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你好,李煥英」 可能改變價值真空的中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你好,李煥英」 可能改變價值真空的中國?
2021-03-16 09:42:00
A+
A
A-

這部喜劇電影居然席捲了中國,如今已準備要到全球多個國家上映,反映的可能是中國十四億人心正在軟化,不再追求強國意識,而是回到人的本真的處境上。(圖片取自網路)

 

「你好,李煥英」  可能改變價值真空的中國?

 

作者/張陌

 

中國已經成為一切國際事物的主題。剛結束的印太四國領袖峰會,談的是中國;美國國務卿與防長展開的日、韓之行,當然是談中國;布林肯與法國外長電話會談,仍要談中國。

 

更精準的說法是,中國已經正式躍升為新的冷戰另一元,西方的意識對峙的邪惡之源。另一個蘇聯,或謂比蘇聯更為難纏的國家,已經誕生。

 

但是中國卻仍然是很虛弱的,特別是在它的思想與文化部門,現在中國生產出來的一切,都是物質層次的:從隱形戰鬥機、奔月的嫦娥、已經在火星上飛馳的天問探測器,到無人能及的高鐵里程、5G、超高壓電網等,當然還有已經被提起了億萬次的世界工廠。

 

因此中國在不斷崛起的過程中,總是被視為一個突兀的存在,它像一個愈長愈巨大,不斷向上攀高的,碩大無比的史前長毛象;但它卻並不懂得如何跟人溝通,它的語言仍處於十分匱乏、貧瘠的階段,除了放出凶狠的語言,跟全球具有的敵意批判對抗外,別無他途!

 

就連它釋出的諸多善意也被當成某種陰謀。譬如它提供多款的新冠疫苗要給許多貧弱的國家,讓他們脫離病毒的摧殘,卻被人說成是搞疫苗外交;它的領導人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說要維護全球化的潮流時,卻被懷疑是想取美國而代之。

 

這當然有著西方擔憂自己被崛起後的中國取代而焦慮之下,刻意塑造與進行的對它的抹黑與栽贓;但更深層的原因是,它還沒有能力為人類提出一個具有震撼力量的思想出路,還沒有深層次的在文化或政治上的價值思維,在這個領域裡,它還是個追逐者、學習者,它一直還在步履蹣跚、搖搖晃晃。

 

已故的「鐵娘子」撒契爾夫人據稱曾經這樣描述中國,她說:中國絕不會躍升為一個超級大國,因為它並沒有那種拿來推進自己的權力的,具有感染力的學說,「中國出口的是電視機,而不是思想觀念」。她說的沒錯,這正是中國真正的問題,它只有物質器械的這一隻腳,另一隻精神嚮往的腳卻還蜷縮在看不見的深處。

 

現在它的力氣只能用來防守,將所有關於它的中傷與詆毀,都由它的外事部門的發言人去負責駁斥,或由它的電視台、黨報做一些影像、文字評論,進行澄清。因為,蘇聯所欲建立的那個人類烏托邦已經瓦解了,在蘇聯已經以自我的解體將共產天堂也一併取消後,共產主義解放人類的論點早已成了過氣商品,無人問津了。

 

這是中國的價值真空時期。它崛起了,卻沒有內容。它不知要向人們推薦些什麼!共產主義嗎?不行,這沒人要。儒家思想嗎?連它自己都不是儒家的信徒。「人類命運共同體」呢?那只是一句口號。為了這樣的思想真空,它不但要抵禦西方的學說包圍,還要跟內部的權利需索對抗。

 

香港就是個典型例子,香港要的是簡單的普選;但它說,社會主義民主裡,民主不是這樣運作的,而且它相信,這根本是西方的陰謀。

 

所以,它的電影發展也就走上了某種詭異的路徑,它大量拍了從數千年的歷史裡找到的題材,不論是清宮中的鬥爭,三國的猜忌與聯合,或唐、宋豪門的爭奪,或是像趙氏孤兒這一類的悲劇;要不就是重現現代中國最深入人心的抗日與解放戰爭。

 

而近年以來,開始出現為了印證中國的和平崛起而籌拍的電影,並因此收到了巨大的票房,這包括戰狼系列與流浪地球等。它的底層思想是,中國具有良善的對於人類的美好願望,並且真的照著這樣的願望執行了艱難的任務。「流浪地球」所說的即是:未來拯救人類的,將是中國以及它所領導的全球團隊。

 

這仍然只是一種「爭雄」的意識,而這反而是西方畏懼的。西方將會覺得,這不就是中國希望取西方而代之的具體證據嗎?中國老是拚命否認這個欲望與目標,卻讓電影替它說了真話。

 

現在,一部喜劇電影居然席捲了中國。「你好,李煥英」,只是一部緬懷母親的時空穿越劇,忽焉就感動了數億中國人。不知是它穿越的那個時空,喚醒了許多人在那段艱困歲月的記憶,還是回歸到人性最真摯而私密的親情倫理,反而觸動人心。

 

它在席捲全中國後,如今已準備要到全球多個國家上映,但它是否也能激起異國觀影者的共鳴?看來機會並不太大。但這支影片的成功,反映的可能是中國十四億人心正在軟化,不再追求強國意識,而是回到人的本真的處境上。

 

雖然這並未解決中國的內容與思想真空的難題,無法很快改變那一唯物主義的、拜物教的中國,但它很可能是一個小小的開始!

