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50年後首遇 圓山飯店東密道開放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50年後首遇 圓山飯店東密道開放
2021-03-31 07:00:00
A+
A
A-

圓山飯店東密道開放邀請卡。圓山是世界五星級大飯店中唯一設有逃生密道的飯店,當年是為方便蔣介石逃生之用,蔣介石沒有使用過,卻成為圓山故事行銷最受歡迎的旅遊景點。圖中圓山14層大樓為圓山神社舊址,下方孔二小姐故居,一直到今圓山聯誼會現址 ,是日治時期台灣神宮的所在地,由歷代統治者都以此為重要地標,顯示圓山的好地理。

 

50年後首遇   圓山飯店東密道開放

 

作者/陳婉真

 

圓山飯店塵封50年的東密道,經過一番整修,於今年3月25日正式揭開神秘面紗,和世人見面。圓山飯店特別舉行了一項「50年後首遇 邀您見證圓山東密道」的開幕盛會,會後由董事長林育生親自向媒體朋友導覽東密道、袐境花園,及孔二小姐故居。

 

塵封50年的東密道,長年以來一直作為倉庫使用,出口處是一片荒煙漫草,圓山飯店在疫情最嚴峻期間,以一年多的時間重新整建,把雜草區打造成為聯接東密道出口和孔二小姐故居的袐境花園。

 

這是繼2019年開放西密道創舉後,圓山飯店另一項善用文化資產的故事行銷。東密道的門一打開,先是一段江浙口音的談話,那是戒嚴時期高高在上的蔣介石的錄音檔。走過那個年代的人都知道,萬一蔣介石的座車經過你的工作地點時,絕對不能輕舉妄動,據說曾經有農民在田間工作時,因為不經意舉起手,旁邊的侍衛誤以為他要行刺,立刻把農民擊斃!而今聽到他的迎賓錄音,已經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了。

 

去年一年間,雖然受到疫情的衝擊,特別是在二月間發生「鑽石公主號事件」,經媒體報導部分旅客在郵輪停靠基隆港時,曾參觀圓山飯店,導致去年此時的圓山飯店,縱使用「門可羅雀」四個字,都還不足以形容它的生意之慘澹。所幸在員工屢有創意發想的情況下,終於突破重重困境,統計去年圓山飯店的業績,在台北市排名第一,也創下全國飯店業績排名第8的佳績,這在去年一整年旅宿業者一片哀號的情況下,是極不容易的成果。

 

  圓山飯店董事長林育生親自帶領媒體記者,介紹飯店新闢的文化觀光景點圓山東密道。東西兩條密道長期以來是令外界最想一窺究竟的神秘觀光景點,受限於服務能量有限,目前東密道僅開放予特定訪客,西密道也只採取線上預約,不接受現場報名。

 

根據統計,2020年圓山飯店西密道有超過17萬人次的導覽,算一算平均每天光是參觀密道就有超過4百人!很多人是專程前往參觀,雖然門票收入對圓山飯店而言算是相當便宜的「低消」,但多數參觀者不會只看完密道就離開,至少會順便享用餐點或買些特色商品,甚至入住一晚。近幾個月來隨時走進圓山飯店大廳,總是看到滿滿的人潮,一團一團在等候導覽人員帶隊參觀,這應該也是疫情期間全世界難得一見的奇景。

 

圓山飯店說,由於西密道的開放獲得各界熱烈回響,因此在去年營運低潮期,他們就開始籌劃打造東密道文化探索之旅。東密道聯結戶外「台灣神宮」原址和具高度神秘色彩的孔二小姐故居,經過一年多的整修,再次向國人展現圓山飯店神袐的一面。只是,考慮到東密道服務能量有限,首波只能配合飯店婚宴、企業客戶旅遊、東密道國宴文化餐及東密道住房專案等,還無法對所有訪客全面開放。

 

  孔二小姐故居一隅,中式家具搭配西式壁爐,在當年的台灣極為罕見。

 

佇立於劍潭山的圓山大飯店,長久以來是台北市的重要地標,車輛行經高速公路,遠遠就能看到聳立山頭的高大宮殿式建築。這棟14層大樓興建時,特別建構了東西兩側密道,是當年特地為蔣介石規劃的緊急逃生路線,圓山飯店也是當今全球唯一室內有這種逃生設計的國際級飯店。

