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怡華專欄》搶救藻礁 請做個「歷史會記得的決定」!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另一種視角
鄭怡華專欄》搶救藻礁 請做個「歷史會記得的決定」!
2021-01-27 14:03:00
A+
A
A-

20位老中青三代電視主播出席《123藻礁自由日》記者會,呼召民眾挺身連署,希望能取得8月28日公投的門票,創下台灣首例生態保育的公投案。(相關圖片由鄭怡華提供)

 

搶救藻礁  請做個「歷史會記得的決定」!

 

作者/鄭怡華(資深媒體人)

 

我帶著孩子加入荒野協會親子團,這1年來參與過淨山、淨灘、推廣減塑,但從沒推過這麼重要又這麼困難的生態任務:3月2日以前要完成35萬份連署書,才有機會搶救「大潭藻礁」。

 

位於大潭海岸的藻礁,在齊柏林《看見台灣》的鏡頭下,呈現嬌豔的粉紅色 (見下圖,齊柏林基金會提供),這個全球獨一無二的稀有景觀,是大自然7600年才形成的曠世鉅作。由於藻類造礁過程緩慢,平均10年才長高1公分,比起年增1公分的珊瑚礁,更顯珍貴。這裏是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的棲息地、僅存50隻台灣白海豚的覓食區、發現了19種世界前所未見的造礁藻類,更被世界知名環保團體列為「全球希望熱點」。

 

然而,過去她隨著沿海工業區的開發,已從27公里變得僅存5公里;現在,又因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動工,面臨蕩然無存的厄運!

 

我們不是反對開發,只是希望能夠雙贏。因為就在大潭電廠北方40公里處,有一大筆整頓好的閒置土地,以及FSRU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這些都是經濟和生態學者認為兩全其美的替代方案。只是我們不懂,為何政府不相信專業,又為何這樣執意!

 

兩年前,這宗被譏為「史上最黑暗環評」過關後,律師出身的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憤慨辭官,四大平面媒體也不分黨派,都做了頭版頭的報導(見下圖);但,新聞媒體的聲援,以及230位中研院學者教授的背書,都沒能阻止政府的為所欲為。工程在嘩然的爭議中進駐,其間兩度意外補件審查,卻絲毫沒有歇手。像農夫拉不住暴衝的牛,藻礁已被踐踏得傷痕累累。

 

 

時值關鍵,我們必須爭取更大的新聞版面。於是,荒野協會在龐大志工團的協助下,召開《123藻礁自由日》記者會,20位老中青三代主播出席呼召民眾挺身連署,希望能取得8月28日公投的門票,創下台灣首例生態保育的公投案。(見下圖)

 

 

然而,満水位的採訪記者出席率,卻不見同水位的見報率。尤其現役主播在私人臉書PO文表態後,竟在公司政治立場的壓力下,被迫撤下臉書;另兩家電視台和一家電視新聞網也在露出後,緊急下架該則新聞;更別提許多還在產出階段,被迫夭折的網路及平面報導。曾幾何時,無冕王之引以為傲的第四權,已淪喪至皇家禁衛軍;又,政府若坦蕩,何懼交付公民決議?

 

想來,這件事確實不太容易,所以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前進。

 

時值寒假,親子團繼續在全省各地街頭擺攤,孩子們拿著海報、啞著嗓子,在風中推廣藻礁公投連署,他們以初生之犢的勇氣,纏著每個急欲離去的腳步,哪怕只是停留10秒,看一眼美麗的粉紅藻礁也好。小戰士們不怕被拒絶,也沒有被擊倒,他們輪番上陣、愈挫愈勇,直到最後精疲力竭、倒睡在路旁。(見以下各圖)

 

 

身為人母,我只是單純希望我們的下一代,還能親眼見證藻礁的珍貴與美麗;至於連署能否成功,也跟養育孩子一樣,不知道孩子未來會變成什麼樣貌,但我們還是會細心照顧、持續努力。

 

連署公投最後這兩哩路,走得格外艱辛,我們沒有政黨色彩、沒有財團挹注,有的只是螞蟻撼大象的決心,和眾志成城的毅力。趁還有機會,請跟我們一起做個「歷史會記得的決定」!!

 

連署簡單三步驟:

01、列印出來

02、簽名填戶籍(右上編號免填)

03、郵寄到《320039桃園市中壢區普光二街122巷10號。珍愛藻礁公投工作小組 收》

連署書下載:https://pse.is/3akxvp

 

作者介紹

鄭怡華在新聞界衝鋒陷陣13年後,加入自由撰稿人的行列,游走在電子與平面媒體之間。期間曾跟隨夫婿旅居倫敦、馬尼拉和日內瓦,八年的旅外歲月,深受不同文化的衝擊,體悟不同的生活經驗。

目前舉家遷回台灣,白天創作學習當義工,晚上燒飯洗衣帶小孩,期待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平凡生活中,調出不平凡的生命滋味。

 

20位老中青三代電視主播出席《123藻礁自由日》記者會,呼召民眾挺身連署,希望能取得8月28日公投的門票,創下台灣首例生態保育的公投案。(相關圖片由鄭怡華提供)

 

搶救藻礁  請做個「歷史會記得的決定」!

