意地問起當地婦女的社會地位。答案是,她們外出工作的機會相對稀少。在婚姻上,除了下嫁給本地人,沒有任何的選擇。如果與外籍人士通婚,結果要面對穆斯林法律給予的懲罰。這也讓我找到了為什麼城市交通中要設計婦女專用車廂的答案。

 

但我依然對這座城市有一定的喜愛,源自於對阿拉伯民族在建設上的雄心壯志。也許這是他們的祖先因歷次的遠征討伐,而留下來的基因組織,激起他們後人在沙漠中建造出一座偉大都市的意志,令世界各地的富商巨賈心悅誠服地前往投資。這是雄厚實力的展現,也是阿拉伯民族用財富的力量對世界的另一種「征服」!

 

眼見這些觸手可及的景象,不免陷入沉思,那每天從油田裡噴出來的黑金,只需經過孫悟空的金箍棒輕輕一點,轉眼就成為金光閃閃的黃金。這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所幸沒有落入軍火商之手,卻在沙漠中堆砌成一座人見人羨的城市。阿拉伯民族經歷了千年的盛衰起落,終於在地球上浴火重生,再振雄風。

 

因此,與其將這座沙漠城市視為小時候從地理上讀到的 ‘海市蜃樓’,不如將它看成是阿拉伯名著〔一千零一夜〕的另一篇章,或許更能吸引普羅大眾的欣賞。又假設將這部名著改編為〔新一千零二夜〕(One Thousand and Two Nights) ,或許更能體現出阿拉伯民族的綿延不斷!

 

(2021年5月1日完稿於溫哥華)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阿聯酋面值500元的貨幣正反面。

 

作者/劉敦仁

 

在上世紀末,好幾個朋友曾經向我遊說,鼓勵到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杜拜 (Dubai) 投資,誇稱那是一個舉世無雙,能夠一本萬利的商業良機。我並沒有被打動,由於我的 ‘孤陋寡聞’,對那番天花亂墜的誘惑將信將疑,直以為不過是個 ‘發財夢’ 的現代版本。

 

的確,那時候我連這個城市的地理位置都摸不清楚,只知道那是西亞沙漠中一個由部落控制的區域。倒是朋友的提議將我的記憶拉回到童年閱讀過的〔一千零一夜〕(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 , 阿拉伯原文為 Alflaylah We Laylah),以及後來觀賞的好萊塢電影 〔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ia) 。

 

〔阿拉伯的勞倫斯〕改編自英國作家 T. E. 勞倫斯 (T. E. Lawrence) 的作品〔智慧的七大支柱〕(Seven Pillars of Wisdom)。內容講述一位英國軍官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參與的戰爭故事,內容無非美化英國殖民中東的情節,看完電影不久,我就將劇情忘得一乾二淨。

 

至於〔一千零一夜〕則在我幼小的心靈中,留下有趣而生動的深刻印象,尤其是「阿拉丁與神燈」(Aladdin) 和「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Ali Baba)。記得當年經常為了閱讀這部寓言作品而廢寢忘食。

 

〔一千零一夜〕對中國孩子們的影響極大。中國文學界給這部作品取了一個令人極具幻想的翻譯名稱:〔天方夜譚〕,‘天方’,是中國古代對阿拉伯的稱呼,‘夜譚’ ,用之於形容整部作品的內容發展,恰如其分。

 

全書是講一位阿拉伯國王沙赫里雅爾 (Shahryar) 生性暴躁殘酷,當他處死了出軌的王后後,為了洩恨,揚言每天要娶一女子,次晨即將其處死,直到消滅所有女子方告罷休。丞相的長女莎拉札 (Shahrazad) 為了拯救所有的女子,自願下嫁國王。

 

她每晚給國王講一個故事,到了故事最精彩的結尾處即留下懸疑,當晚再揭曉,如此講了一千零一夜。最後國王受到感動,兩人白頭偕老。俄羅斯著名作家高爾基 (Maxim Gorky 1868-1936),給予了這本民間作品至高無上的評價,認為它是 阿拉伯‘最壯麗的一座豐碑’。

當朋友們慫恿我去杜拜投資時,我對阿拉伯世界的概念似乎仍然停留在 〔一千零一夜〕描寫的情境中:穆斯林國王大權在握,一夫多妻制,部落式的社會制度,以及女子臣服於男人的駕馭之下等等。也因此對杜拜的認知,首先進入思維的就是,那裡是否仍然處在對國王頂禮膜拜的時代?

