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白冷圳傳奇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白冷圳傳奇
2021-03-03 07:00:00
A+
A
A-

白冷圳紀念公園解說牆上的入選證書,2001年經民眾票選為台中縣歷史建築十景第一名。(陳婉真攝)

 

白冷圳傳奇

 

作者/陳婉真

 

對外地人而言,台中市新社區最有名的應是年年舉行的「新社花海」活動,遊客賞花賞美景之餘,也對新社的宜人氣候與優質農產品,例如香菇、柑橘等印象深刻。又因為地理上和大坑相鄰,附近有不少知名休閒農園,是喜歡戶外活動者的好去處。

 

1999年重創中部地區的九二一大地震之前,這裡也是前往中部橫貫公路必經之地,大地震後原本經由谷關到梨山的中部橫貫公路封山,改為經南投霧社往合歡山方向到花蓮,對新社的影響極大。

 

 

白冷圳入水口辦公室遺構,右上方樓梯口即為辦公室逃生梯(辦公室已成為右上空地),以防被原住民出草時割掉頭顱,下面的方型孔道可通進水口神社。

 

所有震災的影響,都不如居民賴以維生的灌溉及飲用水源——白冷圳被震壞來得嚴重,本來大家習以為常的圳溝不再有水,因為總長16.6公里的白冷圳是興建在群山與河谷交錯間,是順應山勢,翻山越嶺興建完成的高山水圳,九二一大地震卻將取水口抬升2.2公尺、出水口也隆起1.6公尺,導致多處管線受損變形、隧道渡槽倒塌,水圳全線受損害部分高達52%,災損相當嚴重。

 

震災前的幾十年來,這個人口只有3萬人的大甲溪沿岸台地從來未曾缺水,居民也從來未曾探究水圳什麼時候建造?誰建的?為什麼要建這條水圳?……大地震喚起了居民保護水圳的意識。從災後成立的「白冷圳社區總體營造促進會」,到目前的「白冷圳水流域發展協會」,從爭取水圳修復到探尋水圳歷史,到年年舉辦「白冷圳文化節」,到把當初興建白冷圳的總督府工程師磯田謙雄的事蹟找出來、為他設立銅像, 2016年,遠在日本的磯田謙雄88歲獨生女松任谷良子得知此事後,親自渡海來台參加文化節活動,從而促成台日兩地更加親密的交流,譜成一幕幕感人的在地活歷史。而台中縣政府也在2001年將水圳中的2號倒虹吸管列入「台中縣歷史建築」。

解說牆上細述新社台地地形及開發歷史,日治時期徵收土地爆發農民抗爭,國民政府時期因應越戰美軍需求,台中清泉崗基地居民被迫遷至此,原住民更被迫往高山遷徙 ,典型的台灣開發故事。(陳婉真攝)

 

白冷圳工程是在1928年12月開工,1932年5月完工,同年9月進行測試,10月14日正式通水,水圳工程原本命名為「台中州大南庄蔗苗養成所灌溉工事」,顧名思義是為解決蔗苗養成所(今種苗改良繁殖場)缺水問題而興建的水圳,蔗苗的研究與培養攸關台灣製糖產業的發展,養成所在眾多甘蔗苗中,最後挑選粗壯又多汁的爪哇蔗種,但這種甘蔗比其他蔗種更需要水的灌溉,因此,總督府在1927年命磯田謙雄設計這個位處山區偏遠的新社水利設施,附近村民同蒙其利。

 

誠如白冷圳紀念公園牆上的解說文所寫,白冷圳雖然不是台灣最大的水利工程,卻是最令人驚奇的水利工程,施工難度相當高,尤其翻越山嶺的U字型倒虹吸管,讓水由山頭流下河谷,再穿越公路衝上對面山頭,完全是利用精密的流體力學公式計算出來的,不借助任何機械動力,而所有興建工事也全用人力搬運上山的,工程之壯觀,直到今日依舊望之令人讚嘆。

 

走過天輪白冷吊橋,前面上坡處的兩根水泥門柱,就是日治初期的派出所所在地,曾經發生泰雅族人進入辦公室獵人頭的慘案,導致日本官方很多建築都附設逃生地下道,尤其是接近原住民部落附近更加注意。彰化北斗郡守宿舍也有一條逃生小道,可惜整修時被掩埋掉了。(陳婉真攝) 

 

