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日本帝國最後的武士——訪高砂義勇隊員莊銀池(Voyu)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日本帝國最後的武士——訪高砂義勇隊員莊銀池(Voyu)
2021-03-17 07:00:00
A+
A
A-

訪問高砂義勇隊員莊銀池(前排中坐藤椅者)後的大合照。(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日本帝國最後的武士——訪高砂義勇隊員莊銀池(Voyu)

 

作者/陳婉真

 

二戰期間日本軍人的驍勇善戰頗富盛名,其中日本陸軍以「關東軍」名列第一,「台灣軍」排名第二,「台灣軍」中又以「高砂義勇隊」(日本時代統稱台灣原住民為「高砂族」)居首位。「台灣軍」隊員全部來自台灣各原住民族群,原本就擅長叢林作戰及野外求生,在戰爭末期死傷最慘烈的新幾內亞及所羅門群島的戰地,許多日本軍人就是靠著高砂義勇隊員的協助或營救才得以活命。

 

據統計,高砂義勇隊在1942年到1943年之間共派出7次,每次隊員在100人到600人之間,總數約在4,000人左右。

 

由於原住民平均壽命較短,加上語言障礙(多數高砂義勇隊員只能講族語及日語),又因為隊員陣亡率高達60%,要採訪相當不容易。我們有幸於3月初櫻花盛開的季節,訪問到大正12年(1923年)於阿里山里佳部落出生,高齡近百歲的莊銀池(鄒族名Voyu),並由湯進賢及蔡岳熹醫師分別擔任鄒族語及日語翻譯。

 

只會講鄒族語及日語的高砂義勇隊員,受訪時由族人湯進賢(右)及蔡醫師(坐在莊銀池對面)擔任翻譯。(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莊銀池除了眼睛稍顯畏光、行走時要靠助步器輔助之外,精神極佳,記憶力也沒問題,談到興起時會唱日本軍歌,歌聲中彷彿又回到那在南洋戰場上度過的5年青春歲月。

 

高齡快滿百歲的莊銀池,除了眼睛稍微畏光、走路需扶著助步器之外,身體健康。他的長壽秘訣是睡前喝一小杯酒。(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里佳部落面積很大,是不折不扣的「深山林內」。從嘉義市區開車到石桌後,再往上不遠就是湯進賢的家,湯進賢是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湯守仁的長子,曾任嘉義縣議員,目前從事阿里山區的導覽解說工作。

 

從湯進賢家再開車前往莊銀池住處,又要翻過好幾座山,以湯進賢在山區形同飊車的速度,都要將近1小時才能到達。因為車速太快,坐在後座只能閉起雙眼以免暈車,也無緣欣賞滿山遍野的粉紅色櫻花。

 

說起來莊銀池和湯進賢也有親戚關係,湯進賢的堂姑嫁給莊銀池,因此他是湯進賢的姑丈。不過,那是戰後回到部落的事。

 

日本時代普設國民學校,但深山因為學童人數不足,師資也難覓,因而在部落的派出所設「蕃童教育所」。原住民鄉的警察大人不只承擔治安任務,還身兼教師及部落保健員等職。莊銀池就是在「里佳教育所」接受4年國小教育,畢業後以種植竹子、紅棕及愛玉等經濟作物為生。

 

1942年(昭和17年)莊銀池19歲,在派出所主管號召下,他志願擔任高砂義勇隊員,阿里山地區共計4人參加。

 

高砂義勇隊加入戰局始於1942年3月,第一批稱為「高砂族挺身報國隊」,共有500人到菲律賓,因成功擊退巴丹島美軍而聲名大噪,以後才改稱為「高砂義勇隊」。第二批於同年6月出發,有1千人;第三批11月,414人;第四批1943年6月,200人;第五批7月,500人;第六批6月,00人;第七批800人等,皆被送往距離台灣最遙遠的新幾內亞島作戰。估計有超過3000人在此戰死。

 

他算是第三批的高砂義勇隊員,414人中依區域不同,分別劃分為:台北、新竹州為第一中隊,花蓮台東為第二中隊,台南、高雄州為第三中隊,嘉義屬台南州,因此他被編入第三中隊。每一中隊再編為若干小隊,每小隊隊員10人,他們的小隊長是台北隨隊的警察,副小隊長就是里佳派出所帶隊的池田警察大人。

莊銀池受訪時的神情。(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問他薪水多少,他第一次說5毛錢,第二次說忘記了,但強調他們在戰地根本沒有領到薪水,回台灣後軍方幫他們存錢在信用合作社的存摺裡,多少錢他忘記了,隔了好幾十年,他又收到一筆18萬元的補償金。那時阿里山公路已開通,阿里山鄉開始大量種植茶葉,他把那筆補償金拿來在自己田地裡改種高山茶,對生活的改善不無小補。

