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濁世清流 蔡明華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濁世清流 蔡明華
2021-05-05 07:00:00
A+
A
A-

  蔡明華是民進黨內很早就針對婦女問題身體力行,為婦女爭權益的婦運領袖之一,民進黨剛成立不久,她就和曹愛蘭等人士積極運作成立進步婦女聯盟(簡稱進步婦盟) 。此圖攝於1989年在立法院前的抗議萬年國會活動,左二為蔡明華,左三為袁嬿嬿。(圖片由邱萬興提供,以下皆同)

 

作者/陳婉真

 

最近由於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前評委召集人趙映光之子趙介佑涉嫌毒品、詐欺、逃兵等爭議,號稱「勤政清廉愛鄉土」的民進黨,長久以來隠藏在晦暗處的黑道掛勾問題再度浮上枱面。

 

說再度,是因為以前也曾發生過、處理過(但沒有這次這麼離譜),近年隨著政治版圖的擴大,在可預見的未來還看不到有足以和民進黨抗衡的政黨,那麼民進黨的家務事,就變成台灣人要很關注的國家大事了。

 

民進黨內流傳一句話:「明文規定,天道承國,洪福齊天,錫耀天下。」指的是蔡英文總統身邊的「四大護法」,望文生義 ,再多說都是贅字了。

 

看到這些負面新聞不斷,以及有權力者處理過程的拖拖拉拉,不禁讓人想起1990年代第一個在民進黨內主動查賄選的蔡明華律師。

 

先說認識蔡明華的過程,很特別,是我終身難忘的經歷。

 

話說我在1989年鄭南榕自焚後,因為感佩他的精神,我突破了國民黨的黑名單限制,以自己的方法回到台灣,第一個找的人是邱義仁,他那時住在汐止一個水岸別墅,我正驚訝於他住宿的華麗,只見他一臉不悅,第一句話就問我說:「你轉來衝啥(你回來做什麼)?」

 

在那之前,我們的關係算是很親密,我本來預期他看到我應該會很興奮,至少我能安然回台,就是對國民黨黑名單政策打了一記重重的耳光,想不到他是以這樣的臭臉來迎接老戰友。

1989年陳婉真突破黑名單返鄉,參加鄭南榕喪禮後,葉菊蘭邀請陳到她家暫住。由於警方唯恐強行拘提引發抗爭,乃與民進黨前主席江鵬堅(右二)及律師李勝雄(右三)協調移送檢方偵辦,葉菊蘭帶著鄭竹梅(右六,七),陳婉真帶著兒子久哥一起(右四,五),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召開記者會,右八為蔡明華律師。(邱萬興提供)

 

「我要去參加鄭南榕的葬禮,想和你討論接下來該怎麼做。」其實民進黨組黨前夕的1986年,許信良在美國原本推動所謂「建黨回台」的運動,就對當時的黨外運動以及草創的民進黨造成很大的壓力,想不到連我突破黑名單自行返台,也遭遇到同陣營人士的臭臉相向,說穿了就是我個人純粹只是在爭取台灣人的返鄉權,政治圈人卻解讀為所謂「土獨」和「洋獨」的地盤之爭。

 

「那你就去參加葬禮,接下來就等著讓他們逮捕吧。」邱義仁沒好氣的說完,我們的短暫見面也告結束。

 

1989年5月20日上午,我獨自搭計程車到士林廢河道鄭南榕告別式現場,我匆匆跑到靈堂前,沿途碰到姚嘉文、盧修一等人,我們短暫擁抱後,有人帶我到靈堂祭拜鄭南榕,我接著向葉菊蘭等家屬致意,隨即瞻仰遺容,我是最後一個瞻仰遺容的,隨後送葬隊伍很快出發。

 

現場氣氛哀戚肅穆,很多志工朋友環繞在我身邊,送葬隊伍一路從士林廢河道慢慢走向總統府,因為人非常多,警方也有所節制,隊伍一直走到總統府前的介壽路(今凱達格蘭大道),突然詹益樺從隊伍中直奔到隊伍的最前面,他邊走邊點燃自己,身上預藏的汽油瞬間引爆,遠遠的只見一團火球撲向總統府前的蛇籠上面,很多人哭喊:「阿樺,阿樺!」有人以為是黃華自焚,後來才知道是詹益樺。

