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民主一帶一路」對抗「專制一帶一路」? 美國失去霸權的恐懼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民主一帶一路」對抗「專制一帶一路」? 美國失去霸權的恐懼
2021-03-30 07:00:00
A+
A
A-

加入了「民主」概念的一帶一路,顯然是意識形態的,其真實的意涵是,由於「一帶一路」的成功運作,已經到了美國再也無法忽視的地步,美國無法承受一帶一路將歐亞世界島連成一個整體,而讓位處美洲島的美國,最終被擠出世界的中心。(圖片取自網路)

 

「民主一帶一路」對抗「專制一帶一路」? 美國失去霸權的恐懼

 

作者/張陌

 

拜登在他就任總統後的第一場記者會上表明,在他執政之下,不會讓中國超越美國,他還將在基礎建設上投入比中國更多的資金。

 

如果拜登的意思是,他將執政到2024年就不再競選連任或連任勢必失敗,那麼他的確可以這麼說。因為如果他有第二個任期,中國超越美國的第一個客觀指標─名義GDP總量,的確有很大機率實現,那個時候,他這句自我惕勵的句子,就會變成十足的笑話。

 

當然,拜登可以辯稱,美國人的人均收入仍然遠遠高於中國人,美元仍然是唯一公認的擁有鑄幣稅權利的貨幣,而美軍仍然是全球最強大的軍隊。但這種自我吹噓的口哨,恐怕沒有多少人要聽了。

 

拜登說他將戮力於基礎建設,他將投入更多的資金在基建之上。這不是大放厥詞,因為他馬上要公布上兆美元的基礎建設計畫,而且不只基建而已,這些錢還要投注於有前景的新科技,包括量子運算、人工智慧 (AI) 和生物科技等。

 

但基建顯然仍是重點,隔天他與英國首相強生熱線,並向強生提議民主國家應該在基礎建設上合作,推動類似的計畫,以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

 

競爭當然是好的,但加入了「民主」概念的一帶一路,顯然是意識形態的,潛台詞是原始的那個一帶一路是專制的、掠奪性的,甚至是詐騙的。其真實的意涵是,由於「一帶一路」的成功運作,已經到了美國再也無法忽視的地步,美國無法承受一帶一路將歐亞世界島連成一個整體,而讓位處美洲島的美國,最終被擠出世界的中心。

 

於是他也要「一帶一路」了,可是很諷刺的是,他只能跟強生去談這件事情,而不能將歐洲的領袖聚集一塊,共同宣布一個「民主一帶一路」,因為基礎建設並不需要意識形態的加冕,「民主一帶一路」的概念,充其量只是美、英這兩個老帝國為了阻止新的世界格局的自私盤算。否則,中國的一帶一路難道可被冠以「專制一帶一路」?

 

真正的問題在於,美、英統治地球的這兩百多年,是歷史的一個偶然,甚至連歐洲的崛起都是一個勉強的例外,在過去的兩千多年裡,歐洲從來就是全球政經的邊陲地帶,亞歷山大大帝的征服不過曇花一現,羅馬帝國的力量也只能達到地中海的東岸,東西羅馬的分裂與西羅馬的覆滅,都可以看到它倚靠軍事暴力進行統治的脆弱性。

 

相對的,美索不達米亞是最古老文明的發源地,蘇美人之後是亞述人,其後波斯人建立了從巴爾幹到印度河的波斯帝國。波斯的巨大讓希臘的那一場伯羅奔尼撒戰爭顯得微不足道,其後再由拜占庭到鄂圖曼帝國,這裡一直是歷史的中樞,中亞是突厥民族的舞台,如今的土耳其即是他們的後裔。印度次大陸則是從摩揭陀國、孔雀王朝以迄於蒙古人建立的蒙兀兒帝國,而東亞就不必說了,最近三星堆的探勘發現又重入世界眼簾,中華古國可以上溯到五千年前。

 

