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中國威脅論與「銀河號事件」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中國威脅論與「銀河號事件」
2021-03-23 07:00:00
A+
A
A-

「銀河號」事件當時,美國仗著擁有全球最强大的海軍,而解放軍海軍沒有一艘像樣的驅逐艦及護衛艦,誣指「銀河號」運毒,強行檢查。此一事件,無疑是令中方刻骨銘心的經驗教訓。(圖片取自網路)

 

中國威脅論與「銀河號事件」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克林頓就任總統後,美中關係仍在磨合中,但克林頓政府中不少高官對中國懷有相當深的成見,甚至是敵意。坦白說,就是「中國威脅論」在作祟。在「銀河號事件」中,可見一斑。

 

CIA「銀河號」載運有毒化學原料

 

隸屬中國遠洋運輸總公司廣州遠洋運輸公司的「銀河號」(Yinhe)貨櫃輪,於1993年7月7日,自天津新港起航,準備前往中東,停靠不同港口後,共載有782個貨櫃。然而CIA獲得「銀河號」1張貨單後堅稱,「銀河號」上載有製造芥子氣和沙林兩種毒氣的化學原料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要運往伊朗。

 

柯林頓下令跟監蒐查

 

美國駐北京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接到華府最速件電報後,於7月23日親赴中方外交部,要求澄清此事。中方承諾會調查此事,但否認進行武器擴散。國家安全顧問雷克(Anthony Lake)在白宮召集克林頓總統的國安幕僚開會,一致主張建議克林頓展現決心,出動海軍要求搜查「銀河號」。柯林頓下令執行此一行動,海軍派出兩艘軍艦日夜尾隨「銀河號」,並出動直升機偵巡。

 

中方正式否認並公諸國際

 

8月,中方外交部正式知會芮孝儉,「銀河號」上根本沒有這批化學原料。芮孝儉回報華府後,獲得指示要求搜查「銀河號」。中方當然強烈不滿,中方決定對外公佈此事,外交部部長助理秦華孫公開發表聲明,「銀河號」上沒有載運這些違禁品。此時芮孝儉心知肚明,「銀河號」上沒有這些化學原料。然而ClA堅持貨單就是鐵証,態度強硬。

 

江澤民掛保證CIA不理會

 

8月18日,芮孝儉陪同1位參議員前往人民大會堂拜會江澤民。當時江澤民向芮孝儉表示,他親自調查了此事,並保証「銀河號」上沒有任何化學原料。芮孝儉相信江澤民的說法,但他無力改變華府的政策。問題是,CIA不相信江澤民以國家主席身份提出的保証。

 

漂航海上忍辱接受第三方檢查

 

外交部國際司副司長沙祖康代表中方處理這次事件,中美同意由第三方進行檢查。「銀河號」被美海軍困在霍爾木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外漂航,10多天後,經過交涉,又向西南方向移了38海裡,停泊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東北部富查伊拉港( Fujairah Port )外約50海裡處的阿曼灣(Gulf of Oman)公海上。8月24日,「銀河號」按照總公司的指示,起錨駛向沙烏地阿拉伯達曼港(Dammam Port),兩天後如期抵達,等候接受貨物檢查。38位船員孤懸海上,前後22天。

 

8月28日,中方同意美方派專家以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技術顧問的身份,對停泊在達曼港的「銀河號」進行檢查。

 

檢查結果美方難堪但毫不道歉

 

9月4日,所有的貨櫃被檢查完畢。結果,沒有發現CIA指稱的化學原料。檢查結束後,沙祖康對美方人員說:「你們的情報都是一塊錢買的嗎?」此一事件顯示,CIA情報作業存有重大的問題,華府卻根據錯誤的信息,採取了強硬的行動。在國際媒體的關注下,美方肆意凌辱中方的關鍵就是,解放軍海空軍戰力及裝備太差,無法遠程投送,馳援「銀河號」。

 

這次事件,美國未道歉,也未賠償「銀河號」的損失,最後不了了之。「銀河號」事件,中方當然視為奇恥大辱,尤其是江澤民以堂堂國家主席之尊出面背書,都無法取信美方,非得在「銀河號」上翻箱倒櫃不可,搞得雞飛狗跳!