白冷圳灌溉面積共788.24公頃,起始點在大甲溪發電廠對面的白冷高地,海拔554.99公尺(921地震前是552.94公尺),終點「圓堀」的海拔為531.5公尺,高低落差達23.49公尺,在圓堀並開鑿分圳向外擴增灌溉範圍,含馬力埔、水底寮、鳥銃頭、矮山坑及大南等地。供水大隧道有7座,小隧道有15座,合計是22座。本圳有阿寸溪、抽藤坑溪與矮山坑溪3座倒虹吸管,分別編號為1號、2號、3號,其中以抽藤坑溪的2號倒虹吸管最為壯觀,當時堪稱遠東極具規模的水利設施。

 

 

 

白冷圳的終點圓窟現況及日治時期舊照,名稱取其圓滿的意思,從這裡再分流至下游,提供鄉民灌溉及民生用水,由於國共戰後外省族群醫療與軍事體系的遷入,加上清泉崗地區迫遷戶,圓窟週邊的土地全被放領,早年一片空曠的景色已不復見。(陳婉真攝或翻拍)

 

磯田謙雄是「台灣水利之父」八田與一的同鄉後輩,兩人都來自加賀百萬石的石川縣金澤市,白冷圳協會在鑽研水圳史過程中,發現白冷圳的取水口設計模式,和3百年前金澤名園「兼六園」很像,應是這位被稱為「白冷圳之父」的磯田工程師取法故鄉前輩的靈感;而3座倒虹吸管所使用的鋼管是一大片一大片鋼片焊接而成的,焊接技術完美,其中2號虹吸管是在舊鋼管旁興建新管,形成新舊並列,舊管供作為緊急備用之需,旁邊就是白冷圳紀念公園,磯田謙雄的雕像就坐在公園石椅上,眼睛遠眺他施作的水圳,雕像栩栩如生。解說員劉老師說,5年前磯田的女兒參加白冷圳文化節活動後甚受感動,向在場人士說,她自己也是「灣生」,對台灣充滿感情,看到台灣人對她父親的感念,內心更是感動。臨走前,女兒坐到父親雕像旁邊,搭著父親的手,和父親輕聲說了好久的悄悄話,那場面讓現場人員為之動容,就是這樣一幕幕活生生的交流,拉近了台日之間民間情誼的距離。

 

5年前的文化節是由當時的台中市長林佳龍主持,他在會中致詞時說,市府將設置磯田謙雄紀念園區,代表台中市與金澤市友誼源遠流長。林佳龍不久的確在新社花海旁闢設了一處公園,以及一座滯洪池,但隨著他的任期結束,繼任者有不同的施政方向,前任闢設的公園成為一片荒煙漫草,訴說著台灣政黨惡鬥下人民的無奈。

 

這次行程的前一天晚上,前立委何敏豪得知後,立刻聯絡白冷圳協會相關人士,並臨時更改行程,找了最佳解說員,全程陪我們走一趟。走過人跡罕至的大甲溪發電廠附近的天輪白冷吊橋,迎面就是一個廢棄的小聚落,吊橋正對面還殘留兩支水泥門柱,那是早年派出所大門遺跡,日治初期這裡是泰雅族部落,曾經發生派出所警察在辦公室查看戶籍登記簿時,被泰雅族人潛入砍頭,據說染有血跡的登記簿至今還保留在戶政事務所的檔案庫裡。

前立法委員何敏豪坐在磯田謙雄雕像旁,細說一場地震一條水圳帶來地方凝聚的力量。他去年接任台日交流最大人民團體高座之友會會長一職,除了他叔叔何春樹是戰時赴日的台灣少年工之外,也因受到駐日代表謝長廷的鼓勵,積極推動台日交流的工作。

 

警方經過這次血淋淋的教訓之後,工程施工期間,在取水口旁蓋有辦公室及宿舍,從宿舍到辦公室還特別建造了地下道,作為遭遇突襲時逃生之用,現在包括辦公室及宿舍都已不見,只剩地板的水泥地隱約可以看到柱頭及建築物的大小,再往上走是往昔的進水口神社,卻在1954年台灣省政府完成發電廠回水回收工程後,神社不見了,在神社基座上改設了一個「白冷圳回水灌溉工程峻工紀念碑」,算算這個紀念碑建造年限也已超過一甲子,够資格登錄為歷史建築了。

 

一個大甲溪畔偏遠山間僻靜的角落,就能讓熟知在地歷史的解說員,把百年來歷經兩個外來統治者的諸多故事講得活靈活現,這裡目前還是鮮少開放的私房密徑,整條白冷圳流域都是未來發展地方深度旅遊的絕佳教材。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白冷圳紀念公園解說牆上的入選證書,2001年經民眾票選為台中縣歷史建築十景第一名。(陳婉真攝)

