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冠病毒’中看到的‘社會病毒’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從‘新冠病毒’中看到的‘社會病毒’
2021-04-05 07:00:00
A+
A
A-

 2003年北京小湯山非典醫院施工現場。

 

從‘新冠病毒’中看到的‘社會病毒’

 

作者/劉敦仁

 

2020年3月11日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宣布,新冠病毒成為全球大流行的嚴重傳染疾病,而早在2019年12月中國武漢首當其衝,從起初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以為是流行性感冒,到病情的迅速蔓延,才得知此事非同小可。中國流行病專家先後發表談話,確認是一種尚不清楚病原體的傳染病在社區裡蔓延開了。於是中央果斷決策武漢封城,呼籲市民必須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有些發生疫情的居民住宅區實行更為嚴格的封閉,禁止居民出入。全國各地軍民紛紛組織醫療隊奔向武漢,提供多方援助。

 

一時間驚濤駭浪般的信息源源不斷,有病危的,有死亡的,種種駭人聽聞的醫療負面傳聞令人寢食難安。武漢一片恐慌,全國陷入緊急狀態。經歷了醫務人員三個多月的不懈奮戰,病情終於得到緩解,全國上下得以稍微喘息。

 

實際上中國早在上世紀初,就曾經發生過傳染病的重大醫療事故,在東北地區因為旱獺引起的腺鼠疫,造成極大恐慌。清廷政府聘請了馬來西亞華僑醫生伍連德,以迅速的手段實行了有史以來第一個屍體解剖,得出呼吸道感染病毒造成瘟疫的結論,於是決定採取中國史無前例的焚屍措施,使得病菌無所遁形,並實行封城以杜絕因人民的往來而導致的病菌蔓延。

 

為了避免人與人之間因呼吸而傳播病毒,伍連德醫生發明了口罩,宣布所有的醫護人員必須配戴口罩,防止從呼吸道傳染疾病。這一幾乎釀成重災的瘟疫得到有效的控制,挽救了成千上萬的生命。

 

近一百年後,北京在2003年居然發生了 ‘非典’ 的肆虐,一時間造成京城的極大恐慌。當時筆者正好因公在北京工作,每天上下班的辦公大樓,是北京的國際商務區最先進的建築, ‘非典’ 爆發之後,整個大樓成了一灘死水。筆者因工作需要每天按時上下班,成為唯一出入的外籍人士。

 

因為整棟大樓幾乎是人去樓空,逾三十層高的大樓內,僅有一位保安看守大門,另有一位輪值員工,負責清理電梯間等公共場所的消毒。電梯裡放著一個水桶,桶裡面裝著半桶的消毒藥水,所以整個電梯裡瀰漫著濃濁的藥水味。筆者還曾打趣地向保安說,那半桶份量極其強烈的消毒藥水,不但將病毒迅即消滅,如碩壯的人體過久地被關閉在裡面,肯定會窒息而亡。

 

2002年11月16日在廣東佛山發現第一宗非典病案後,直到2003年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對非典正式發出警告,並在前一天定名為 ‘冠狀病毒’ (Sars)。當時感染的 ‘震中’ 主要集中在廣東地區,後來逐漸蔓延開,更傳播到台灣及港澳地區,甚至東南亞及澳大利亞都受到波及,美國也發現少數幾宗病例,而加拿大多倫多城市最為嚴重。

 

最後在四月份,北京決定在近郊的 ‘小湯山’ 由人民解放軍以超迅速的進程,建立了後來馳名全球的 ‘小湯山非典醫院’。

 

筆者每天從不同渠道獲知非典的蔓延信息,加之北京當時已處於疫情風聲鶴唳的情景中,百姓們人人自危,不知所措,無形中給筆者增添不少心理的威脅。北京各大醫院均有人滿為患的險情。

 

為盡快遏止病情傳播,北京市在2003年4月22日上午,召開了 ‘北京防治非典工作聯繫會議’,在會上疾病控制中心的專家們紛紛發言,重點是緩解病房短缺問題,需要普遍徵用包括小湯山療養院在內的各療養院。

 

小湯山位在北京市郊,是著名的溫泉勝地,空氣清新,環境優雅。當地有一所建於1958年的 ‘小湯山療養院’,由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管理,1985年更名為 ‘小湯山康復醫院’,改由北京市衛生局管理。所以在會議中討論選擇醫院地址就集中在小湯山。

 

於是衛生部,北京市政府、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單位等負責人即刻前往小湯山勘查後,決定在當地建立新醫院,專門治療非典患者。當晚十點,北京市建委急電中建一局集團等六個市屬企業集團負責人,前往出席會議,會上傳達了北京市委及市政府的意見,部署在小湯山建立療養院的緊急任務,立即調配人工及設備,並於次日(23日)開工。

 

奇蹟也就從這一刻開始了。次日一大早,北京 ‘住總’,’城建’ 等六大企業,已經組織好屬下工人及機械設備一一開入工地開始現場作業。一塊600畝的土地,瞬間湧入近4000工人及500多臺設備器械,六大企業集團在群策群力下,依劃分好各自負責的範圍破土動工。

 

工地旁的 ’小湯山康復醫院’,原來只有200張病床,一旦輸入北京的患者,勢必人滿為患。要建造的療養院,基本上參照部隊的野戰醫院設施進行,簡易而實用。關鍵是要將一片雜草叢生的土地整平,方能進行建造醫院的工序。

 

在工人們24小時三班制的次序下,4月25日上午,醫院的結構已完成百分之六十,內部裝修也完成了百分之三十。27日主體工程完工,各方面開始收尾,29日通過全部驗收,由人民解放軍接收, 北京、濟南及瀋陽三大軍區的七支醫療隊伍,共339名醫療人員正式進駐。

 

‘小湯山醫院非典病房’設置了22個病區,508間病房,有1000張病床。5月1日晚上,整座醫院經過最後一道消毒工序後,11點開始將北京協和醫院等幾家病人轉移到小湯山。第一批為68名患者。