 

多年後,沙祖康在央視《面對面》的訪談中,回憶這段往事時說:「就是窩囊!窩囊透了!」《  南方日報》記者專訪「銀河號」船長張如德時,他說:「當時美國太霸道了,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們把所有的箱子打開檢查以後,這些人臉上的表情跟一開始完全不一樣,灰頭土臉的。這個事情對咱們國家其實有積極的影響。說到底還是我們國家要強大,否則美國還是要欺負人的。」

 

APEC會上江澤民反嗆柯林頓

 

事後,美方或許自知理虧,進行了政策檢討,同意美中雙方應維持溝通管道的暢通外,也決定在11月西雅圖舉行的APEC高峯會上安排柯林頓與江澤民會面。同時,國防部也准許兩國軍方進行接觸,打破了「六四事件」後的禁令。

 

結果,在西雅圖的APEC高峯會上,江澤民與克林頓首次面對面會談時,江澤民趁機反將了克林頓一軍,扳回一城。據邰培德(Patrick Tyler)所述,江澤民拿著事先準備好的小抄照本宣科,不理會柯林頓試圖提出的人權議題及雙方共同關切的議題進行交談,江澤民在15分鐘的獨白中,重點就是告誡克林頓不要干涉他國內政,搞得克林頓不知所措。

 

中國痛定思痛全力建造大洋海軍

 

「銀河號」事件時,解放軍海軍沒有一艘像樣的驅逐艦及護衛艦,海軍只是一支海岸防衛性(coaster defence)武力,美軍則擁有全球最强大的海軍,才敢在印度洋上出手,非要檢查「銀河號」不可。此一事件,無疑是令中方刻骨銘心的經驗與教訓。

 

在所有軍種的營建中,海軍難度最高,高資本、高技術、投產難、週期長,尤其是要建立一支多兵種、多艦種、多機種的大洋海軍,並形成體系化的作戰能力,更是難上加難。若無强大的綜合國力支撑,根本不可能,所謂「百年海軍」之說,原因在此。1994年5月,解放軍海軍第一艘052驅逐艦「哈爾濱號」服役,仍落後歐美海軍甚多,論其作戰性能,根本無法與美海軍1991年5月服役的阿利伯克級神盾艦(Arleigh Burke class destroyer)匹敵。為了應急,才向俄羅斯購買4艘8000噸級的現代級驅逐艦,2000年2月首艦「杭州號」入列,解放軍海軍才擁有現代化的驅逐艦。

 

美國海軍深受馬漢海權論的影響,早已建成一支控制海洋、使用海洋及海外擴張的大洋海軍。對解放軍海軍來說,若要鞏固並維護改革開放的成果,唯有仿效美國海軍,營建一支强大的大洋海軍,才能航向深藍,並抗衡來自美國海軍的挑釁與威脅。

      

 

 

「銀河號」事件當時,美國仗著擁有全球最强大的海軍,而解放軍海軍沒有一艘像樣的驅逐艦及護衛艦,誣指「銀河號」運毒,強行檢查。此一事件,無疑是令中方刻骨銘心的經驗教訓。(圖片取自網路)

 

中國威脅論與「銀河號事件」

 

作者/齊茂吉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克林頓就任總統後,美中關係仍在磨合中,但克林頓政府中不少高官對中國懷有相當深的成見,甚至是敵意。坦白說,就是「中國威脅論」在作祟。在「銀河號事件」中,可見一斑。

 

CIA「銀河號」載運有毒化學原料

 

隸屬中國遠洋運輸總公司廣州遠洋運輸公司的「銀河號」(Yinhe)貨櫃輪,於1993年7月7日,自天津新港起航,準備前往中東,停靠不同港口後,共載有782個貨櫃。然而CIA獲得「銀河號」1張貨單後堅稱,「銀河號」上載有製造芥子氣和沙林兩種毒氣的化學原料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要運往伊朗。

 

柯林頓下令跟監蒐查

 

美國駐北京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接到華府最速件電報後,於7月23日親赴中方外交部,要求澄清此事。中方承諾會調查此事,但否認進行武器擴散。國家安全顧問雷克(Anthony Lake)在白宮召集克林頓總統的國安幕僚開會,一致主張建議克林頓展現決心,出動海軍要求搜查「銀河號」。柯林頓下令執行此一行動,海軍派出兩艘軍艦日夜尾隨「銀河號」,並出動直升機偵巡。

 

中方正式否認並公諸國際

 

8月,中方外交部正式知會芮孝儉,「銀河號」上根本沒有這批化學原料。芮孝儉回報華府後,獲得指示要求搜查「銀河號」。中方當然強烈不滿,中方決定對外公佈此事,外交部部長助理秦華孫公開發表聲明,「銀河號」上沒有載運這些違禁品。此時芮孝儉心知肚明,「銀河號」上沒有這些化學原料。然而ClA堅持貨單就是鐵証,態度強硬。

 

江澤民掛保證CIA不理會

 

