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李登輝顛覆了兩岸關係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齊茂吉細說台海危機史》李登輝顛覆了兩岸關係
2021-03-02 09:10:00
A+
A
A-

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右)對談全文問世後,中共高層徹底認清李登輝真正的面目,而不再存有任何幻想。(圖片取自網路)

 

李登輝顛覆了兩岸關係

 

作者/齊茂吉(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李登輝入繼大統後,打著推動民主化的旗號,無往不利,終結了號稱中華民國法統的「萬年國會」,中央級民意代表全面改選,本土化潮流席捲台灣。各路人馬,不論省藉、族群、政黨,都爭先恐後表態「愛台灣」,形成「台灣優先、台灣第一」的價值觀。

 

在這種氛圍下,1990年2月主流及非主流之爭,及後來與郝柏村的衝突中,李登輝大獲全勝,外省籍大老權貴失勢,已無法左右台灣政局。在國民黨內,李登輝的政敵,不是靠邊站,就是被逼出走,李登輝獨攬大權,定於一尊,成為台灣頭號政治强人,但與蔣氏父子不同,他擁有美國Time雜誌送給他的桂冠「民主先生」。

 

開放彭明敏等台獨人士返台  李煥出局

 

此一期間,中共已逐漸洞悉李登輝的兩手策略,一方面拋出《國統綱領》,高唱統一;另一方面則有意培植台獨勢力,例如不斷將「黑名單」中列名的台獨份子,解除返台的禁令,代表性人物就是彭明敏。

 

這不僅引起中共國安系統的高度警覺,而且也成為李登輝與時任行政院長李煥決裂的導火線。李煥生前透露,他反對彭明敏返台,因為他是通緝在案的「叛亂犯」,而觸怒了李登輝。李煥堅持應依法處理,彭明敏返台應循司法途徑解決,再由李登輝行使總統的特赦權。當然,彭明敏不可能接受這種條件。李煥下台後,最高法院撤銷對彭明敏的通緝令,1992年11月彭明敏安然返台,台獨陣營聲勢大振。

 

此前,李登輝已交代宋心濓,動用國安局資源,協助流亡海外的彭明敏。留日出身,在日本擁有人脈關係的前立法院長梁肅戎生前透露,在日本有一批極右派學者是李登輝的重要智囊。這批學者代表性人物就是中嶋嶺雄,他曾與李登輝合著《亞洲的智略》一書,主張「中國分裂論」,李登輝的「七塊論」即出自中嶋嶺雄。這批學者與國安局關係密切,合辦許多學術活動。顯然,只要是李登輝交辦的事項,宋心濂使命必達,當時國安局內部盛傳宋心濂要升任國防部長,然李登輝並未安排宋心濂更上一層樓。

 

宋心濂下台後,1994年7月14日到陽明山中國大飯店泡湯,不幸身亡。宋心濓暴卒前一天,因為打高爾夫球導致手掌受傷,包裹著紗布,到愛國西路一家中醫診所就診。當時中醫師把脈,脈象並無異狀,不料隔天即告心臟衰竭而亡,宋心濓的忌日與生日是同一天。

 

迄今,宋心濂的死因仍然眾說紛紜。然知情者透露,當天宋心濂偕其妻子在陽明山健行後,至中國大飯店泡湯,宋心濂有血壓低的毛病,又未進食,空腹即入大眾池泡湯,昏厥倒下時,並無其他湯客,等到飯店發現宋心濂出事時,送醫急救已告回天乏術。宋心濂的妻子當天在場,她不認為宋心濂之死,另有內幕。

 

接替李煥出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號稱與李登輝「肝膽相照」,但是李登輝並不信任郝柏村,郝柏村為了釋除李登輝的疑忌,還主動辦理退伍,脫下軍裝辭去一級上將的終身職。不過兩人在國家定位的理念上南轅北轍,扞格不入,郝柏村堅持反台獨的立場,從未動搖過。再加上8年參謀總長的任內,郝系將領在軍中勢力根深柢固,一派獨大。對李登輝而言,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站在美方的立場,也絶不允許在後蔣經國時期,台灣出現軍事強人。當年總政戰部主任王昇上將權傾一朝時,AIT處長李潔明就想方設法搞掉王昇,這在他的回憶錄中即有記載。多年後,郝柏村也說,若他有不臣之心的話,李登輝不可能順利接班。

