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的B段班學生們 》祇要他們好,分數真的不重要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我與我的B段班學生們 》祇要他們好,分數真的不重要
2021-05-07 07:00:00
A+
A
A-

編輯人語

繼「魔法老媽奇葩兒」系列,廖靜霞老師寫完她與兒子阿甘的故事之後,茲再推出「我與我的學生們」系列,述說她B段班教書生涯中,師生過招的種種情境。同樣,那真的不只是故事而已。

 

作者/廖靜霞

 

做為一個國中老師,教B段班,我是在行的。課堂上總是輕鬆又愉快。

因為教的是國文、公民。都是大家聽得懂的語言,沒有程度的問題。尤其我又是個早起就看報的人,一早看好看飽,到了學校,滿肚子都是現成的教材,新鮮又多元。

國文課通常排在早上,大家精神比較好,我們上課本,講文言文,抄翻譯。把握著學校的進度,上好上滿。

當課文比較枯燥時,或是學生有點精神不集中了,我就會講電影,説故事。女生班,講一段亂世佳人,魂斷藍橋,埃及艷后⋯⋯,或是瓊瑤的窗外,三毛的沙哈拉故事⋯⋯。男生或許就來一段洛基,笫一滴血,周潤發的英雄本色⋯⋯。包準精神大振,興致高昂。

程度好一點的,我會講兩伊戰爭,沙漠風暴,講六四天安門,講我們的武器系統,海軍有些什麼艦艇,空軍有哪些機種,什麼功能,常常蓋得他們一楞一楞的。學生也會提問不斷,討論熱烈。

我更會随時穿插國內外大事,社會新聞,影藝八卦⋯⋯,甚或個人的旅遊趣事,或是阿甘的經典笑話⋯⋯。常常都是叫好又叫座!

有時偶而代課到A段班時,學生也都會驚訝地表示,原來上課也可以講這些有趣又令人興奮的事喔!往往課後,偶爾在學校走廊碰到時,常常會問我,什麼時候再代他們的課?

我記得常常有學生,下了課後一直問問題,不自覺地,跟著我走回到辦公室,才依依不捨回去。每次都這樣,好像護花使者一般。

更有學生自願,每一節我的課,她都會來辦公室,幫我拿麥克風音箱。在課堂上,插好,收好,從不用我費心。

所以,在學校,我是勝任,愉快的。我的課堂,學生不會吵我,頂多趴在桌上睡覺。只要他趴著睡,通常我不會吵他。我相信只要課程內容夠精彩,他會醒過來的!

但是課堂外,學生的偏差行為,往往就很偒腦筋。

有一個女生,天天遲到,叫來一問,才知道她和阿嬤住,阿嬤不知道她幾點上學。或者是她騙阿嬤。

我只好打電話跟她媽媽溝通。沒想到這個電話得罪她了。

她認為媽媽會把事情告訴爸爸,這樣會破壞他們家的和諧。

她甚至在週記上威脅我:再打電話,我就跳樓!

從此她上課,目光不看我,低頭做自己的事。甚至就直接趴在桌上,一直到下課。

有一天,她趴著趴著,大概聽到我説了什麼有趣的內容,不自覺地就抬起頭望了我。

我以為她已經有了好的回應。下課後,我送給她一本證嚴法師的靜思語。希望她可以看一看!

放學時,我看到那本靜思語,丟棄在教室後面的垃圾桶裏。

往後的課堂上,她仍然趴在桌子上,我仍然沒有叫她。我相信她沒有真正的睡著⋯⋯,她在偷聽。

過了幾天,她把她的桌子,用油漆塗成大黑色,在整個班級上,突顯出一個大黑洞。

我忍著這個黑洞好幾天。我考驗著自己,能有什麼智慧,來化解這個難題。

教書二十幾年,我從沒被學生氣過,為難過。今天這個情景,讓我好生為難,班上同學顯出一種詭譎的氣氛,看看妳這個導師怎麼處理?

