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北疆是個讓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北疆是個讓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2021-04-02 07:00:00
A+
A
A-

阿爾泰山可可托海地區有個被蘇聯挖了四十年的三號坑脈礦 (取自網路)。

 

北疆是個讓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作者/王惠珀

 

《前言》

 

這幾年,美國指控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滅族」以及「剝削棉花產業工人人權」大做文章。才在阿拉斯加舉辦的中美高層外交對談中,美國以新疆人權問題開場,譴責中國,中國則回嗆美國管到人家的家務事,弄得不歡而散。

 

為什麼美國要管到新疆?人權議題的背後可有黃鼠狼給雞拜年的故事及盤算?

 

筆者2012年參加北疆旅遊,在這個新疆人自稱天堂(神的自留地)與地獄(克拉瑪伊魔鬼城)並存的地方,看到了些許答案。

 

      吐魯番→巴音布魯克→克拉瑪伊魔鬼城→禾木村→富蘊縣→可可托海→烏魯木齊。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新疆有台灣的46倍大,阿爾泰山在北,崑崙山在南,天山居中。「三山夾兩盆」,天山把新疆分成北疆(準噶爾盆地)和南疆(塔里木盆地)。維吾爾族多在北疆,南疆則以哈薩克族居多。

 

南疆沙漠高溫炎熱,開發度較小。天山褶皺群在北疆的山麓形成哈密盆地吐魯番盆地伊犁。清朝林則徐的基礎建設:坎兒井灌溉系統,將沙漠變沃土,成為蔬果和棉花的生產基地。北疆則天然資源豐富,交通起來之後,已發展成原油,太陽能、風力發電以及稀土元素的生產基地。

 

吐魯番地區的坎兒井、交河故城以及沿路一望無際的風電機群。

 

《走在天堂與地獄交錯的路上》

 

中國的風力發電能量已是世界第一,從吐魯番西行,一望無際的風電機群是難得一見的景象。到了新源縣巴音布魯克與那拉提草原時,植被豐富,雲杉滿佈,譜出「東方瑞士」的景象。

 

連霍高速公路從太平洋岸的連雲經過這裡,通到邊境霍爾果斯口岸,形成一帶一路的新絲路。這條218號國道在新源縣與南北向貫穿天山的獨庫公路(國道217號)連結,形成樞紐,便捷的交通讓這裡成為國家級景區,讓外界認識哈薩克的草原文化。

 

  走在天堂與地獄交錯的路上,來到巴音布魯克草原與那拉提草原。

 

從那拉提草原北行,景觀丕變,成排的白色風扇及黑色太陽能板綿延數百里,陪著看不到盡頭的沙漠荒涼。來到克拉瑪伊(維吾爾語意為黑油)市,「臥虎藏龍」拍攝魔鬼城的地方。這個被稱為黑油市的地方,山是黑的,地上會冒油,多到看不到盡頭的鑽油幫浦在戈壁沙漠上一路排開,努力點頭,辛勤工作,蔚為奇觀。

 

魔鬼城一望無際的的黑山、黑田、鑽油幫浦以及現代都市克拉瑪伊的傳奇 (圖取自網路)。

 

依據報導,準噶爾盆地的石油蘊藏量有20億噸,天然氣有2.1兆立方公尺。這個邊疆城市因產油為「一帶一路」經濟走廊帶來了榮景。西方「中國貧油論」被推翻的當下,也就是美國狗急跳牆的時候了。

 

離開魔鬼城往北,來到新疆最北的喀納斯湖,又是另一番景象,純淨美麗得被暱稱「神的自留地」,湖邊的禾木村是圖瓦人聚居的村落。時值金秋,台灣姑娘在這個「神的後花園」壟上行,個個陶醉在滿山遍野的醉人秋色中,不虛此行。

 

神的自留地北疆喀納斯湖旁的禾木村。

 

回程南行時,進入了杳無人跡,鳥不生蛋的富蘊縣,這裡除了遊客,全是雅丹地貌的奇幻絢麗。

 

富蘊縣五彩灘及五彩城的雅丹地貌。

 

可可托海的美麗與悲歌

 