 

小湯山共到有1383名醫療人員,包括博士後51人,碩士166人,副教授以上級別人士110人。醫院內分設30多個學科,足夠完善診治及研究病情的各種需要。

 

經歷了兩週的悉心治療看顧,5月14日開始有患者治癒後陸續出院,雖然不幸有八位患者病逝,在6月20日上午,最後留院的18名患者痊癒出院,小湯山醫院傑出地完成了治療非典病患的重任,留下了醫學界的一個大奇蹟。

 

全體工作人員不計辛勞,在24小時三班制下齊心協力,僅僅七個晝夜就完成偌大的醫院建置,這在人類醫學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壯舉。這個壯舉為武漢提供了有力的借鏡。

 

武漢是在2019年12月突發流行病,當地醫學界對此不勝恐懼。經過醫務人員的不懈追蹤,終於認識到這是一個繼2003年的非典病毒後的另一個醫學災情。

 

隨著病毒患者的急速增加,當地醫院不堪負荷。於是有人想起北京小湯山醫院的案例。2020年1月23日,武漢市城鄉建設局緊急聯絡非典時期的小湯山野戰傳染病醫院的設計部門—中國中元設計院,尋求技術支援。同時委託中信建築設計院負責在武漢建造類似小湯山醫院的設計工作。

 

兩天後,1月25日,小湯山野戰醫院原院長張雁靈少將親臨武漢,開始了指導建設方案。兩座醫院分別是 ‘火神山醫院’ 及 ‘雷神山醫院’。 1月27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先生親臨武漢,視察建造醫院的細節。 北京小湯山醫院的奇蹟,再度出現在武漢。

 

 武漢火神山醫院300多個箱式板房骨架在搭建中。

 

火神山醫院在1月24日開工,務工人員從一開始的240人逐漸增加到4200人,機械設備也由300台增加到上千台。整個工程於2月2日交付使用,再度展現了小湯山的七晝夜功能。自2月4日接受第一批45名患者,到3月15日先後出院1800多名患者,4月6日只剩下100多名,4月14日最後14名患者治癒出院。4月15日休艙關閉。

 

 

雷神山醫院在1月25日開工,1400名建築工人進駐,2月6日驗收,2月8日啟用。面積從原來的5萬平方米設計,到最後擴張到7.99萬平方米。建設人員一度高達兩萬兩千人。醫院在2月8日接受首批患者,經過一個多月醫務人員的全力診治,3月18日就有970治癒者先後出院, 4月9日最後15名患者離開了病院,次日 (15日) 和火神山醫院同時休艙關閉。

 

 武漢火神山醫院重現小湯山的模式。

 

武漢經歷了這場病毒浩劫,粗略的統計有50008人感染,死亡為2571人。在解封後,武漢施行嚴格的健康碼,使得每一位居民都能夠按規定出入。而且還要求配戴口罩,進出要接受量體溫,保持社交距離,在公共食堂要堅守限制用餐時間等,難能可貴的是居民都能充分配合遵守規定,所以社會秩序很快就恢復正常。

 

筆者不厭其煩地贅述2003年發生在北京、2020年發生在武漢兩次疫情的處理奇蹟,是因為中國的抗疫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借鏡,尤其是西方歐美國家,之所以後來造成疫情氾濫的局面,癥結就是他們對疫情的控制沒有如中國那樣的堅定意志,從上級到基層幹部,一聲令下,全體嚴格遵守,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成效。

 

反觀歐美國家,即使在疫情氾濫的威脅下,竟然以意識形態、政治化來看待這捉摸不透的病毒。首當其衝的是義大利北部城市貝爾加莫 (Bergamo),突如其來的病毒襲擊,造成醫院失控,教堂成為停放靈柩的場所,由此輻射,瞬間傳遍了全歐洲。南美洲巴西,南亞的印度,甚至南太平洋的澳大利亞,都紛紛中招,而且來勢洶洶。

 

但是當美國開始傳播病毒後,他們的總統特朗普竟然以反社會的言詞,妄論美國是偉大的國家,病毒絕對不會入侵,斷言三個月後病毒即會自動消滅。他呼籲美國人民不要害怕病毒,萬一發生,只要喝消毒水就可以去毒。他禁止傳染病控制中心每天發布新冠病毒感染人數,還不經心地禁止傳染病專家發表意見。他始終拒絕配戴口罩。一時間科學的論證被壓制,媒體的傳播竟然是他那些未經大腦的胡言亂語。他的白人至上言論籠罩著著整個美國,獲得長期以來對美國移民政策及少數民族不滿的白人主義群眾的苟同。豈料他本人竟然在10月2日被檢出病毒陽性,並立即送往醫院隔離。

 2020年10月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因感染病毒被送入醫院。

 

結果,美國的病毒感染人數急劇上升,至今美國感染人數已超過三千萬,死亡人數已高達五十四萬五千人,兩者均居全球之首。

 

假如美國從一開始就認真參考中國抗疫情的作法,也許感染人數及死亡病例不至於如此失控。然而美國人的自大狂作祟,認為中國是專制主義,他們的作法不值得採信。最嚴重的問題是,即使美國擁有先進疫苗,但是這種聞不到,摸不著,看不見的病毒無處不在,加之近來英國,巴西及南非均出現變異毒株,致令快速傳播的病例與日俱增。

 

美國是聯邦制國家,各州有獨立法規,聯邦政府縱有三頭六臂,也難以說服各州一體遵行。自從新總統執政後,儘管一再呼籲百姓外出必須配戴口罩,百姓們置若罔聞,聯邦政府無可奈何!聯邦政府要求保持社交距離,年輕人卻聚集在酒吧飲酒作樂,每逢節假日,航空公司仍然載運客流,凡此種種,病毒焉得遏止!