我認為,這或許是對我的一個考驗。我不想驚嚇她,也不想和她正面衝突,更不想打電話動用家長。我要自己想出辦法來。

還好,老天沒有讓我為難太久。

兩天後,訓導處通知我,她午睡時間在厠所抽煙,被值星老師捉到,送到訓導處,要我過去處理。

我從訓導處把她領回。在輔導室安靜的空間裏,她有些驚嚇,不安,更擔心我打電話通知家長,尤其是她的爸爸。她不希望,破壞她在爸爸心中美好的印象!

我安慰她,與她交心。

我説,她是資質不錯的孩子,老師從來沒有放棄她。

教她如何改變行為,努力學習。

只要她有心改過,將來老師會幫她作証,塗消訓導處的不良紀錄。

更不會告訴她爸爸,讓她仍然是爸爸心中的寶貝女兒。

事後,她寫了一封信,跟我道歉。並說,她其實趴在桌子上,都有偷聽我在上課。還送了一瓶小小的香水謝謝我!

其實我更謝謝老天,及時給了這個機會,把這個孩子救了回來!也解決了我的危機。否則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另外有一個男生,個子小小,但總是穿著名牌球鞋。上課坐不住。每天抱著一個籃球,衝進衝出。一下課,校園滿場飛。和他的一群朋友,追,趕,跑,跳,碰。總是做一些危險的動作,講也講不聽。

有時我會想,這會是個什麼樣的家庭呢?讓孩子穿的是名牌鞋,但卻不重視功課。孩子學習意願低,每天只知道打球,玩樂!當家長的是怎麼想的?

直到有一天下午,學生跑來辦公室叫我:老師快來啊!李正育掉到噴水池裏,受傷流血了!

我趕到噴水池,原來就是他們那一夥,跳進噴水池,互相潑水戲耍。李正育摔倒了,被水池裏的玻璃片,割傷了膝蓋,傷口裂開約五、六公分,鮮血正流著。

我立刻,用手巾把傷口包住。然後騎著摩托車,把他載到學校附近的一家外科診所。

護士先止血,消毒,等著醫生來縫合傷口⋯⋯

李正育全身濕透,顫抖著身體,臉色發青。我馬上拉了醫院的被單,緊緊的將他裹住,抱著他。

他顫抖著發白的嘴唇問我:老師,我會死嗎?

我説:不會死,但會痛!等一下醫生縫針的時候,要忍耐一點。我已經打電話給媽媽了,她馬上會帶乾衣服來。不要怕!媽媽馬上就來了。

李媽媽來了以後,我才知道。原來她開了一家早餐店,生意很好,孩子在家都會幫忙。因為孩子個子比較小,希望他多打籃球,鍛練身體,拉拔拉拔身高。所以總是幫他買好的鞋子,讓他好好去打球!

後來他們畢業了。我去菜市場時,偶爾會轉到他店裡,看他身手俐落地在忙著。奶茶,紅茶,三明治,漢堡,炒麵⋯⋯,生意好得不得了。他抬頭望見我,趕緊叫我:老師,我請妳吃早餐。我說:我吃過早餐了,只是來看看你。你忙!我去買菜了!

到了市場,看見肉攤上,一個年輕的小肉販,正熟練地切下一塊肉,放上電子秤,和客人做著生意,有說有笑。仔細一看,原來是個熟識的面孔。這小子不就是李正育那一夥,跑跳,玩鬧,戲水的朋友嗎?

後來又發現,附近一家小有名氣餐廳的小老闆,也是那一群不愛讀書,喜歡打球嬉鬧的李正育同夥。

現在我終於了解了,這一些愛玩愛鬧的小伙子,大概都是商家背景。家裏都有穩定的生意在做。孩子將來就會接手家裏的事業,平常在家,已經會幫忙父母做生意了。

所以學校功課,對家長來說,真的沒有那麼重要了!

過了幾年,再見到李正育。他告訴我,他已經讀完了一家私立高職的夜間部,而且他也有了女朋友。

他説:將來如果結婚,媽媽說,就要把店交給我們了!

看到這些孩子跌跌撞撞,最終也都走上自己的道路了。

當老師的,何必那麼心急呢?