 

白冷圳傳奇

 

作者/陳婉真

 

對外地人而言,台中市新社區最有名的應是年年舉行的「新社花海」活動,遊客賞花賞美景之餘,也對新社的宜人氣候與優質農產品,例如香菇、柑橘等印象深刻。又因為地理上和大坑相鄰,附近有不少知名休閒農園,是喜歡戶外活動者的好去處。

 

1999年重創中部地區的九二一大地震之前,這裡也是前往中部橫貫公路必經之地,大地震後原本經由谷關到梨山的中部橫貫公路封山,改為經南投霧社往合歡山方向到花蓮,對新社的影響極大。

 

 

白冷圳入水口辦公室遺構,右上方樓梯口即為辦公室逃生梯(辦公室已成為右上空地),以防被原住民出草時割掉頭顱,下面的方型孔道可通進水口神社。

 

所有震災的影響,都不如居民賴以維生的灌溉及飲用水源——白冷圳被震壞來得嚴重,本來大家習以為常的圳溝不再有水,因為總長16.6公里的白冷圳是興建在群山與河谷交錯間,是順應山勢,翻山越嶺興建完成的高山水圳,九二一大地震卻將取水口抬升2.2公尺、出水口也隆起1.6公尺,導致多處管線受損變形、隧道渡槽倒塌,水圳全線受損害部分高達52%,災損相當嚴重。

 

震災前的幾十年來,這個人口只有3萬人的大甲溪沿岸台地從來未曾缺水,居民也從來未曾探究水圳什麼時候建造?誰建的?為什麼要建這條水圳?……大地震喚起了居民保護水圳的意識。從災後成立的「白冷圳社區總體營造促進會」,到目前的「白冷圳水流域發展協會」,從爭取水圳修復到探尋水圳歷史,到年年舉辦「白冷圳文化節」,到把當初興建白冷圳的總督府工程師磯田謙雄的事蹟找出來、為他設立銅像, 2016年,遠在日本的磯田謙雄88歲獨生女松任谷良子得知此事後,親自渡海來台參加文化節活動,從而促成台日兩地更加親密的交流,譜成一幕幕感人的在地活歷史。而台中縣政府也在2001年將水圳中的2號倒虹吸管列入「台中縣歷史建築」。

解說牆上細述新社台地地形及開發歷史,日治時期徵收土地爆發農民抗爭,國民政府時期因應越戰美軍需求,台中清泉崗基地居民被迫遷至此,原住民更被迫往高山遷徙 ,典型的台灣開發故事。(陳婉真攝)

 

白冷圳工程是在1928年12月開工,1932年5月完工,同年9月進行測試,10月14日正式通水,水圳工程原本命名為「台中州大南庄蔗苗養成所灌溉工事」,顧名思義是為解決蔗苗養成所(今種苗改良繁殖場)缺水問題而興建的水圳,蔗苗的研究與培養攸關台灣製糖產業的發展,養成所在眾多甘蔗苗中,最後挑選粗壯又多汁的爪哇蔗種,但這種甘蔗比其他蔗種更需要水的灌溉,因此,總督府在1927年命磯田謙雄設計這個位處山區偏遠的新社水利設施,附近村民同蒙其利。

 

誠如白冷圳紀念公園牆上的解說文所寫,白冷圳雖然不是台灣最大的水利工程,卻是最令人驚奇的水利工程,施工難度相當高,尤其翻越山嶺的U字型倒虹吸管,讓水由山頭流下河谷,再穿越公路衝上對面山頭,完全是利用精密的流體力學公式計算出來的,不借助任何機械動力,而所有興建工事也全用人力搬運上山的,工程之壯觀,直到今日依舊望之令人讚嘆。

 

走過天輪白冷吊橋,前面上坡處的兩根水泥門柱,就是日治初期的派出所所在地,曾經發生泰雅族人進入辦公室獵人頭的慘案,導致日本官方很多建築都附設逃生地下道,尤其是接近原住民部落附近更加注意。彰化北斗郡守宿舍也有一條逃生小道,可惜整修時被掩埋掉了。(陳婉真攝) 

 