 

莊銀池說,他們出發前沒有接受任何訓練,警察只告訴他們是到海外去工作的,沒有說要打仗。原住民各族群都有佩刀的習慣,各族群使用的刀長短及厚薄各自不同,他們是各自帶著刀去從軍的。高砂義勇軍也是日本各軍種中,唯一准許使用佩刀的,第二年軍方才發給槍枝。

 

莊銀池的第三梯隊是從高雄出發,在馬尼拉稍作停留後,即搭船赴新幾內亞。他們又被載到距離拉包爾不遠的布干維爾島(Bougainville),屬所羅門群島中的一個小島。初抵小島時,運輸船還載送一些補給物資,分別藏在由隊員門挖掘的山洞裡,不久就因為運輸艦被炸沈,不但補給中斷,原本要把他們載到其他戰場的計畫,也因為缺乏船隻而無法成行,直到二戰結束他們都被困在這個小島上。

 

這個小島因為日本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被美機炸死於此而聞名,山本五十六的陣亡對日軍士氣的打擊極大,很多人開始覺得日本可能戰敗。但遠在島上的莊銀池根本不知情,也沒想那麼多,他說他是得知長崎被丟原子彈後才感覺日本會輸。而山本五十六座機摔落時,他們只看到飛機掉下來,根本不知道飛機上坐著海軍指揮官。他們也是隔了好久,因為受困於島上缺乏食物,大家到處野外求生時,在飛機掉落處看到飛機殘骸,聽長官說才知道是山本五十六的座機。他印象中飛機機身還完好,機翼損毁。

 

「原住民很懂得野外求生存,從小長輩就告訴我們,靜止的水不能喝,最好的止渴勝品是葛藤,它的葉子是治療拉肚子的良藥,還可以止血。他們在戰爭時因為美軍的封鎖戰略,導致日軍被困在島上,日軍知道跟著原住民不會死,因為原住民很會找食物,也自己種蕃薯果腹。他們還到處找尋飛機殘骸,利用殘骸上的鋼索就可以製作陷阱捕捉野獸;萬一受傷也懂得自己醫治,日軍對他們的依賴很深。」湯進賢補充說。

 

莊銀池在島上前後5年,直到日本投降的第二年才搭船返回基隆,至於戰爭期間有沒有遭到轟炸?「有啊,他們常常來,只要感覺島上還有人就來炸一下。我們在島上就自己開路、挖壕溝,敵機飛來就躱起來,如果它已經飛到你頭上就不必跑了,因為它會繼續往前飛,炸彈丟下來只會丟到前方,不會被炸到。整個島上只有司令官的防空壕是水泥做的,其他都是挖個洞就算數了。」莊銀池說。

 

在索羅門群島度過5年青春歲月的高砂義勇隊員莊銀池(左),回台後娶了二二八受難者湯守仁的堂妹為妻。湯守仁的長子湯進賢(右)說,父親他們幾個被槍斃及被捕的受難者為避免逮捕擴大,一肩承擔,但還是對族人造成極大的傷害。可以說原住民的白色恐怖經驗,以鄒族承受最沈重的打擊。(陳婉真攝)

 

日本戰敗的消息,他們是從美機空飄傳單中得知的,他們等到第二年才搭船回到基隆,身上帶的棉被衣物及腰帶佩刀等,在基隆就變賣掉了,否則沒有錢回阿里山,而當初帶他們從軍的池田副小隊長也和他們一樣平安被送回。

 

返鄉第二年的二二八事變中,以高一生、湯守仁為首的鄒族青年,響應嘉義青年的召喚,曾率隊下山支援。他們原住民自治的理念讓原本想懷柔的蔣介石難以忍受,最終被以匪諜、貪污等罪名羅織槍斃,造成族人最沈重的傷痛。湯進賢說,他父親受過日本正規軍旅訓練,他們被捕後所有人一致在偵訊時除了已被捕者之外,堅持不再供出其他人姓名,讓族人的傷害減到最低。莊銀池也曾被指派到蘭潭彈藥庫待命,還帶回來一支槍,後來趕緊繳回,終究平安無事。

 

「日本人告訴我們,日本一定會贏,我們當初去參戰是自己喜歡去的,想說當兵是很光榮的事,勝利返鄉也能光耀門楣,想不到卻戰敗了,日本人也離開了。」莊銀池說。而今,他有兩個孫子也成為職業軍人,懷抱著和當年身為帝國武士的阿公保家衛國的心情一樣,一定要以性命捍衛自己的家鄉啊。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訪問高砂義勇隊員莊銀池(前排中坐藤椅者)後的大合照。(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日本帝國最後的武士——訪高砂義勇隊員莊銀池(Voyu)

