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人生 》魔法老媽奇葩兒 (十六) 目標暫定巡迴教官 最終瞄準台大研所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璀璨人生 》魔法老媽奇葩兒 (十六) 目標暫定巡迴教官 最終瞄準台大研所
2021-03-15 07:00:00
A+
A
A-

三民主義巡迴教官不用下部隊操練,就像教書一樣,要到各部隊或軍事單位作巡迴宣講,沒課的時候,時間就是自由的。(圖片取自網路)

 

編輯人語

 

這是個國中生,從班上最後一名,拼到台大外文所第一名畢業的傳奇故事!作者以十分質樸溫暖的筆調勾勒與兒子阿甘的生活點滴。阿甘從小與眾不同(堪稱奇葩),老媽也非等閒中人(一身魔法),他們之間擦出的火花,充滿智慧、趣味,還令人難抑淚水。《優傳媒》特為推薦,願您在此紛亂崩壞的世道中,好好享受這每周一篇的清新散文。

 

台灣阿甘的傳奇故事

 

魔法老媽奇葩兒 (十六) 目標暫定巡迴教官  最終瞄準台大研所

 

作者/廖靜霞

 

大四的課比較少了,阿甘開始積極旁聽和選修研究所的課,原來他想考台大研究所。

 

 

 

他說,因為上次插大沒考上,總是有個未了的心願!

 

説起台大,那還真是有個很深的淵源。

 

阿甘當年讀五福國樂班時,國樂班有個專用導師,非常有名,學生叫他權哥,是台大畢業的。因為是單身,沒有家累,全身投注在國樂班學生的教育上。他是學校童軍團長,在童軍室擁有一個小房間,既是辦公室,也是他的休息室,所以他在學校的時間很長。他的學生就是他童軍團的子弟軍,向心力及行動力都很強。學校有什麼事,他的子弟兵常會被叫來支援。

 

但是權哥管理學生很嚴,會拿藤條伺候。所以他們班,不管是整潔比賽或秩序比賽,週週得第一。他帶生如帶兵。值星老師中午要打整潔和秩序的分數,一走進他們班教室,整齊清潔不說,學生趴在桌上午休,頭都是朝同一方向的(隔週再換另一方向)。書包的背帶也是整整齊齊掛在每個書桌的同一方向。教室安靜無聲。畚箕、掃把、垃圾筒,擺得整齊劃一,有如阿兵哥的軍營!

         

當時我曾經擔心,會為阿甘不小心挨藤條而去找他。但是權哥告訴我,他會打不守規矩,不聽話的,尤其是看女生,傳情書的⋯⋯。他會打文科考不好的,但數理科不打。因為文科可以背,數理科是要有天份的。這一席談話,讓我放下了一顆擔心害怕的心!

 

學生在他強力的管制之下,建立了良好的規矩和制度。也因為國樂班的學生素質本來就很好,升學力特高,而建立了五福國樂班的威名。學生也對權哥言聽計從。他鼓勵學生最大的賣點,就是目標雄中。邁向雄中雄女大露營的偉大方向。

         

阿甘當時的目標也是雄中。因為,權哥鼓勵他:你雖然數理不好,但是文科不錯;如果你更認真一點,可能文科的分數可以補過數理的失分。所以阿甘信以為真,一心要考雄中,為偉大的夢想而前進,而最終目的是權哥的母校——台大!

         

有一天晚上,我在阿甘房間看書,阿甘正在為目標雄中而讀得頭昏腦脹時,竟然跟我說:媽媽,將來我要當權哥的學弟!

我聽到這句話。回了一句:喔!媽媽要去睡了!

阿甘問:妳今天怎麼這麼早就要睡?

我說:喔!做夢比較快!

事後沒多久,阿甘似乎不死心,又跟我說:將來我一定要讀台大第一名!

我只輕輕的應了一聲:喔哦!

阿甘回頭看了我一眼:咦!今天怎麼不睡了!

我説:做白日夢就好!

 

沒想到後來被我破了局,而一路走到國際,轉工專,再到清華,而今繞了一個大彎,似乎又要走回台大的路嗎?可見那白日夢的梗,台大二字,早已深植在他的腦海中!

 

但是這個沒出息的媽,這次卻沒有鼓勵他!

 

因為我心疼兒子,每次為準備考試備嚐艱辛。所以跟他說:台大不是很難考嗎?為了考試,還要忍受很多的辛苦煎熬。你的成績那麼好,還有很多比賽紀錄。申請保送高雄中山大學應該沒問題。申請保送就好了嘛!

         

阿甘可能以為媽媽很希望他回高雄,所以就向中山大學外文研究所提出保送申請。而且很快就獲得保送第一名的通知,每個月還有壹萬伍仟元的研究生補助。一切似乎太順利,太美好!我的心裏充滿了期待⋯⋯

 

但是阿甘仍然決定報考預官。

原先就聽人説,預官很難考。要考國文、歷史、三民主義和智力測驗。很多學生不想唸書凖備,就放棄預官考試,直接當大頭兵,反正都是兩年。我也跟阿甘講過這件事。而且唸完研究所就是當然預官了。我不知道,他為什麼一定要考預官?