8月18日,芮孝儉陪同1位參議員前往人民大會堂拜會江澤民。當時江澤民向芮孝儉表示,他親自調查了此事,並保証「銀河號」上沒有任何化學原料。芮孝儉相信江澤民的說法,但他無力改變華府的政策。問題是,CIA不相信江澤民以國家主席身份提出的保証。

 

漂航海上忍辱接受第三方檢查

 

外交部國際司副司長沙祖康代表中方處理這次事件,中美同意由第三方進行檢查。「銀河號」被美海軍困在霍爾木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外漂航,10多天後,經過交涉,又向西南方向移了38海裡,停泊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東北部富查伊拉港( Fujairah Port )外約50海裡處的阿曼灣(Gulf of Oman)公海上。8月24日,「銀河號」按照總公司的指示,起錨駛向沙烏地阿拉伯達曼港(Dammam Port),兩天後如期抵達,等候接受貨物檢查。38位船員孤懸海上,前後22天。

 

8月28日,中方同意美方派專家以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技術顧問的身份,對停泊在達曼港的「銀河號」進行檢查。

 

檢查結果美方難堪但毫不道歉

 

9月4日,所有的貨櫃被檢查完畢。結果,沒有發現CIA指稱的化學原料。檢查結束後,沙祖康對美方人員說:「你們的情報都是一塊錢買的嗎?」此一事件顯示,CIA情報作業存有重大的問題,華府卻根據錯誤的信息,採取了強硬的行動。在國際媒體的關注下,美方肆意凌辱中方的關鍵就是,解放軍海空軍戰力及裝備太差,無法遠程投送,馳援「銀河號」。

 

這次事件,美國未道歉,也未賠償「銀河號」的損失,最後不了了之。「銀河號」事件,中方當然視為奇恥大辱,尤其是江澤民以堂堂國家主席之尊出面背書,都無法取信美方,非得在「銀河號」上翻箱倒櫃不可,搞得雞飛狗跳!

 

多年後,沙祖康在央視《面對面》的訪談中,回憶這段往事時說:「就是窩囊!窩囊透了!」《  南方日報》記者專訪「銀河號」船長張如德時,他說:「當時美國太霸道了,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們把所有的箱子打開檢查以後,這些人臉上的表情跟一開始完全不一樣,灰頭土臉的。這個事情對咱們國家其實有積極的影響。說到底還是我們國家要強大,否則美國還是要欺負人的。」

 

APEC會上江澤民反嗆柯林頓

 

事後,美方或許自知理虧,進行了政策檢討,同意美中雙方應維持溝通管道的暢通外,也決定在11月西雅圖舉行的APEC高峯會上安排柯林頓與江澤民會面。同時,國防部也准許兩國軍方進行接觸,打破了「六四事件」後的禁令。

 

結果,在西雅圖的APEC高峯會上,江澤民與克林頓首次面對面會談時,江澤民趁機反將了克林頓一軍,扳回一城。據邰培德(Patrick Tyler)所述,江澤民拿著事先準備好的小抄照本宣科,不理會柯林頓試圖提出的人權議題及雙方共同關切的議題進行交談,江澤民在15分鐘的獨白中,重點就是告誡克林頓不要干涉他國內政,搞得克林頓不知所措。

 

中國痛定思痛全力建造大洋海軍

 

「銀河號」事件時,解放軍海軍沒有一艘像樣的驅逐艦及護衛艦,海軍只是一支海岸防衛性(coaster defence)武力,美軍則擁有全球最强大的海軍,才敢在印度洋上出手,非要檢查「銀河號」不可。此一事件,無疑是令中方刻骨銘心的經驗與教訓。

 

在所有軍種的營建中,海軍難度最高,高資本、高技術、投產難、週期長,尤其是要建立一支多兵種、多艦種、多機種的大洋海軍,並形成體系化的作戰能力,更是難上加難。若無强大的綜合國力支撑,根本不可能,所謂「百年海軍」之說,原因在此。1994年5月,解放軍海軍第一艘052驅逐艦「哈爾濱號」服役,仍落後歐美海軍甚多,論其作戰性能,根本無法與美海軍1991年5月服役的阿利伯克級神盾艦(Arleigh Burke class destroyer)匹敵。為了應急,才向俄羅斯購買4艘8000噸級的現代級驅逐艦,2000年2月首艦「杭州號」入列,解放軍海軍才擁有現代化的驅逐艦。

 

美國海軍深受馬漢海權論的影響,早已建成一支控制海洋、使用海洋及海外擴張的大洋海軍。對解放軍海軍來說,若要鞏固並維護改革開放的成果,唯有仿效美國海軍,營建一支强大的大洋海軍,才能航向深藍,並抗衡來自美國海軍的挑釁與威脅。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