 

現場陷入一片混亂,但多數人在原地靜坐,過很久司儀宣布靈車將開往殯儀館,送葬人士可以就地解散。

 

這時黨外老友袁嬿嬿跑來問我:「妳接下來怎麼辦?」

 

我說:「喇叭(邱義仁的綽號)叫我等著被抓。」

 

袁嬿嬿聽了很不以為然說,哪有那麼便宜就讓他們抓的道理?她於是隨手拉著我,又拉著旁邊一位女士,說:「今天累了一整天,妳就先到她家好好吃一頓飯再說吧。」

 

她就是蔡明華,是當時民進黨內極少數的女性律師,是我突破黑名單回台公開現身後一起吃第一頓飯的陌生人。後來我突破黑名單的司法案件被依「違反國安法」起訴並判刑5個月,她也是我的辯護律師之一。

 

1987年6月12日,為了抗議國民黨政府制定「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民進黨發動示威遊行,時任台北市議員的謝長廷擔任遊行總指揮,副總指揮為洪奇昌與江蓋世,遊行時有「反共愛國陣線」人士到場鬧事、和遊行民眾發生衝突,警方出動鎮暴部隊驅離民眾,事後以妨害公務、妨害秩序等罪嫌起訴謝長廷等人。史稱612事件。

謝長廷一審被台北地院判刑3年、褫奪公權3年,若判刑確定將失去律師資格,謝長廷和法庭及追捕他的情治人員鬥法,甚至走避澎湖一個月並將戶籍遷至澎湖,以拉長上訴時間,避免在立委選前三審定讞。1989年謝長廷高票當選立委,隔年高院改判謝長廷有期徒刑2年、減刑1年,緩刑4年;判決書中肯定謝長廷在推動民主上的貢獻。

這次遊行中蔡明華(上圖左一下圖左五)也率領進步婦盟成員參加,並站到第一線和警方對峙 。

 

花這麼長的篇幅談和邱義仁的見面,主要是要喚起大家對於早期民進黨內新潮流派系策略的回顧。邱義仁是新潮流創流始祖,他們最早是幫美麗島受難家屬張俊宏的太太許榮淑競選,並幫她編雜誌如《深耕》、《生根》等,後來自己創辦《新潮流》雜誌,強調反對公職掛帥,一度也批康(寧祥)、批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及秘書長張俊宏為「黃張集團」,用這種方法成功吸引了不少黨內的年輕人投入。只是如今回首他們當年的言行,果然是經不起時間的檢驗,然而新潮流已成功地成為民進黨內戰力最強的派系。

 

1988.10.25聲援520農民運動再出發遊行,蔡明華在其中。

 

民進黨開始有所謂「人頭黨員」也始自新潮流的派系運作。所謂人頭黨員,就是有本事有人脈者吸收大批人士入黨成為黨員,並幫他們繳納黨費。在各種黨內選舉時,所謂「人頭大戶」配合派系運作,就能成功推派派系屬意的人選參政;遇有多項選舉同時舉行時,人頭大戶要同時運作各種選舉的「配票作業」,有意參選者就要去找人頭大戶拜票。

 

依30年前的行情,見面禮一盒茶葉禮盒跑不掉,還要宴請黨員吃頓飯,大約1人500元,平均1位黨員約需花費1千元。這還不包括買票的錢,算一算以不分區國大代表為例,花費5、6百萬是正常,而人頭大戶養人頭的黨費支出這時不但可以回本,還可以有一筆不小的進帳。

 

1992年蔡明華目睹民進黨內如此稀鬆平常的買票、賣票、換票等現象,深感這個黨和她當年參與的黨的理想已越離越遠。她說,那年是第一次有不分區立委及國大代表的選制改變,以當年人頭大戶的計算,一個不分區被提名人只要擁有20票,每票行情30萬元,就可以被列入不分區安全名單。

 

