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台海第三次危機始末(5)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台海第三次危機始末(5)
2021-05-04 07:00:00
A+
A
A-

美國「獨立號」航母從頭到尾未進入台灣海峽,只在台灣東部的太平洋海域戰巡,展現美軍強大的戰力,威懾解放軍。該艦已於1998年退役,並於2017年拆解出售。(圖片取自網路)

 

美中的折衝過程及克林頓政府的危機處理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1996年3月8日,解放軍二炮先後試射3枚M9,落在高雄及基隆外海,當天美東時間係3月7日,中午白宮發言人稱,中方的舉動既具「挑釁性又很輕率」。這一天,中方外交部副部長兼外事辦主任劉華秋飛抵華府,與克林頓政府進行會談,就中美未來的關係,進行戰略性的對話。

 

中共飛彈試射日,劉華秋恰抵華府

 

有關當時美中的折衝過程及克林頓政府的危機處理,邰培德(Patrick Tyler)在他的專書A Great Wall: Six Presidents and China中,有相當完整的論述,本文主要引用他的專書。

 

3月7日當晚,國務卿克里斯多福、國家安全顧問雷克、國防部長培里及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John Shalikashvilli上將及國務院助卿羅德,在國務院8樓的工作晚宴上與劉華秋交鋒。

 

必須指出的是,李登輝訪美後,美中都試著改善雙邊關係。可是進入1996年後,美方面臨了不少問題,如兩國貿易談判,事關美方智慧財產權遭到侵害;中方對外軍售,涉及武器的擴散;爭議不斷的中方人權議題;以及解放軍針對台灣的軍事大演習。

 

美方大陣仗接待,三巨頭警告中共

 

劉華秋並不是為了台海危機而來華府,剛好這一天二炮試射了3枚M9。所以,當晚的工作晚宴,美方擺出大陣仗,外交、國安及國防的首長連袂出席。克卿扮演東道主,晚餐前克卿和培里、雷克三大巨頭均已溝通好在晚餐上應該分別講什麼話,主要目的就是針對解放軍在台海的軍事行動,有力地傳達美方的堅定立場。

 

當晚克卿强調:「中方試射導彈是輕率又危險的行為,必須立即停止。」培里稱:「如果繼續試射導彈,美方會採取行動,保護本身的利益。」由於出身炮兵,培里説,3枚導彈分別落在台灣南北兩端,這就是炮兵的交叉射擊,也就是確定射程,接下來可攻擊中間的任何目標。培里告訴劉華秋:「如果不停止導彈試射,美方會有所反應;如果攻擊台灣,將有嚴重後果。」面對美方的責難,劉華秋態度强硬,他稱都是例行的軍事演習,美方不必反應過度。雷克和克卿在旁擂鼓助威,也提出警告,培里並要求劉華秋,當天晚上就將這些信息發回北京。

 

晚宴後,劉華秋直接回到中方大使館。3月8日(美東時間)上午,美方情報單位向白宮證實,劉華秋已通報北京。這次晚宴係危機期間,美中最重要的高層會談,雙方均表明本身的立場。1997年5月,羅德接受《中國時報》傅建中專訪時透露,美方反對使用武力,在亞太區域內美方是頭號軍事强權,更遑論是世界的軍事大國;美方並未改變對華政策,仍是「一個中國」;美方要求,台灣克制它的外交,中方克制它的行動,所以美方和兩岸都在對話;美方認定中方是挑釁者,所以當然以北京為重心,傳遞信息。

 

解放軍升高動員,美啓動「航母外交」

 

既然美方三大巨頭已當面向劉華秋表達了嚴正的立場,接下來就是美方要採取什麽具體行動的問題,最重要的是,行動必須强而有力,足以嚇阻危機升高,但又不會導致戰爭的爆發。

 

3月8日(美東時間),美國衛星偵測到解放軍不斷動員,中方宣佈更多的演習計畫。面對解放軍咄咄逼人的軍事演習,培里十分憤怒,對中方相當不滿,希望痛擊中方。培里認為,只調派「獨立號」航母到台灣東部的太平洋海域戰巡,力度不夠,應派1艘航母進入台灣海峽,並貼近解放軍演習的禁制區。John Shalikashvilli上將反對,他認為,此時派航母進入台海,在兩軍情緒高漲之際,風險太高。因為根據美海軍的作戰準則,一旦解放軍啓動火控雷達鎖定航母,準備發射導彈攻擊時,美艦指揮官可以下令直接反擊,不需要請示上級。台海最寬處250公里,最窄處120公里,平均寬度約180公里,若航母進入台海戰巡,在解放軍岸䚀導彈的威脅下,相當不利。培里認為僅派出「獨立號」航母,還是不到位,當場決定加碼,從波斯灣調動「尼米兹號」航母馳援台海,即使3月23日台灣總統大選投票日前,「尼米兹號」航母無法趕到台海,重要的是,向中方展現美方的決心與意志。

 

