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本京深談花旗》2020美國分裂元年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李本京深談花旗》2020美國分裂元年
2021-03-31 07:00:00
A+
A
A-

「政爭」(Partisan Enmity)在美日盛一日,已是社會一大隱憂,黨派爭鬥漸形成社會分裂,人心隔離。人與人相互猜忌,相互對立,最後形成「不能自拔」(Toxic Political Stew)。這場景之形成與「心靈群組」問世絕對有關。無可否認的,今日美國已是「文化兩極化」之國(Polarized Culture)。這類群組每值大選年更積極地擴散增強,他們帶給廣大人民以「憤怒及恐懼」(Rage, Fair),這種感覺已是美國生活之常態。在此一大趨勢之下,「對立」,成為人們生活中之一部份元素。

 

2020美國分裂元年

 

作者/李本京

 

前言

 

共和黨黨員們在2021年元月6日目睹國會暴動事件後,真正地體會到這個國家是回不去了。

 

暴徒們扛著共和黨大旗,在川普號召下,犯下類似恐怖份子的行徑,破壞公物,惡意襲警。拜登對此斷言,這就是在「叛亂」(Insurection)。他們就是暴徒(mob,Rioters)。一時之間,群情憤慨,民眾發出聲討之音,川普眼見大勢不妙,立即以軟性口吻,理性態度指責暴徒違法亂紀,聲稱暴力是違法不當的,也是不容的。然而這些話都掩蓋不住,就是他煽動群眾「進軍」華府,才惹出了這一禍端。

 

這一軟性宣言當然不能證明川普是清白的。治安單位已經開始調查川普在此一事件中究竟扮演什麼角色。立即的直接反應是,眾院在元月十三日院會中通過予川普以彈劾(Impeachment),投票結果是232對197。這之中有10名共和黨眾議員倒向民主黨,造成了對川普一次重大的打擊。

 

至於參院,則問題較複雜,其一是由於時間緊促,即使有參議員提議討論彈劾案,也不可能在元月二十日新舊政府接任時成案。一切有關問題要在元月二十日以後談,而那時川普已是一介平民,彈劾案對他有任何影響嗎?此外,參院彈劾程序也較眾院為複雜,需留數日為川普之答辯,票數必須是全體參議員的三分之二,也就是67張,民主黨只有50票,還需17張來自共和黨始可通過。

 

假定此案經過繁雜手續通過,則川普此生不得再從事公職選舉,也就斷了川普打算幾年後再逐鹿大位的路。此案可能需歷經兩到三月才能完成,為一高難度之審判,然而也有成功之可能性。川普是否仍會活蹦亂跳,又是一條好漢參加公職選舉,則時間會說明一切。

 

未來幾年民主黨控制兩院,拜登作總統,標準式的全面執政,這對川普是不利的。再加上川普已經成為元月6日暴動案之關係人,未來是否仍是自由身,是不得由川普決定的。

 

川普與共和黨

 

再回頭看一看當下川普在黨內之情況。由於眾院有10位共和黨議員支持彈劾川普,可以預見未來在參院討論此案時,極有可能亦有投民主黨之共和黨黨員。

 

另一個問題就是川普是否仍掌握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也就是俗稱之「黨機器」。經過元月6日暴動之後,川普還仍可能是共和黨之一員嗎?

 

下一個問題較為複雜,就是他與暴動有無直接關係。他會面對一些對自己不利的其它訟案,有些與他的財務有關,有些與他的私人行為有關,林林總總有好幾案件待清理。

 

川普在黨內之影響端看這幾樁事件之演變,如果不能全身而退,則很難再維持大一統局面,對川普是不利的。川普在2020大選得7400萬張票,川普也許會喪失些票,然而其底盤將會繼續。會讓川普不安的是未來中間派人們的走向,毫無疑問的是,川普與中間派選民的關係恐怕是回不去了。相當多的此派人士摒棄川普繼續作中間派,另外則有向左靠民主黨,向右則再與川普握手言歡。這對川普的政治之路是不利的。