1988年婦女團體發起的消滅色情海報運動,左二蔡明華手持進步婦盟海報參加。

 

於是,她發揮法官辦案的精神,獨自進行黨內的調查,甚至還自備隱形錄音機,錄得很多買票換票的對話,向黨中央提出檢舉。那時的黨主席許信良勇敢接受,剛好秘書長是出身學界的陳師孟,黨中央真的就認真辦下去。最明顯一例就是台北市政壇的不倒翁林文郎為此受到重創,有趣的是,林文郎後來也指控他的搭擋變宿敵陳勝宏養了8、9千個人頭,是民進黨人頭黨員最大戶。

 

為了這件查賄案,蔡明華一度成為黨內若干人士的眼中釘,但那一年的選舉民進黨大勝,讓她深切感受到,社會對於民進黨清廉形象的期待。她雖然也曾擔任過民進黨不分區國大代表,不過因自認法律人的性格比較強烈,沒有積極從政,在幾年前因健康因素返回丈夫的老家台南之前,她一直在台北開設律師事務所。

 

出生於大稻埕、畢業於北一女的蔡明華,上有4個哥哥1個姐姐,出生在很傳統重男輕女的台灣家庭,小時候吃飯時是家裡男丁先吃飽後才輪到婦女。父親從事紡織被服生意,太平洋戰爭時被徵調為國防工業,家中環境不錯。

 

1990.3.野百合學運時,進步婦盟帶隊去李登輝官邸抗議,遭到鎭暴部隊阻擋,後排站立左二蔡明華、左三袁嬿嬿。

 

「我從小就不是乖乖牌,喜歡跟大人頂嘴,祖母說,那麼愛『應話』(頂嘴),以後去當辯護士(律師)好了。但是爸爸對律師印象不好,認為是文化流氓,所幸爸爸有一位好朋友陳繼盛律師,讓他對法律人的印象改觀。」蔡明華說。

 

她從法律系畢業後,順利當了十多年的法官,美麗島事件後謝長廷、陳水扁等人出面擔任美麗島受刑人的辯護律師,讓她相當感佩,她特地打電話向謝長廷加油打氣。後來謝長廷參選台北市議員,蔡明華決定離開法院,開設律師事務所,並積極幫謝長廷助選,成為謝長廷服務處委員,從此一頭栽進民進黨的組黨及早期的黨務工作。1986年9月28日民進黨在圓山飯店的創黨大會,蔡明華被找去當工作人員,她保留一張那天寫有「秩序組組長」的工作證,後來捐給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那時街頭運動很多,經常發生民進黨的支持者被捕被打的事件,蔡明華就擔任義務辯護律師。蔡明華記得,蔡有全及許曹德的台獨案時,她擔任蔡有全的辯護律師,承審法官是她同期同學。有一次蔡有全的太太周慧瑛到她家討論案情,剛好承審法官也來找她談了兩個鐘頭,她可以感受到對方的無奈以及想尋求她的諒解。那兩個鐘頭裡,周慧瑛為了避免和法官碰面,躲在另一個房間,讓蔡明華深感過意不去。

 

1990.520反軍人(郝柏村)干政的遊行,蔡明華任副領隊。

 

她也曾為了「卧底」,到海基會任職半年。那是李登輝任總統,剛通過國家統一綱領,並成立國統會及海基會等單位,讓獨派對「國家統一」深感不安。一次,她碰到海基會秘書長也是她的司法官同事許惠祐,向他表示有興趣到海基會任職,許惠祐說剛好有一個法律處副處長的缺,問她要不要去,她竟然就把律師事務所業務交待給同仁,跑去海基會上班了。

 

「我聽到那時陸委會主委施啟揚說:『一國兩制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又有一次隨團到中國訪問時,發現印象中所謂『統派媒體』到了那邊的說法竟然和我們一樣,我就放心了。」半年後,她認為自己的卧底工作已經得到正面的解答,因而辭去海基會的職務,又回去當她的律師。

 