 

    美國總統出院後於10月12日飛往佛羅里達參加大型聚會,仍拒絕佩戴口罩。

 

歐洲各國對疫情的控制也是反覆無常。一旦疫情患者人數下降,即刻欣喜萬分,開放群聚;疫情反彈後,又即刻關閉。如此周而復始,對疫情控制不僅毫無作用,反而益增困難。有些國家也曾打算效法中國的方艙醫院,然而零敲碎打的部署,根本起不到任何實質性的效果。

 

新冠病毒疫情已經肆虐了一年多,而且開始有病毒變異的毒株傳播,引起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的嚴重關切。截至目前,中國是經濟發展方面出現正面復甦的唯一國家,而且勢頭強勁。然而西方國家不但不檢討自身問題的癥結所在,反而設計各種藉口一味和中國唱反調,甚而對中國施加無情之打壓和毀謗。他們忽視了中國有十四億人口,而且是世界上唯一擁有完整生產鏈的國家。1950年以美國為首的對華禁運,除了讓中國缺少外匯使用外,並沒有令中國屈服。

 

就在全球陷入經濟危機時刻,接種疫苗是當前唯一能抵禦病毒入侵的 ‘救命稻草’,於是美國,英國等具有雄厚資金來源的藥廠,全心全意投入疫苗的生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投入市場。假如西方這些藥廠真的是抱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的悲憫之心,將疫苗平均分配到全球各地,那就是真正發揚了佛法無邊的大慈大悲精神。

 

然而遺憾的是,從一開始,這些藥廠的運作,就被擁有強大實力的政治團體所掌控。美國兩家大藥廠的生產量劑,首先要滿足該國的需求,令所有的美國公民在一定期限內接受接種。

 

自病毒開始在全球肆虐後,世界衛生組織就發動了一項令全球能公平得到疫苗的分配計劃。這個計劃名稱為 COVAX,是由設在瑞士的 ‘全球疫苗免疫接種聯盟’ (Global Vaccine Alliance and Immunization, 簡稱為 GAVI) ,總部設在挪威奧斯洛的 ‘傳染病預防革新聯盟’ ( 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  簡稱為 CEPI),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UNICEF),會同世界衛生組織成立了 ‘新冠病毒疫苗全球使用權’  (Covid-19 Vaccine Global Access. 簡稱為 COVAX) 。這個項目的目的是,全球所有國家,不分大小,不分經濟差異,都有權利得到疫苗的分配接種,保護市民的健康安全。

 

然而在富有國家的操控下,這一世界衛生組織創設的善意主張,落得形同具文。唯有中國從一開始,就默默地將生產的疫苗,先後運送到歐亞非及拉美二十餘國,其中大部分都是中低經濟條件的國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國際會議中就語重心長地表示,疫苗將是全球的公共產品,強調中國不會將疫苗視為牟利的商業產品,而是挽救全球公民生命的必要措施。

 

令人不解的是西方國家及媒體,自己不支持世界衛生組織的 COVAX 計劃,反而在那裡冷嘲熱諷中國,譏諷中國是在施行 ‘疫苗外交’。其實這種‘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的卑劣行為,恰恰暴露出西方國家的自私,自大及傲慢。以美國領先的美澳印日四國聯盟,除了在軍事,貿易等領域合作外,還宣布由美國主導,日本,澳大利亞及印度各司其職,在大量生產疫苗後用來支援東南亞國家,目的是不讓中國有領先的地位。看到這則新聞,不由得令人噴飯,這不正是他們一直在攻擊中國的 ‘疫苗外交’ 嗎?自己演出 ‘賊喊捉賊’ 的鬧劇而不自知。

 

在利益驅使的前提下,爭奪疫苗的好戲連場,一幕接著一幕,令全球觀眾哭笑不得。因為疫苗的生產需要時間,於是在從一開始就出現了惡性競爭。美國的大量囤積疫苗自不在話下,而有些國家為了一方面要滿足公民的需求,一方面卻要承受拿不到貨源的困境。比如,加拿大原本計劃在接種第一劑疫苗後,過了三週即可繼續接種第二劑,但由於貨源的欠缺,政府不得不將接種第二劑的時間從三週改為四個月。至於許多亞非經濟較差的國家,除了中國的支援外,從未得到西方大國的些微幫助。

 

與此同時,西方列強諸國,儘管平時笑臉相待,一旦遇到來勢洶洶的病毒,真面目就暴露無遺。四款歐美國家開發的疫苗 ‘輝瑞’、 ‘莫德納’、‘強生’及 ‘阿斯利康’ 彼此間明爭暗鬥,互不相讓;但為了對付俄國及中國生產的疫苗,卻換上另一番合作無間的嘴臉。

 

在全球陷於疫苗接種的混亂和歧視局面下,有些國家已迫不及待地打算開始經濟復甦計畫,包括允許商鋪開門營業,有條件的搭乘航空往返於城市之間。但過早的開放還沒有成為事實前,病毒的傳播卻因為英國、巴西及南非的病毒變異毒株迅速跨洋過海,導致受感染地區的政府神經緊繃。

 

因此, ‘新冠病毒後的世界將何去何從?’ 成了坊間的談話主題,然而卻沒有人能給出具體而實際的答案。可以預見的是,受人類 ‘健忘’ 本性的驅使,一旦世界衛生組織宣布病毒消亡,久處苦悶的群眾肯定會傾巢而出四處逍遙:郵輪復工了,航空翱翔在空中,公路恢復了往日的繁忙,酒店爆滿,餐飲店座無虛席.......。

 

恐怕沒有人會擔憂新冠病毒有再次成為不速之客的可能。 2003年的非典,經過了短時間的傳播後悄然消失,人們迅即將這個病毒忘得一乾二淨。這次的新冠病毒較之非典病毒更具威力,迄今為止醫學界仍然找不出元兇和源頭,世界衛生組織已一再強調,也許今後人類將與病毒在常態化中共同生存,意即對頑強病毒的鬥爭,將是一個漫長的課題。