 

再深入看一看共和黨內的情況。在元月6日暴動之前與暴動後,這兩種景象均與共和黨中的溫和派有關係。大選之後,當川普仍是黨中第一強人時,就有相當數目的黨員擬籌組一個具有「原則性保守份子」(Principled Conservative)的黨。

 

他們不與川普一掛,也不願脫掉保守派之標章,他們認為川普行事不按原則,急需以「有原則之保守人士」來成立新的組織,聯合信奉傳統保守派信念者成立此聯盟。然而由於川普主導元月6日暴動而改變了他們的計劃,因為此次暴動之最大受害者就是川普。他的黨內地位,也會因此一暴動受到牽連。

 

在這一情形下,這些「有原則的保守派人士」暫時也不必另組派別了。黨的未來究將如何,恐怕與川普個人與暴動關係深淺有關,可以預見的是不論暴動事件如何演變,川普將強力抓住共和黨不放。如無黨的支持,川普就是海中浮漂,永遠到不了岸。要組成新黨,更是困難無窮。

 

這些革新的保守共和黨員還負一個責任,那就是「道德自責」,他們將國家大任背負在身,這一「特有」(Parochialism)氣質就是他們珍視之特點。他們不甩川普,認為川普不夠當共和黨黨員。

 

分裂之歷史淵源

 

2016年大選結束時,希拉蕊講了這一句:「大選令致美國分裂」。証之2020大選之情景,再度說明了大選與美國分裂是有關係的。也許不是唯一的原因,可絕對與大選有分不開的連帶關係。

 

2020年大選後之分裂是清楚的,是不容否認的,也許我們可以將2020年就認為是美國分裂之年。美國今日分裂與川普有關,他的的確確是今日美國分裂之催生者,沒有川普也許2020美國還不至於成了分裂的國家。

 

問題是為何美國就成了一個分裂的國家,是外力,是己力,還是神力促成的呢?仔細考証下,發現也許以下這幾股力量就是今日美國分裂之重大原因。

 

他們在17世紀來到新大陸,陌生的土地,陌生的環境,還有從未見過的野獸,以及能戰慣戰的印地安人。他們唯有團結及祈求神的助力。更重要的是他們互相安慰,互相擁抱相信都是神的子女。是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他們住在臨神最近的「山上之城」(A City Upon A Hill),他們堅信與其他來到新大陸的人不一樣,而是「例外的」(Exceptional)。這一觀念隨之就成為美國基本外交政策。這就是「例外主義」的由來。他們自此即認為具有掌領世界的地位及權力。

 

他們可以作其他族人所不允許作的,是以治天下就是其義務,也為其責任,不可讓他人佔有,而理所當然的是天下共主。這是美國人的核心觀念,不容變,也不會變。若以民主及共和二黨相比,則共和黨對此觀念更為執著、認真。自此就可瞭解到共和黨的外交政策是有刺的,這也就是川普外交政策的精神所在。

 

從此觀念而執行的政策是不妥協、不商量的。例如川普對日、韓強索保護費就是一例。因為美國開口,日、韓就不能還價,從此美國與盟友之關係就「定格」(freeze-frame),不得更改的。如此的強硬態度受到共和黨部份極端基本教義派的頌揚(Extol),川普就更以為是正確的。

 

川普主義(Trumpism)就是「兩極化」(Polaization)的社會,是為「極端不滿現實」者,他們堅信唯有極端手段才可重築「美國盛世」(Pax Americana)。要如此,就一定要採用「民粹運動」(Populist Movement)以達成此神聖任務。

 

這些肩負神聖使命,滿懷戰鬥意識的川粉們(Trumpians)為達成使命,即採取激烈手段。在川普有力、挑戰式的言詞激勵下,走向更為激進的狹窄道路,他的煽動式言詞就斷送了理性方式。川普的民粹式即掀起了人們對社會階級的憤怒。最終這些對政府及社會的不安及不滿情緒,引致2020年元月6日的國會暴動,一場世紀大叛亂(Insurrection)來到華府。