 

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在西班牙研究文學和世界藝術史時,曾選修過阿拉伯文。也從受過阿拉伯影響的西班牙日常生活中,體會到阿拉伯的烹調、藝術,及貿易文化,使我對阿拉伯的烹飪和藝術有著特殊的喜愛。

 

儘管前往杜拜投資經商,點不燃我的興趣,但是通過朋友們的經常談論,引起了我對這個阿拉伯城市一探究竟的衝動。主意打定,我們在2015年結束北京的行程後,即於3月24日前往杜拜。

 

從北京出發先到曼谷,在機場酒店夜宿,次日下午搭乘泰國皇家航空公司航班飛杜拜,航程為六個半小時。抵達杜拜機場,只見到處在施工建設,從懸掛著的宣傳告示得知,杜拜將在2020年舉辦 〔世界博覽會〕(Dubai World Expo)。從這些設施上感受到,杜拜應該是一座世界級的新興城市。

 

我們搭乘出租車從機場直接到預訂好的香格里拉集團經營的 ‘國貿大飯店’。酒店位在杜拜的老區,車程只需十五分鐘。一路上感受到寬敞的公路,沿途的沙漠風光,以及高聳入雲的商業大樓,令人目不暇給,一瞬間就對這座城市刮目相看。

 

先說說杜拜的歷史。早在公元七世紀,這廣袤的沙漠領土屬於阿拉伯帝國,但是部落勢力林立,自十六世紀後,接連受到葡萄牙、英國及荷蘭的殖民。尤其是大英帝國與當地簽訂了保護條約,實際上就是將這一大片瀕臨波斯灣的廣袤地區納為屬地。

 

杜拜灣流十八世紀的情景。

 

杜拜只是其中一個尚未開發的小漁港,位在阿拉伯半島東部,波斯灣邊。在一位威尼斯珠寶商卡斯巴羅‧巴爾比 (Gasparo Balbi 1550-1623) 的詳實紀錄中,杜拜首次出現在歷史上,巴羅比自1579 到1588 年在印度、中國及阿拉伯地區經商。杜拜小漁港是一條通往大海的灣流,稱為 ‘杜拜灣流’ (Dubai Creek),稱得上是一個天然良港。

 

威尼斯珠寶商巴爾比的經商傳記,是杜拜首次被提到的歷史紀錄。

 

公元1833年,巴里‧雅斯部落 (Bari Yas Tribe) 中一個分支的國王阿勒‧馬克圖 (Al Maktoum) ,率領800名族人來到杜拜灣流區定居,以發展珍珠及捕魚為生。並用自行設計的商船 (Dhows) 航行於印度、中國及其他鄰近國家之間,開拓商貿關係。其後,當地的商業規模逐漸發展,在杜拜灣流的另一邊杜拉 (Deira) 一度開設有近三百家露天商舖,吸引了遠近的國際訪客和商賈,形成了國際貿易的雛形。

 

                     

 杜拜十九世紀使用的海上通商船隻。

 

經過一百年,在1930年前後,當地居民已發展到兩萬人,其中四分之一是外籍人士。但在1950年,因為人口的增加,灣流開始淤塞,當時統領部落的國王謝赫‧拉希德‧本‧薩艾德‧阿勒‧馬克圖 (Sheikh Rashid bin Saeed Al Maktoum 1912-1990),以魄力與遠見,耗費巨資,疏通淤塞的灣流,為杜拜的國際商貿打通了海上航道。

 

杜拜老區的香料店鋪。-

 

1966年,杜拜發現了油田,雖然產油量的份額不大,卻足夠為當地的經濟發展帶來可觀的財力支撐。於是國王利用油田所賺取的利潤,開拓基礎建設及發展觀光旅遊業。

 

隨著大英帝國在1971年宣布終止保護條約,杜拜聯合其他五個酋長國獨立,在1971年12月組成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他們是杜拜 (Dubai)、阿布扎比 (Abu Dhabi)、沙迦 (Sharjah)、阿吉曼 (Ajman)、歐姆古溫 (Umm al-Quwain), 及富吉拉 (Fujairah) 。到次年2月拉斯‧阿勒-哈伊瑪赫 (Ra’s al-Khaimah) 酋長國加入,七個酋長國統一組成了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或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絕無僅有的政治體系,雖實行聯邦制,但七個酋長國分別有自己獨立的權利。每個酋長國國王擁有世襲的地位。杜拜在酋長國裡地位顯赫,僅次於阿布扎比的國王,位居第二。