功課,分數,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祝福這些B段班的同學,個個健康,快樂,穩穩地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幸福,美滿,做個道德無瑕的人。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編輯人語

繼「魔法老媽奇葩兒」系列,廖靜霞老師寫完她與兒子阿甘的故事之後,茲再推出「我與我的學生們」系列,述說她B段班教書生涯中,師生過招的種種情境。同樣,那真的不只是故事而已。

 

作者/廖靜霞

 

做為一個國中老師,教B段班,我是在行的。課堂上總是輕鬆又愉快。

因為教的是國文、公民。都是大家聽得懂的語言,沒有程度的問題。尤其我又是個早起就看報的人,一早看好看飽,到了學校,滿肚子都是現成的教材,新鮮又多元。

國文課通常排在早上,大家精神比較好,我們上課本,講文言文,抄翻譯。把握著學校的進度,上好上滿。

當課文比較枯燥時,或是學生有點精神不集中了,我就會講電影,説故事。女生班,講一段亂世佳人,魂斷藍橋,埃及艷后⋯⋯,或是瓊瑤的窗外,三毛的沙哈拉故事⋯⋯。男生或許就來一段洛基,笫一滴血,周潤發的英雄本色⋯⋯。包準精神大振,興致高昂。

程度好一點的,我會講兩伊戰爭,沙漠風暴,講六四天安門,講我們的武器系統,海軍有些什麼艦艇,空軍有哪些機種,什麼功能,常常蓋得他們一楞一楞的。學生也會提問不斷,討論熱烈。

我更會随時穿插國內外大事,社會新聞,影藝八卦⋯⋯,甚或個人的旅遊趣事,或是阿甘的經典笑話⋯⋯。常常都是叫好又叫座!

有時偶而代課到A段班時,學生也都會驚訝地表示,原來上課也可以講這些有趣又令人興奮的事喔!往往課後,偶爾在學校走廊碰到時,常常會問我,什麼時候再代他們的課?

我記得常常有學生,下了課後一直問問題,不自覺地,跟著我走回到辦公室,才依依不捨回去。每次都這樣,好像護花使者一般。

更有學生自願,每一節我的課,她都會來辦公室,幫我拿麥克風音箱。在課堂上,插好,收好,從不用我費心。

所以,在學校,我是勝任,愉快的。我的課堂,學生不會吵我,頂多趴在桌上睡覺。只要他趴著睡,通常我不會吵他。我相信只要課程內容夠精彩,他會醒過來的!

但是課堂外,學生的偏差行為,往往就很偒腦筋。

有一個女生,天天遲到,叫來一問,才知道她和阿嬤住,阿嬤不知道她幾點上學。或者是她騙阿嬤。

我只好打電話跟她媽媽溝通。沒想到這個電話得罪她了。

她認為媽媽會把事情告訴爸爸,這樣會破壞他們家的和諧。

她甚至在週記上威脅我:再打電話,我就跳樓!

從此她上課,目光不看我,低頭做自己的事。甚至就直接趴在桌上,一直到下課。

有一天,她趴著趴著,大概聽到我説了什麼有趣的內容,不自覺地就抬起頭望了我。

我以為她已經有了好的回應。下課後,我送給她一本證嚴法師的靜思語。希望她可以看一看!

放學時,我看到那本靜思語,丟棄在教室後面的垃圾桶裏。

往後的課堂上,她仍然趴在桌子上,我仍然沒有叫她。我相信她沒有真正的睡著⋯⋯,她在偷聽。

過了幾天,她把她的桌子,用油漆塗成大黑色,在整個班級上,突顯出一個大黑洞。

我忍著這個黑洞好幾天。我考驗著自己,能有什麼智慧,來化解這個難題。

教書二十幾年,我從沒被學生氣過,為難過。今天這個情景,讓我好生為難,班上同學顯出一種詭譎的氣氛,看看妳這個導師怎麼處理?

