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民主「隘丁」林長富和徐碧蓮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民主「隘丁」林長富和徐碧蓮
2021-01-27 07:00:00
A+
A
A-

民進黨自1986年創黨,而今成為執政黨,35年來鮮少著重黨史的保留,許多早年為民主付出的前輩早已雲淡風清,被忘光了。2019年黨慶,頭一次訪問各縣市創黨元老,林長富是唯一被訪問的。但他強調,即便在那麼恐怖的年代,也是靠很多老同志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果。圖為1988年黨主席姚嘉文贈送的"功在民進黨"匾。(陳婉真攝)

 

民主「隘丁」林長富和徐碧蓮

 

作者/陳婉真

 

在南投集集的隘寮,看名字就知道早年是「番界」,也就是漢移民等外來入侵者以此為界,設置隘寮(形同現在的守護崗哨),管制雙方任意出入的地方。

 

隘寮的形成始於清治末期,日本時代繼續沿用,並強化設置「隘勇線」,也就是將原住民居住地區和漢移民墾荒區,以鐵絲、電網、木牆或哨站等延伸或拓展,形成的防衛線。被當局僱用防守隘勇線的人員稱為「隘勇」,民間或受政府補助僱用的防守人員則稱為「隘丁」。

 

巧的是,長年在南投縣這個被稱為「民主沙漠」耕耘灌溉的林長富及徐碧蓮夫婦,就住在隘寮。在那個街頭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他們的付出以及承受的代價,用灌溉民主幼苗的園丁來形容還不够,他們的危險性比起早年的隘丁有過之而無不及。

 

林長富的父親林秋,曾任7屆集集鎮鎮民代表、3屆代表會主席,在青果合作社及水利會都相當活躍,屬於早年的地方士紳。除了擁有大片山林,生產馳名的集集蕉,家裡也經營碾米廠,日治時期還開設一家「新高窯」窯廠。太平洋戰爭時,因日本政府缺少鐵器,遂責令窯場開發一種類似水缸,卻較高較長的甕缸,裡面還連著一個矮凳,供士兵掩護及休息之用,做好後利用集集線鐵路運送到各海岸駐軍地點,提供作為沙灘上的活動個人碉堡。

 

林長富雖然家境不錯,卻因上有8個兄姐,他排行第9,父親覺得集集山區發展有限,子女到了就學年齡,就送到台中讀書。林長富被送到台灣省青果合作社一位中區經理家裡寄宿,和4兄林長億同住,他讀國小,林長億讀宜寧中學。父親每月給他1000元零用錢。

 

1995年彭明敏代表民進黨選總統時,到名間鄉黨部造勢後,和林長富(右一)、徐碧蓮(左一)及他們的女兒乙芝(左二)合影。(林長富提供)

 

以林長富的家庭狀況,父親和當權者的關係匪淺,為什麼會走上反國民黨的路?

「1971年我剛考上逢甲大學不久,那時求知慾正旺盛,我找了幾位同學,大家說好每個禮拜讀一本書,讀完後一起交換讀書心得,就這樣被校長室秘書叫去訓誡了好久,說我們組讀書會就是共產黨,罪名聽起來非常嚴重。我純粹只是想分享讀書心得而已,秘書這種作法讓我非常反感。」林長富說。

 

當兵時的遭遇更是不愉快。他因為預備軍官考試沒考過,只能當大頭兵,而一些軍中的士官長或許是基於嫉妒心理,最愛整這些大專兵,特別是他不肯加入國民黨,更是罪加一等。

 

最記得在金門服役一年期間,上面雖然指派他當班長,卻故意把一些諸如流氓、小偷及弱智者等,塞到他那一班,可以想見他在帶兵時困難重重,但他依舊不肯加入國民黨,結果被罰挑糞到菜園澆菜。

 

「你知道挑大便時,糞便的味道非常難聞,上級藉故罰我一個人把整池糞坑的大便全部清理完畢,那種渾身糞味想起來就噁心。但是,用那樣的懲罰只有增加我對他們的反感,直到退役,我還是沒有加入國民黨。」林長富說。

 

他退役返鄉不久,父親因糖尿病住院,最後導致雙腳截肢。住院期間護理長徐碧蓮對父親及所有病人的悉心照料,讓父親印象深刻,父親仔細觀察徐碧蓮不但動作敏捷,平常總是笑臉迎人,而且美麗大方,徵得雙方當事人同意後兩人歡喜結婚。

 

美麗島事件的第二年,國民黨政府決定「恢復」1978年底因美中建交而停止的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然而,絕大多數黨外候選人不是被捕,就是被迫流亡海外,很多美麗島受難家屬決定代夫出征,其中省議員張俊宏的太太許榮淑在中彰投參選立法委員,那次選舉是在1980年12月6日投票。

 

儘管政治上的恐怖氛圍籠罩,連候選人親友都不敢親接近,但也有很多人出面相挺。住在隔鄉的名間牙醫師吳弘昌,及熱心人士陳鳳經常去找林長富,「我老爸很怕他們兩人來找我,知道一定又是找我去幫黨外助選。」林長富說,但因父親健康因素,實際上已經無力阻止兒子往衝撞體制的路上走了(林長富的4哥林長億後來移民哥斯大黎加,也成為台灣同鄉會的重要幹部)。

 

1986年民主進步黨成立後,各縣市及鄉鎮紛紛設立縣市及鄉鎮黨部。南投縣原本推派美麗島受刑人紀萬生擔任縣黨部籌備召集人,因紀萬生剛出獄相當忙祿,林長富被推為代理召集人,積極推動設立南投縣黨部。