現在,歷史正在加速度地回到它的常軌,也就是從小亞細亞、高加索、肥沃月灣、波斯、印度、印度支那一路迤邐到東亞,再加上北方烏拉山、西伯利亞到海參崴的這一大片廣大陸塊,將要回到它本有的中心地位。亦即,成吉思汗與其兒子們曾經征服的這一地球上的最大陸洲,要將它旁落了四、五百年的權力收回。

 

但「一帶一路」並未排斥歐洲,畢竟歐洲依舊是近代以來的文明重心,而歐陸與亞洲同是世界島的一部分,這個雄心勃勃的倡議不但在其歷史文化的內在紋理上順理成章,更是人類改造環境與建立陸海網路上的邏輯必然。

 

但美、英竊議中的「一帶一路」,它的目標地理範疇在哪裡呢?難道是從福克蘭群島到布宜諾斯艾利斯,北上經里約熱內盧,穿過馬雅帝國的廢墟,再到加州矽谷,斜往紐約後,再從渥太華北上紐芬蘭出海到格陵蘭然後再出海,接回福克蘭的北方母國英國?

 

並沒有一個「民主空間」需要基建,所謂的民主的西方早已在這兩百多年中,成了一個緊密的文化與經濟的共同圈,而真正將他們結合在一起的,其實是殘酷而貪婪的殖民主義。從葡萄牙、西班牙、荷蘭到英國與法國,都給古老的亞洲與非洲帶來了莫大的痛楚,以及精神的創傷,美國則併吞了它的鄰居,擴充成一個廣土眾民的新式軍工帝國,並且幾近於占有了整個太平洋。民主其實只是一個有力的幌子。

 

於是「民主一帶一路」還沒公布一份真正的基建計劃之前,早已在猛力地敲打著新疆這一個中國最廣闊的省分,就是「一帶一路」無可取代的孔道與必經之途,張騫、高仙芝、成吉思汗,以至於傳說中的馬可波羅都曾穿越這裡,聯結東西方,而只要這裡動亂了,「一帶一路」就只能以失敗收場。

 

所以連一些衣服、運動品牌也做出政治動作,紛紛抵制新疆棉,絲毫不讓人感到意外。為避免被歷史擠出舞台,為了不由自主地失去霸權的恐懼,西方國家特別是盎格魯撒克遜民族建立的兩個老帝國,必須使盡全力。

加入了「民主」概念的一帶一路,顯然是意識形態的,其真實的意涵是,由於「一帶一路」的成功運作,已經到了美國再也無法忽視的地步,美國無法承受一帶一路將歐亞世界島連成一個整體,而讓位處美洲島的美國,最終被擠出世界的中心。(圖片取自網路)

 

「民主一帶一路」對抗「專制一帶一路」? 美國失去霸權的恐懼

 

作者/張陌

 

拜登在他就任總統後的第一場記者會上表明,在他執政之下,不會讓中國超越美國,他還將在基礎建設上投入比中國更多的資金。

 

如果拜登的意思是,他將執政到2024年就不再競選連任或連任勢必失敗,那麼他的確可以這麼說。因為如果他有第二個任期,中國超越美國的第一個客觀指標─名義GDP總量,的確有很大機率實現,那個時候,他這句自我惕勵的句子,就會變成十足的笑話。

 

當然,拜登可以辯稱,美國人的人均收入仍然遠遠高於中國人,美元仍然是唯一公認的擁有鑄幣稅權利的貨幣,而美軍仍然是全球最強大的軍隊。但這種自我吹噓的口哨,恐怕沒有多少人要聽了。

 

拜登說他將戮力於基礎建設,他將投入更多的資金在基建之上。這不是大放厥詞,因為他馬上要公布上兆美元的基礎建設計畫,而且不只基建而已,這些錢還要投注於有前景的新科技,包括量子運算、人工智慧 (AI) 和生物科技等。

 

但基建顯然仍是重點,隔天他與英國首相強生熱線,並向強生提議民主國家應該在基礎建設上合作,推動類似的計畫,以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

 

競爭當然是好的,但加入了「民主」概念的一帶一路,顯然是意識形態的,潛台詞是原始的那個一帶一路是專制的、掠奪性的,甚至是詐騙的。其真實的意涵是,由於「一帶一路」的成功運作,已經到了美國再也無法忽視的地步,美國無法承受一帶一路將歐亞世界島連成一個整體,而讓位處美洲島的美國,最終被擠出世界的中心。

 

於是他也要「一帶一路」了,可是很諷刺的是,他只能跟強生去談這件事情,而不能將歐洲的領袖聚集一塊,共同宣布一個「民主一帶一路」,因為基礎建設並不需要意識形態的加冕,「民主一帶一路」的概念,充其量只是美、英這兩個老帝國為了阻止新的世界格局的自私盤算。否則,中國的一帶一路難道可被冠以「專制一帶一路」?

