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台海第三次危機始末(4)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台海第三次危機始末(4)
2021-04-27 07:00:00
A+
A
A-

「聯合九六」定案後,總後勤部部長劉連昆少將即將演習計畫洩露給了台灣,李登輝全盤掌握,立於不敗之地。(圖片取自網路)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1995年7月下旬二炮試射6枚M9導彈後,接下來在8月至11月間,解放軍又進行三次軍事演習,項莊舞劍至為明顯。

 

12月2日,台灣的立委選舉結果,主張統一的新黨大有斬獲,無形中鼓舞了北京當局繼續對台灣採取軍事恫嚇。緊接著在隔年3月間,發動了規模空前的「聯合九六」大演習,試圖影響台灣總統大選。

 

在台海三次危機過程中,解放軍主導整個行動,其他涉台系統難以置喙。當時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排名第六的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上將,在這次一系列的軍事演習決策及執行方面,擁有相當大的發言權。50年代,劉華清曾負笈蘇聯庫兹涅佐夫海軍學院4年,改革開放後擔任6年的海軍司令員,也是政治局常委會中唯一的職業軍人。

 

站在美方的立場,維持台海現狀,係一貫的政策,任何足以導致台海生變的因素,美方一定會採取預防性的行動。針對解放軍在台海步步進逼,美方不甘示弱,12月19日那天,尼米兹號(USS Nimitz )航母戰鬥群改變原定台灣東部的巡航路線,刻意穿過台灣海峽前往香港。不過,美軍航母戰鬥群在台海刷存在感,解放軍並未知難而退,積極秣馬厲兵,部署「聯合九六」。

 

原先解放軍打算調動整個集團軍,但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否決了這個建議,他考慮的是「動作過大」,會適得其反。最後,僅調動2個師進入福建省。陸軍出身的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上將,負責指揮這場大演習,之前他曾任總參謀長3年。張萬年當年曾參加遼瀋戰役中,戰況慘烈的塔山阻擊戰;1979年2月懲越戰爭時,他任127師師長,身先士卒,5戰5捷。在「聯合九六」中,由張萬年擔綱指揮員,就是借重他豐富的實戰經驗。

 

「聯合九六」定案後,總後勤部軍械部部長劉連昆少將即將演習計畫洩露給了台灣,李登輝全盤掌握,立於不敗之地。原先演習的底線是:實彈射擊、越過海峽中線、出動潜艇、攻占外島。演習的第一階段是試射M9,未裝置實彈,也就是所謂的「啞吧彈」;第二階段是海空軍在台海附近實彈射擊;第三階段則是在平潭島由三軍進行兩棲登陸演習。

 

解放軍大規模調兵遣將,美方不可能沒有情報,華府指示太平洋艦隊總司令普理赫上將(Admiral Joseph Prueher)備戰,一旦解放軍出兵攻台,美軍即可投入台灣作戰。

 

1996年3月間,台灣總統大選熱火朝天之際,5日新華社宣佈,解放軍將從3月8日至13日期間,在禁制區進行試射導彈的演習,新華社公佈的經緯度,彈着區距離台灣兩大外貿港口高雄及基隆非常近。此一試射展示二炮封鎖高雄及基隆的戰力,台灣的貿易有高達70%,經過這兩個港口出入。

 

3月8日凌晨,二炮試射3枚M9,2枚落在高雄外海,另1枚落在基隆外海。國軍部署在岡山的長白雷達系統,則偵測到落在高雄外海M9末段約200公里的彈道,這套系統係中科院研製。M9重返大氣層落海前,長白雷達偵測到M9在彈着區上方,裂解為數個雷達光點。事後研判原因有三:1)M9自爆,以免落海的彈頭,遭到國軍打撈,而洩露M9的機密信息。2)M9具有多彈頭能力。3)M9質量差,重返大氣層後解體落海。筆者認為,第1種可能性最高;第2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落海彈頭可以打撈;第3種可能性不高,若每枚M9都在空中自行解體,M9質量就太差了,不具有實戰能力。

 

問題是,針對M9的來襲,國軍並無防衛能力。M9射程600公里,全程飛行時間約300秒,終端速度每秒1.6公里,大約4.7倍音速,遠超過子彈的射速,一般步槍射出的子彈在2倍音速以上。國軍備戰時間約90秒,攔截時間約20至30秒,很難攔截M9。1991年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期間,伊拉克以俄製的飛毛腿(Scud)導彈,攻擊以色列及沙烏地阿拉伯,美軍調派愛國者2式(PAC-2)導彈上陣,戰果不佳。更何況,M9比飛毛腿更加先進。飛毛腿重返大氣層時整枚彈體落地,雷達光點大;M9則只剩下彈頭重返大氣層,更難攔截。