 

理念、人事不合齟齬叢生  郝柏村失勢

 

即使郝柏村在軍界呼風喚雨,但國軍本省籍士官兵所佔的比例非常高,不論任何當權將領都不可能動員軍隊來搞政爭,更何況,郝柏村再三強調國軍維護中華民國憲法。任何派系勢力要挑戰李登輝,唯有經由國民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中全會或中常會,根據黨章規定通過的決議,才具有合法性。關鍵是,李登輝是黨主席,掌握了黨機器,擁有資源動員各路人馬「勤王」,在黨內屹立不搖。在這場政爭中,郝柏村的政治實力被高估了。

 

有些高級將領為了保權保位,佔缺升官,投靠李登輝,也是必然的。有位情治首長,係郝柏村一手提拔的親信將領,這位將領見風使舵,倒向李登輝,爲了表態效忠,他下令監聽郝柏村及蔣孝勇。1990年2月政爭時,國安局掌控監聽機制,引起軒然大波,事後宋心濓將監聽設備移交給其他情治部門,同時解散監聽小組「安華中心」,成員分派至國安局各單位,重要幹部調往海外,享有優渥的待遇。

當蔣孝勇獲悉被監聽後,約這位首長見面,當面告訴這位首長説,他現在經商,不搞政治,沒有必要監聽他。這位首長面紅耳斥地否認,十分尷尬。蔣孝勇又去告訴郝柏村他也被監聽,郝柏村難以置信。

 

為了制衡郝柏村,李登輝擬升參軍長蔣仲苓為一級上將,郝柏村拒絕副署此一人令。郝、蔣不和,明爭暗鬥,軍中已非秘聞。郝柏村當然不願意蔣仲苓晉升為一級上將,郝柏村堅持擁有重大戰功或出任參謀總長,才具有晉升一級上將的資格。此外,郝柏村又親自一一打電話徵詢所有一級上將的意見,獲得這批老將的支持。李登輝不得不打消這個念頭,李、郝終告「肝膽俱裂」。

 

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對談時,即說:「為什麼前任行政院長不得不換人呢?這一點也是關聯到這個問題。」什麽問題呢?李登輝說是「外省人」。由於李登輝是第一位本省籍總統,當他與這批外省籍政客產生矛盾時,刀槍不入的金鐘罩就是省籍情結,這種情結不僅是本土意識,而且也有「二二八事件」的悲情意識,兩種意識一旦發酵起來,外省籍政客根本難以招架,李登輝也成為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東方不敗」,前後兩任行政院長李煥、郝柏村都不是李登輝的對手。省籍情結產生的族群矛盾,最後上升為統獨之爭。

 

日本情結、台獨意識一一浮現  李登輝路線登場》

 

1993年2月郝柏村辭掉行政院長後,李登輝終於除掉心腹大患,內心真正的構思才告浮現。1994年間,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間的對談,李登輝路線正式登場,這不僅是台灣史,而且是兩岸關係史變遷的重要節點。此後在李登輝路線主導下,台灣全面本土化,在這套論述下,台灣意識高漲,中國元素一路淡化,最後出現「去中化」的結果,也不令人意外。即使馬英九於2008年就任總統8年,也不敢輕攖其鋒,歷史教科書課綱調整一事不了了之,可見一斑。

 

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對談主題是「台灣人的悲哀」,重點如下:1、台灣是無主之地;2.、「中國」一詞混淆不清;3、中華民國及國民黨是外來政權;4、推動總統直接民選;5、暗示主權過時論;6、引用舊約「出埃及記」的典故,隱喻率領台灣走向獨立;7、批判大中國的歷史及地理教育,强調應加强台灣鄉土敦育,增加更多的台灣歷史及地理;8、肯定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

 

這篇對談原文係日文,李登輝親筆修改後,在日本《週刊朝日》登出,日文主題是「場所的悲哀」。當年李登輝留學京都大學時,深受該校哲學教授西田幾多郎思想之影響,西田也是京都學派的開山祖師。在西田的哲學思想中,「場所邏輯」是他重要的理論組成部分。通俗地説,每個人出生於世界上,就是一個場所,必須突破時空的限制,走出場所。由於日本是先天資源不足的島國場所,所以要突破這種限制,走向對外擴張,影響日本軍國主義甚深。同樣地,台灣也是受到中國限制的場所,必須加以突破,並走向國際。這是李登輝哲學思想的重要根源。