 

美國今日族群分裂最顯著的就是黑白族群的對立。這一現象來自社會及經濟分配的不公。現從幾個與新冠肺炎有關的案例來觀察黑白的矛盾與對立。在2020年6月的一次調查中,看到了一個不合比例的調查數據,例如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的非裔佔全州人數33%,然而入獄者則為全州獄友的53%。

 

另一個例子是伊利諾州(Illinois)的庫克群(Cook),非裔為總人口之23%。入獄者佔總體獄友的35%。

 

醫界發現非裔多死亡於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肺病等,究其因即在食用高糖、肥油等不健康食品。他們之所以有此不良習慣,在於收入有限,只能以垃圾食物(Junk Food)及速食(Fast Food)為主,當然就產生了一些後遺症。說穿了就是缺少經濟上的支撐,而容易得病。在缺少健保體系之美國社會,收入少者,必定是被遺忘的一群,非裔及其他少數族群都是制度下的受難者,這就是美國經濟階級制度之罪惡。

 

同樣的困境亦發生在新冠疫情環境中,例如受有較高教育背景者在此次COVID-19橫掃全世界之時,得有能力及機會在視訊上工作,而一般低收入者如清潔工、農工、建築工人等則不可能有此特權,最終也失掉了工作。

 

再有一個社會上的例子就是獄友,非裔佔全國人口的比率最高,而遭受到COVID-19肆虐,也是最無助的一群。細數當今全美獄友人數為230萬人,今日之COVID在美猖狂,就是最嚴重之「致命」重症(Lethal)。美國獄友們在此疫陰影下,就是最「無助及邊緣」者(Vulnerability Marginalizeation)。更彰顯出非裔在此經濟階級社會之弱勢地位。

 

政爭中之「心靈群組」

 

「政爭」(Partisan Enmity)在美日盛一日,已是社會一大隱憂,黨派爭鬥漸形成社會分裂,人心隔離。人與人相互猜忌,相互對立,最後形成「不能自拔」(Toxic Political Stew)。這場景之形成與「心靈群組」問世絕對有關。無可否認的,今日美國已是「文化兩極化」之國(Polarized Culture)。此一趨勢已發展到不可收拾之地步,拜登新政府恐也無能為力。

 

在此一大趨勢之下,「對立」,成為人們生活中之一部份元素,不分宗教派別、文化背景、種群淵源、政治理念、職業類別均在「政爭」口號下有了「兩極化」現象影響。就在如此一個環境中,人們需要依靠互助,轉而認定某個社團擁抱不放,成為箇中一份子,這種依存感就產生「合成體」之感覺(Clustering)。

 

此一現象在社會上已然成形,在手機的幫助下,一個個的小團體有了依靠,有了指引,再不孤獨,永不無力。具體而言,就是「心靈群組」(Mind Community)降臨美國社會之時。他們用「心」(Mind)來結交朋友、知己。筆者試譯為「心靈群組」,以彰顯此類結社成形之基礎淵源。他們同心協力,為群組之信仰而共同努力,堅守一己信仰,嚴密防守,等待出擊。

 

他們可謂均是「超級向心力者」(Superclusters),也多是川普的支持者。福音教派者(Evangilical)就是很好的一個例子,他們均有極強烈之宗教歸屬感,假如在政治上支持某人,則會成為強而有力之支持者,從而產生對此派依賴之政治人物,有不可分離之利害關係,以致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川普在2016年大選時,得到此教派81%的支持。

 

如以希拉蕊的選票而言,她在曼哈頓得到87%選票,在華府得到91%選票,就是此類「心靈群組」的深遠影響處。全美在政治上採取敵我分別立場的人數約為80%,因為美國每值選舉就出現的專門名詞:「紅區」及「藍區」(Red Zone, Blue Zone)時,或可見某一州之高低民選官員均是一個色素的地區選出,這就是「心靈群組」厲害的地方。

 