 

圓山飯店說,設計規劃東西二密道的主要人員,除了楊卓成建築師之外,還特地邀請了一位曾經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碉堡建造的美籍德裔工程師,參與整個建造工程。東密道全長67公尺、84個階梯,整座密道特意設計迂迴彎曲,是為了避開追兵和直線前進的子彈;同時,除了鋼筋水泥,還有凹凸不平相當尖銳的的牆面,以加強吸音效果,即使後有追兵,也不易定位。密道內架設有43盞防爆燈,萬一發生爆裂事件,碎片不會飛濺,這些防爆設施都是建造當初留存迄今,雖然已經是古董級設備,卻還是堅固如昔。

 

圓山飯店東西兩條密道,都是聘請二戰期間建造碉堡的美籍德裔工程師規劃設計,無論照明及牆面設計都以防爆吸音為最重要考量,萬一國賓在宴會中遭受到空襲或刺客追殺,逃到密道可以迅速由中山北路或北安路兩邊出口離開,以往被列為圓山飯店的機密建築,而今成為故事行銷最夯景點。

 

至於西側密道則有180公尺長,86級階梯。兩條密道總共可容納3800人緊急逃生避難之用。

 

有別於西密道在階梯旁另設有水泥滑梯,東密道沒有,但出口處即是日治時期台灣神宮的所在地,原本長年荒廢不用、雜草叢生,整修後成為袐境花園,適合新人拍攝緍紗或舉辦小型聚會。花園盡頭即是圓山飯店第一代總經理孔令偉的故居,她是宋美齡姐姐宋靄齡和孔祥熙的女兒,在世時行事就非常低調神秘,一生男裝打扮,喜歡玩槍,也不避諱她的同志身分,這間故居就是她和她的愛人同志王小姐(圓山老員工都以她的職稱,稱她為「王督導」)的住處。孔二小姐就在士林官邸和此處兩頭居住,圓山飯店特別將她生前的衣服及用槍展示出來,也有一些諸如國宴餐具等珍貴史料一併展出,有如一間小型台灣近代權貴的生活博物館。

 

據資深的國民黨人透露,蔣介石自從經歷過「西安事變」後,他的住處必定設有逃生裝置,連起居臥房都至少要開設兩個出入口,以免被挾持的慘劇重演;戒嚴時期連他接待國賓的圓山飯店,都要大費周章設計逃生密道。尤其是一年多前開放的西密道,考量到1970年代興建當時蔣介石健康狀況已經明顯走下坡(蔣介石於1969年7月發生嚴重車禍,胸部等重要部位遭到強力撞擊,據他的警衛回憶說,蔣的陰囊都被撞腫了,假牙也在撞擊的一剎那,從口中被撞了出來。),西密道特別設置了一條水泥滑梯道,必要時由侍衛抱著他滑下滑梯,經下方的侍衛接應後迅速坐上等在劍潭公園口中山北路的座車離開。不過這個密道完工後,蔣介石從未使用過,因為圓山飯店14層大樓於1973年完工,蔣於1975年就過世了。

 

東密道開通記者會後貴賓合影。(以上圖片均為陳婉真拍攝或翻拍)

 

歷史有時候是很諷刺的,想當年蔣宋孔陳四大家族是民國初年響叮噹的人物,而今隨著時代的變遷,俱已灰飛煙滅,解嚴後的年輕世代連蔣介石是誰都要想一想,更別提孔二小姐了。更諷刺的是,孔二小姐當年把圓山飯店當作自家宴客大廈用心督工,留下一棟宏偉的都市地標,如今卻是蔣家勢力全面崩盤,換成本土政黨全面執政;一如她在世時把圓山視為私產,還可以在裡面金屋藏嬌,卻沒想到她最不喜歡讓平民百姓知道的故事,而今被拿來作為故事行銷的題材;她畢生最厭惡人家稱呼她為孔二小姐,現在卻成為圓山行銷的熱點之一。凡此種種,如果地下有知,不知道會不會恨不得拿起展示間裡的長槍,把所有訪客全部斃掉,以泄心頭之忿?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圓山飯店東密道開放邀請卡。圓山是世界五星級大飯店中唯一設有逃生密道的飯店,當年是為方便蔣介石逃生之用,蔣介石沒有使用過,卻成為圓山故事行銷最受歡迎的旅遊景點。圖中圓山14層大樓為圓山神社舊址,下方孔二小姐故居,一直到今圓山聯誼會現址 ,是日治時期台灣神宮的所在地,由歷代統治者都以此為重要地標,顯示圓山的好地理。