 

現在的國王謝赫‧默罕默德‧本‧羅希德‧阿勒‧馬克圖 (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 1945-) 2006年在繼承其兄的王位後不到兩年,即遭遇到2008的金融危機,幸運的是,他得到阿布扎比國王的援手,解決了經濟上的重重困難,令其所有的發展計畫逐一完成,其中包括有號稱世界八大奇蹟的棕櫚人工島。

 

除此之外,他還雄心壯志地領導杜拜開展幾項號稱世界級的經濟發展,其中包括科技公園、自由經濟區、杜拜互聯網城、杜拜媒體城、國際金融中心。世界最高的哈利法塔及獨樹一幟的七星級飯店,都在他的任內投入市場,令杜拜在國際金融貿易等領域雄踞一方。

 

七國之間,以阿布扎比面積最廣,經濟政治權利最大,所以首都設在阿布扎比,政治上當地國王為當然總統。杜拜土地面積居次,4114平方公里,政治上為當然副總統兼總理及國防部長。各酋長國之間相互尊重,發展國際貿易,全國總面積為八萬三千六百萬平方公里,人口僅有九百多萬,但在國際上有一定的話語權,阿布扎比和杜拜均為國際空港的樞紐之一。

 

如今它在國際間昂首闊步,在整個波斯灣區樹立了特殊地位,被公認為是地球上最自由的國度之一,它高度容忍其他民族的信仰及文化傳統,沒有穆斯林國家的極端壓制。

 

世界最高 的“哈利法塔”。

 

我們在杜拜的第一天,即感受到外國人在當地享受著在其他國家無法擁有的自由和尊嚴。其中最多的是菲律賓及南亞的勞工階級,無論在什麼場合遇到他們,湧現在他們臉龐上的始終是,無憂的微笑。

 

整個酋長國建立在一片平坦的沙漠上,任何人漫步在櫛次鱗比的建築群中,都很難想像,究竟用什麼方法能將這些高層的建築穩固地聳立在沙漠上!  歸根結柢,它擁有雄厚的財力,延攬全球的頂尖高手,合力將一個荒漠的沙漠轉化成世界最先進的大都市。

 

以地鐵為例,這是全球最先進,酋長國最長的無人駕駛鐵路,快速平穩而且清潔舒適。乘客很容易辨識,地圖上標示著紅綠兩條線路,紅色為一直線,綠色則為倒寫的V字型。我們下榻的飯店離地鐵阿布‧巴克爾‧阿勒‧希杜庫 (Abu Baker Al Sidique) 站,步行僅兩分鍾,所以我們在逗留期間,除了偶爾需要搭乘出租車,幾乎所有的出行都充分利用了這條地鐵。

 

杜拜唯一無人駕駛的地鐵,背景是高樓大廈的商業中心。

 

因為穆斯林的宗教信仰,搭乘地鐵就有了相應的約束。第一次搭乘時剛進入車廂,注意到車壁上的告示,便意識到我走錯了車廂。原來那是一節為婦女專設的車廂,至於是為了保護婦女安全,還是男女有別之分不得而知。但自那次的 ‘失禮’ 後,每次在月台上就格外留意。其實在婦女專列停靠的月台前,地面上有清晰的阿拉伯文及英文標示。

 

星期五的上午,我們準備搭乘地鐵去商貿市場,到達車站,只見鐵門緊鎖,百思不解。回到飯店經詢問後才得知,周五的地鐵要到下午一時才開始運行,可以理解,這應該是配合宗教活動的安排。

 

 

 杜拜唯一的歷史古堡改裝成博物館。

 

整座城市除了一座博物館外,幾乎看不到任何古蹟,映入眼簾的完全是最現代化的都市建設。我們準備用半天時間,領略號稱世界最大的購物商場。從地鐵站出站後到購物商場,步行約一公里,人山人海,以年輕人居多。

 

我們先找到一家阿拉伯餐廳午餐,當地的公共場所餐飲業,不提供任何酒水。塞飽了肚子,我們就抱著 ‘劉姥姥進大觀園’ 心態,去領略其中的奧妙。

 

整座商場面積為56萬平方米,約為50個足球場的總和。裡面有1200家店舖,地下有16000個停車位。商場裡設有世界最大的水族館,面積為 51米X20米X11米。它的觀景區也是世界的頂級,寬32.8米,高8.3米。在商場裡購物,不是頃刻間能完成的任務,單單在商場內步行一圈,至少就要半天時間。