 

作者/陳婉真

 

二戰期間日本軍人的驍勇善戰頗富盛名,其中日本陸軍以「關東軍」名列第一,「台灣軍」排名第二,「台灣軍」中又以「高砂義勇隊」(日本時代統稱台灣原住民為「高砂族」)居首位。「台灣軍」隊員全部來自台灣各原住民族群,原本就擅長叢林作戰及野外求生,在戰爭末期死傷最慘烈的新幾內亞及所羅門群島的戰地,許多日本軍人就是靠著高砂義勇隊員的協助或營救才得以活命。

 

據統計,高砂義勇隊在1942年到1943年之間共派出7次,每次隊員在100人到600人之間,總數約在4,000人左右。

 

由於原住民平均壽命較短,加上語言障礙(多數高砂義勇隊員只能講族語及日語),又因為隊員陣亡率高達60%,要採訪相當不容易。我們有幸於3月初櫻花盛開的季節,訪問到大正12年(1923年)於阿里山里佳部落出生,高齡近百歲的莊銀池(鄒族名Voyu),並由湯進賢及蔡岳熹醫師分別擔任鄒族語及日語翻譯。

 

只會講鄒族語及日語的高砂義勇隊員,受訪時由族人湯進賢(右)及蔡醫師(坐在莊銀池對面)擔任翻譯。(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莊銀池除了眼睛稍顯畏光、行走時要靠助步器輔助之外,精神極佳,記憶力也沒問題,談到興起時會唱日本軍歌,歌聲中彷彿又回到那在南洋戰場上度過的5年青春歲月。

 

高齡快滿百歲的莊銀池,除了眼睛稍微畏光、走路需扶著助步器之外,身體健康。他的長壽秘訣是睡前喝一小杯酒。(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里佳部落面積很大,是不折不扣的「深山林內」。從嘉義市區開車到石桌後,再往上不遠就是湯進賢的家,湯進賢是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湯守仁的長子,曾任嘉義縣議員,目前從事阿里山區的導覽解說工作。

 

從湯進賢家再開車前往莊銀池住處,又要翻過好幾座山,以湯進賢在山區形同飊車的速度,都要將近1小時才能到達。因為車速太快,坐在後座只能閉起雙眼以免暈車,也無緣欣賞滿山遍野的粉紅色櫻花。

 

說起來莊銀池和湯進賢也有親戚關係,湯進賢的堂姑嫁給莊銀池,因此他是湯進賢的姑丈。不過,那是戰後回到部落的事。

 

日本時代普設國民學校,但深山因為學童人數不足,師資也難覓,因而在部落的派出所設「蕃童教育所」。原住民鄉的警察大人不只承擔治安任務,還身兼教師及部落保健員等職。莊銀池就是在「里佳教育所」接受4年國小教育,畢業後以種植竹子、紅棕及愛玉等經濟作物為生。

 

1942年(昭和17年)莊銀池19歲,在派出所主管號召下,他志願擔任高砂義勇隊員,阿里山地區共計4人參加。

 

高砂義勇隊加入戰局始於1942年3月,第一批稱為「高砂族挺身報國隊」,共有500人到菲律賓,因成功擊退巴丹島美軍而聲名大噪,以後才改稱為「高砂義勇隊」。第二批於同年6月出發,有1千人;第三批11月,414人;第四批1943年6月,200人;第五批7月,500人;第六批6月,00人;第七批800人等,皆被送往距離台灣最遙遠的新幾內亞島作戰。估計有超過3000人在此戰死。

 

他算是第三批的高砂義勇隊員,414人中依區域不同,分別劃分為:台北、新竹州為第一中隊,花蓮台東為第二中隊,台南、高雄州為第三中隊,嘉義屬台南州,因此他被編入第三中隊。每一中隊再編為若干小隊,每小隊隊員10人,他們的小隊長是台北隨隊的警察,副小隊長就是里佳派出所帶隊的池田警察大人。

莊銀池受訪時的神情。(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問他薪水多少,他第一次說5毛錢,第二次說忘記了,但強調他們在戰地根本沒有領到薪水,回台灣後軍方幫他們存錢在信用合作社的存摺裡,多少錢他忘記了,隔了好幾十年,他又收到一筆18萬元的補償金。那時阿里山公路已開通,阿里山鄉開始大量種植茶葉,他把那筆補償金拿來在自己田地裡改種高山茶,對生活的改善不無小補。