3月9日(美東時間)上午,在五角大厦培里部長的辦公室內開會,出席者有培里、克卿、雷克、John Shalikashvilli、羅德及國安副顧問柏格(Samuel R. Berger)等人。在這次會議上,與會者決定建議克林頓派出2艘航母,會後由雷克㩗帶整套方案,前往白宮提報,並獲得克林頓簽署。

 

3月10日(美東時間),克卿在電視上透露,美方已調派1艘航母到台灣附近以備不時之需。美軍除了出動2艘航母外,還在靠近台灣海峽的海域,部署了1艘神盾巡洋艦,監控解放軍的導彈試射及相關的軍事行動;及1艘洛杉磯級核子潛艇,偵蒐海底的動靜。至於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部,總司令普理赫上將(Admiral Joseph Prueher)已下令完成戰備,一旦解放軍發動攻擊,美軍顧問及後勤支援部隊,準備將大批彈葯及愛國者導彈一起運往台灣。

雙方都拿捏底線,美中交手鬥而不破

 

3月12日凌晨,二炮又朝高雄外海發射1枚M9,接著宣佈試射已經完成,大幅縮減原計畫試射的導彈數。顯示,美方的「航母外交」奏效。解放軍開始降溫,縮小演習規模並限制演習時間,同時決定取消一些更具威脅性的軍事行動,包括:出動潛艇封鎖高雄港,攻佔外島(當時盛傳是烏坵島及東莒島)。

 

面對美軍航母的壓力,國務院總理李鵬警告美軍艦離開台海,否則將面臨解放軍的火海攻擊。美軍不以為意,嗤之以鼻。1997年筆者至北京參訪時,1位負責涉台事務的副部級人士告訴筆者,當時解放軍高層決定,只要美軍航母進入台海,「拿出一切可以打的武器出來打!」李鵬的警告,並非是虛張聲勢。

 

值得注意的是,美軍開始調兵遣將的同時,國軍空軍及飛彈部隊進入最高警戒,三軍枕戈待旦。時任國軍參謀本部作戰次長室執行官的帥化民中將,專程飛往美國,在五角大厦內,副助理國防部長Kurt Campbell當面問帥化民,對擦槍走火是否有管制辦法?顯示,美軍並不願意在台海與解放軍爆發白熱化的衝突。

 

既然,美方並不打算開戰,因此「獨立號」航母從頭到尾未進入台灣海峽,只在台灣東部的太平洋海域戰巡,並不斷以軍機載送記者到「獨立號」採訪,透過媒體展現美軍強大的戰力,威懾解放軍。此外,對解放軍演習的禁制區,美軍機艦並未侵門踏戶,刻意挑起事端。

 

台海劍拔弩張,戰雲密佈,但鬥而不破!

 

 

 

美國「獨立號」航母從頭到尾未進入台灣海峽,只在台灣東部的太平洋海域戰巡,展現美軍強大的戰力,威懾解放軍。該艦已於1998年退役,並於2017年拆解出售。(圖片取自網路)

 

美中的折衝過程及克林頓政府的危機處理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1996年3月8日,解放軍二炮先後試射3枚M9,落在高雄及基隆外海,當天美東時間係3月7日,中午白宮發言人稱,中方的舉動既具「挑釁性又很輕率」。這一天,中方外交部副部長兼外事辦主任劉華秋飛抵華府,與克林頓政府進行會談,就中美未來的關係,進行戰略性的對話。

 

中共飛彈試射日,劉華秋恰抵華府

 

有關當時美中的折衝過程及克林頓政府的危機處理,邰培德(Patrick Tyler)在他的專書A Great Wall: Six Presidents and China中,有相當完整的論述,本文主要引用他的專書。

 

3月7日當晚,國務卿克里斯多福、國家安全顧問雷克、國防部長培里及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John Shalikashvilli上將及國務院助卿羅德,在國務院8樓的工作晚宴上與劉華秋交鋒。

 

必須指出的是,李登輝訪美後,美中都試著改善雙邊關係。可是進入1996年後,美方面臨了不少問題,如兩國貿易談判,事關美方智慧財產權遭到侵害;中方對外軍售,涉及武器的擴散;爭議不斷的中方人權議題;以及解放軍針對台灣的軍事大演習。

 

美方大陣仗接待,三巨頭警告中共

 

劉華秋並不是為了台海危機而來華府,剛好這一天二炮試射了3枚M9。所以,當晚的工作晚宴,美方擺出大陣仗,外交、國安及國防的首長連袂出席。克卿扮演東道主,晚餐前克卿和培里、雷克三大巨頭均已溝通好在晚餐上應該分別講什麼話,主要目的就是針對解放軍在台海的軍事行動,有力地傳達美方的堅定立場。

 

當晚克卿强調:「中方試射導彈是輕率又危險的行為,必須立即停止。」培里稱:「如果繼續試射導彈,美方會採取行動,保護本身的利益。」由於出身炮兵,培里説,3枚導彈分別落在台灣南北兩端,這就是炮兵的交叉射擊,也就是確定射程,接下來可攻擊中間的任何目標。培里告訴劉華秋:「如果不停止導彈試射,美方會有所反應;如果攻擊台灣,將有嚴重後果。」面對美方的責難,劉華秋態度强硬,他稱都是例行的軍事演習,美方不必反應過度。雷克和克卿在旁擂鼓助威,也提出警告,培里並要求劉華秋,當天晚上就將這些信息發回北京。

