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東南亞》緬甸軍事鎮壓示威,只欠東風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梁東屏@東南亞》緬甸軍事鎮壓示威,只欠東風
2021-03-01 07:00:00
A+
A
A-

種種跡象顯示,緬甸軍方準備自己把軍事鎮壓的東風吹起來。(圖片取自網路)

 

緬甸軍事鎮壓示威,只欠東風

 

作者/梁東屏

 

緬甸軍方於二月一日發動政變,推翻民選政府並逮捕該國實質領袖國務資政翁山蘇姬以及總統溫敏,同時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緊接著,緬甸軍方於九日宣布首都內比都、第一大城仰光及第二大城曼德勒(瓦城)局部戒嚴、宵禁,禁止五人以上集會。但緬甸民眾無視禁令,仍然持續走上街頭抗議,至今已經連續二十一天。社交媒體上的照片顯示,從與中國大陸接壤的北部山區到中部平原、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再到南部的狹長地帶,緬甸全國各地城鎮均出現抗議活動,也出現零星傷亡事件。 

 

特別是,緬甸軍警二十日在第二大城曼德勒一家造船廠開槍,造成兩人死亡,二十人受傷,成為公民不服從運動以來最血腥的一天。那天軍警原本是要進入造船廠逼迫罷工的工人復工,附近的居民聞訊前往支援工人,結果軍警就對著他們無差別開槍。

 

其實,當天緬甸軍警在其他城市的示威場合也曾開槍,所以,當天的死亡人數總計為四人,傷者過百。死者當中有三名為示威者,一名為社區守望相助成員。二十六日,又有兩名在曼德勒遭槍擊的示威者不治死亡。

 

在此之前,已有一位於二月九日跟著姐姐參加在首都內比都示威行動的十九歲女孩妙兌兌凱(Mya Thwate Thwate Khaing)身亡,因此,緬甸示威運動的死者至今已經累積至七人。

 

根據緬甸媒體《伊洛瓦底新聞社》報導,抗爭現場中,妙兌兌凱是站在公車站裡躲避水砲,並無意圖接近警方設下的路障。她被射中頭部當場倒下,送醫後被判定腦死,透過人工生命支持措施續命,但於二月十九日上午宣告不治。

 

不過緬甸官方媒體事後發布消息指出,從妙兌兌凱頭部取出的金屬碎片,與軍警所使用的槍彈不符合,因此妙兌兌凱的死應該是「其他外力」造成。

 

緬甸軍隊的類似作法其實屢見不鮮。日本記者長井健司二零零七年九月採訪緬甸「袈裟革命」時遭槍擊斃命,日本派出特使外務省審議官藪中三十二到緬甸交涉,緬甸指稱長井健司死於「流彈」,藪中三十二提出取回長井健司所使用攝影機的要求,緬方說攝影機不見了,卻交還了電池,言下之意已經很清楚,那就是「攝影機在我們手裡,但不會給你。」為什麼?因為長井健司的攝影機很可能拍到了開槍的軍人。

 

正是因為軍警在曼德勒示威現場無差別開槍,再加上軍方否認跟妙兌兌凱之死有關,引起群情激憤,於是呼籲發動全國在二十二日大罷工。緬甸軍方則在二十一日晚間透過國營廣播電視台警告抗議者勿做出違法行為,「抗議者正煽動民眾走上對抗的道路,尤其是情緒激動的青少年,他們將遭受生命損失」,但這一警告並未能阻止數萬人隔日繼續上街抗議。

 

二十二日當天,緬甸各大企業紛紛響應罷工聲援示威者,除本國商店外,國際連鎖業者也加入罷工行列,包括百勝國際餐飲集團旗下的肯德基、外送餐飲業者Food Panda。叫車平台Grab也停止提供快遞但還維持計程車服務。

 

不過,二十二日當天全緬甸各地的示威活動大致平和,亦未傳出嚴重傷亡事件。目前已知的是緬甸軍警在首都內比都附近逮捕了近兩百名意圖參加示威的人士。緬甸軍警當天把通往首都的所有道路封鎖,許多人直接從自家座車中被拖出,然後被帶上停在附近的軍警車輛。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者告訴《伊洛瓦底新聞社》,他的哥哥、舅舅、舅媽所乘坐的車輛被攔下,「我哥哥當時用手機即時記錄,所以我看到了整個過程,我現在不知道他們人在哪裡?」

 

根據一些僥倖脫逃的人表示,緬甸軍警似乎是把目標鎖定在年輕人身上,一些被捕者的代表律師則指出,被捕人士都須簽署一份不再參加未來抗議活動的保證書。 

 

這兩天傳出的新聞圖片也顯示出,殘暴無比,二零一七年八月在若開邦執行「清掃」羅興亞人任務的緬甸陸軍第三十三輕裝師,已經被調派至曼德勒。

 

更令人不安的發展是,這兩天已有親軍政府的群眾上街反制,這些人持木棍、尖刀、彈弓攻擊進行反政變的和平示威者。熟知緬甸軍方作法的人都知道,這些地痞流氓根本就是軍方收買的麻煩製造者,也是他們的一貫做法,目的就是要製造騷亂,為軍方搭建出手的舞台。

 