蔡明華近年因健康因素搬回夫家台南,已經不問政事。不知道當今的民主進步黨還能不能找得到像當年蔡明華那樣勇氣十足的改革者?否則全面執政的本土政黨,恐怕只是讓人民更加失望而已。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蔡明華是民進黨內很早就針對婦女問題身體力行,為婦女爭權益的婦運領袖之一,民進黨剛成立不久,她就和曹愛蘭等人士積極運作成立進步婦女聯盟(簡稱進步婦盟) 。此圖攝於1989年在立法院前的抗議萬年國會活動,左二為蔡明華,左三為袁嬿嬿。(圖片由邱萬興提供,以下皆同)

 

作者/陳婉真

 

最近由於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前評委召集人趙映光之子趙介佑涉嫌毒品、詐欺、逃兵等爭議,號稱「勤政清廉愛鄉土」的民進黨,長久以來隠藏在晦暗處的黑道掛勾問題再度浮上枱面。

 

說再度,是因為以前也曾發生過、處理過(但沒有這次這麼離譜),近年隨著政治版圖的擴大,在可預見的未來還看不到有足以和民進黨抗衡的政黨,那麼民進黨的家務事,就變成台灣人要很關注的國家大事了。

 

民進黨內流傳一句話:「明文規定,天道承國,洪福齊天,錫耀天下。」指的是蔡英文總統身邊的「四大護法」,望文生義 ,再多說都是贅字了。

 

看到這些負面新聞不斷,以及有權力者處理過程的拖拖拉拉,不禁讓人想起1990年代第一個在民進黨內主動查賄選的蔡明華律師。

 

先說認識蔡明華的過程,很特別,是我終身難忘的經歷。

 

話說我在1989年鄭南榕自焚後,因為感佩他的精神,我突破了國民黨的黑名單限制,以自己的方法回到台灣,第一個找的人是邱義仁,他那時住在汐止一個水岸別墅,我正驚訝於他住宿的華麗,只見他一臉不悅,第一句話就問我說:「你轉來衝啥(你回來做什麼)?」

 

在那之前,我們的關係算是很親密,我本來預期他看到我應該會很興奮,至少我能安然回台,就是對國民黨黑名單政策打了一記重重的耳光,想不到他是以這樣的臭臉來迎接老戰友。

1989年陳婉真突破黑名單返鄉,參加鄭南榕喪禮後,葉菊蘭邀請陳到她家暫住。由於警方唯恐強行拘提引發抗爭,乃與民進黨前主席江鵬堅(右二)及律師李勝雄(右三)協調移送檢方偵辦,葉菊蘭帶著鄭竹梅(右六,七),陳婉真帶著兒子久哥一起(右四,五),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召開記者會,右八為蔡明華律師。(邱萬興提供)

 

「我要去參加鄭南榕的葬禮,想和你討論接下來該怎麼做。」其實民進黨組黨前夕的1986年,許信良在美國原本推動所謂「建黨回台」的運動,就對當時的黨外運動以及草創的民進黨造成很大的壓力,想不到連我突破黑名單自行返台,也遭遇到同陣營人士的臭臉相向,說穿了就是我個人純粹只是在爭取台灣人的返鄉權,政治圈人卻解讀為所謂「土獨」和「洋獨」的地盤之爭。

 

「那你就去參加葬禮,接下來就等著讓他們逮捕吧。」邱義仁沒好氣的說完,我們的短暫見面也告結束。

 

1989年5月20日上午,我獨自搭計程車到士林廢河道鄭南榕告別式現場,我匆匆跑到靈堂前,沿途碰到姚嘉文、盧修一等人,我們短暫擁抱後,有人帶我到靈堂祭拜鄭南榕,我接著向葉菊蘭等家屬致意,隨即瞻仰遺容,我是最後一個瞻仰遺容的,隨後送葬隊伍很快出發。

 

現場氣氛哀戚肅穆,很多志工朋友環繞在我身邊,送葬隊伍一路從士林廢河道慢慢走向總統府,因為人非常多,警方也有所節制,隊伍一直走到總統府前的介壽路(今凱達格蘭大道),突然詹益樺從隊伍中直奔到隊伍的最前面,他邊走邊點燃自己,身上預藏的汽油瞬間引爆,遠遠的只見一團火球撲向總統府前的蛇籠上面,很多人哭喊:「阿樺,阿樺!」有人以為是黃華自焚,後來才知道是詹益樺。