 

晚宴後,劉華秋直接回到中方大使館。3月8日(美東時間)上午,美方情報單位向白宮證實,劉華秋已通報北京。這次晚宴係危機期間,美中最重要的高層會談,雙方均表明本身的立場。1997年5月,羅德接受《中國時報》傅建中專訪時透露,美方反對使用武力,在亞太區域內美方是頭號軍事强權,更遑論是世界的軍事大國;美方並未改變對華政策,仍是「一個中國」;美方要求,台灣克制它的外交,中方克制它的行動,所以美方和兩岸都在對話;美方認定中方是挑釁者,所以當然以北京為重心,傳遞信息。

 

解放軍升高動員,美啓動「航母外交」

 

既然美方三大巨頭已當面向劉華秋表達了嚴正的立場,接下來就是美方要採取什麽具體行動的問題,最重要的是,行動必須强而有力,足以嚇阻危機升高,但又不會導致戰爭的爆發。

 

3月8日(美東時間),美國衛星偵測到解放軍不斷動員,中方宣佈更多的演習計畫。面對解放軍咄咄逼人的軍事演習,培里十分憤怒,對中方相當不滿,希望痛擊中方。培里認為,只調派「獨立號」航母到台灣東部的太平洋海域戰巡,力度不夠,應派1艘航母進入台灣海峽,並貼近解放軍演習的禁制區。John Shalikashvilli上將反對,他認為,此時派航母進入台海,在兩軍情緒高漲之際,風險太高。因為根據美海軍的作戰準則,一旦解放軍啓動火控雷達鎖定航母,準備發射導彈攻擊時,美艦指揮官可以下令直接反擊,不需要請示上級。台海最寬處250公里,最窄處120公里,平均寬度約180公里,若航母進入台海戰巡,在解放軍岸䚀導彈的威脅下,相當不利。培里認為僅派出「獨立號」航母,還是不到位,當場決定加碼,從波斯灣調動「尼米兹號」航母馳援台海,即使3月23日台灣總統大選投票日前,「尼米兹號」航母無法趕到台海,重要的是,向中方展現美方的決心與意志。

 

3月9日(美東時間)上午,在五角大厦培里部長的辦公室內開會,出席者有培里、克卿、雷克、John Shalikashvilli、羅德及國安副顧問柏格(Samuel R. Berger)等人。在這次會議上,與會者決定建議克林頓派出2艘航母,會後由雷克㩗帶整套方案,前往白宮提報,並獲得克林頓簽署。

 

3月10日(美東時間),克卿在電視上透露,美方已調派1艘航母到台灣附近以備不時之需。美軍除了出動2艘航母外,還在靠近台灣海峽的海域,部署了1艘神盾巡洋艦,監控解放軍的導彈試射及相關的軍事行動;及1艘洛杉磯級核子潛艇,偵蒐海底的動靜。至於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部,總司令普理赫上將(Admiral Joseph Prueher)已下令完成戰備,一旦解放軍發動攻擊,美軍顧問及後勤支援部隊,準備將大批彈葯及愛國者導彈一起運往台灣。

雙方都拿捏底線,美中交手鬥而不破

 

3月12日凌晨,二炮又朝高雄外海發射1枚M9,接著宣佈試射已經完成,大幅縮減原計畫試射的導彈數。顯示,美方的「航母外交」奏效。解放軍開始降溫,縮小演習規模並限制演習時間,同時決定取消一些更具威脅性的軍事行動,包括:出動潛艇封鎖高雄港,攻佔外島(當時盛傳是烏坵島及東莒島)。

 

面對美軍航母的壓力,國務院總理李鵬警告美軍艦離開台海,否則將面臨解放軍的火海攻擊。美軍不以為意,嗤之以鼻。1997年筆者至北京參訪時,1位負責涉台事務的副部級人士告訴筆者,當時解放軍高層決定,只要美軍航母進入台海,「拿出一切可以打的武器出來打!」李鵬的警告,並非是虛張聲勢。

 

值得注意的是,美軍開始調兵遣將的同時,國軍空軍及飛彈部隊進入最高警戒,三軍枕戈待旦。時任國軍參謀本部作戰次長室執行官的帥化民中將,專程飛往美國,在五角大厦內,副助理國防部長Kurt Campbell當面問帥化民,對擦槍走火是否有管制辦法?顯示,美軍並不願意在台海與解放軍爆發白熱化的衝突。

 

既然,美方並不打算開戰,因此「獨立號」航母從頭到尾未進入台灣海峽,只在台灣東部的太平洋海域戰巡,並不斷以軍機載送記者到「獨立號」採訪,透過媒體展現美軍強大的戰力,威懾解放軍。此外,對解放軍演習的禁制區,美軍機艦並未侵門踏戶,刻意挑起事端。

 

台海劍拔弩張,戰雲密佈,但鬥而不破!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