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東南亞》緬甸的不合作運動持續升級,軍事鎮壓迫在眉睫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梁東屏@東南亞》緬甸的不合作運動持續升級,軍事鎮壓迫在眉睫
2021-02-22 07:00:00
A+
A
A-

緬甸每天半夜都在抓人,至今已經逮捕了至少五百人。(圖片取自網路)

 

緬甸的不合作運動持續升級,軍事鎮壓迫在眉睫

 

作者/梁東屏

 

緬甸軍方於二月一日發動政變,推翻民選政府並逮捕該國實質領袖國務資政翁山蘇姬以及總統溫敏,同時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五人以上的集會。由於事出突然,緬甸民眾一時反應不過來,直到二月六日醫療人員首先發難,開始推動公民不服從運動,緬甸民眾才如夢初醒開始響應;不顧軍方所頒布的禁令,在全國範圍內組織示威、抗議,至今已經連續第十五天,而且還有日益升高之勢。

 

從二月十七日早上七時起,緬甸民眾採取新的抗議模式,包括第一大城仰光以及中、緬邊界城鎮木姐在內的全緬許多地區,有大批示威者故意將車輛「拋錨」停在市區及交通主幹道或橋樑上,以阻止警車、軍車通過,並造成大面積交通癱瘓,甚至已經造成中緬邊貿嚴重受阻,大批貨物囤積滯留在邊境地區。

 

木姐的一些商人說,由於抗議活動和有數百輛汽車拋錨停堵在交通要道上,目前已經造成緬甸與中國之間的邊境貿易中斷。

 

緬甸軍方雖然早在兩星期前就已在主要城市部署了坦克及裝甲車,但至今對示威群眾仍然展現出相當程度的容忍,因此有人似乎燃起了希望,難道軍方有可能退讓?然而,這個想法恐怕是過於樂觀,也昧於認知緬甸軍方的殘暴本質。緬甸軍方至今尚未採取強力鎮壓的作法,最主要的原因是還沒有到必須動用武力的時候。

 

事實上,這段時間以來,緬甸軍方一直在搭建動用武力鎮壓的舞台,具體的作法是準備好各種法律工具,譬如說暫時中止保護緬甸人民人身自由的法律,現在緬甸軍警已經可以任意逮捕並不經審判進行拘押任何人。緬甸軍方也恢復了一條停用多時的規定,亦即,緬甸人家中如有招待外地過夜客,必須向當局呈報,否則被查獲之後須負刑責。另外一個明顯的動作就是每天半夜都在抓人,至今已經逮捕了至少五百人,其中許多都是當局認定的公民不服從運動的領導人或發起者。

 

對緬甸軍方行為熟悉的人都知道,這些都是正式鎮壓行動之前的標準預備動作。前一九八八年起義運動領導人敏高奈就很清楚,所以他在大約十天前就在網上貼文,提醒大家要警覺,結果第二天他本人也被通緝,至今下落不明。

 

另外,最早開始推動公民不服從運動的數百名醫生及護士現在也都因為擔心被捕而躲藏起來。二零零七年所發生的袈裟革命(僧侶帶領的抗議)規模之大並不下於現在,緬甸當局也是在抗議活動進行到某一階段之後(以便確認所有領頭人物),先搜捕帶頭僧侶,然後派軍隊進駐所有有問題的寺廟,接著便大舉鎮壓。

 

所以,期盼軍隊退讓,基本上恐怕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緬甸每天半夜都在抓人,至今已經逮捕了至少五百人。(圖片取自網路)

 

緬甸的不合作運動持續升級,軍事鎮壓迫在眉睫

 

作者/梁東屏

 

緬甸軍方於二月一日發動政變,推翻民選政府並逮捕該國實質領袖國務資政翁山蘇姬以及總統溫敏,同時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五人以上的集會。由於事出突然,緬甸民眾一時反應不過來,直到二月六日醫療人員首先發難,開始推動公民不服從運動,緬甸民眾才如夢初醒開始響應;不顧軍方所頒布的禁令,在全國範圍內組織示威、抗議,至今已經連續第十五天,而且還有日益升高之勢。

 

從二月十七日早上七時起,緬甸民眾採取新的抗議模式,包括第一大城仰光以及中、緬邊界城鎮木姐在內的全緬許多地區,有大批示威者故意將車輛「拋錨」停在市區及交通主幹道或橋樑上,以阻止警車、軍車通過,並造成大面積交通癱瘓,甚至已經造成中緬邊貿嚴重受阻,大批貨物囤積滯留在邊境地區。

 

木姐的一些商人說,由於抗議活動和有數百輛汽車拋錨停堵在交通要道上,目前已經造成緬甸與中國之間的邊境貿易中斷。

 

緬甸軍方雖然早在兩星期前就已在主要城市部署了坦克及裝甲車,但至今對示威群眾仍然展現出相當程度的容忍,因此有人似乎燃起了希望,難道軍方有可能退讓?然而,這個想法恐怕是過於樂觀,也昧於認知緬甸軍方的殘暴本質。緬甸軍方至今尚未採取強力鎮壓的作法,最主要的原因是還沒有到必須動用武力的時候。

 

事實上,這段時間以來,緬甸軍方一直在搭建動用武力鎮壓的舞台,具體的作法是準備好各種法律工具,譬如說暫時中止保護緬甸人民人身自由的法律,現在緬甸軍警已經可以任意逮捕並不經審判進行拘押任何人。緬甸軍方也恢復了一條停用多時的規定,亦即,緬甸人家中如有招待外地過夜客,必須向當局呈報,否則被查獲之後須負刑責。另外一個明顯的動作就是每天半夜都在抓人,至今已經逮捕了至少五百人,其中許多都是當局認定的公民不服從運動的領導人或發起者。

 

對緬甸軍方行為熟悉的人都知道,這些都是正式鎮壓行動之前的標準預備動作。前一九八八年起義運動領導人敏高奈就很清楚,所以他在大約十天前就在網上貼文,提醒大家要警覺,結果第二天他本人也被通緝,至今下落不明。

 

另外,最早開始推動公民不服從運動的數百名醫生及護士現在也都因為擔心被捕而躲藏起來。二零零七年所發生的袈裟革命(僧侶帶領的抗議)規模之大並不下於現在,緬甸當局也是在抗議活動進行到某一階段之後(以便確認所有領頭人物),先搜捕帶頭僧侶,然後派軍隊進駐所有有問題的寺廟,接著便大舉鎮壓。

 

所以,期盼軍隊退讓,基本上恐怕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