 

在M9的威脅下,國軍在西部平原的8座軍用機場及左營軍港,甚可能在M9的飽和攻擊下,遭到癱瘓。問題是,當時M9為數不多,解放軍也未具備武統台灣的戰力。

 

不過3月8日後,台灣不少民眾爭先恐後到銀行換購美金匯至海外,飛往美加的航班一位難求。二炮試射M9的行動,確實在島內,尤其是北部地區引起相當大的震撼,但也激起島內人民的敵愾同仇的意識,反而有利於李登輝的選情,這也是北京當局始料未及的發展。

 

在「聯合九六」啓動前,2月間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John Shalikashvilli上將,即對克林頓總統、國務卿克里斯多福、國家安全顧問雷克及國防部長培里(William J. Perry )等大員提出警告,兩岸對峙的危機甚可能擦槍走火,導致戰爭,甚至是核子戰爭。克林頓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積極處理危機。

 

解放軍在台海進行大規模的軍事演習,美方根據《台灣關係法》,當然會「嚴重關切」,並採取應變措施。美中兩國關係緊張升高,剛好正中李登輝的下懷,對於他的選情利大於弊。李登輝不僅善於操弄兩岸關係,而且也將美國玩弄於股掌之間;在美、中、台的三角關係中,李登輝縱橫捭闔,呼風喚雨,無往不利!

 

大選期間,為了安穩台灣民心,3月7日李登輝至宜蘭拜票,脫口說出解放軍發射的導彈是「啞吧彈」。M9未裝置實彈屬於極機密,當時南京戰區立馬產生警覺。由於內部的決策會議,出席者均是重要的負責將領,為何情報會落入李登輝手中?中方國安單位開始佈線排查,出賣情報給台灣的劉連昆少將及邵正宗大校,1999年3月先後被捕,8月遭到處決。耗費不貲的「聯合九六」遭到破功,解放軍吃了悶虧。

 

兩岸的對峙,李登輝居於上風,在總統大選中,勝券在握。

 

「聯合九六」定案後,總後勤部部長劉連昆少將即將演習計畫洩露給了台灣,李登輝全盤掌握,立於不敗之地。(圖片取自網路)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1995年7月下旬二炮試射6枚M9導彈後,接下來在8月至11月間,解放軍又進行三次軍事演習,項莊舞劍至為明顯。

 

12月2日,台灣的立委選舉結果,主張統一的新黨大有斬獲,無形中鼓舞了北京當局繼續對台灣採取軍事恫嚇。緊接著在隔年3月間,發動了規模空前的「聯合九六」大演習,試圖影響台灣總統大選。

 

在台海三次危機過程中,解放軍主導整個行動,其他涉台系統難以置喙。當時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排名第六的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上將,在這次一系列的軍事演習決策及執行方面,擁有相當大的發言權。50年代,劉華清曾負笈蘇聯庫兹涅佐夫海軍學院4年,改革開放後擔任6年的海軍司令員,也是政治局常委會中唯一的職業軍人。

 

站在美方的立場,維持台海現狀,係一貫的政策,任何足以導致台海生變的因素,美方一定會採取預防性的行動。針對解放軍在台海步步進逼,美方不甘示弱,12月19日那天,尼米兹號(USS Nimitz )航母戰鬥群改變原定台灣東部的巡航路線,刻意穿過台灣海峽前往香港。不過,美軍航母戰鬥群在台海刷存在感,解放軍並未知難而退,積極秣馬厲兵,部署「聯合九六」。

 

原先解放軍打算調動整個集團軍,但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否決了這個建議,他考慮的是「動作過大」,會適得其反。最後,僅調動2個師進入福建省。陸軍出身的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上將,負責指揮這場大演習,之前他曾任總參謀長3年。張萬年當年曾參加遼瀋戰役中,戰況慘烈的塔山阻擊戰;1979年2月懲越戰爭時,他任127師師長,身先士卒,5戰5捷。在「聯合九六」中,由張萬年擔綱指揮員,就是借重他豐富的實戰經驗。

 