 

在杜拜,凡是肉眼所能看到的建築或是設施,都離不開一個 ‘最’ 字。如市中心的哈利法塔 (Burj Khalifa) 為全球最高的人工建築,自2004年開始建造,到2010年始竣工,高度為828米,為全球之冠,值得杜拜自豪和驕傲。它的總面積有517240平方米,共169層,其中有162層適合於居住。全塔配置有酒店、住宅和辦公室。觀景台設在148層。

 

2008年,該建築正在施工期間,遭到全球的金融風暴,嚴重影響到這座人工塔的建造。但是杜拜國王決心要完成,他找到阿布扎比國王施以援手,終於完成了這座傲視全球的巨作。為答謝阿布扎比國王的義助,杜拜國王特以阿布扎比國王的名字為這座高塔命名。

 

杜拜還有一座令千萬訪客讚嘆欽羨的建築,就是被譽為全球絕無僅有的七星級飯店 ‘阿拉伯塔飯店’ (Burj Al Arab),又因為它的造型如同一艘大帆船,故也稱為 ‘帆船飯店’。

 

世界唯一的七星級 “阿拉伯塔大飯店“及周邊波斯灣海域。

 

這座由王室投資建造的飯店,從一開始就強調,其中的內容必須要讓旅客獲得如同帝王般的奢華享受,所以在設計上,從大廳,到客房,到餐廳等,無一不表現窮奢極欲的程度。飯店共有56層,高321米。擁有客房兩百多間,即使淡季的最低房價,都可反映其房價之高,舉世無雙。

 

從170平米到780平米的客房淡季房價,最低為900美元,而設置在25層的皇家套房,則需要18000美元一晚。自開業以來,訂房的比例幾乎是一房難求。足證喜歡顯耀財富的客戶並不在少數,大部分是來自中東地區的皇親國戚,以及全球各地腰纏萬貫的大商賈。但在當地的王室眼裡,儘管這些 ‘富豪’ 在飯店裡一擲千金,不過是他們的九牛一毛。

 

漫步在杜拜街頭,盡收眼底的無不是豪華場面,但都無法和全用人工開鑿出來的棕櫚島 (Palm Jumeirah) 相比。這是杜拜氣壯山河、雄心萬丈的鉅額投資,從海水中昇華出一座座美輪美奐、奢華豪邁的人工島。上面有住宅、酒店、購物中心,生活所需應有盡有。

 

世界唯一人工鑄造的棕櫚島。

 

人工島由三大島組成,分別是朱美拉棕櫚島(Palm Jumeirah)、杜拉島 (Deira Island) 及棕櫚季貝爾阿里島 (Palm Jebel Ali),其中以朱美拉棕櫚島規模最為龐大。除了奢華的住宅外,先後已經有世界著名星級酒店入駐。如德國的凱賓斯基大酒店 (Kempinski Hotel)、法國的索菲特大飯店 (Sofitel Hotel)、由杜拜王儲投資的札比莎拉大飯店 (Zabeel Sarey)、美國的阿特蘭迪斯大酒店 (Atlantis),均為世界上的頂級酒店。其房價之高,想必平民階級的旅客只能被拒之於門外。

 

我們在杜拜逗留的時間不長,但整個印象似乎是在夢遊。映入眼簾的盡是從未見過的奢侈、豪華、金碧輝煌、雄偉壯觀,疑真似假,祇覺與現實生活大大脫節,使我百思不得其解。這究是〔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的翻版?抑或是童話故事〔灰姑娘〕(Cinderella) 中半夜鐘聲響起時,所有動人的清歌妙舞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的複製?

 

尤其是當我和妻子佇立在高處,遠眺 ‘棕櫚島’ 的佈局時,幾乎無法相信我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那漂浮在碧波蕩漾的藍色海洋上的巨型棕櫚葉,中間是樹的主幹,新月形的葉子向兩邊施展,形似畫布上的藝術造型,然而卻是人工塑造出來的建築群,猶如在海洋中下錨的船隻,隨時會起錨飄洋而去。

 

棕櫚島上的阿特蘭迪斯豪華大酒店。

 