這類群組每值大選年更積極地擴散增強,在2020大選更發揮其影響力。當然與元月6日國會暴動也是有關係。當暴徒強行衝進國會時大喊「我們聽川普的」,就知這類組織是有影響力的,他們帶給廣大人民以「憤怒及恐懼」(Rage, Fair),這種感覺已是美國生活之常態。

 

結語

 

川普這幾年執政留給新政府一個難以收拾的大爛攤子。他的無能使得新冠疫情橫掃全美國,在新舊政府交接這一天,美國已有40萬人死亡,2400萬人確診,是為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川普在任時每日大喊「美國第一」,這是何等諷刺的畫面。他在外交上日日抗中,也得罪了不少盟友,需索保護費,實為不堪入目的寫照。他的內政倒很簡單,那就是大筆一揮,除去歐巴馬所有的政績,他瘋子似的抗中成為外交上的奇異行為。

 

四年過去,川普在美國史上必有一頁,一頁毫無光彩僅是負面事項之紀錄。他被眾院判以兩次彈劾,創下歷史新頁。他最終大選失敗,卻拒予承認,是為世上最大之笑話。他就是一個失敗者,一個不願承認失敗的人,毫無運動員精神,為史上最惡質者。事實上,川普的敵人就是自己。造成了一個更大的輸家——美國。

 

川普未來有可能亦被參院彈劾,若然,則將被禁參加任何公職選舉。即或如此,這位生命力特強之失敗者,將仍會仗著川粉攪亂共和黨,也會動搖美國社會之安定;如此一個由於奇特美式選舉產生之人,將仍扮演社會上一顆未爆彈。美國人是時候來檢討這一套行之多年大選制度及傳統了。這種過時且違背民意之作法不容美國再無動於衷,視若無睹。美國值此進入分裂時代,應該自求多福,看看身邊究有多少待解決之問題,反躬自身,此其時也。

 

作者簡介

李本京,政大外交系,堪薩斯州大政治學碩士,紐約聖若望大學歷史學博士。淡江大學榮譽教授,中美文經協會榮譽理事長。近作:《傳奇‧爭議:川普與分裂之美國》,2021黎明文化。

「政爭」(Partisan Enmity)在美日盛一日,已是社會一大隱憂,黨派爭鬥漸形成社會分裂,人心隔離。人與人相互猜忌,相互對立,最後形成「不能自拔」(Toxic Political Stew)。這場景之形成與「心靈群組」問世絕對有關。無可否認的,今日美國已是「文化兩極化」之國(Polarized Culture)。這類群組每值大選年更積極地擴散增強,他們帶給廣大人民以「憤怒及恐懼」(Rage, Fair),這種感覺已是美國生活之常態。在此一大趨勢之下,「對立」,成為人們生活中之一部份元素。

 

2020美國分裂元年

 

作者/李本京

 

前言

 

共和黨黨員們在2021年元月6日目睹國會暴動事件後,真正地體會到這個國家是回不去了。

 

暴徒們扛著共和黨大旗,在川普號召下,犯下類似恐怖份子的行徑,破壞公物,惡意襲警。拜登對此斷言,這就是在「叛亂」(Insurection)。他們就是暴徒(mob,Rioters)。一時之間,群情憤慨,民眾發出聲討之音,川普眼見大勢不妙,立即以軟性口吻,理性態度指責暴徒違法亂紀,聲稱暴力是違法不當的,也是不容的。然而這些話都掩蓋不住,就是他煽動群眾「進軍」華府,才惹出了這一禍端。

 

這一軟性宣言當然不能證明川普是清白的。治安單位已經開始調查川普在此一事件中究竟扮演什麼角色。立即的直接反應是,眾院在元月十三日院會中通過予川普以彈劾(Impeachment),投票結果是232對197。這之中有10名共和黨眾議員倒向民主黨,造成了對川普一次重大的打擊。

 