所以,緬甸軍方對示威活動的鎮壓,已經到了萬事皆備只欠東風的階段,現在,他們準備自己把東風吹起來了。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種種跡象顯示,緬甸軍方準備自己把軍事鎮壓的東風吹起來。(圖片取自網路)

 

緬甸軍事鎮壓示威,只欠東風

 

作者/梁東屏

 

緬甸軍方於二月一日發動政變,推翻民選政府並逮捕該國實質領袖國務資政翁山蘇姬以及總統溫敏,同時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緊接著,緬甸軍方於九日宣布首都內比都、第一大城仰光及第二大城曼德勒(瓦城)局部戒嚴、宵禁,禁止五人以上集會。但緬甸民眾無視禁令,仍然持續走上街頭抗議,至今已經連續二十一天。社交媒體上的照片顯示,從與中國大陸接壤的北部山區到中部平原、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再到南部的狹長地帶,緬甸全國各地城鎮均出現抗議活動,也出現零星傷亡事件。 

 

特別是,緬甸軍警二十日在第二大城曼德勒一家造船廠開槍,造成兩人死亡,二十人受傷,成為公民不服從運動以來最血腥的一天。那天軍警原本是要進入造船廠逼迫罷工的工人復工,附近的居民聞訊前往支援工人,結果軍警就對著他們無差別開槍。

 

其實,當天緬甸軍警在其他城市的示威場合也曾開槍,所以,當天的死亡人數總計為四人,傷者過百。死者當中有三名為示威者,一名為社區守望相助成員。二十六日,又有兩名在曼德勒遭槍擊的示威者不治死亡。

 

在此之前,已有一位於二月九日跟著姐姐參加在首都內比都示威行動的十九歲女孩妙兌兌凱(Mya Thwate Thwate Khaing)身亡,因此,緬甸示威運動的死者至今已經累積至七人。

 

根據緬甸媒體《伊洛瓦底新聞社》報導,抗爭現場中,妙兌兌凱是站在公車站裡躲避水砲,並無意圖接近警方設下的路障。她被射中頭部當場倒下,送醫後被判定腦死,透過人工生命支持措施續命,但於二月十九日上午宣告不治。

 

不過緬甸官方媒體事後發布消息指出,從妙兌兌凱頭部取出的金屬碎片,與軍警所使用的槍彈不符合,因此妙兌兌凱的死應該是「其他外力」造成。

 

緬甸軍隊的類似作法其實屢見不鮮。日本記者長井健司二零零七年九月採訪緬甸「袈裟革命」時遭槍擊斃命,日本派出特使外務省審議官藪中三十二到緬甸交涉,緬甸指稱長井健司死於「流彈」,藪中三十二提出取回長井健司所使用攝影機的要求,緬方說攝影機不見了,卻交還了電池,言下之意已經很清楚,那就是「攝影機在我們手裡,但不會給你。」為什麼?因為長井健司的攝影機很可能拍到了開槍的軍人。

 

正是因為軍警在曼德勒示威現場無差別開槍,再加上軍方否認跟妙兌兌凱之死有關,引起群情激憤,於是呼籲發動全國在二十二日大罷工。緬甸軍方則在二十一日晚間透過國營廣播電視台警告抗議者勿做出違法行為,「抗議者正煽動民眾走上對抗的道路,尤其是情緒激動的青少年,他們將遭受生命損失」,但這一警告並未能阻止數萬人隔日繼續上街抗議。

 

二十二日當天,緬甸各大企業紛紛響應罷工聲援示威者,除本國商店外,國際連鎖業者也加入罷工行列,包括百勝國際餐飲集團旗下的肯德基、外送餐飲業者Food Panda。叫車平台Grab也停止提供快遞但還維持計程車服務。

 

不過,二十二日當天全緬甸各地的示威活動大致平和,亦未傳出嚴重傷亡事件。目前已知的是緬甸軍警在首都內比都附近逮捕了近兩百名意圖參加示威的人士。緬甸軍警當天把通往首都的所有道路封鎖,許多人直接從自家座車中被拖出,然後被帶上停在附近的軍警車輛。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者告訴《伊洛瓦底新聞社》,他的哥哥、舅舅、舅媽所乘坐的車輛被攔下,「我哥哥當時用手機即時記錄,所以我看到了整個過程,我現在不知道他們人在哪裡?」

 

根據一些僥倖脫逃的人表示,緬甸軍警似乎是把目標鎖定在年輕人身上,一些被捕者的代表律師則指出,被捕人士都須簽署一份不再參加未來抗議活動的保證書。 

 

這兩天傳出的新聞圖片也顯示出,殘暴無比,二零一七年八月在若開邦執行「清掃」羅興亞人任務的緬甸陸軍第三十三輕裝師,已經被調派至曼德勒。

 

更令人不安的發展是,這兩天已有親軍政府的群眾上街反制,這些人持木棍、尖刀、彈弓攻擊進行反政變的和平示威者。熟知緬甸軍方作法的人都知道,這些地痞流氓根本就是軍方收買的麻煩製造者,也是他們的一貫做法,目的就是要製造騷亂,為軍方搭建出手的舞台。

 

所以,緬甸軍方對示威活動的鎮壓,已經到了萬事皆備只欠東風的階段,現在,他們準備自己把東風吹起來了。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