我認為,這或許是對我的一個考驗。我不想驚嚇她,也不想和她正面衝突,更不想打電話動用家長。我要自己想出辦法來。

還好,老天沒有讓我為難太久。

兩天後,訓導處通知我,她午睡時間在厠所抽煙,被值星老師捉到,送到訓導處,要我過去處理。

我從訓導處把她領回。在輔導室安靜的空間裏,她有些驚嚇,不安,更擔心我打電話通知家長,尤其是她的爸爸。她不希望,破壞她在爸爸心中美好的印象!

我安慰她,與她交心。

我説,她是資質不錯的孩子,老師從來沒有放棄她。

教她如何改變行為,努力學習。

只要她有心改過,將來老師會幫她作証,塗消訓導處的不良紀錄。

更不會告訴她爸爸,讓她仍然是爸爸心中的寶貝女兒。

事後,她寫了一封信,跟我道歉。並說,她其實趴在桌子上,都有偷聽我在上課。還送了一瓶小小的香水謝謝我!

其實我更謝謝老天,及時給了這個機會,把這個孩子救了回來!也解決了我的危機。否則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另外有一個男生,個子小小,但總是穿著名牌球鞋。上課坐不住。每天抱著一個籃球,衝進衝出。一下課,校園滿場飛。和他的一群朋友,追,趕,跑,跳,碰。總是做一些危險的動作,講也講不聽。

有時我會想,這會是個什麼樣的家庭呢?讓孩子穿的是名牌鞋,但卻不重視功課。孩子學習意願低,每天只知道打球,玩樂!當家長的是怎麼想的?

直到有一天下午,學生跑來辦公室叫我:老師快來啊!李正育掉到噴水池裏,受傷流血了!

我趕到噴水池,原來就是他們那一夥,跳進噴水池,互相潑水戲耍。李正育摔倒了,被水池裏的玻璃片,割傷了膝蓋,傷口裂開約五、六公分,鮮血正流著。

我立刻,用手巾把傷口包住。然後騎著摩托車,把他載到學校附近的一家外科診所。

護士先止血,消毒,等著醫生來縫合傷口⋯⋯

李正育全身濕透,顫抖著身體,臉色發青。我馬上拉了醫院的被單,緊緊的將他裹住,抱著他。

他顫抖著發白的嘴唇問我:老師,我會死嗎?

我説:不會死,但會痛!等一下醫生縫針的時候,要忍耐一點。我已經打電話給媽媽了,她馬上會帶乾衣服來。不要怕!媽媽馬上就來了。

李媽媽來了以後,我才知道。原來她開了一家早餐店,生意很好,孩子在家都會幫忙。因為孩子個子比較小,希望他多打籃球,鍛練身體,拉拔拉拔身高。所以總是幫他買好的鞋子,讓他好好去打球!

後來他們畢業了。我去菜市場時,偶爾會轉到他店裡,看他身手俐落地在忙著。奶茶,紅茶,三明治,漢堡,炒麵⋯⋯,生意好得不得了。他抬頭望見我,趕緊叫我:老師,我請妳吃早餐。我說:我吃過早餐了,只是來看看你。你忙!我去買菜了!

到了市場,看見肉攤上,一個年輕的小肉販,正熟練地切下一塊肉,放上電子秤,和客人做著生意,有說有笑。仔細一看,原來是個熟識的面孔。這小子不就是李正育那一夥,跑跳,玩鬧,戲水的朋友嗎?

後來又發現,附近一家小有名氣餐廳的小老闆,也是那一群不愛讀書,喜歡打球嬉鬧的李正育同夥。

現在我終於了解了,這一些愛玩愛鬧的小伙子,大概都是商家背景。家裏都有穩定的生意在做。孩子將來就會接手家裏的事業,平常在家,已經會幫忙父母做生意了。

所以學校功課,對家長來說,真的沒有那麼重要了!

過了幾年,再見到李正育。他告訴我,他已經讀完了一家私立高職的夜間部,而且他也有了女朋友。

他説:將來如果結婚,媽媽說,就要把店交給我們了!

看到這些孩子跌跌撞撞,最終也都走上自己的道路了。

當老師的,何必那麼心急呢?

功課,分數,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祝福這些B段班的同學,個個健康,快樂,穩穩地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幸福,美滿,做個道德無瑕的人。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