但是阿甘説:就是因為很難考,所以大家不想唸。那我就來唸,反而可能有機會。

         

沒想到有一天,五專健言社的義忠學長,竟然出現在我家。

他穿著一身英挺的淺綠色政戰軍服。我留他吃晚飯,聽他暢談軍中的大小事情。

義忠現在是國軍三民主義巡迴教官。這個工作不用下部隊操練,就像教書一樣,要到各部隊或軍事單位作巡迴宣講。沒課的時候,時間就是自由的。這樣的工作,似乎引起了阿甘的興趣。

         

但是義忠説,要考三民主義巡官不是那麼容易。

首先,預官考試的分數要能達政戰官這一級!

第二,錄取政戰預官後,要在復興崗受訓三個月。

第三,受訓期間,要經過六次演講比賽,六次論文比賽。一次一次淘汰,三百人中,最後選出十三個三巡官。

 

還有,受訓期間,每週要選一個值星官,值星官要負責的事很多,很忙。如果當値星官,就沒有機會準備比賽了。因為一次次的論文寫作和演講比賽,都要準備很多資料。它不是即席的!

所以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第一週第一天,大家還沒有互相認識時,就自己舉手,自願當第一週值星官。這個值星官當完,後面的時間,就可以全心全力準備比賽。一次論文,一次演講,交互舉行。

         

阿甘謹記在心!義忠說:要當我學弟,一定要先考上政戰哦!

 

(21之16)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師大社教系畢業,直接回到高雄教書,在高雄市前金國中擔任國文教師。

隔年結婚,再隔年生了兒子,就是阿甘。

我是國立師大畢業的,在那個年代,應該是個屬於聰明又會唸書的人。沒想到多年後,兒子上了學,才發現是個學習緩慢的孩子,再仔細觀察,還好,只是與數理絶緣而已。

我是個很樂觀的人,我相信行行出狀元。孩子只要平安、健康,有個一技之長,能在社會生存立足就好。

兒子本來就讀五專觀光科,心想他將來當個導遊,老媽也可以隨團遊山玩水,甚至玩遍天下,不也是人生大樂也!

沒想到,他竟然突發奇想,要讀台大,還要讀台大第一名。

這不是作夢嗎?當時我也認為,他只是痴人做白日夢而已!

沒想到阿甘有夢最美,希望相隨。而且逐夢踏實,美夢成真!

 

三民主義巡迴教官不用下部隊操練,就像教書一樣,要到各部隊或軍事單位作巡迴宣講,沒課的時候,時間就是自由的。(圖片取自網路)

 

編輯人語

 

這是個國中生,從班上最後一名,拼到台大外文所第一名畢業的傳奇故事!作者以十分質樸溫暖的筆調勾勒與兒子阿甘的生活點滴。阿甘從小與眾不同(堪稱奇葩),老媽也非等閒中人(一身魔法),他們之間擦出的火花,充滿智慧、趣味,還令人難抑淚水。《優傳媒》特為推薦,願您在此紛亂崩壞的世道中,好好享受這每周一篇的清新散文。

 

台灣阿甘的傳奇故事

 

魔法老媽奇葩兒 (十六) 目標暫定巡迴教官  最終瞄準台大研所

 

作者/廖靜霞

 

大四的課比較少了,阿甘開始積極旁聽和選修研究所的課,原來他想考台大研究所。

 

 

 

他說,因為上次插大沒考上,總是有個未了的心願!

 

説起台大,那還真是有個很深的淵源。

 

阿甘當年讀五福國樂班時,國樂班有個專用導師,非常有名,學生叫他權哥,是台大畢業的。因為是單身,沒有家累,全身投注在國樂班學生的教育上。他是學校童軍團長,在童軍室擁有一個小房間,既是辦公室,也是他的休息室,所以他在學校的時間很長。他的學生就是他童軍團的子弟軍,向心力及行動力都很強。學校有什麼事,他的子弟兵常會被叫來支援。

 

但是權哥管理學生很嚴,會拿藤條伺候。所以他們班,不管是整潔比賽或秩序比賽,週週得第一。他帶生如帶兵。值星老師中午要打整潔和秩序的分數,一走進他們班教室,整齊清潔不說,學生趴在桌上午休,頭都是朝同一方向的(隔週再換另一方向)。書包的背帶也是整整齊齊掛在每個書桌的同一方向。教室安靜無聲。畚箕、掃把、垃圾筒,擺得整齊劃一,有如阿兵哥的軍營!

         

當時我曾經擔心,會為阿甘不小心挨藤條而去找他。但是權哥告訴我,他會打不守規矩,不聽話的,尤其是看女生,傳情書的⋯⋯。他會打文科考不好的,但數理科不打。因為文科可以背,數理科是要有天份的。這一席談話,讓我放下了一顆擔心害怕的心!