至於參院,則問題較複雜,其一是由於時間緊促,即使有參議員提議討論彈劾案,也不可能在元月二十日新舊政府接任時成案。一切有關問題要在元月二十日以後談,而那時川普已是一介平民,彈劾案對他有任何影響嗎?此外,參院彈劾程序也較眾院為複雜,需留數日為川普之答辯,票數必須是全體參議員的三分之二,也就是67張,民主黨只有50票,還需17張來自共和黨始可通過。

 

假定此案經過繁雜手續通過,則川普此生不得再從事公職選舉,也就斷了川普打算幾年後再逐鹿大位的路。此案可能需歷經兩到三月才能完成,為一高難度之審判,然而也有成功之可能性。川普是否仍會活蹦亂跳,又是一條好漢參加公職選舉,則時間會說明一切。

 

未來幾年民主黨控制兩院,拜登作總統,標準式的全面執政,這對川普是不利的。再加上川普已經成為元月6日暴動案之關係人,未來是否仍是自由身,是不得由川普決定的。

 

川普與共和黨

 

再回頭看一看當下川普在黨內之情況。由於眾院有10位共和黨議員支持彈劾川普,可以預見未來在參院討論此案時,極有可能亦有投民主黨之共和黨黨員。

 

另一個問題就是川普是否仍掌握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也就是俗稱之「黨機器」。經過元月6日暴動之後,川普還仍可能是共和黨之一員嗎?

 

下一個問題較為複雜,就是他與暴動有無直接關係。他會面對一些對自己不利的其它訟案,有些與他的財務有關,有些與他的私人行為有關,林林總總有好幾案件待清理。

 

川普在黨內之影響端看這幾樁事件之演變,如果不能全身而退,則很難再維持大一統局面,對川普是不利的。川普在2020大選得7400萬張票,川普也許會喪失些票,然而其底盤將會繼續。會讓川普不安的是未來中間派人們的走向,毫無疑問的是,川普與中間派選民的關係恐怕是回不去了。相當多的此派人士摒棄川普繼續作中間派,另外則有向左靠民主黨,向右則再與川普握手言歡。這對川普的政治之路是不利的。

 

再深入看一看共和黨內的情況。在元月6日暴動之前與暴動後,這兩種景象均與共和黨中的溫和派有關係。大選之後,當川普仍是黨中第一強人時,就有相當數目的黨員擬籌組一個具有「原則性保守份子」(Principled Conservative)的黨。

 

他們不與川普一掛,也不願脫掉保守派之標章,他們認為川普行事不按原則,急需以「有原則之保守人士」來成立新的組織,聯合信奉傳統保守派信念者成立此聯盟。然而由於川普主導元月6日暴動而改變了他們的計劃,因為此次暴動之最大受害者就是川普。他的黨內地位,也會因此一暴動受到牽連。

 

在這一情形下,這些「有原則的保守派人士」暫時也不必另組派別了。黨的未來究將如何,恐怕與川普個人與暴動關係深淺有關,可以預見的是不論暴動事件如何演變,川普將強力抓住共和黨不放。如無黨的支持,川普就是海中浮漂,永遠到不了岸。要組成新黨,更是困難無窮。

 

這些革新的保守共和黨員還負一個責任,那就是「道德自責」,他們將國家大任背負在身,這一「特有」(Parochialism)氣質就是他們珍視之特點。他們不甩川普,認為川普不夠當共和黨黨員。

 

分裂之歷史淵源

 

2016年大選結束時,希拉蕊講了這一句:「大選令致美國分裂」。証之2020大選之情景,再度說明了大選與美國分裂是有關係的。也許不是唯一的原因,可絕對與大選有分不開的連帶關係。

 

2020年大選後之分裂是清楚的,是不容否認的,也許我們可以將2020年就認為是美國分裂之年。美國今日分裂與川普有關,他的的確確是今日美國分裂之催生者,沒有川普也許2020美國還不至於成了分裂的國家。

 

問題是為何美國就成了一個分裂的國家,是外力,是己力,還是神力促成的呢?仔細考証下,發現也許以下這幾股力量就是今日美國分裂之重大原因。

 