 

或許在漫長的期待中,病毒離去的樂觀信息會突然降臨,給人類帶來意外的驚喜。值得重視的是,對於這次病毒在全球的傳播,人類絕對不能大意甚至遺忘曾經的痛苦遭遇。西方國家始終不渝地將病毒和政治混為一談而製成的 ‘政治病毒’ 也應該進行徹底消毒了。

 美國亞裔聚集在馬塞諸賽州抗議種族歧視。

 

經驗已經告訴全人類,西方政客們對他國的歪曲,毀謗及詆毀無足輕重,更於事無補,反而對自己會造成無可彌補的慘重損失。最為顯著的例子就是,美國感染及死亡人數居全球之首的悲劇,就是肇因於對他人的輕視和自大,甚至前任總統直到競選連任失敗,仍然口口聲聲詆毀新冠病毒為 ‘功夫病毒’ 或是 ‘中國病毒’,造成後來美國社會中極為惡劣的影響,種族歧視事端也由此加劇。

 

如亞特蘭大發生接二連三對按摩院的槍擊,奪走八條生命,其中六名為亞裔女性。另外在舊金山街頭,一位76歲的華裔謝姓老太太突遭人拳擊臉上造成傷害。這位老太太隨手拾起路邊的木條對襲擊者反擊並將其打傷送醫院治療。現在襲擊嫌犯已被送入監獄,但是謝老太太受到的不僅是肉體的傷害,更嚴重的是心理上的威脅。這位襲擊犯人在此之前,就已經將一位越南裔的83歲阮姓老太太推倒在地受傷。其他發生在美國對待亞裔的犯罪案件層出不窮,已經引起生活在美國的亞裔後代憤怒。

 

 一位76歲華裔謝姓老太太遭白人襲擊後當地警員對之安撫。

 

可悲的是,美國副總統曾經在電視上講話時,暗喻美國有權勢的人物對美國發生的病毒失控要負全責,尤其是從疫情中挑起美國社會對亞裔的種族歧視嚴重問題,這一種族歧視的社會問題,迅即傳染到加拿大及歐洲國家,造成另一種極為嚴重而恐怖的 ‘種族歧視病毒’。

 

稍有頭腦的電視觀眾會意識到這是對前任總統特朗普的指責,但是這隱去姓名不痛不癢的指責,又有多少美國百姓理解?只不過是暴露了官官相護的醜陋面目。假如這是發生在另外一個國家的元首言行上,美國媒體肯定不會放棄大加撻伐的機會。這就是典型的西方 ‘雙重標準’

 

西方百年來的自大,並沒有因為病毒的傳播而稍有收斂。1910年發生在東北的腺鼠疫,得到馬來西亞華僑醫生伍連德的悉心控制,終於戰勝疫情。當時曾發生過一個本可避免的悲劇,這個案例足以告誡西方各國。

 

 1910年在東北消除腺鼠疫的馬來西亞華僑醫生伍連德。

故事是這樣的:伍連德醫生受到清廷政府委派處理腺鼠疫病毒時,有一位名叫梅斯尼的法國大夫正在東北服務,他是日本細菌專家北里柴三郎的學生,見到伍連德受清廷重用,主持抗疫重任,心生妒意,認為這一重任應該交在西方人士的手上。伍連德發明了雙層口罩,要求所有人必須配戴口罩隔離病毒,但梅斯尼不屑一顧,拒絕配戴,幾天後他因直接感染鼠疫病毒而身亡。

 

這是抗拒傳染病歷史上的一個悲劇,足以告誡在當前疫情蔓延時,西方政客們應虛心約束 ‘自大狂’ 。東北發生腺鼠疫時,旅居東北的日本群體伺機謀取醫療上的巨大利益,所幸伍連德醫生以快刀斬亂麻的手段,迅速遏止了疫情的蔓延,使得持續了六個月,奪走六萬條生命的病毒得以消滅。

 

110年前中國東北疫情蔓延過程中所發生的事,似乎在當前的新冠病毒蔓延時中重演,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國與國之間因疫苗所引起的爭奪暗潮洶湧,金錢的暗中交鋒此起彼伏,充分利用病毒傳播的機會,謀求自身的利益。

 

如今還因西方政客對病毒處理方式的高傲自大,造成社會矛盾,導致相當部分民眾對疫苗失去信心,甚至拒絕接種,同時,因病毒引起的種族歧視案件也急劇上昇,也給社會帶來許多不安與恐懼。

 

然而在東方竟有政治人物不僅對此麻木不仁,反一味作政治思考,置百姓生命安全於不顧,拒絕購買視為 ‘敵對’ 方所生產的疫苗,造成百姓遲遲無法接種疫苗的窘迫。縱然一面倒奉承美國,卻始終得不到疫苗的供應。

 

本來,全人類若能團結一致合作無間,再兇狠的病毒也能迅即消滅,然而迄今為止,病毒不僅沒有被消除,反而變本加厲地迅速傳播。首先要負責的當然是自私的政客,在如此脆弱的抗疫環境裡,他們似乎更熱衷於如何謀取政治、軍事上的利益!

 

誠如中國傳染病專家張宏文所說,新冠病毒將會長期與人類共存,換言之,這個病毒不可能在短期內消失,接種疫苗將是抵抗病毒入侵的唯一手段。然而,西方國家由幾家藥廠掌控的疫苗,是否能在世界衛生組織倡議的 COVAX 項目下公平分配,仍然是一個懸疑;西方國家急於開放社會活動的態度,始終是消滅病毒過程中一個莫大的掣肘;以及,即使病毒問題得到解決,種族歧視的悲劇危害仍然會到處滋生。凡此都是從 ‘新冠病毒’ 衍生出來的 ‘社會病毒’!而這個病毒較之‘新冠病毒’尤為嚴重,並且更加找不到解方!