 

現場陷入一片混亂,但多數人在原地靜坐,過很久司儀宣布靈車將開往殯儀館,送葬人士可以就地解散。

 

這時黨外老友袁嬿嬿跑來問我:「妳接下來怎麼辦?」

 

我說:「喇叭(邱義仁的綽號)叫我等著被抓。」

 

袁嬿嬿聽了很不以為然說,哪有那麼便宜就讓他們抓的道理?她於是隨手拉著我,又拉著旁邊一位女士,說:「今天累了一整天,妳就先到她家好好吃一頓飯再說吧。」

 

她就是蔡明華,是當時民進黨內極少數的女性律師,是我突破黑名單回台公開現身後一起吃第一頓飯的陌生人。後來我突破黑名單的司法案件被依「違反國安法」起訴並判刑5個月,她也是我的辯護律師之一。

 

1987年6月12日,為了抗議國民黨政府制定「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民進黨發動示威遊行,時任台北市議員的謝長廷擔任遊行總指揮,副總指揮為洪奇昌與江蓋世,遊行時有「反共愛國陣線」人士到場鬧事、和遊行民眾發生衝突,警方出動鎮暴部隊驅離民眾,事後以妨害公務、妨害秩序等罪嫌起訴謝長廷等人。史稱612事件。

謝長廷一審被台北地院判刑3年、褫奪公權3年,若判刑確定將失去律師資格,謝長廷和法庭及追捕他的情治人員鬥法,甚至走避澎湖一個月並將戶籍遷至澎湖,以拉長上訴時間,避免在立委選前三審定讞。1989年謝長廷高票當選立委,隔年高院改判謝長廷有期徒刑2年、減刑1年,緩刑4年;判決書中肯定謝長廷在推動民主上的貢獻。

這次遊行中蔡明華(上圖左一下圖左五)也率領進步婦盟成員參加,並站到第一線和警方對峙 。

 

花這麼長的篇幅談和邱義仁的見面,主要是要喚起大家對於早期民進黨內新潮流派系策略的回顧。邱義仁是新潮流創流始祖,他們最早是幫美麗島受難家屬張俊宏的太太許榮淑競選,並幫她編雜誌如《深耕》、《生根》等,後來自己創辦《新潮流》雜誌,強調反對公職掛帥,一度也批康(寧祥)、批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及秘書長張俊宏為「黃張集團」,用這種方法成功吸引了不少黨內的年輕人投入。只是如今回首他們當年的言行,果然是經不起時間的檢驗,然而新潮流已成功地成為民進黨內戰力最強的派系。

 

1988.10.25聲援520農民運動再出發遊行,蔡明華在其中。

 

民進黨開始有所謂「人頭黨員」也始自新潮流的派系運作。所謂人頭黨員,就是有本事有人脈者吸收大批人士入黨成為黨員,並幫他們繳納黨費。在各種黨內選舉時,所謂「人頭大戶」配合派系運作,就能成功推派派系屬意的人選參政;遇有多項選舉同時舉行時,人頭大戶要同時運作各種選舉的「配票作業」,有意參選者就要去找人頭大戶拜票。

 

依30年前的行情,見面禮一盒茶葉禮盒跑不掉,還要宴請黨員吃頓飯,大約1人500元,平均1位黨員約需花費1千元。這還不包括買票的錢,算一算以不分區國大代表為例,花費5、6百萬是正常,而人頭大戶養人頭的黨費支出這時不但可以回本,還可以有一筆不小的進帳。

 

1992年蔡明華目睹民進黨內如此稀鬆平常的買票、賣票、換票等現象,深感這個黨和她當年參與的黨的理想已越離越遠。她說,那年是第一次有不分區立委及國大代表的選制改變,以當年人頭大戶的計算,一個不分區被提名人只要擁有20票,每票行情30萬元,就可以被列入不分區安全名單。

 

1988年婦女團體發起的消滅色情海報運動,左二蔡明華手持進步婦盟海報參加。

 