他們在17世紀來到新大陸,陌生的土地,陌生的環境,還有從未見過的野獸,以及能戰慣戰的印地安人。他們唯有團結及祈求神的助力。更重要的是他們互相安慰,互相擁抱相信都是神的子女。是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他們住在臨神最近的「山上之城」(A City Upon A Hill),他們堅信與其他來到新大陸的人不一樣,而是「例外的」(Exceptional)。這一觀念隨之就成為美國基本外交政策。這就是「例外主義」的由來。他們自此即認為具有掌領世界的地位及權力。

 

他們可以作其他族人所不允許作的,是以治天下就是其義務,也為其責任,不可讓他人佔有,而理所當然的是天下共主。這是美國人的核心觀念,不容變,也不會變。若以民主及共和二黨相比,則共和黨對此觀念更為執著、認真。自此就可瞭解到共和黨的外交政策是有刺的,這也就是川普外交政策的精神所在。

 

從此觀念而執行的政策是不妥協、不商量的。例如川普對日、韓強索保護費就是一例。因為美國開口,日、韓就不能還價,從此美國與盟友之關係就「定格」(freeze-frame),不得更改的。如此的強硬態度受到共和黨部份極端基本教義派的頌揚(Extol),川普就更以為是正確的。

 

川普主義(Trumpism)就是「兩極化」(Polaization)的社會,是為「極端不滿現實」者,他們堅信唯有極端手段才可重築「美國盛世」(Pax Americana)。要如此,就一定要採用「民粹運動」(Populist Movement)以達成此神聖任務。

 

這些肩負神聖使命,滿懷戰鬥意識的川粉們(Trumpians)為達成使命,即採取激烈手段。在川普有力、挑戰式的言詞激勵下,走向更為激進的狹窄道路,他的煽動式言詞就斷送了理性方式。川普的民粹式即掀起了人們對社會階級的憤怒。最終這些對政府及社會的不安及不滿情緒,引致2020年元月6日的國會暴動,一場世紀大叛亂(Insurrection)來到華府。

 

美國今日族群分裂最顯著的就是黑白族群的對立。這一現象來自社會及經濟分配的不公。現從幾個與新冠肺炎有關的案例來觀察黑白的矛盾與對立。在2020年6月的一次調查中,看到了一個不合比例的調查數據,例如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的非裔佔全州人數33%,然而入獄者則為全州獄友的53%。

 

另一個例子是伊利諾州(Illinois)的庫克群(Cook),非裔為總人口之23%。入獄者佔總體獄友的35%。

 

醫界發現非裔多死亡於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肺病等,究其因即在食用高糖、肥油等不健康食品。他們之所以有此不良習慣,在於收入有限,只能以垃圾食物(Junk Food)及速食(Fast Food)為主,當然就產生了一些後遺症。說穿了就是缺少經濟上的支撐,而容易得病。在缺少健保體系之美國社會,收入少者,必定是被遺忘的一群,非裔及其他少數族群都是制度下的受難者,這就是美國經濟階級制度之罪惡。

 

同樣的困境亦發生在新冠疫情環境中,例如受有較高教育背景者在此次COVID-19橫掃全世界之時,得有能力及機會在視訊上工作,而一般低收入者如清潔工、農工、建築工人等則不可能有此特權,最終也失掉了工作。

 

再有一個社會上的例子就是獄友,非裔佔全國人口的比率最高,而遭受到COVID-19肆虐,也是最無助的一群。細數當今全美獄友人數為230萬人,今日之COVID在美猖狂,就是最嚴重之「致命」重症(Lethal)。美國獄友們在此疫陰影下,就是最「無助及邊緣」者(Vulnerability Marginalizeation)。更彰顯出非裔在此經濟階級社會之弱勢地位。

 

政爭中之「心靈群組」

 

「政爭」(Partisan Enmity)在美日盛一日,已是社會一大隱憂,黨派爭鬥漸形成社會分裂,人心隔離。人與人相互猜忌,相互對立,最後形成「不能自拔」(Toxic Political Stew)。這場景之形成與「心靈群組」問世絕對有關。無可否認的,今日美國已是「文化兩極化」之國(Polarized Culture)。此一趨勢已發展到不可收拾之地步,拜登新政府恐也無能為力。