 

50年後首遇   圓山飯店東密道開放

 

作者/陳婉真

 

圓山飯店塵封50年的東密道,經過一番整修,於今年3月25日正式揭開神秘面紗,和世人見面。圓山飯店特別舉行了一項「50年後首遇 邀您見證圓山東密道」的開幕盛會,會後由董事長林育生親自向媒體朋友導覽東密道、袐境花園,及孔二小姐故居。

 

塵封50年的東密道,長年以來一直作為倉庫使用,出口處是一片荒煙漫草,圓山飯店在疫情最嚴峻期間,以一年多的時間重新整建,把雜草區打造成為聯接東密道出口和孔二小姐故居的袐境花園。

 

這是繼2019年開放西密道創舉後,圓山飯店另一項善用文化資產的故事行銷。東密道的門一打開,先是一段江浙口音的談話,那是戒嚴時期高高在上的蔣介石的錄音檔。走過那個年代的人都知道,萬一蔣介石的座車經過你的工作地點時,絕對不能輕舉妄動,據說曾經有農民在田間工作時,因為不經意舉起手,旁邊的侍衛誤以為他要行刺,立刻把農民擊斃!而今聽到他的迎賓錄音,已經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了。

 

去年一年間,雖然受到疫情的衝擊,特別是在二月間發生「鑽石公主號事件」,經媒體報導部分旅客在郵輪停靠基隆港時,曾參觀圓山飯店,導致去年此時的圓山飯店,縱使用「門可羅雀」四個字,都還不足以形容它的生意之慘澹。所幸在員工屢有創意發想的情況下,終於突破重重困境,統計去年圓山飯店的業績,在台北市排名第一,也創下全國飯店業績排名第8的佳績,這在去年一整年旅宿業者一片哀號的情況下,是極不容易的成果。

 

  圓山飯店董事長林育生親自帶領媒體記者,介紹飯店新闢的文化觀光景點圓山東密道。東西兩條密道長期以來是令外界最想一窺究竟的神秘觀光景點,受限於服務能量有限,目前東密道僅開放予特定訪客,西密道也只採取線上預約,不接受現場報名。

 

根據統計,2020年圓山飯店西密道有超過17萬人次的導覽,算一算平均每天光是參觀密道就有超過4百人!很多人是專程前往參觀,雖然門票收入對圓山飯店而言算是相當便宜的「低消」,但多數參觀者不會只看完密道就離開,至少會順便享用餐點或買些特色商品,甚至入住一晚。近幾個月來隨時走進圓山飯店大廳,總是看到滿滿的人潮,一團一團在等候導覽人員帶隊參觀,這應該也是疫情期間全世界難得一見的奇景。

 

圓山飯店說,由於西密道的開放獲得各界熱烈回響,因此在去年營運低潮期,他們就開始籌劃打造東密道文化探索之旅。東密道聯結戶外「台灣神宮」原址和具高度神秘色彩的孔二小姐故居,經過一年多的整修,再次向國人展現圓山飯店神袐的一面。只是,考慮到東密道服務能量有限,首波只能配合飯店婚宴、企業客戶旅遊、東密道國宴文化餐及東密道住房專案等,還無法對所有訪客全面開放。

 

  孔二小姐故居一隅,中式家具搭配西式壁爐,在當年的台灣極為罕見。

 

佇立於劍潭山的圓山大飯店,長久以來是台北市的重要地標,車輛行經高速公路,遠遠就能看到聳立山頭的高大宮殿式建築。這棟14層大樓興建時,特別建構了東西兩側密道,是當年特地為蔣介石規劃的緊急逃生路線,圓山飯店也是當今全球唯一室內有這種逃生設計的國際級飯店。