「聯合九六」定案後,總後勤部軍械部部長劉連昆少將即將演習計畫洩露給了台灣,李登輝全盤掌握,立於不敗之地。原先演習的底線是:實彈射擊、越過海峽中線、出動潜艇、攻占外島。演習的第一階段是試射M9,未裝置實彈,也就是所謂的「啞吧彈」;第二階段是海空軍在台海附近實彈射擊;第三階段則是在平潭島由三軍進行兩棲登陸演習。

 

解放軍大規模調兵遣將,美方不可能沒有情報,華府指示太平洋艦隊總司令普理赫上將(Admiral Joseph Prueher)備戰,一旦解放軍出兵攻台,美軍即可投入台灣作戰。

 

1996年3月間,台灣總統大選熱火朝天之際,5日新華社宣佈,解放軍將從3月8日至13日期間,在禁制區進行試射導彈的演習,新華社公佈的經緯度,彈着區距離台灣兩大外貿港口高雄及基隆非常近。此一試射展示二炮封鎖高雄及基隆的戰力,台灣的貿易有高達70%,經過這兩個港口出入。

 

3月8日凌晨,二炮試射3枚M9,2枚落在高雄外海,另1枚落在基隆外海。國軍部署在岡山的長白雷達系統,則偵測到落在高雄外海M9末段約200公里的彈道,這套系統係中科院研製。M9重返大氣層落海前,長白雷達偵測到M9在彈着區上方,裂解為數個雷達光點。事後研判原因有三:1)M9自爆,以免落海的彈頭,遭到國軍打撈,而洩露M9的機密信息。2)M9具有多彈頭能力。3)M9質量差,重返大氣層後解體落海。筆者認為,第1種可能性最高;第2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落海彈頭可以打撈;第3種可能性不高,若每枚M9都在空中自行解體,M9質量就太差了,不具有實戰能力。

 

問題是,針對M9的來襲,國軍並無防衛能力。M9射程600公里,全程飛行時間約300秒,終端速度每秒1.6公里,大約4.7倍音速,遠超過子彈的射速,一般步槍射出的子彈在2倍音速以上。國軍備戰時間約90秒,攔截時間約20至30秒,很難攔截M9。1991年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期間,伊拉克以俄製的飛毛腿(Scud)導彈,攻擊以色列及沙烏地阿拉伯,美軍調派愛國者2式(PAC-2)導彈上陣,戰果不佳。更何況,M9比飛毛腿更加先進。飛毛腿重返大氣層時整枚彈體落地,雷達光點大;M9則只剩下彈頭重返大氣層,更難攔截。

 

在M9的威脅下,國軍在西部平原的8座軍用機場及左營軍港,甚可能在M9的飽和攻擊下,遭到癱瘓。問題是,當時M9為數不多,解放軍也未具備武統台灣的戰力。

 

不過3月8日後,台灣不少民眾爭先恐後到銀行換購美金匯至海外,飛往美加的航班一位難求。二炮試射M9的行動,確實在島內,尤其是北部地區引起相當大的震撼,但也激起島內人民的敵愾同仇的意識,反而有利於李登輝的選情,這也是北京當局始料未及的發展。

 

在「聯合九六」啓動前,2月間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John Shalikashvilli上將,即對克林頓總統、國務卿克里斯多福、國家安全顧問雷克及國防部長培里(William J. Perry )等大員提出警告,兩岸對峙的危機甚可能擦槍走火,導致戰爭,甚至是核子戰爭。克林頓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積極處理危機。

 

解放軍在台海進行大規模的軍事演習,美方根據《台灣關係法》,當然會「嚴重關切」,並採取應變措施。美中兩國關係緊張升高,剛好正中李登輝的下懷,對於他的選情利大於弊。李登輝不僅善於操弄兩岸關係,而且也將美國玩弄於股掌之間;在美、中、台的三角關係中,李登輝縱橫捭闔,呼風喚雨,無往不利!

 

大選期間,為了安穩台灣民心,3月7日李登輝至宜蘭拜票,脫口說出解放軍發射的導彈是「啞吧彈」。M9未裝置實彈屬於極機密,當時南京戰區立馬產生警覺。由於內部的決策會議,出席者均是重要的負責將領,為何情報會落入李登輝手中?中方國安單位開始佈線排查,出賣情報給台灣的劉連昆少將及邵正宗大校,1999年3月先後被捕,8月遭到處決。耗費不貲的「聯合九六」遭到破功,解放軍吃了悶虧。

 

兩岸的對峙,李登輝居於上風,在總統大選中,勝券在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