 

在直接民選的4位總統中,李登輝博學多聞,哲學造詣最深。他任副總統時,在辦公室內的藏書即有一套西田幾多郎全集。2004年8月,李登輝赴日訪遊時,曾特地參訪西田幾多郎紀念館,並到他墓前悼念。但一般台灣人不瞭解西田的「場所邏輯」典故,主題才改為「台灣人之悲哀」。訪談全文問世後,在島內引起兩極化的反應,李登輝不以為意,他鋼鐵般的意志不動如山,繼續推動「寧靜革命」,落實他的基本路線。

 

兩條密使管道與北京通氣  有的懷疑有的幫腔

 

與此同時,面對關於統獨之爭的聲浪,李登輝也利用各種機會澄清,前後講了130多次,他要搞統一;同時,不斷向北京傳話,他不是台獨。舉例而言,當年某教授曾為非主流出謀畫策,宋楚瑜親自登門造訪,做某教授的工作,某教授轉而為李登輝效力,穿梭兩岸傳話説他不是台獨。某教授與時任人大委員長喬石,在上海有同窗之誼,而且是同寢室的室友,交情很深。兩人見面時,喬石並不分管涉台事務,但他長期掌握台情,有他的視野高度,當時他判斷台灣有3點走向:1、去三民主義化,2、去統一化,3、去中國化。結果,一一應驗。不料,某教授返台後却對外放話「水落石出」,影射「江下喬上」,引起中共有關部門不滿,認為某教授挑撥領導階層。

 

李登輝就任總統後,先後與北京建立兩條密使管道,派遣心腹向北京吹風通氣。一條管道經旅居香港的國學大師南懷瑾牽線,對口是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楊斯德,他曾任總政治部聯絡部少將部長,至於負責人是時任國家主席楊尚昆,他也是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李登輝則指派機要秘書蘇志誠專責此事。1990年12月31日,在香港南懷瑾寓所,楊斯德與蘇志誠密會,這條管道開始運作。

 

另外一條管道由早稻田大學出身的前台共曾永賢負責搭線,當年曾永賢被捕後「自新」。國民黨情治機構在台肅諜的大將是前中共南方工委組織部長郭乾輝 (郭華倫),他遭到逮捕後轉而為中統局效命。來台後在蔣經國主持的總統府資料室擔綱,據他告訴筆者,他曾就被捕的共諜處置問題,上簽呈請示蔣介石,老蔣批示的大意是,凡是他的學生,一律處決,絶不寬貸;其他的共諜份子,只要「自新」轉變,則留下生路。這批自新份子安排在情治機構發揮所長,鑽研大陸問題,代表性人物如台灣省工委書記蔡孝乾,在情報局升至少將副主任,曾永賢則在調查局當到四處處長。

 

由於曾永賢與李登輝具有相同的背景,又同是客籍人士,兩人關係非比尋常,私下交談均使用日語,曾永賢被騁為國策顧問,是李登輝推心置腹的師爺,他不僅是兩岸密使管道的操盤手,而且也是影響大陸政策的幕後核心人物,對情治首長也有相當大的影響力。曾永賢學養俱佳,作風沉穩內斂,又非常低調,外界往往忽略了他的重要性。

 

曾永賢聯繫上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1992年3月首次北京之行,國安幕僚張榮豐隨行。此行,對口是時任聯絡部部長葉選寧少將(別名岳楓),他是葉劍英元帥的次子。趙紫陽生前的秘密錄音透露,胡耀邦被罷黜總書記後,中共中央黨校校長王震交代葉選寧打電話給趙紫陽,約趙紫陽到他的寓所見面,葉選寧在場。當時,王震勸趙紫陽不要接任總書記的位子。顯示,葉選寧在中共高層擁有相當大的政治能量。曾永賢抵北京後,葉選寧親自到曾永賢下榻的旅館密談3個小時。此次會談後,葉選寧隨即安排曾永賢與楊尚昆見面,楊尚昆親自掌握了兩條直通李登輝的管道。