 

莊銀池說,他們出發前沒有接受任何訓練,警察只告訴他們是到海外去工作的,沒有說要打仗。原住民各族群都有佩刀的習慣,各族群使用的刀長短及厚薄各自不同,他們是各自帶著刀去從軍的。高砂義勇軍也是日本各軍種中,唯一准許使用佩刀的,第二年軍方才發給槍枝。

 

莊銀池的第三梯隊是從高雄出發,在馬尼拉稍作停留後,即搭船赴新幾內亞。他們又被載到距離拉包爾不遠的布干維爾島(Bougainville),屬所羅門群島中的一個小島。初抵小島時,運輸船還載送一些補給物資,分別藏在由隊員門挖掘的山洞裡,不久就因為運輸艦被炸沈,不但補給中斷,原本要把他們載到其他戰場的計畫,也因為缺乏船隻而無法成行,直到二戰結束他們都被困在這個小島上。

 

這個小島因為日本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被美機炸死於此而聞名,山本五十六的陣亡對日軍士氣的打擊極大,很多人開始覺得日本可能戰敗。但遠在島上的莊銀池根本不知情,也沒想那麼多,他說他是得知長崎被丟原子彈後才感覺日本會輸。而山本五十六座機摔落時,他們只看到飛機掉下來,根本不知道飛機上坐著海軍指揮官。他們也是隔了好久,因為受困於島上缺乏食物,大家到處野外求生時,在飛機掉落處看到飛機殘骸,聽長官說才知道是山本五十六的座機。他印象中飛機機身還完好,機翼損毁。

 

「原住民很懂得野外求生存,從小長輩就告訴我們,靜止的水不能喝,最好的止渴勝品是葛藤,它的葉子是治療拉肚子的良藥,還可以止血。他們在戰爭時因為美軍的封鎖戰略,導致日軍被困在島上,日軍知道跟著原住民不會死,因為原住民很會找食物,也自己種蕃薯果腹。他們還到處找尋飛機殘骸,利用殘骸上的鋼索就可以製作陷阱捕捉野獸;萬一受傷也懂得自己醫治,日軍對他們的依賴很深。」湯進賢補充說。

 

莊銀池在島上前後5年,直到日本投降的第二年才搭船返回基隆,至於戰爭期間有沒有遭到轟炸?「有啊,他們常常來,只要感覺島上還有人就來炸一下。我們在島上就自己開路、挖壕溝,敵機飛來就躱起來,如果它已經飛到你頭上就不必跑了,因為它會繼續往前飛,炸彈丟下來只會丟到前方,不會被炸到。整個島上只有司令官的防空壕是水泥做的,其他都是挖個洞就算數了。」莊銀池說。

 

在索羅門群島度過5年青春歲月的高砂義勇隊員莊銀池(左),回台後娶了二二八受難者湯守仁的堂妹為妻。湯守仁的長子湯進賢(右)說,父親他們幾個被槍斃及被捕的受難者為避免逮捕擴大,一肩承擔,但還是對族人造成極大的傷害。可以說原住民的白色恐怖經驗,以鄒族承受最沈重的打擊。(陳婉真攝)

 

日本戰敗的消息,他們是從美機空飄傳單中得知的,他們等到第二年才搭船回到基隆,身上帶的棉被衣物及腰帶佩刀等,在基隆就變賣掉了,否則沒有錢回阿里山,而當初帶他們從軍的池田副小隊長也和他們一樣平安被送回。

 

返鄉第二年的二二八事變中,以高一生、湯守仁為首的鄒族青年,響應嘉義青年的召喚,曾率隊下山支援。他們原住民自治的理念讓原本想懷柔的蔣介石難以忍受,最終被以匪諜、貪污等罪名羅織槍斃,造成族人最沈重的傷痛。湯進賢說,他父親受過日本正規軍旅訓練,他們被捕後所有人一致在偵訊時除了已被捕者之外,堅持不再供出其他人姓名,讓族人的傷害減到最低。莊銀池也曾被指派到蘭潭彈藥庫待命,還帶回來一支槍,後來趕緊繳回,終究平安無事。

 

「日本人告訴我們,日本一定會贏,我們當初去參戰是自己喜歡去的,想說當兵是很光榮的事,勝利返鄉也能光耀門楣,想不到卻戰敗了,日本人也離開了。」莊銀池說。而今,他有兩個孫子也成為職業軍人,懷抱著和當年身為帝國武士的阿公保家衛國的心情一樣,一定要以性命捍衛自己的家鄉啊。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