 

(2021年3月26日完稿於溫哥華)

 2003年北京小湯山非典醫院施工現場。

 

從‘新冠病毒’中看到的‘社會病毒’

 

作者/劉敦仁

 

2020年3月11日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宣布,新冠病毒成為全球大流行的嚴重傳染疾病,而早在2019年12月中國武漢首當其衝,從起初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以為是流行性感冒,到病情的迅速蔓延,才得知此事非同小可。中國流行病專家先後發表談話,確認是一種尚不清楚病原體的傳染病在社區裡蔓延開了。於是中央果斷決策武漢封城,呼籲市民必須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有些發生疫情的居民住宅區實行更為嚴格的封閉,禁止居民出入。全國各地軍民紛紛組織醫療隊奔向武漢,提供多方援助。

 

一時間驚濤駭浪般的信息源源不斷,有病危的,有死亡的,種種駭人聽聞的醫療負面傳聞令人寢食難安。武漢一片恐慌,全國陷入緊急狀態。經歷了醫務人員三個多月的不懈奮戰,病情終於得到緩解,全國上下得以稍微喘息。

 

實際上中國早在上世紀初,就曾經發生過傳染病的重大醫療事故,在東北地區因為旱獺引起的腺鼠疫,造成極大恐慌。清廷政府聘請了馬來西亞華僑醫生伍連德,以迅速的手段實行了有史以來第一個屍體解剖,得出呼吸道感染病毒造成瘟疫的結論,於是決定採取中國史無前例的焚屍措施,使得病菌無所遁形,並實行封城以杜絕因人民的往來而導致的病菌蔓延。

 

為了避免人與人之間因呼吸而傳播病毒,伍連德醫生發明了口罩,宣布所有的醫護人員必須配戴口罩,防止從呼吸道傳染疾病。這一幾乎釀成重災的瘟疫得到有效的控制,挽救了成千上萬的生命。

 

近一百年後,北京在2003年居然發生了 ‘非典’ 的肆虐,一時間造成京城的極大恐慌。當時筆者正好因公在北京工作,每天上下班的辦公大樓,是北京的國際商務區最先進的建築, ‘非典’ 爆發之後,整個大樓成了一灘死水。筆者因工作需要每天按時上下班,成為唯一出入的外籍人士。

 

因為整棟大樓幾乎是人去樓空,逾三十層高的大樓內,僅有一位保安看守大門,另有一位輪值員工,負責清理電梯間等公共場所的消毒。電梯裡放著一個水桶,桶裡面裝著半桶的消毒藥水,所以整個電梯裡瀰漫著濃濁的藥水味。筆者還曾打趣地向保安說,那半桶份量極其強烈的消毒藥水,不但將病毒迅即消滅,如碩壯的人體過久地被關閉在裡面,肯定會窒息而亡。

 

2002年11月16日在廣東佛山發現第一宗非典病案後,直到2003年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對非典正式發出警告,並在前一天定名為 ‘冠狀病毒’ (Sars)。當時感染的 ‘震中’ 主要集中在廣東地區,後來逐漸蔓延開,更傳播到台灣及港澳地區,甚至東南亞及澳大利亞都受到波及,美國也發現少數幾宗病例,而加拿大多倫多城市最為嚴重。

 

最後在四月份,北京決定在近郊的 ‘小湯山’ 由人民解放軍以超迅速的進程,建立了後來馳名全球的 ‘小湯山非典醫院’。

 

筆者每天從不同渠道獲知非典的蔓延信息,加之北京當時已處於疫情風聲鶴唳的情景中,百姓們人人自危,不知所措,無形中給筆者增添不少心理的威脅。北京各大醫院均有人滿為患的險情。

 

為盡快遏止病情傳播,北京市在2003年4月22日上午,召開了 ‘北京防治非典工作聯繫會議’,在會上疾病控制中心的專家們紛紛發言,重點是緩解病房短缺問題,需要普遍徵用包括小湯山療養院在內的各療養院。

 

小湯山位在北京市郊,是著名的溫泉勝地,空氣清新,環境優雅。當地有一所建於1958年的 ‘小湯山療養院’,由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管理,1985年更名為 ‘小湯山康復醫院’,改由北京市衛生局管理。所以在會議中討論選擇醫院地址就集中在小湯山。

 

於是衛生部,北京市政府、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單位等負責人即刻前往小湯山勘查後,決定在當地建立新醫院,專門治療非典患者。當晚十點,北京市建委急電中建一局集團等六個市屬企業集團負責人,前往出席會議,會上傳達了北京市委及市政府的意見,部署在小湯山建立療養院的緊急任務,立即調配人工及設備,並於次日(23日)開工。

 

奇蹟也就從這一刻開始了。次日一大早,北京 ‘住總’,’城建’ 等六大企業,已經組織好屬下工人及機械設備一一開入工地開始現場作業。一塊600畝的土地,瞬間湧入近4000工人及500多臺設備器械,六大企業集團在群策群力下,依劃分好各自負責的範圍破土動工。

 

工地旁的 ’小湯山康復醫院’,原來只有200張病床,一旦輸入北京的患者,勢必人滿為患。要建造的療養院,基本上參照部隊的野戰醫院設施進行,簡易而實用。關鍵是要將一片雜草叢生的土地整平,方能進行建造醫院的工序。

 

在工人們24小時三班制的次序下,4月25日上午,醫院的結構已完成百分之六十,內部裝修也完成了百分之三十。27日主體工程完工,各方面開始收尾,29日通過全部驗收,由人民解放軍接收, 北京、濟南及瀋陽三大軍區的七支醫療隊伍,共339名醫療人員正式進駐。

 

‘小湯山醫院非典病房’設置了22個病區,508間病房,有1000張病床。5月1日晚上,整座醫院經過最後一道消毒工序後,11點開始將北京協和醫院等幾家病人轉移到小湯山。第一批為68名患者。

