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東南亞》柬埔寨何故心冠防疫零死亡 ?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梁東屏@東南亞》柬埔寨何故心冠防疫零死亡 ?
2021-02-01 07:00:00
A+
A
A-

柬埔寨的鄰國如泰國、越南在控制疫情方面都做得不錯,也有助於柬埔寨控制國內疫情。(取自網路)

 

柬埔寨何故心冠防疫零死亡 ?

 

作者/梁東屏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一年以來,已有近億人染疫,兩百一十萬人死亡。目前疫情尚未有減緩的跡象,尤其是世界超強美國的疫情發展大出人意料之外,確診人數達兩千五百萬,死亡人數超過四十二萬,居世界第一;新上任的總統拜登甚至憂心忡忡地說,他估計到五月份之前,美國的死亡人數會衝過六十萬大關。

 

不過在這一片愁雲慘霧中,有些國家的防疫表現和數字都還不錯,位於東南亞的柬埔寨便是一例,到一月二十六日為止,確診人數為四百六十人,死亡人數則為零,這樣的數字有人懷疑是否為真。

 

曾經在柬埔寨工作超過二十年的醫師芙蘭西絲.戴利(Frances Daily)就坦承她確實曾經懷疑過,但現在她相信柬埔寨真的在這次的抗疫上有傑出的表現:「我最初認為新冠病毒會給柬埔寨帶來一場大屠殺,但在疫情開始出現之後的幾個月,事情就逐漸清楚了,真的沒有那麼多確診案例。」

 

芙蘭西斯本人在柬埔寨的工作就是傳染控制和醫療教育,她指出如果確診和死亡案例高出官方數字的話,是很難隱瞞得住的,「如果疫情遠超過當局所公布的紀錄,那肯定會有死亡的案例出現。」身兼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傳播控制及預防小組顧問的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教授麥克勞認為,嚴格的邊境管制和文化習性也許可以解釋為何柬埔寨在疫情控制上有這麼亮眼的表現:「就算是一些確診案例並沒有記錄下來,死亡案例也會是疫情究竟是否蔓延的一大指標。」

 

其實疫情於去年初剛開始在柬埔寨出現的時候,柬埔寨並沒有當回事,總理洪森還讓一艘滿載西方遊客、四處碰壁不能靠岸的郵輪靠港並親自迎接遊客下船遊玩。他也公開宣稱為了表達對中國人的感同身受,柬埔寨人全部不准戴口罩。他本人公開表示要去當時中國疫情最嚴重並且已經封城的武漢市訪問,為當地人打氣,後來可能是因為風險太大,中國並沒有同意洪森訪問武漢。但他確實往訪了北京,還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成為疫情肆虐期間,唯一到中國訪問的國家領袖。

 

只不過洪森訪問中國之後不到幾個星期,柬國就開始採取了嚴格的邊境管制,之後又關閉各級學校以及娛樂場所,接著取消了網上簽證及落地簽證措施,使得入境旅客數目跌至谷底,甚至聞名全球的旅遊景點吳哥窟都門可羅雀。少數夠資格入境旅客,入境前必須提出三天之內新冠病毒檢測陰性證明,入境時也要接受另一次檢測,陽性者送往政府指定場所隔離,陰性者也要自行居家隔離十四天。

 

關鍵是,柬埔寨政府有能力及權力限制人民的行動自由、集會、工作甚至隱私權,人民如果違反了政府有關防疫的緊急措施,將被處以高達美金二十五萬元的罰款或者十年的監禁,這樣的罰款數額對絕大多數柬埔寨人來說都是天文數字。

 

柬埔寨的一千六百八十萬人口中百分之七十五都住在鄉間,相對於澳洲百分之七十一的人口居住在都會區,柬埔寨發生病毒急速擴散的風險自然小得多;柬埔寨的人口中有百分之六十五低於三十歲,也大大減低感染之後出現嚴重徵狀或併發症而導致死亡的風險。

 

另外,柬埔寨跟其他東南亞國家一樣,對於戴口罩的宣導做得相當澈底,更重要的是,柬埔寨人本來就以雙手合十的方式打招呼,基本上沒有身體的接觸,自然降低了病毒經由接觸感染的可能。柬埔寨人的社交活動和日常生活大多是在戶外,也大幅降低了病毒經由氣融懸浮體傳播的機會。

 

柬埔寨的鄰國如泰國、越南此次在控制疫情方面都做得不錯,當然也有助於柬埔寨控制國內疫情。芙蘭西斯指出,柬埔寨的一般民眾對於控制疫情有一定的認識,去年十一月柬埔寨一處小型購物中心曾經爆發疫情,當地的村長就自動自發挨家挨戶探訪,查詢有誰去過購物中心,「他們把社區動員起來,每個人都明白自己的責任,結果很快就把整個情況控制住。」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柬埔寨的鄰國如泰國、越南在控制疫情方面都做得不錯,也有助於柬埔寨控制國內疫情。(取自網路)

 

柬埔寨何故心冠防疫零死亡 ?