於是,她發揮法官辦案的精神,獨自進行黨內的調查,甚至還自備隱形錄音機,錄得很多買票換票的對話,向黨中央提出檢舉。那時的黨主席許信良勇敢接受,剛好秘書長是出身學界的陳師孟,黨中央真的就認真辦下去。最明顯一例就是台北市政壇的不倒翁林文郎為此受到重創,有趣的是,林文郎後來也指控他的搭擋變宿敵陳勝宏養了8、9千個人頭,是民進黨人頭黨員最大戶。

 

為了這件查賄案,蔡明華一度成為黨內若干人士的眼中釘,但那一年的選舉民進黨大勝,讓她深切感受到,社會對於民進黨清廉形象的期待。她雖然也曾擔任過民進黨不分區國大代表,不過因自認法律人的性格比較強烈,沒有積極從政,在幾年前因健康因素返回丈夫的老家台南之前,她一直在台北開設律師事務所。

 

出生於大稻埕、畢業於北一女的蔡明華,上有4個哥哥1個姐姐,出生在很傳統重男輕女的台灣家庭,小時候吃飯時是家裡男丁先吃飽後才輪到婦女。父親從事紡織被服生意,太平洋戰爭時被徵調為國防工業,家中環境不錯。

 

1990.3.野百合學運時,進步婦盟帶隊去李登輝官邸抗議,遭到鎭暴部隊阻擋,後排站立左二蔡明華、左三袁嬿嬿。

 

「我從小就不是乖乖牌,喜歡跟大人頂嘴,祖母說,那麼愛『應話』(頂嘴),以後去當辯護士(律師)好了。但是爸爸對律師印象不好,認為是文化流氓,所幸爸爸有一位好朋友陳繼盛律師,讓他對法律人的印象改觀。」蔡明華說。

 

她從法律系畢業後,順利當了十多年的法官,美麗島事件後謝長廷、陳水扁等人出面擔任美麗島受刑人的辯護律師,讓她相當感佩,她特地打電話向謝長廷加油打氣。後來謝長廷參選台北市議員,蔡明華決定離開法院,開設律師事務所,並積極幫謝長廷助選,成為謝長廷服務處委員,從此一頭栽進民進黨的組黨及早期的黨務工作。1986年9月28日民進黨在圓山飯店的創黨大會,蔡明華被找去當工作人員,她保留一張那天寫有「秩序組組長」的工作證,後來捐給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那時街頭運動很多,經常發生民進黨的支持者被捕被打的事件,蔡明華就擔任義務辯護律師。蔡明華記得,蔡有全及許曹德的台獨案時,她擔任蔡有全的辯護律師,承審法官是她同期同學。有一次蔡有全的太太周慧瑛到她家討論案情,剛好承審法官也來找她談了兩個鐘頭,她可以感受到對方的無奈以及想尋求她的諒解。那兩個鐘頭裡,周慧瑛為了避免和法官碰面,躲在另一個房間,讓蔡明華深感過意不去。

 

1990.520反軍人(郝柏村)干政的遊行,蔡明華任副領隊。

 

她也曾為了「卧底」,到海基會任職半年。那是李登輝任總統,剛通過國家統一綱領,並成立國統會及海基會等單位,讓獨派對「國家統一」深感不安。一次,她碰到海基會秘書長也是她的司法官同事許惠祐,向他表示有興趣到海基會任職,許惠祐說剛好有一個法律處副處長的缺,問她要不要去,她竟然就把律師事務所業務交待給同仁,跑去海基會上班了。

 

「我聽到那時陸委會主委施啟揚說:『一國兩制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又有一次隨團到中國訪問時,發現印象中所謂『統派媒體』到了那邊的說法竟然和我們一樣,我就放心了。」半年後,她認為自己的卧底工作已經得到正面的解答,因而辭去海基會的職務,又回去當她的律師。

 

蔡明華近年因健康因素搬回夫家台南,已經不問政事。不知道當今的民主進步黨還能不能找得到像當年蔡明華那樣勇氣十足的改革者?否則全面執政的本土政黨,恐怕只是讓人民更加失望而已。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