 

小湯山共到有1383名醫療人員,包括博士後51人,碩士166人,副教授以上級別人士110人。醫院內分設30多個學科,足夠完善診治及研究病情的各種需要。

 

經歷了兩週的悉心治療看顧,5月14日開始有患者治癒後陸續出院,雖然不幸有八位患者病逝,在6月20日上午,最後留院的18名患者痊癒出院,小湯山醫院傑出地完成了治療非典病患的重任,留下了醫學界的一個大奇蹟。

 

全體工作人員不計辛勞,在24小時三班制下齊心協力,僅僅七個晝夜就完成偌大的醫院建置,這在人類醫學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壯舉。這個壯舉為武漢提供了有力的借鏡。

 

武漢是在2019年12月突發流行病,當地醫學界對此不勝恐懼。經過醫務人員的不懈追蹤,終於認識到這是一個繼2003年的非典病毒後的另一個醫學災情。

 

隨著病毒患者的急速增加,當地醫院不堪負荷。於是有人想起北京小湯山醫院的案例。2020年1月23日,武漢市城鄉建設局緊急聯絡非典時期的小湯山野戰傳染病醫院的設計部門—中國中元設計院,尋求技術支援。同時委託中信建築設計院負責在武漢建造類似小湯山醫院的設計工作。

 

兩天後,1月25日,小湯山野戰醫院原院長張雁靈少將親臨武漢,開始了指導建設方案。兩座醫院分別是 ‘火神山醫院’ 及 ‘雷神山醫院’。 1月27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先生親臨武漢,視察建造醫院的細節。 北京小湯山醫院的奇蹟,再度出現在武漢。

 

 武漢火神山醫院300多個箱式板房骨架在搭建中。

 

火神山醫院在1月24日開工,務工人員從一開始的240人逐漸增加到4200人,機械設備也由300台增加到上千台。整個工程於2月2日交付使用,再度展現了小湯山的七晝夜功能。自2月4日接受第一批45名患者,到3月15日先後出院1800多名患者,4月6日只剩下100多名,4月14日最後14名患者治癒出院。4月15日休艙關閉。

 

 

雷神山醫院在1月25日開工,1400名建築工人進駐,2月6日驗收,2月8日啟用。面積從原來的5萬平方米設計,到最後擴張到7.99萬平方米。建設人員一度高達兩萬兩千人。醫院在2月8日接受首批患者,經過一個多月醫務人員的全力診治,3月18日就有970治癒者先後出院, 4月9日最後15名患者離開了病院,次日 (15日) 和火神山醫院同時休艙關閉。

 

 武漢火神山醫院重現小湯山的模式。

 

武漢經歷了這場病毒浩劫,粗略的統計有50008人感染,死亡為2571人。在解封後,武漢施行嚴格的健康碼,使得每一位居民都能夠按規定出入。而且還要求配戴口罩,進出要接受量體溫,保持社交距離,在公共食堂要堅守限制用餐時間等,難能可貴的是居民都能充分配合遵守規定,所以社會秩序很快就恢復正常。

 

筆者不厭其煩地贅述2003年發生在北京、2020年發生在武漢兩次疫情的處理奇蹟,是因為中國的抗疫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借鏡,尤其是西方歐美國家,之所以後來造成疫情氾濫的局面,癥結就是他們對疫情的控制沒有如中國那樣的堅定意志,從上級到基層幹部,一聲令下,全體嚴格遵守,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成效。

 

反觀歐美國家,即使在疫情氾濫的威脅下,竟然以意識形態、政治化來看待這捉摸不透的病毒。首當其衝的是義大利北部城市貝爾加莫 (Bergamo),突如其來的病毒襲擊,造成醫院失控,教堂成為停放靈柩的場所,由此輻射,瞬間傳遍了全歐洲。南美洲巴西,南亞的印度,甚至南太平洋的澳大利亞,都紛紛中招,而且來勢洶洶。

 

但是當美國開始傳播病毒後,他們的總統特朗普竟然以反社會的言詞,妄論美國是偉大的國家,病毒絕對不會入侵,斷言三個月後病毒即會自動消滅。他呼籲美國人民不要害怕病毒,萬一發生,只要喝消毒水就可以去毒。他禁止傳染病控制中心每天發布新冠病毒感染人數,還不經心地禁止傳染病專家發表意見。他始終拒絕配戴口罩。一時間科學的論證被壓制,媒體的傳播竟然是他那些未經大腦的胡言亂語。他的白人至上言論籠罩著著整個美國,獲得長期以來對美國移民政策及少數民族不滿的白人主義群眾的苟同。豈料他本人竟然在10月2日被檢出病毒陽性,並立即送往醫院隔離。

 2020年10月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因感染病毒被送入醫院。

 

結果,美國的病毒感染人數急劇上升,至今美國感染人數已超過三千萬,死亡人數已高達五十四萬五千人,兩者均居全球之首。

 

假如美國從一開始就認真參考中國抗疫情的作法,也許感染人數及死亡病例不至於如此失控。然而美國人的自大狂作祟,認為中國是專制主義,他們的作法不值得採信。最嚴重的問題是,即使美國擁有先進疫苗,但是這種聞不到,摸不著,看不見的病毒無處不在,加之近來英國,巴西及南非均出現變異毒株,致令快速傳播的病例與日俱增。

 

美國是聯邦制國家,各州有獨立法規,聯邦政府縱有三頭六臂,也難以說服各州一體遵行。自從新總統執政後,儘管一再呼籲百姓外出必須配戴口罩,百姓們置若罔聞,聯邦政府無可奈何!聯邦政府要求保持社交距離,年輕人卻聚集在酒吧飲酒作樂,每逢節假日,航空公司仍然載運客流,凡此種種,病毒焉得遏止!