 

由於此一期間,中央軍委副主席楊尚昆及其弟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上將,在軍中形成楊家將的派系勢力,外界流傳,楊白冰架空了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引起鄧小平的猜疑。1992年10月十四大後,楊白冰及楊尚昆先後失掉軍權,葉選寧安然過關,直到1997年才退役。

 

江澤民在鄧小平力挺下,權位益加鞏固,並接管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楊尚昆則退出對台工作。後來,江澤民指派他的親信,時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曾慶紅為蘇志誠的對口。由此可見,江澤民對李登輝這條密使管道的重視程度。在江澤民大力提拔下,曾慶紅一路扶搖直上,官拜國家副主席。

 

江澤明定性:毫無民族情感  李登輝兩面手法破功

 

據葉選寧生前透露,李登輝上台後,經過他這條管道傳遞的信息主要有3點:

1、由於「二二八事件」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李登輝他必須進行安撫及處理,有不得己的苦衷;

2、國民黨的內部鬥爭,李登輝他準備除掉以郝柏村為首的反共死硬派;

3、李登輝他不是台獨。

 

葉選寧又透露,每當李登輝提出的重要政策作為,涉及兩岸關係時,他一定會直接派人來解釋,並提出他的理由。

 

葉選寧指出,直接或間接的多元渠道蒐集來的各種訊息,對於李登輝到底是不是台獨這個問題,在中共內部形成3種不同的意見,1是相信,2是半信半疑,3是不相信。

 

據瞭解,李系人馬在北京下的功夫非常深,台灣某位紅頂商人扮演著重要角色某位高幹子弟就指名道姓,告訴筆者說,這位紅頂商人在北京「到處撒錢」。

在這股糖衣炮彈攻勢下,涉台相關會議中有人會挺身而出辯護說,李登輝不是台獨。不難想像,這牽扯不同系統的角力,相當錯綜複雜,水深難測。

 

直到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對談全文問世後,中共高層才徹底認清李登輝真正的面目,而不再存有任何幻想。一位涉台人士告訴筆者,江澤民看完這篇訪談後說「毫無民族情感」!

 

此時,中共高層才對李登輝正式定性,兩岸風雲益加詭譎!

 

 

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右)對談全文問世後,中共高層徹底認清李登輝真正的面目,而不再存有任何幻想。(圖片取自網路)

 

李登輝顛覆了兩岸關係

 

作者/齊茂吉(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李登輝入繼大統後,打著推動民主化的旗號,無往不利,終結了號稱中華民國法統的「萬年國會」,中央級民意代表全面改選,本土化潮流席捲台灣。各路人馬,不論省藉、族群、政黨,都爭先恐後表態「愛台灣」,形成「台灣優先、台灣第一」的價值觀。

 

在這種氛圍下,1990年2月主流及非主流之爭,及後來與郝柏村的衝突中,李登輝大獲全勝,外省籍大老權貴失勢,已無法左右台灣政局。在國民黨內,李登輝的政敵,不是靠邊站,就是被逼出走,李登輝獨攬大權,定於一尊,成為台灣頭號政治强人,但與蔣氏父子不同,他擁有美國Time雜誌送給他的桂冠「民主先生」。

 

開放彭明敏等台獨人士返台  李煥出局

 

此一期間,中共已逐漸洞悉李登輝的兩手策略,一方面拋出《國統綱領》,高唱統一;另一方面則有意培植台獨勢力,例如不斷將「黑名單」中列名的台獨份子,解除返台的禁令,代表性人物就是彭明敏。

 

這不僅引起中共國安系統的高度警覺,而且也成為李登輝與時任行政院長李煥決裂的導火線。李煥生前透露,他反對彭明敏返台,因為他是通緝在案的「叛亂犯」,而觸怒了李登輝。李煥堅持應依法處理,彭明敏返台應循司法途徑解決,再由李登輝行使總統的特赦權。當然,彭明敏不可能接受這種條件。李煥下台後,最高法院撤銷對彭明敏的通緝令,1992年11月彭明敏安然返台,台獨陣營聲勢大振。

 