 

作者/鄭怡華(資深媒體人)

 

我帶著孩子加入荒野協會親子團,這1年來參與過淨山、淨灘、推廣減塑,但從沒推過這麼重要又這麼困難的生態任務:3月2日以前要完成35萬份連署書,才有機會搶救「大潭藻礁」。

 

位於大潭海岸的藻礁,在齊柏林《看見台灣》的鏡頭下,呈現嬌豔的粉紅色 (見下圖,齊柏林基金會提供),這個全球獨一無二的稀有景觀,是大自然7600年才形成的曠世鉅作。由於藻類造礁過程緩慢,平均10年才長高1公分,比起年增1公分的珊瑚礁,更顯珍貴。這裏是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的棲息地、僅存50隻台灣白海豚的覓食區、發現了19種世界前所未見的造礁藻類,更被世界知名環保團體列為「全球希望熱點」。

 

然而,過去她隨著沿海工業區的開發,已從27公里變得僅存5公里;現在,又因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動工,面臨蕩然無存的厄運!

 

我們不是反對開發,只是希望能夠雙贏。因為就在大潭電廠北方40公里處,有一大筆整頓好的閒置土地,以及FSRU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這些都是經濟和生態學者認為兩全其美的替代方案。只是我們不懂,為何政府不相信專業,又為何這樣執意!

 

兩年前,這宗被譏為「史上最黑暗環評」過關後,律師出身的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憤慨辭官,四大平面媒體也不分黨派,都做了頭版頭的報導(見下圖);但,新聞媒體的聲援,以及230位中研院學者教授的背書,都沒能阻止政府的為所欲為。工程在嘩然的爭議中進駐,其間兩度意外補件審查,卻絲毫沒有歇手。像農夫拉不住暴衝的牛,藻礁已被踐踏得傷痕累累。

 

 

時值關鍵,我們必須爭取更大的新聞版面。於是,荒野協會在龐大志工團的協助下,召開《123藻礁自由日》記者會,20位老中青三代主播出席呼召民眾挺身連署,希望能取得8月28日公投的門票,創下台灣首例生態保育的公投案。(見下圖)

 

 

然而,満水位的採訪記者出席率,卻不見同水位的見報率。尤其現役主播在私人臉書PO文表態後,竟在公司政治立場的壓力下,被迫撤下臉書;另兩家電視台和一家電視新聞網也在露出後,緊急下架該則新聞;更別提許多還在產出階段,被迫夭折的網路及平面報導。曾幾何時,無冕王之引以為傲的第四權,已淪喪至皇家禁衛軍;又,政府若坦蕩,何懼交付公民決議?

 

想來,這件事確實不太容易,所以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前進。

 

時值寒假,親子團繼續在全省各地街頭擺攤,孩子們拿著海報、啞著嗓子,在風中推廣藻礁公投連署,他們以初生之犢的勇氣,纏著每個急欲離去的腳步,哪怕只是停留10秒,看一眼美麗的粉紅藻礁也好。小戰士們不怕被拒絶,也沒有被擊倒,他們輪番上陣、愈挫愈勇,直到最後精疲力竭、倒睡在路旁。(見以下各圖)

 

 

身為人母,我只是單純希望我們的下一代,還能親眼見證藻礁的珍貴與美麗;至於連署能否成功,也跟養育孩子一樣,不知道孩子未來會變成什麼樣貌,但我們還是會細心照顧、持續努力。

 

連署公投最後這兩哩路,走得格外艱辛,我們沒有政黨色彩、沒有財團挹注,有的只是螞蟻撼大象的決心,和眾志成城的毅力。趁還有機會,請跟我們一起做個「歷史會記得的決定」!!

 

連署簡單三步驟:

01、列印出來

02、簽名填戶籍(右上編號免填)

03、郵寄到《320039桃園市中壢區普光二街122巷10號。珍愛藻礁公投工作小組 收》

連署書下載:https://pse.is/3akxvp

 

作者介紹

鄭怡華在新聞界衝鋒陷陣13年後,加入自由撰稿人的行列,游走在電子與平面媒體之間。期間曾跟隨夫婿旅居倫敦、馬尼拉和日內瓦,八年的旅外歲月,深受不同文化的衝擊,體悟不同的生活經驗。

目前舉家遷回台灣,白天創作學習當義工,晚上燒飯洗衣帶小孩,期待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平凡生活中,調出不平凡的生命滋味。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