 

    美國總統出院後於10月12日飛往佛羅里達參加大型聚會,仍拒絕佩戴口罩。

 

歐洲各國對疫情的控制也是反覆無常。一旦疫情患者人數下降,即刻欣喜萬分,開放群聚;疫情反彈後,又即刻關閉。如此周而復始,對疫情控制不僅毫無作用,反而益增困難。有些國家也曾打算效法中國的方艙醫院,然而零敲碎打的部署,根本起不到任何實質性的效果。

 

新冠病毒疫情已經肆虐了一年多,而且開始有病毒變異的毒株傳播,引起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的嚴重關切。截至目前,中國是經濟發展方面出現正面復甦的唯一國家,而且勢頭強勁。然而西方國家不但不檢討自身問題的癥結所在,反而設計各種藉口一味和中國唱反調,甚而對中國施加無情之打壓和毀謗。他們忽視了中國有十四億人口,而且是世界上唯一擁有完整生產鏈的國家。1950年以美國為首的對華禁運,除了讓中國缺少外匯使用外,並沒有令中國屈服。

 

就在全球陷入經濟危機時刻,接種疫苗是當前唯一能抵禦病毒入侵的 ‘救命稻草’,於是美國,英國等具有雄厚資金來源的藥廠,全心全意投入疫苗的生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投入市場。假如西方這些藥廠真的是抱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的悲憫之心,將疫苗平均分配到全球各地,那就是真正發揚了佛法無邊的大慈大悲精神。

 

然而遺憾的是,從一開始,這些藥廠的運作,就被擁有強大實力的政治團體所掌控。美國兩家大藥廠的生產量劑,首先要滿足該國的需求,令所有的美國公民在一定期限內接受接種。

 

自病毒開始在全球肆虐後,世界衛生組織就發動了一項令全球能公平得到疫苗的分配計劃。這個計劃名稱為 COVAX,是由設在瑞士的 ‘全球疫苗免疫接種聯盟’ (Global Vaccine Alliance and Immunization, 簡稱為 GAVI) ,總部設在挪威奧斯洛的 ‘傳染病預防革新聯盟’ ( 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  簡稱為 CEPI),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UNICEF),會同世界衛生組織成立了 ‘新冠病毒疫苗全球使用權’  (Covid-19 Vaccine Global Access. 簡稱為 COVAX) 。這個項目的目的是,全球所有國家,不分大小,不分經濟差異,都有權利得到疫苗的分配接種,保護市民的健康安全。

 

然而在富有國家的操控下,這一世界衛生組織創設的善意主張,落得形同具文。唯有中國從一開始,就默默地將生產的疫苗,先後運送到歐亞非及拉美二十餘國,其中大部分都是中低經濟條件的國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國際會議中就語重心長地表示,疫苗將是全球的公共產品,強調中國不會將疫苗視為牟利的商業產品,而是挽救全球公民生命的必要措施。

 

令人不解的是西方國家及媒體,自己不支持世界衛生組織的 COVAX 計劃,反而在那裡冷嘲熱諷中國,譏諷中國是在施行 ‘疫苗外交’。其實這種‘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的卑劣行為,恰恰暴露出西方國家的自私,自大及傲慢。以美國領先的美澳印日四國聯盟,除了在軍事,貿易等領域合作外,還宣布由美國主導,日本,澳大利亞及印度各司其職,在大量生產疫苗後用來支援東南亞國家,目的是不讓中國有領先的地位。看到這則新聞,不由得令人噴飯,這不正是他們一直在攻擊中國的 ‘疫苗外交’ 嗎?自己演出 ‘賊喊捉賊’ 的鬧劇而不自知。

 

在利益驅使的前提下,爭奪疫苗的好戲連場,一幕接著一幕,令全球觀眾哭笑不得。因為疫苗的生產需要時間,於是在從一開始就出現了惡性競爭。美國的大量囤積疫苗自不在話下,而有些國家為了一方面要滿足公民的需求,一方面卻要承受拿不到貨源的困境。比如,加拿大原本計劃在接種第一劑疫苗後,過了三週即可繼續接種第二劑,但由於貨源的欠缺,政府不得不將接種第二劑的時間從三週改為四個月。至於許多亞非經濟較差的國家,除了中國的支援外,從未得到西方大國的些微幫助。

 

與此同時,西方列強諸國,儘管平時笑臉相待,一旦遇到來勢洶洶的病毒,真面目就暴露無遺。四款歐美國家開發的疫苗 ‘輝瑞’、 ‘莫德納’、‘強生’及 ‘阿斯利康’ 彼此間明爭暗鬥,互不相讓;但為了對付俄國及中國生產的疫苗,卻換上另一番合作無間的嘴臉。

 

在全球陷於疫苗接種的混亂和歧視局面下,有些國家已迫不及待地打算開始經濟復甦計畫,包括允許商鋪開門營業,有條件的搭乘航空往返於城市之間。但過早的開放還沒有成為事實前,病毒的傳播卻因為英國、巴西及南非的病毒變異毒株迅速跨洋過海,導致受感染地區的政府神經緊繃。

 

因此, ‘新冠病毒後的世界將何去何從?’ 成了坊間的談話主題,然而卻沒有人能給出具體而實際的答案。可以預見的是,受人類 ‘健忘’ 本性的驅使,一旦世界衛生組織宣布病毒消亡,久處苦悶的群眾肯定會傾巢而出四處逍遙:郵輪復工了,航空翱翔在空中,公路恢復了往日的繁忙,酒店爆滿,餐飲店座無虛席.......。

 

恐怕沒有人會擔憂新冠病毒有再次成為不速之客的可能。 2003年的非典,經過了短時間的傳播後悄然消失,人們迅即將這個病毒忘得一乾二淨。這次的新冠病毒較之非典病毒更具威力,迄今為止醫學界仍然找不出元兇和源頭,世界衛生組織已一再強調,也許今後人類將與病毒在常態化中共同生存,意即對頑強病毒的鬥爭,將是一個漫長的課題。