此前,李登輝已交代宋心濓,動用國安局資源,協助流亡海外的彭明敏。留日出身,在日本擁有人脈關係的前立法院長梁肅戎生前透露,在日本有一批極右派學者是李登輝的重要智囊。這批學者代表性人物就是中嶋嶺雄,他曾與李登輝合著《亞洲的智略》一書,主張「中國分裂論」,李登輝的「七塊論」即出自中嶋嶺雄。這批學者與國安局關係密切,合辦許多學術活動。顯然,只要是李登輝交辦的事項,宋心濂使命必達,當時國安局內部盛傳宋心濂要升任國防部長,然李登輝並未安排宋心濂更上一層樓。

 

宋心濂下台後,1994年7月14日到陽明山中國大飯店泡湯,不幸身亡。宋心濓暴卒前一天,因為打高爾夫球導致手掌受傷,包裹著紗布,到愛國西路一家中醫診所就診。當時中醫師把脈,脈象並無異狀,不料隔天即告心臟衰竭而亡,宋心濓的忌日與生日是同一天。

 

迄今,宋心濂的死因仍然眾說紛紜。然知情者透露,當天宋心濂偕其妻子在陽明山健行後,至中國大飯店泡湯,宋心濂有血壓低的毛病,又未進食,空腹即入大眾池泡湯,昏厥倒下時,並無其他湯客,等到飯店發現宋心濂出事時,送醫急救已告回天乏術。宋心濂的妻子當天在場,她不認為宋心濂之死,另有內幕。

 

接替李煥出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號稱與李登輝「肝膽相照」,但是李登輝並不信任郝柏村,郝柏村為了釋除李登輝的疑忌,還主動辦理退伍,脫下軍裝辭去一級上將的終身職。不過兩人在國家定位的理念上南轅北轍,扞格不入,郝柏村堅持反台獨的立場,從未動搖過。再加上8年參謀總長的任內,郝系將領在軍中勢力根深柢固,一派獨大。對李登輝而言,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站在美方的立場,也絶不允許在後蔣經國時期,台灣出現軍事強人。當年總政戰部主任王昇上將權傾一朝時,AIT處長李潔明就想方設法搞掉王昇,這在他的回憶錄中即有記載。多年後,郝柏村也說,若他有不臣之心的話,李登輝不可能順利接班。

 

理念、人事不合齟齬叢生  郝柏村失勢

 

即使郝柏村在軍界呼風喚雨,但國軍本省籍士官兵所佔的比例非常高,不論任何當權將領都不可能動員軍隊來搞政爭,更何況,郝柏村再三強調國軍維護中華民國憲法。任何派系勢力要挑戰李登輝,唯有經由國民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中全會或中常會,根據黨章規定通過的決議,才具有合法性。關鍵是,李登輝是黨主席,掌握了黨機器,擁有資源動員各路人馬「勤王」,在黨內屹立不搖。在這場政爭中,郝柏村的政治實力被高估了。

 

有些高級將領為了保權保位,佔缺升官,投靠李登輝,也是必然的。有位情治首長,係郝柏村一手提拔的親信將領,這位將領見風使舵,倒向李登輝,爲了表態效忠,他下令監聽郝柏村及蔣孝勇。1990年2月政爭時,國安局掌控監聽機制,引起軒然大波,事後宋心濓將監聽設備移交給其他情治部門,同時解散監聽小組「安華中心」,成員分派至國安局各單位,重要幹部調往海外,享有優渥的待遇。

當蔣孝勇獲悉被監聽後,約這位首長見面,當面告訴這位首長説,他現在經商,不搞政治,沒有必要監聽他。這位首長面紅耳斥地否認,十分尷尬。蔣孝勇又去告訴郝柏村他也被監聽,郝柏村難以置信。

 

為了制衡郝柏村,李登輝擬升參軍長蔣仲苓為一級上將,郝柏村拒絕副署此一人令。郝、蔣不和,明爭暗鬥,軍中已非秘聞。郝柏村當然不願意蔣仲苓晉升為一級上將,郝柏村堅持擁有重大戰功或出任參謀總長,才具有晉升一級上將的資格。此外,郝柏村又親自一一打電話徵詢所有一級上將的意見,獲得這批老將的支持。李登輝不得不打消這個念頭,李、郝終告「肝膽俱裂」。

 