 

學生在他強力的管制之下,建立了良好的規矩和制度。也因為國樂班的學生素質本來就很好,升學力特高,而建立了五福國樂班的威名。學生也對權哥言聽計從。他鼓勵學生最大的賣點,就是目標雄中。邁向雄中雄女大露營的偉大方向。

         

阿甘當時的目標也是雄中。因為,權哥鼓勵他:你雖然數理不好,但是文科不錯;如果你更認真一點,可能文科的分數可以補過數理的失分。所以阿甘信以為真,一心要考雄中,為偉大的夢想而前進,而最終目的是權哥的母校——台大!

         

有一天晚上,我在阿甘房間看書,阿甘正在為目標雄中而讀得頭昏腦脹時,竟然跟我說:媽媽,將來我要當權哥的學弟!

我聽到這句話。回了一句:喔!媽媽要去睡了!

阿甘問:妳今天怎麼這麼早就要睡?

我說:喔!做夢比較快!

事後沒多久,阿甘似乎不死心,又跟我說:將來我一定要讀台大第一名!

我只輕輕的應了一聲:喔哦!

阿甘回頭看了我一眼:咦!今天怎麼不睡了!

我説:做白日夢就好!

 

沒想到後來被我破了局,而一路走到國際,轉工專,再到清華,而今繞了一個大彎,似乎又要走回台大的路嗎?可見那白日夢的梗,台大二字,早已深植在他的腦海中!

 

但是這個沒出息的媽,這次卻沒有鼓勵他!

 

因為我心疼兒子,每次為準備考試備嚐艱辛。所以跟他說:台大不是很難考嗎?為了考試,還要忍受很多的辛苦煎熬。你的成績那麼好,還有很多比賽紀錄。申請保送高雄中山大學應該沒問題。申請保送就好了嘛!

         

阿甘可能以為媽媽很希望他回高雄,所以就向中山大學外文研究所提出保送申請。而且很快就獲得保送第一名的通知,每個月還有壹萬伍仟元的研究生補助。一切似乎太順利,太美好!我的心裏充滿了期待⋯⋯

 

但是阿甘仍然決定報考預官。

原先就聽人説,預官很難考。要考國文、歷史、三民主義和智力測驗。很多學生不想唸書凖備,就放棄預官考試,直接當大頭兵,反正都是兩年。我也跟阿甘講過這件事。而且唸完研究所就是當然預官了。我不知道,他為什麼一定要考預官?

但是阿甘説:就是因為很難考,所以大家不想唸。那我就來唸,反而可能有機會。

         

沒想到有一天,五專健言社的義忠學長,竟然出現在我家。

他穿著一身英挺的淺綠色政戰軍服。我留他吃晚飯,聽他暢談軍中的大小事情。

義忠現在是國軍三民主義巡迴教官。這個工作不用下部隊操練,就像教書一樣,要到各部隊或軍事單位作巡迴宣講。沒課的時候,時間就是自由的。這樣的工作,似乎引起了阿甘的興趣。

         

但是義忠説,要考三民主義巡官不是那麼容易。

首先,預官考試的分數要能達政戰官這一級!

第二,錄取政戰預官後,要在復興崗受訓三個月。

第三,受訓期間,要經過六次演講比賽,六次論文比賽。一次一次淘汰,三百人中,最後選出十三個三巡官。

 

還有,受訓期間,每週要選一個值星官,值星官要負責的事很多,很忙。如果當値星官,就沒有機會準備比賽了。因為一次次的論文寫作和演講比賽,都要準備很多資料。它不是即席的!

所以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第一週第一天,大家還沒有互相認識時,就自己舉手,自願當第一週值星官。這個值星官當完,後面的時間,就可以全心全力準備比賽。一次論文,一次演講,交互舉行。

         

阿甘謹記在心!義忠說:要當我學弟,一定要先考上政戰哦!

 

(21之16)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師大社教系畢業,直接回到高雄教書,在高雄市前金國中擔任國文教師。

隔年結婚,再隔年生了兒子,就是阿甘。

我是國立師大畢業的,在那個年代,應該是個屬於聰明又會唸書的人。沒想到多年後,兒子上了學,才發現是個學習緩慢的孩子,再仔細觀察,還好,只是與數理絶緣而已。

我是個很樂觀的人,我相信行行出狀元。孩子只要平安、健康,有個一技之長,能在社會生存立足就好。

兒子本來就讀五專觀光科,心想他將來當個導遊,老媽也可以隨團遊山玩水,甚至玩遍天下,不也是人生大樂也!

沒想到,他竟然突發奇想,要讀台大,還要讀台大第一名。

這不是作夢嗎?當時我也認為,他只是痴人做白日夢而已!

沒想到阿甘有夢最美,希望相隨。而且逐夢踏實,美夢成真!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