 

圓山飯店說,設計規劃東西二密道的主要人員,除了楊卓成建築師之外,還特地邀請了一位曾經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碉堡建造的美籍德裔工程師,參與整個建造工程。東密道全長67公尺、84個階梯,整座密道特意設計迂迴彎曲,是為了避開追兵和直線前進的子彈;同時,除了鋼筋水泥,還有凹凸不平相當尖銳的的牆面,以加強吸音效果,即使後有追兵,也不易定位。密道內架設有43盞防爆燈,萬一發生爆裂事件,碎片不會飛濺,這些防爆設施都是建造當初留存迄今,雖然已經是古董級設備,卻還是堅固如昔。

 

圓山飯店東西兩條密道,都是聘請二戰期間建造碉堡的美籍德裔工程師規劃設計,無論照明及牆面設計都以防爆吸音為最重要考量,萬一國賓在宴會中遭受到空襲或刺客追殺,逃到密道可以迅速由中山北路或北安路兩邊出口離開,以往被列為圓山飯店的機密建築,而今成為故事行銷最夯景點。

 

至於西側密道則有180公尺長,86級階梯。兩條密道總共可容納3800人緊急逃生避難之用。

 

有別於西密道在階梯旁另設有水泥滑梯,東密道沒有,但出口處即是日治時期台灣神宮的所在地,原本長年荒廢不用、雜草叢生,整修後成為袐境花園,適合新人拍攝緍紗或舉辦小型聚會。花園盡頭即是圓山飯店第一代總經理孔令偉的故居,她是宋美齡姐姐宋靄齡和孔祥熙的女兒,在世時行事就非常低調神秘,一生男裝打扮,喜歡玩槍,也不避諱她的同志身分,這間故居就是她和她的愛人同志王小姐(圓山老員工都以她的職稱,稱她為「王督導」)的住處。孔二小姐就在士林官邸和此處兩頭居住,圓山飯店特別將她生前的衣服及用槍展示出來,也有一些諸如國宴餐具等珍貴史料一併展出,有如一間小型台灣近代權貴的生活博物館。

 

據資深的國民黨人透露,蔣介石自從經歷過「西安事變」後,他的住處必定設有逃生裝置,連起居臥房都至少要開設兩個出入口,以免被挾持的慘劇重演;戒嚴時期連他接待國賓的圓山飯店,都要大費周章設計逃生密道。尤其是一年多前開放的西密道,考量到1970年代興建當時蔣介石健康狀況已經明顯走下坡(蔣介石於1969年7月發生嚴重車禍,胸部等重要部位遭到強力撞擊,據他的警衛回憶說,蔣的陰囊都被撞腫了,假牙也在撞擊的一剎那,從口中被撞了出來。),西密道特別設置了一條水泥滑梯道,必要時由侍衛抱著他滑下滑梯,經下方的侍衛接應後迅速坐上等在劍潭公園口中山北路的座車離開。不過這個密道完工後,蔣介石從未使用過,因為圓山飯店14層大樓於1973年完工,蔣於1975年就過世了。

 

東密道開通記者會後貴賓合影。(以上圖片均為陳婉真拍攝或翻拍)

 

歷史有時候是很諷刺的,想當年蔣宋孔陳四大家族是民國初年響叮噹的人物,而今隨著時代的變遷,俱已灰飛煙滅,解嚴後的年輕世代連蔣介石是誰都要想一想,更別提孔二小姐了。更諷刺的是,孔二小姐當年把圓山飯店當作自家宴客大廈用心督工,留下一棟宏偉的都市地標,如今卻是蔣家勢力全面崩盤,換成本土政黨全面執政;一如她在世時把圓山視為私產,還可以在裡面金屋藏嬌,卻沒想到她最不喜歡讓平民百姓知道的故事,而今被拿來作為故事行銷的題材;她畢生最厭惡人家稱呼她為孔二小姐,現在卻成為圓山行銷的熱點之一。凡此種種,如果地下有知,不知道會不會恨不得拿起展示間裡的長槍,把所有訪客全部斃掉,以泄心頭之忿?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