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對談時,即說:「為什麼前任行政院長不得不換人呢?這一點也是關聯到這個問題。」什麽問題呢?李登輝說是「外省人」。由於李登輝是第一位本省籍總統,當他與這批外省籍政客產生矛盾時,刀槍不入的金鐘罩就是省籍情結,這種情結不僅是本土意識,而且也有「二二八事件」的悲情意識,兩種意識一旦發酵起來,外省籍政客根本難以招架,李登輝也成為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東方不敗」,前後兩任行政院長李煥、郝柏村都不是李登輝的對手。省籍情結產生的族群矛盾,最後上升為統獨之爭。

 

日本情結、台獨意識一一浮現  李登輝路線登場》

 

1993年2月郝柏村辭掉行政院長後,李登輝終於除掉心腹大患,內心真正的構思才告浮現。1994年間,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間的對談,李登輝路線正式登場,這不僅是台灣史,而且是兩岸關係史變遷的重要節點。此後在李登輝路線主導下,台灣全面本土化,在這套論述下,台灣意識高漲,中國元素一路淡化,最後出現「去中化」的結果,也不令人意外。即使馬英九於2008年就任總統8年,也不敢輕攖其鋒,歷史教科書課綱調整一事不了了之,可見一斑。

 

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對談主題是「台灣人的悲哀」,重點如下:1、台灣是無主之地;2.、「中國」一詞混淆不清;3、中華民國及國民黨是外來政權;4、推動總統直接民選;5、暗示主權過時論;6、引用舊約「出埃及記」的典故,隱喻率領台灣走向獨立;7、批判大中國的歷史及地理教育,强調應加强台灣鄉土敦育,增加更多的台灣歷史及地理;8、肯定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

 

這篇對談原文係日文,李登輝親筆修改後,在日本《週刊朝日》登出,日文主題是「場所的悲哀」。當年李登輝留學京都大學時,深受該校哲學教授西田幾多郎思想之影響,西田也是京都學派的開山祖師。在西田的哲學思想中,「場所邏輯」是他重要的理論組成部分。通俗地説,每個人出生於世界上,就是一個場所,必須突破時空的限制,走出場所。由於日本是先天資源不足的島國場所,所以要突破這種限制,走向對外擴張,影響日本軍國主義甚深。同樣地,台灣也是受到中國限制的場所,必須加以突破,並走向國際。這是李登輝哲學思想的重要根源。

 

在直接民選的4位總統中,李登輝博學多聞,哲學造詣最深。他任副總統時,在辦公室內的藏書即有一套西田幾多郎全集。2004年8月,李登輝赴日訪遊時,曾特地參訪西田幾多郎紀念館,並到他墓前悼念。但一般台灣人不瞭解西田的「場所邏輯」典故,主題才改為「台灣人之悲哀」。訪談全文問世後,在島內引起兩極化的反應,李登輝不以為意,他鋼鐵般的意志不動如山,繼續推動「寧靜革命」,落實他的基本路線。

 

兩條密使管道與北京通氣  有的懷疑有的幫腔

 

與此同時,面對關於統獨之爭的聲浪,李登輝也利用各種機會澄清,前後講了130多次,他要搞統一;同時,不斷向北京傳話,他不是台獨。舉例而言,當年某教授曾為非主流出謀畫策,宋楚瑜親自登門造訪,做某教授的工作,某教授轉而為李登輝效力,穿梭兩岸傳話説他不是台獨。某教授與時任人大委員長喬石,在上海有同窗之誼,而且是同寢室的室友,交情很深。兩人見面時,喬石並不分管涉台事務,但他長期掌握台情,有他的視野高度,當時他判斷台灣有3點走向:1、去三民主義化,2、去統一化,3、去中國化。結果,一一應驗。不料,某教授返台後却對外放話「水落石出」,影射「江下喬上」,引起中共有關部門不滿,認為某教授挑撥領導階層。

 

李登輝就任總統後,先後與北京建立兩條密使管道,派遣心腹向北京吹風通氣。一條管道經旅居香港的國學大師南懷瑾牽線,對口是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楊斯德,他曾任總政治部聯絡部少將部長,至於負責人是時任國家主席楊尚昆,他也是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李登輝則指派機要秘書蘇志誠專責此事。1990年12月31日,在香港南懷瑾寓所,楊斯德與蘇志誠密會,這條管道開始運作。