白冷圳灌溉面積共788.24公頃,起始點在大甲溪發電廠對面的白冷高地,海拔554.99公尺(921地震前是552.94公尺),終點「圓堀」的海拔為531.5公尺,高低落差達23.49公尺,在圓堀並開鑿分圳向外擴增灌溉範圍,含馬力埔、水底寮、鳥銃頭、矮山坑及大南等地。供水大隧道有7座,小隧道有15座,合計是22座。本圳有阿寸溪、抽藤坑溪與矮山坑溪3座倒虹吸管,分別編號為1號、2號、3號,其中以抽藤坑溪的2號倒虹吸管最為壯觀,當時堪稱遠東極具規模的水利設施。

 

 

 

白冷圳的終點圓窟現況及日治時期舊照,名稱取其圓滿的意思,從這裡再分流至下游,提供鄉民灌溉及民生用水,由於國共戰後外省族群醫療與軍事體系的遷入,加上清泉崗地區迫遷戶,圓窟週邊的土地全被放領,早年一片空曠的景色已不復見。(陳婉真攝或翻拍)

 

磯田謙雄是「台灣水利之父」八田與一的同鄉後輩,兩人都來自加賀百萬石的石川縣金澤市,白冷圳協會在鑽研水圳史過程中,發現白冷圳的取水口設計模式,和3百年前金澤名園「兼六園」很像,應是這位被稱為「白冷圳之父」的磯田工程師取法故鄉前輩的靈感;而3座倒虹吸管所使用的鋼管是一大片一大片鋼片焊接而成的,焊接技術完美,其中2號虹吸管是在舊鋼管旁興建新管,形成新舊並列,舊管供作為緊急備用之需,旁邊就是白冷圳紀念公園,磯田謙雄的雕像就坐在公園石椅上,眼睛遠眺他施作的水圳,雕像栩栩如生。解說員劉老師說,5年前磯田的女兒參加白冷圳文化節活動後甚受感動,向在場人士說,她自己也是「灣生」,對台灣充滿感情,看到台灣人對她父親的感念,內心更是感動。臨走前,女兒坐到父親雕像旁邊,搭著父親的手,和父親輕聲說了好久的悄悄話,那場面讓現場人員為之動容,就是這樣一幕幕活生生的交流,拉近了台日之間民間情誼的距離。

 

5年前的文化節是由當時的台中市長林佳龍主持,他在會中致詞時說,市府將設置磯田謙雄紀念園區,代表台中市與金澤市友誼源遠流長。林佳龍不久的確在新社花海旁闢設了一處公園,以及一座滯洪池,但隨著他的任期結束,繼任者有不同的施政方向,前任闢設的公園成為一片荒煙漫草,訴說著台灣政黨惡鬥下人民的無奈。

 

這次行程的前一天晚上,前立委何敏豪得知後,立刻聯絡白冷圳協會相關人士,並臨時更改行程,找了最佳解說員,全程陪我們走一趟。走過人跡罕至的大甲溪發電廠附近的天輪白冷吊橋,迎面就是一個廢棄的小聚落,吊橋正對面還殘留兩支水泥門柱,那是早年派出所大門遺跡,日治初期這裡是泰雅族部落,曾經發生派出所警察在辦公室查看戶籍登記簿時,被泰雅族人潛入砍頭,據說染有血跡的登記簿至今還保留在戶政事務所的檔案庫裡。

前立法委員何敏豪坐在磯田謙雄雕像旁,細說一場地震一條水圳帶來地方凝聚的力量。他去年接任台日交流最大人民團體高座之友會會長一職,除了他叔叔何春樹是戰時赴日的台灣少年工之外,也因受到駐日代表謝長廷的鼓勵,積極推動台日交流的工作。

 

警方經過這次血淋淋的教訓之後,工程施工期間,在取水口旁蓋有辦公室及宿舍,從宿舍到辦公室還特別建造了地下道,作為遭遇突襲時逃生之用,現在包括辦公室及宿舍都已不見,只剩地板的水泥地隱約可以看到柱頭及建築物的大小,再往上走是往昔的進水口神社,卻在1954年台灣省政府完成發電廠回水回收工程後,神社不見了,在神社基座上改設了一個「白冷圳回水灌溉工程峻工紀念碑」,算算這個紀念碑建造年限也已超過一甲子,够資格登錄為歷史建築了。

 

一個大甲溪畔偏遠山間僻靜的角落,就能讓熟知在地歷史的解說員,把百年來歷經兩個外來統治者的諸多故事講得活靈活現,這裡目前還是鮮少開放的私房密徑,整條白冷圳流域都是未來發展地方深度旅遊的絕佳教材。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