 

真正的問題在於,美、英統治地球的這兩百多年,是歷史的一個偶然,甚至連歐洲的崛起都是一個勉強的例外,在過去的兩千多年裡,歐洲從來就是全球政經的邊陲地帶,亞歷山大大帝的征服不過曇花一現,羅馬帝國的力量也只能達到地中海的東岸,東西羅馬的分裂與西羅馬的覆滅,都可以看到它倚靠軍事暴力進行統治的脆弱性。

 

相對的,美索不達米亞是最古老文明的發源地,蘇美人之後是亞述人,其後波斯人建立了從巴爾幹到印度河的波斯帝國。波斯的巨大讓希臘的那一場伯羅奔尼撒戰爭顯得微不足道,其後再由拜占庭到鄂圖曼帝國,這裡一直是歷史的中樞,中亞是突厥民族的舞台,如今的土耳其即是他們的後裔。印度次大陸則是從摩揭陀國、孔雀王朝以迄於蒙古人建立的蒙兀兒帝國,而東亞就不必說了,最近三星堆的探勘發現又重入世界眼簾,中華古國可以上溯到五千年前。

 

現在,歷史正在加速度地回到它的常軌,也就是從小亞細亞、高加索、肥沃月灣、波斯、印度、印度支那一路迤邐到東亞,再加上北方烏拉山、西伯利亞到海參崴的這一大片廣大陸塊,將要回到它本有的中心地位。亦即,成吉思汗與其兒子們曾經征服的這一地球上的最大陸洲,要將它旁落了四、五百年的權力收回。

 

但「一帶一路」並未排斥歐洲,畢竟歐洲依舊是近代以來的文明重心,而歐陸與亞洲同是世界島的一部分,這個雄心勃勃的倡議不但在其歷史文化的內在紋理上順理成章,更是人類改造環境與建立陸海網路上的邏輯必然。

 

但美、英竊議中的「一帶一路」,它的目標地理範疇在哪裡呢?難道是從福克蘭群島到布宜諾斯艾利斯,北上經里約熱內盧,穿過馬雅帝國的廢墟,再到加州矽谷,斜往紐約後,再從渥太華北上紐芬蘭出海到格陵蘭然後再出海,接回福克蘭的北方母國英國?

 

並沒有一個「民主空間」需要基建,所謂的民主的西方早已在這兩百多年中,成了一個緊密的文化與經濟的共同圈,而真正將他們結合在一起的,其實是殘酷而貪婪的殖民主義。從葡萄牙、西班牙、荷蘭到英國與法國,都給古老的亞洲與非洲帶來了莫大的痛楚,以及精神的創傷,美國則併吞了它的鄰居,擴充成一個廣土眾民的新式軍工帝國,並且幾近於占有了整個太平洋。民主其實只是一個有力的幌子。

 

於是「民主一帶一路」還沒公布一份真正的基建計劃之前,早已在猛力地敲打著新疆這一個中國最廣闊的省分,就是「一帶一路」無可取代的孔道與必經之途,張騫、高仙芝、成吉思汗,以至於傳說中的馬可波羅都曾穿越這裡,聯結東西方,而只要這裡動亂了,「一帶一路」就只能以失敗收場。

 

所以連一些衣服、運動品牌也做出政治動作,紛紛抵制新疆棉,絲毫不讓人感到意外。為避免被歷史擠出舞台,為了不由自主地失去霸權的恐懼,西方國家特別是盎格魯撒克遜民族建立的兩個老帝國,必須使盡全力。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