富蘊縣有個可可托海地區,它不是海,它是哈薩克語的「綠色叢林」。阿爾泰山下來的湛藍雪水從象牙白的喀斯特山上潺潺流下,滋潤著大片草原,成為數以千計野放牛羊的天堂,這裡的確是個人類未染指的地方。

 

可可托海不是海,是綠色叢林。

 

很難想像,在綠色叢林中有一塊被人類染指(蘇聯、日本)了四十年的傷疤。1950~90年代這個「三號坑」從原來200多米高的山巒,被扒掘成深143米,長寬各240米的大礦坑。原來阿爾泰山是座金山,藏有比金子更珍貴的,包括鋰、鈹、鉬、銣、銫、鉿、鈾、釷等70多種稀有礦種,全球140多種礦石中,三號坑就有86種。我們在「可可托海地質博物館」瀏覽了這裡的脈礦資源,瞭解到礦產及稀土對軍事、航天、網訊及電子科技發展的貢獻。

 

地質博物館展示著阿爾泰山出土的礦石以及三號坑的歷史與悲歌。

 

《結論》

 

我到7-Eleven買牛奶時總會翻翻財經雜誌,看看產業趨勢。電子科技發展太快速了,我一個門外漢,總得時時進補知識食糧。我曾狐疑,美國及俄羅斯為什麼要在阿富汗大打出手,弄得民生凋敝,生靈塗炭。原來阿富汗遍地沙漠,鳥不生蛋,但土地會生出列強覬覦的科技金蛋:稀土脈礦。

 

新疆地下有原油以及稀土脈礦,廣袤的沙漠能種電(太陽能及風電)。至於棉花嘛,品牌大廠卻能靠著蹲在棉花田裡的血汗勞工(多是河南來的移工),君子遠庖廚而長期坐收利潤。那麼,誰在剝削勞工?這勞工人權是階級矛盾而不是族群矛盾,品牌大廠在扛人權大旗之前,總該先交待,在棉花產業食物鏈裡的利益分配有何正當性??

 

這令人刮目相看的新疆,正是列強覬覦的對象,是列強以人權做為訴求正當性,醞釀著將黑手伸入的地方。只是在二十一世紀的東方,這黃鼠狼的盤算,中國雞應該不會買帳!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阿爾泰山可可托海地區有個被蘇聯挖了四十年的三號坑脈礦 (取自網路)。

 

北疆是個讓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作者/王惠珀

 

《前言》

 

這幾年,美國指控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滅族」以及「剝削棉花產業工人人權」大做文章。才在阿拉斯加舉辦的中美高層外交對談中,美國以新疆人權問題開場,譴責中國,中國則回嗆美國管到人家的家務事,弄得不歡而散。

 

為什麼美國要管到新疆?人權議題的背後可有黃鼠狼給雞拜年的故事及盤算?

 

筆者2012年參加北疆旅遊,在這個新疆人自稱天堂(神的自留地)與地獄(克拉瑪伊魔鬼城)並存的地方,看到了些許答案。

 

      吐魯番→巴音布魯克→克拉瑪伊魔鬼城→禾木村→富蘊縣→可可托海→烏魯木齊。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新疆有台灣的46倍大,阿爾泰山在北,崑崙山在南,天山居中。「三山夾兩盆」,天山把新疆分成北疆(準噶爾盆地)和南疆(塔里木盆地)。維吾爾族多在北疆,南疆則以哈薩克族居多。

 

南疆沙漠高溫炎熱,開發度較小。天山褶皺群在北疆的山麓形成哈密盆地吐魯番盆地伊犁。清朝林則徐的基礎建設:坎兒井灌溉系統,將沙漠變沃土,成為蔬果和棉花的生產基地。北疆則天然資源豐富,交通起來之後,已發展成原油,太陽能、風力發電以及稀土元素的生產基地。

 

吐魯番地區的坎兒井、交河故城以及沿路一望無際的風電機群。

 

《走在天堂與地獄交錯的路上》

 

中國的風力發電能量已是世界第一,從吐魯番西行,一望無際的風電機群是難得一見的景象。到了新源縣巴音布魯克與那拉提草原時,植被豐富,雲杉滿佈,譜出「東方瑞士」的景象。

 