這部喜劇電影居然席捲了中國,如今已準備要到全球多個國家上映,反映的可能是中國十四億人心正在軟化,不再追求強國意識,而是回到人的本真的處境上。(圖片取自網路)

 

「你好,李煥英」  可能改變價值真空的中國?

 

作者/張陌

 

中國已經成為一切國際事物的主題。剛結束的印太四國領袖峰會,談的是中國;美國國務卿與防長展開的日、韓之行,當然是談中國;布林肯與法國外長電話會談,仍要談中國。

 

更精準的說法是,中國已經正式躍升為新的冷戰另一元,西方的意識對峙的邪惡之源。另一個蘇聯,或謂比蘇聯更為難纏的國家,已經誕生。

 

但是中國卻仍然是很虛弱的,特別是在它的思想與文化部門,現在中國生產出來的一切,都是物質層次的:從隱形戰鬥機、奔月的嫦娥、已經在火星上飛馳的天問探測器,到無人能及的高鐵里程、5G、超高壓電網等,當然還有已經被提起了億萬次的世界工廠。

 

因此中國在不斷崛起的過程中,總是被視為一個突兀的存在,它像一個愈長愈巨大,不斷向上攀高的,碩大無比的史前長毛象;但它卻並不懂得如何跟人溝通,它的語言仍處於十分匱乏、貧瘠的階段,除了放出凶狠的語言,跟全球具有的敵意批判對抗外,別無他途!

 

就連它釋出的諸多善意也被當成某種陰謀。譬如它提供多款的新冠疫苗要給許多貧弱的國家,讓他們脫離病毒的摧殘,卻被人說成是搞疫苗外交;它的領導人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說要維護全球化的潮流時,卻被懷疑是想取美國而代之。

 

這當然有著西方擔憂自己被崛起後的中國取代而焦慮之下,刻意塑造與進行的對它的抹黑與栽贓;但更深層的原因是,它還沒有能力為人類提出一個具有震撼力量的思想出路,還沒有深層次的在文化或政治上的價值思維,在這個領域裡,它還是個追逐者、學習者,它一直還在步履蹣跚、搖搖晃晃。

 

已故的「鐵娘子」撒契爾夫人據稱曾經這樣描述中國,她說:中國絕不會躍升為一個超級大國,因為它並沒有那種拿來推進自己的權力的,具有感染力的學說,「中國出口的是電視機,而不是思想觀念」。她說的沒錯,這正是中國真正的問題,它只有物質器械的這一隻腳,另一隻精神嚮往的腳卻還蜷縮在看不見的深處。

 

現在它的力氣只能用來防守,將所有關於它的中傷與詆毀,都由它的外事部門的發言人去負責駁斥,或由它的電視台、黨報做一些影像、文字評論,進行澄清。因為,蘇聯所欲建立的那個人類烏托邦已經瓦解了,在蘇聯已經以自我的解體將共產天堂也一併取消後,共產主義解放人類的論點早已成了過氣商品,無人問津了。

 

這是中國的價值真空時期。它崛起了,卻沒有內容。它不知要向人們推薦些什麼!共產主義嗎?不行,這沒人要。儒家思想嗎?連它自己都不是儒家的信徒。「人類命運共同體」呢?那只是一句口號。為了這樣的思想真空,它不但要抵禦西方的學說包圍,還要跟內部的權利需索對抗。

 

香港就是個典型例子,香港要的是簡單的普選;但它說,社會主義民主裡,民主不是這樣運作的,而且它相信,這根本是西方的陰謀。

 

所以,它的電影發展也就走上了某種詭異的路徑,它大量拍了從數千年的歷史裡找到的題材,不論是清宮中的鬥爭,三國的猜忌與聯合,或唐、宋豪門的爭奪,或是像趙氏孤兒這一類的悲劇;要不就是重現現代中國最深入人心的抗日與解放戰爭。

 

而近年以來,開始出現為了印證中國的和平崛起而籌拍的電影,並因此收到了巨大的票房,這包括戰狼系列與流浪地球等。它的底層思想是,中國具有良善的對於人類的美好願望,並且真的照著這樣的願望執行了艱難的任務。「流浪地球」所說的即是:未來拯救人類的,將是中國以及它所領導的全球團隊。

 

這仍然只是一種「爭雄」的意識,而這反而是西方畏懼的。西方將會覺得,這不就是中國希望取西方而代之的具體證據嗎?中國老是拚命否認這個欲望與目標,卻讓電影替它說了真話。

 

現在,一部喜劇電影居然席捲了中國。「你好,李煥英」,只是一部緬懷母親的時空穿越劇,忽焉就感動了數億中國人。不知是它穿越的那個時空,喚醒了許多人在那段艱困歲月的記憶,還是回歸到人性最真摯而私密的親情倫理,反而觸動人心。

 

它在席捲全中國後,如今已準備要到全球多個國家上映,但它是否也能激起異國觀影者的共鳴?看來機會並不太大。但這支影片的成功,反映的可能是中國十四億人心正在軟化,不再追求強國意識,而是回到人的本真的處境上。

 

雖然這並未解決中國的內容與思想真空的難題,無法很快改變那一唯物主義的、拜物教的中國,但它很可能是一個小小的開始!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