 

另外一條管道由早稻田大學出身的前台共曾永賢負責搭線,當年曾永賢被捕後「自新」。國民黨情治機構在台肅諜的大將是前中共南方工委組織部長郭乾輝 (郭華倫),他遭到逮捕後轉而為中統局效命。來台後在蔣經國主持的總統府資料室擔綱,據他告訴筆者,他曾就被捕的共諜處置問題,上簽呈請示蔣介石,老蔣批示的大意是,凡是他的學生,一律處決,絶不寬貸;其他的共諜份子,只要「自新」轉變,則留下生路。這批自新份子安排在情治機構發揮所長,鑽研大陸問題,代表性人物如台灣省工委書記蔡孝乾,在情報局升至少將副主任,曾永賢則在調查局當到四處處長。

 

由於曾永賢與李登輝具有相同的背景,又同是客籍人士,兩人關係非比尋常,私下交談均使用日語,曾永賢被騁為國策顧問,是李登輝推心置腹的師爺,他不僅是兩岸密使管道的操盤手,而且也是影響大陸政策的幕後核心人物,對情治首長也有相當大的影響力。曾永賢學養俱佳,作風沉穩內斂,又非常低調,外界往往忽略了他的重要性。

 

曾永賢聯繫上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1992年3月首次北京之行,國安幕僚張榮豐隨行。此行,對口是時任聯絡部部長葉選寧少將(別名岳楓),他是葉劍英元帥的次子。趙紫陽生前的秘密錄音透露,胡耀邦被罷黜總書記後,中共中央黨校校長王震交代葉選寧打電話給趙紫陽,約趙紫陽到他的寓所見面,葉選寧在場。當時,王震勸趙紫陽不要接任總書記的位子。顯示,葉選寧在中共高層擁有相當大的政治能量。曾永賢抵北京後,葉選寧親自到曾永賢下榻的旅館密談3個小時。此次會談後,葉選寧隨即安排曾永賢與楊尚昆見面,楊尚昆親自掌握了兩條直通李登輝的管道。

 

由於此一期間,中央軍委副主席楊尚昆及其弟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上將,在軍中形成楊家將的派系勢力,外界流傳,楊白冰架空了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引起鄧小平的猜疑。1992年10月十四大後,楊白冰及楊尚昆先後失掉軍權,葉選寧安然過關,直到1997年才退役。

 

江澤民在鄧小平力挺下,權位益加鞏固,並接管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楊尚昆則退出對台工作。後來,江澤民指派他的親信,時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曾慶紅為蘇志誠的對口。由此可見,江澤民對李登輝這條密使管道的重視程度。在江澤民大力提拔下,曾慶紅一路扶搖直上,官拜國家副主席。

 

江澤明定性:毫無民族情感  李登輝兩面手法破功

 

據葉選寧生前透露,李登輝上台後,經過他這條管道傳遞的信息主要有3點:

1、由於「二二八事件」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李登輝他必須進行安撫及處理,有不得己的苦衷;

2、國民黨的內部鬥爭,李登輝他準備除掉以郝柏村為首的反共死硬派;

3、李登輝他不是台獨。

 

葉選寧又透露,每當李登輝提出的重要政策作為,涉及兩岸關係時,他一定會直接派人來解釋,並提出他的理由。

 

葉選寧指出,直接或間接的多元渠道蒐集來的各種訊息,對於李登輝到底是不是台獨這個問題,在中共內部形成3種不同的意見,1是相信,2是半信半疑,3是不相信。

 

據瞭解,李系人馬在北京下的功夫非常深,台灣某位紅頂商人扮演著重要角色某位高幹子弟就指名道姓,告訴筆者說,這位紅頂商人在北京「到處撒錢」。

在這股糖衣炮彈攻勢下,涉台相關會議中有人會挺身而出辯護說,李登輝不是台獨。不難想像,這牽扯不同系統的角力,相當錯綜複雜,水深難測。

 

直到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對談全文問世後,中共高層才徹底認清李登輝真正的面目,而不再存有任何幻想。一位涉台人士告訴筆者,江澤民看完這篇訪談後說「毫無民族情感」!

 

此時,中共高層才對李登輝正式定性,兩岸風雲益加詭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