 

或許在漫長的期待中,病毒離去的樂觀信息會突然降臨,給人類帶來意外的驚喜。值得重視的是,對於這次病毒在全球的傳播,人類絕對不能大意甚至遺忘曾經的痛苦遭遇。西方國家始終不渝地將病毒和政治混為一談而製成的 ‘政治病毒’ 也應該進行徹底消毒了。

 美國亞裔聚集在馬塞諸賽州抗議種族歧視。

 

經驗已經告訴全人類,西方政客們對他國的歪曲,毀謗及詆毀無足輕重,更於事無補,反而對自己會造成無可彌補的慘重損失。最為顯著的例子就是,美國感染及死亡人數居全球之首的悲劇,就是肇因於對他人的輕視和自大,甚至前任總統直到競選連任失敗,仍然口口聲聲詆毀新冠病毒為 ‘功夫病毒’ 或是 ‘中國病毒’,造成後來美國社會中極為惡劣的影響,種族歧視事端也由此加劇。

 

如亞特蘭大發生接二連三對按摩院的槍擊,奪走八條生命,其中六名為亞裔女性。另外在舊金山街頭,一位76歲的華裔謝姓老太太突遭人拳擊臉上造成傷害。這位老太太隨手拾起路邊的木條對襲擊者反擊並將其打傷送醫院治療。現在襲擊嫌犯已被送入監獄,但是謝老太太受到的不僅是肉體的傷害,更嚴重的是心理上的威脅。這位襲擊犯人在此之前,就已經將一位越南裔的83歲阮姓老太太推倒在地受傷。其他發生在美國對待亞裔的犯罪案件層出不窮,已經引起生活在美國的亞裔後代憤怒。

 

 一位76歲華裔謝姓老太太遭白人襲擊後當地警員對之安撫。

 

可悲的是,美國副總統曾經在電視上講話時,暗喻美國有權勢的人物對美國發生的病毒失控要負全責,尤其是從疫情中挑起美國社會對亞裔的種族歧視嚴重問題,這一種族歧視的社會問題,迅即傳染到加拿大及歐洲國家,造成另一種極為嚴重而恐怖的 ‘種族歧視病毒’。

 

稍有頭腦的電視觀眾會意識到這是對前任總統特朗普的指責,但是這隱去姓名不痛不癢的指責,又有多少美國百姓理解?只不過是暴露了官官相護的醜陋面目。假如這是發生在另外一個國家的元首言行上,美國媒體肯定不會放棄大加撻伐的機會。這就是典型的西方 ‘雙重標準’

 

西方百年來的自大,並沒有因為病毒的傳播而稍有收斂。1910年發生在東北的腺鼠疫,得到馬來西亞華僑醫生伍連德的悉心控制,終於戰勝疫情。當時曾發生過一個本可避免的悲劇,這個案例足以告誡西方各國。

 

 1910年在東北消除腺鼠疫的馬來西亞華僑醫生伍連德。

故事是這樣的:伍連德醫生受到清廷政府委派處理腺鼠疫病毒時,有一位名叫梅斯尼的法國大夫正在東北服務,他是日本細菌專家北里柴三郎的學生,見到伍連德受清廷重用,主持抗疫重任,心生妒意,認為這一重任應該交在西方人士的手上。伍連德發明了雙層口罩,要求所有人必須配戴口罩隔離病毒,但梅斯尼不屑一顧,拒絕配戴,幾天後他因直接感染鼠疫病毒而身亡。

 

這是抗拒傳染病歷史上的一個悲劇,足以告誡在當前疫情蔓延時,西方政客們應虛心約束 ‘自大狂’ 。東北發生腺鼠疫時,旅居東北的日本群體伺機謀取醫療上的巨大利益,所幸伍連德醫生以快刀斬亂麻的手段,迅速遏止了疫情的蔓延,使得持續了六個月,奪走六萬條生命的病毒得以消滅。

 

110年前中國東北疫情蔓延過程中所發生的事,似乎在當前的新冠病毒蔓延時中重演,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國與國之間因疫苗所引起的爭奪暗潮洶湧,金錢的暗中交鋒此起彼伏,充分利用病毒傳播的機會,謀求自身的利益。

 

如今還因西方政客對病毒處理方式的高傲自大,造成社會矛盾,導致相當部分民眾對疫苗失去信心,甚至拒絕接種,同時,因病毒引起的種族歧視案件也急劇上昇,也給社會帶來許多不安與恐懼。

 

然而在東方竟有政治人物不僅對此麻木不仁,反一味作政治思考,置百姓生命安全於不顧,拒絕購買視為 ‘敵對’ 方所生產的疫苗,造成百姓遲遲無法接種疫苗的窘迫。縱然一面倒奉承美國,卻始終得不到疫苗的供應。

 

本來,全人類若能團結一致合作無間,再兇狠的病毒也能迅即消滅,然而迄今為止,病毒不僅沒有被消除,反而變本加厲地迅速傳播。首先要負責的當然是自私的政客,在如此脆弱的抗疫環境裡,他們似乎更熱衷於如何謀取政治、軍事上的利益!

 

誠如中國傳染病專家張宏文所說,新冠病毒將會長期與人類共存,換言之,這個病毒不可能在短期內消失,接種疫苗將是抵抗病毒入侵的唯一手段。然而,西方國家由幾家藥廠掌控的疫苗,是否能在世界衛生組織倡議的 COVAX 項目下公平分配,仍然是一個懸疑;西方國家急於開放社會活動的態度,始終是消滅病毒過程中一個莫大的掣肘;以及,即使病毒問題得到解決,種族歧視的悲劇危害仍然會到處滋生。凡此都是從 ‘新冠病毒’ 衍生出來的 ‘社會病毒’!而這個病毒較之‘新冠病毒’尤為嚴重,並且更加找不到解方!

 

(2021年3月26日完稿於溫哥華)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