 

在此一大趨勢之下,「對立」,成為人們生活中之一部份元素,不分宗教派別、文化背景、種群淵源、政治理念、職業類別均在「政爭」口號下有了「兩極化」現象影響。就在如此一個環境中,人們需要依靠互助,轉而認定某個社團擁抱不放,成為箇中一份子,這種依存感就產生「合成體」之感覺(Clustering)。

 

此一現象在社會上已然成形,在手機的幫助下,一個個的小團體有了依靠,有了指引,再不孤獨,永不無力。具體而言,就是「心靈群組」(Mind Community)降臨美國社會之時。他們用「心」(Mind)來結交朋友、知己。筆者試譯為「心靈群組」,以彰顯此類結社成形之基礎淵源。他們同心協力,為群組之信仰而共同努力,堅守一己信仰,嚴密防守,等待出擊。

 

他們可謂均是「超級向心力者」(Superclusters),也多是川普的支持者。福音教派者(Evangilical)就是很好的一個例子,他們均有極強烈之宗教歸屬感,假如在政治上支持某人,則會成為強而有力之支持者,從而產生對此派依賴之政治人物,有不可分離之利害關係,以致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川普在2016年大選時,得到此教派81%的支持。

 

如以希拉蕊的選票而言,她在曼哈頓得到87%選票,在華府得到91%選票,就是此類「心靈群組」的深遠影響處。全美在政治上採取敵我分別立場的人數約為80%,因為美國每值選舉就出現的專門名詞:「紅區」及「藍區」(Red Zone, Blue Zone)時,或可見某一州之高低民選官員均是一個色素的地區選出,這就是「心靈群組」厲害的地方。

 

這類群組每值大選年更積極地擴散增強,在2020大選更發揮其影響力。當然與元月6日國會暴動也是有關係。當暴徒強行衝進國會時大喊「我們聽川普的」,就知這類組織是有影響力的,他們帶給廣大人民以「憤怒及恐懼」(Rage, Fair),這種感覺已是美國生活之常態。

 

結語

 

川普這幾年執政留給新政府一個難以收拾的大爛攤子。他的無能使得新冠疫情橫掃全美國,在新舊政府交接這一天,美國已有40萬人死亡,2400萬人確診,是為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川普在任時每日大喊「美國第一」,這是何等諷刺的畫面。他在外交上日日抗中,也得罪了不少盟友,需索保護費,實為不堪入目的寫照。他的內政倒很簡單,那就是大筆一揮,除去歐巴馬所有的政績,他瘋子似的抗中成為外交上的奇異行為。

 

四年過去,川普在美國史上必有一頁,一頁毫無光彩僅是負面事項之紀錄。他被眾院判以兩次彈劾,創下歷史新頁。他最終大選失敗,卻拒予承認,是為世上最大之笑話。他就是一個失敗者,一個不願承認失敗的人,毫無運動員精神,為史上最惡質者。事實上,川普的敵人就是自己。造成了一個更大的輸家——美國。

 

川普未來有可能亦被參院彈劾,若然,則將被禁參加任何公職選舉。即或如此,這位生命力特強之失敗者,將仍會仗著川粉攪亂共和黨,也會動搖美國社會之安定;如此一個由於奇特美式選舉產生之人,將仍扮演社會上一顆未爆彈。美國人是時候來檢討這一套行之多年大選制度及傳統了。這種過時且違背民意之作法不容美國再無動於衷,視若無睹。美國值此進入分裂時代,應該自求多福,看看身邊究有多少待解決之問題,反躬自身,此其時也。

 

作者簡介

李本京,政大外交系,堪薩斯州大政治學碩士,紐約聖若望大學歷史學博士。淡江大學榮譽教授,中美文經協會榮譽理事長。近作:《傳奇‧爭議:川普與分裂之美國》,2021黎明文化。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