 

作者/梁東屏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一年以來,已有近億人染疫,兩百一十萬人死亡。目前疫情尚未有減緩的跡象,尤其是世界超強美國的疫情發展大出人意料之外,確診人數達兩千五百萬,死亡人數超過四十二萬,居世界第一;新上任的總統拜登甚至憂心忡忡地說,他估計到五月份之前,美國的死亡人數會衝過六十萬大關。

 

不過在這一片愁雲慘霧中,有些國家的防疫表現和數字都還不錯,位於東南亞的柬埔寨便是一例,到一月二十六日為止,確診人數為四百六十人,死亡人數則為零,這樣的數字有人懷疑是否為真。

 

曾經在柬埔寨工作超過二十年的醫師芙蘭西絲.戴利(Frances Daily)就坦承她確實曾經懷疑過,但現在她相信柬埔寨真的在這次的抗疫上有傑出的表現:「我最初認為新冠病毒會給柬埔寨帶來一場大屠殺,但在疫情開始出現之後的幾個月,事情就逐漸清楚了,真的沒有那麼多確診案例。」

 

芙蘭西斯本人在柬埔寨的工作就是傳染控制和醫療教育,她指出如果確診和死亡案例高出官方數字的話,是很難隱瞞得住的,「如果疫情遠超過當局所公布的紀錄,那肯定會有死亡的案例出現。」身兼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傳播控制及預防小組顧問的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教授麥克勞認為,嚴格的邊境管制和文化習性也許可以解釋為何柬埔寨在疫情控制上有這麼亮眼的表現:「就算是一些確診案例並沒有記錄下來,死亡案例也會是疫情究竟是否蔓延的一大指標。」

 

其實疫情於去年初剛開始在柬埔寨出現的時候,柬埔寨並沒有當回事,總理洪森還讓一艘滿載西方遊客、四處碰壁不能靠岸的郵輪靠港並親自迎接遊客下船遊玩。他也公開宣稱為了表達對中國人的感同身受,柬埔寨人全部不准戴口罩。他本人公開表示要去當時中國疫情最嚴重並且已經封城的武漢市訪問,為當地人打氣,後來可能是因為風險太大,中國並沒有同意洪森訪問武漢。但他確實往訪了北京,還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成為疫情肆虐期間,唯一到中國訪問的國家領袖。

 

只不過洪森訪問中國之後不到幾個星期,柬國就開始採取了嚴格的邊境管制,之後又關閉各級學校以及娛樂場所,接著取消了網上簽證及落地簽證措施,使得入境旅客數目跌至谷底,甚至聞名全球的旅遊景點吳哥窟都門可羅雀。少數夠資格入境旅客,入境前必須提出三天之內新冠病毒檢測陰性證明,入境時也要接受另一次檢測,陽性者送往政府指定場所隔離,陰性者也要自行居家隔離十四天。

 

關鍵是,柬埔寨政府有能力及權力限制人民的行動自由、集會、工作甚至隱私權,人民如果違反了政府有關防疫的緊急措施,將被處以高達美金二十五萬元的罰款或者十年的監禁,這樣的罰款數額對絕大多數柬埔寨人來說都是天文數字。

 

柬埔寨的一千六百八十萬人口中百分之七十五都住在鄉間,相對於澳洲百分之七十一的人口居住在都會區,柬埔寨發生病毒急速擴散的風險自然小得多;柬埔寨的人口中有百分之六十五低於三十歲,也大大減低感染之後出現嚴重徵狀或併發症而導致死亡的風險。

 

另外,柬埔寨跟其他東南亞國家一樣,對於戴口罩的宣導做得相當澈底,更重要的是,柬埔寨人本來就以雙手合十的方式打招呼,基本上沒有身體的接觸,自然降低了病毒經由接觸感染的可能。柬埔寨人的社交活動和日常生活大多是在戶外,也大幅降低了病毒經由氣融懸浮體傳播的機會。

 

柬埔寨的鄰國如泰國、越南此次在控制疫情方面都做得不錯,當然也有助於柬埔寨控制國內疫情。芙蘭西斯指出,柬埔寨的一般民眾對於控制疫情有一定的認識,去年十一月柬埔寨一處小型購物中心曾經爆發疫情,當地的村長就自動自發挨家挨戶探訪,查詢有誰去過購物中心,「他們把社區動員起來,每個人都明白自己的責任,結果很快就把整個情況控制住。」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