這座人工半島,有一條1.4公里長的主幹道連結大陸,還有一條六車道的地下隧道連結各新月形支幹線,另外還有一條單軌車從阿特蘭提斯大飯店直通大陸。奇妙的是,全島的開發,沒有使用任何鋼筋和水泥基石作為地基,完全是從波斯灣裡海底挖出一億兩千萬噸沙噴射到固定位置,再加上從哈加山 (Hajar Mountain) 開鑿了七百萬噸岩石作為地基,創造了人類建設人工島的奇蹟。在動工之前,先聘請了世界級的潛水專家到海底探測調查,作為鋪設沙及岩石的統籌參考。

 

負責設計棕櫚島工程的,是美國著名設計公司 Helman Hurkey Charvat Peacock。這家公司因設計美國海洋世界、杜斯尼電影製片場及環球影片場而享譽。在設計棕櫚島的任務上,他們使出了渾身解數,不分晝夜地進行施工。

 

整個島嶼面積為5.72平方公里,相等於600個足球場。擁有世界最大足球場盛名的威布勒球場 (Wembley Stadium) 用了四年時間才竣工,而杜拜的棕櫚島卻僅用了6年時間即告完成,不能不說這又是另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蹟。

 

從2001年開始,2004年全島的基礎建設完工,接著建造島上的樓宇設施。2007年第一批客戶入住;2009年28家頂級酒店竣工,開始接待旅客,到2011年,酒店已增加到32家,接待旅客達25000人次。與此同時,為美化島嶼,當地準備了12000棵樹在苗圃培植,作為綠化用。而私人住宅中已經有近六萬戶入住。

 

短短的幾年中,棕櫚島從120億的投資額,已經增值到300億的總價值。不由得令我回想起有人鼓勵我投資時,就反覆地告訴我,這肯定是個一本萬利的投資好機會。但是至今我專注的是那被稱為世界第八大奇蹟的建設上,由衷地欽佩杜拜王室的宏偉魄力及遠大視野。這種從海底拔地而起的建築雄心,放在地球上任何一角,即連雄霸全球的美國,都不可能做到。截至目前為止,另外兩座島仍在施工中,一旦完成,杜拜的金融力量將又是另一番嶄新的景象。

 

然而在這些如夢似真的場景中,我又感受到在帶著驕陽的蔚藍天空下,仍然隱藏著沒有陽光的死角。我們在搭乘出租車的時候,和司機話家常,見到我們的坦誠友善,也給我們掏出了心窩裡的無奈。從而得知,在這個只認金錢的社會裡,他的收入還不夠糊口,他們只是被忘卻而失落的一群。

 

而杜拜婦女的地位,也依舊保持著穆斯林社會長久以來的傳統現象。她們很少拋頭露臉,即便出行,身邊必不可少家族中男人的‘保護’!我們在四處走動的時候,見到的幾乎都是外來的打工女。尤其在杜拜購物商場中,耳際聽到的英語佔了絕大比數,本地語言反而十分稀罕。

 

在好奇心驅使下,我有意無意地問起當地婦女的社會地位。答案是,她們外出工作的機會相對稀少。在婚姻上,除了下嫁給本地人,沒有任何的選擇。如果與外籍人士通婚,結果要面對穆斯林法律給予的懲罰。這也讓我找到了為什麼城市交通中要設計婦女專用車廂的答案。

 

但我依然對這座城市有一定的喜愛,源自於對阿拉伯民族在建設上的雄心壯志。也許這是他們的祖先因歷次的遠征討伐,而留下來的基因組織,激起他們後人在沙漠中建造出一座偉大都市的意志,令世界各地的富商巨賈心悅誠服地前往投資。這是雄厚實力的展現,也是阿拉伯民族用財富的力量對世界的另一種「征服」!

 

眼見這些觸手可及的景象,不免陷入沉思,那每天從油田裡噴出來的黑金,只需經過孫悟空的金箍棒輕輕一點,轉眼就成為金光閃閃的黃金。這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所幸沒有落入軍火商之手,卻在沙漠中堆砌成一座人見人羨的城市。阿拉伯民族經歷了千年的盛衰起落,終於在地球上浴火重生,再振雄風。

 

因此,與其將這座沙漠城市視為小時候從地理上讀到的 ‘海市蜃樓’,不如將它看成是阿拉伯名著〔一千零一夜〕的另一篇章,或許更能吸引普羅大眾的欣賞。又假設將這部名著改編為〔新一千零二夜〕(One Thousand and Two Nights) ,或許更能體現出阿拉伯民族的綿延不斷!

 

(2021年5月1日完稿於溫哥華)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