連霍高速公路從太平洋岸的連雲經過這裡,通到邊境霍爾果斯口岸,形成一帶一路的新絲路。這條218號國道在新源縣與南北向貫穿天山的獨庫公路(國道217號)連結,形成樞紐,便捷的交通讓這裡成為國家級景區,讓外界認識哈薩克的草原文化。

 

  走在天堂與地獄交錯的路上,來到巴音布魯克草原與那拉提草原。

 

從那拉提草原北行,景觀丕變,成排的白色風扇及黑色太陽能板綿延數百里,陪著看不到盡頭的沙漠荒涼。來到克拉瑪伊(維吾爾語意為黑油)市,「臥虎藏龍」拍攝魔鬼城的地方。這個被稱為黑油市的地方,山是黑的,地上會冒油,多到看不到盡頭的鑽油幫浦在戈壁沙漠上一路排開,努力點頭,辛勤工作,蔚為奇觀。

 

魔鬼城一望無際的的黑山、黑田、鑽油幫浦以及現代都市克拉瑪伊的傳奇 (圖取自網路)。

 

依據報導,準噶爾盆地的石油蘊藏量有20億噸,天然氣有2.1兆立方公尺。這個邊疆城市因產油為「一帶一路」經濟走廊帶來了榮景。西方「中國貧油論」被推翻的當下,也就是美國狗急跳牆的時候了。

 

離開魔鬼城往北,來到新疆最北的喀納斯湖,又是另一番景象,純淨美麗得被暱稱「神的自留地」,湖邊的禾木村是圖瓦人聚居的村落。時值金秋,台灣姑娘在這個「神的後花園」壟上行,個個陶醉在滿山遍野的醉人秋色中,不虛此行。

 

神的自留地北疆喀納斯湖旁的禾木村。

 

回程南行時,進入了杳無人跡,鳥不生蛋的富蘊縣,這裡除了遊客,全是雅丹地貌的奇幻絢麗。

 

富蘊縣五彩灘及五彩城的雅丹地貌。

 

可可托海的美麗與悲歌

 

富蘊縣有個可可托海地區,它不是海,它是哈薩克語的「綠色叢林」。阿爾泰山下來的湛藍雪水從象牙白的喀斯特山上潺潺流下,滋潤著大片草原,成為數以千計野放牛羊的天堂,這裡的確是個人類未染指的地方。

 

可可托海不是海,是綠色叢林。

 

很難想像,在綠色叢林中有一塊被人類染指(蘇聯、日本)了四十年的傷疤。1950~90年代這個「三號坑」從原來200多米高的山巒,被扒掘成深143米,長寬各240米的大礦坑。原來阿爾泰山是座金山,藏有比金子更珍貴的,包括鋰、鈹、鉬、銣、銫、鉿、鈾、釷等70多種稀有礦種,全球140多種礦石中,三號坑就有86種。我們在「可可托海地質博物館」瀏覽了這裡的脈礦資源,瞭解到礦產及稀土對軍事、航天、網訊及電子科技發展的貢獻。

 

地質博物館展示著阿爾泰山出土的礦石以及三號坑的歷史與悲歌。

 

《結論》

 

我到7-Eleven買牛奶時總會翻翻財經雜誌,看看產業趨勢。電子科技發展太快速了,我一個門外漢,總得時時進補知識食糧。我曾狐疑,美國及俄羅斯為什麼要在阿富汗大打出手,弄得民生凋敝,生靈塗炭。原來阿富汗遍地沙漠,鳥不生蛋,但土地會生出列強覬覦的科技金蛋:稀土脈礦。

 

新疆地下有原油以及稀土脈礦,廣袤的沙漠能種電(太陽能及風電)。至於棉花嘛,品牌大廠卻能靠著蹲在棉花田裡的血汗勞工(多是河南來的移工),君子遠庖廚而長期坐收利潤。那麼,誰在剝削勞工?這勞工人權是階級矛盾而不是族群矛盾,品牌大廠在扛人權大旗之前,總該先交待,在棉花產業食物鏈裡的利益分配有何正當性??

 

這令人刮目相看的新疆,正是列強覬覦的對象,是列強以人權做為訴求正當性,醞釀著將黑手伸入的地方。只是在二十一世紀的東方,這黃鼠狼的盤算,中國雞應該不會買帳!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