 

當時南投縣的無黨籍人士中,陳啓吉的知名度及好感度均佳,但林長富和陳鳳、吳弘昌等人多次拜訪,都遭到婉拒,因而決定邀請時任台灣省議會議員的林宗男擔任首屆縣黨部主委。會找公職人員的原因是民進黨還在草創期,隨時有被消滅的危機,有公職人員「護身」可以減少風險。

 

他們到林宗男家拜訪了兩次,第一次家人說他睡著了,沒見到人,第二次才見到面,大家費了一番功夫,終於獲得林宗男首肯,擔任民進黨南投縣黨部首屆主委。

1996年民進黨南投縣黨部的紀念照。前排左四~左六依序為徐碧蓮、林長富、林宗男。(林長富提供)

 

接下來他們開始籌備成立名間鄉黨部。名間鄉是南投縣人口數排名第五的鄉,因為是由外地前往集集、溪頭,甚至是到新中橫、信義、日月潭等重要景點的必經之路,剛好陳鳳家就在麥當勞對面三角窗地帶,陳鳳主動提供他家店面作為鄉黨部辦公室,而首任名間鄉黨部主任委員就由林長富擔任。

 

1993年林長富(前排披彩帶者)當選名間鄉黨部主委,林濁水(前排左三)、黃華(前排右三)、吳弘昌(前排左一)、陳鳳(前排左二)及眾好友合影。(林長富提供)

 

那個時代民進黨財務拮据,根本無力補貼地方黨部的開銷,擔任黨部主委的最重要任務就是要募款,或是自己吸收。除了日常行政費用之外,因為街頭抗爭活動幾乎無日無之,黨部主委還要負擔號召黨員及支持者北上抗爭的遊覽車及便當等費,所幸徐碧蓮非常支持,兩夫妻經營的幼稚園業務正處於巔峰期,經費不是大問題。

 

林長富擔任了6年的主委後,地方上希望能找一位女性任接任主委,卻因各種因素,很難找到合適人選,結果徐碧蓮被推選為主委。合計兩夫妻擔任了10年的名間鄉黨部主任委員。

 

讓他們很感欣慰的是,他們任內歷次選舉,無論是誰當選,民進黨候選人在名間鄉開出來的得票數都是第一名。這要歸功於他們以經營幼稚園的人脈及經驗,深入民間辦理訪視及各國中小學繪畫比賽等軟性活動,去除一般人對民進黨是暴力黨的刻板印象。同一時間,陳鳳也順利當選濁水村村長,名間鄉在他們的努力經營下,成為重要的民主基地,黑名單返鄉及早期職業團體立委選舉,名間鄉黨部都是綠營必訪的據點。

1996年簡慈慧(披彩帶者)參選國代,名間鄉黨部主委徐碧蓮(持麥克風者)率支持者在黨部造勢。(林長富提供)

 

街頭抗爭運動他們也從未缺席。1988年的520農民運動前夕,林長富也積極動員,出發前有人好心傳遞訊息說,農民運動如果是林國華擔任總指揮一定會出事,勸他不要參加,林長富不予理會,依舊動員鄉親北上。果然爆發520事件,總指揮林國華被打得頭破血流,他被送往台大醫院包紮後,繼續回到街頭抗爭,留下感人的勇者畫面。當時林長富就在林國華旁邊,同樣被打到頭破血流,同樣送醫包紮後又回到街頭繼續抵抗,回家後還被部分參加者家屬責難,說那麼危險的活動以後絕不參加。

 

1991年8月25日,台建組織在台中的抵抗權抗爭,因為志工在國民黨省台灣省黨部前噴漆抗議,遭警方對空鳴槍。有人一時情急,向警方投擲汽油彈,遭警方連續朝宣傳車車體及輪胎開槍,之後引發警方調派2千多名鎮暴警察包圍台建組織總部,衝突一觸即發。那場抗爭引起海內外極大的緊張情緒,林長富和陳鳳及多位南投鄉親半夜立即趕赴現場,所幸經各方緊急協調,警方破天荒自行撤退,緊張狀態才告解除。

 

「我到現場後因為尿急,問旁邊的人哪裡可以上廁所,被罵說:『現在什麼時候了,你還在問廁所在哪裡!』」事隔多年,林長富回想起那一幕,清晰得彷彿昨天才發生的事。

西元2000年,九二一大地震剛發生不久,林長富夫婦(前排陳水扁總統右手邊兩位)發起集集綠色隧道志工隊努力進行清潔重建等工作,剛上任不久的陳水扁特別前往加油打氣。(林長富提供)

 

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南投地處震央,所幸他們在綠色隧道旁的家毫髮無傷,後山的湧泉反而更多。作者本人當時擔任南投縣政府社會局局長,我們在南投市面臨無水無電的那一段艱困時期,偶而抽空到他家洗一個熱水澡,就令同仁感動到爆哭。而林長富則開著家中已經報廢的娃娃車,到集集鎮上幫忙運送屍體。想不到報廢娃娃車除了街頭抗爭作為警察洩忿工具之外,災難中也能及時擔任運送任務。

 

回首近40年來台灣的民主發展,是靠著無數像林長富和徐碧蓮這種無名英雄默默耕耘所獲致的成果。他們不求回報,但我會努力記錄他們的故事,因為他們比枱面上的政治明星更值得尊敬。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民進黨自1986年創黨,而今成為執政黨,35年來鮮少著重黨史的保留,許多早年為民主付出的前輩早已雲淡風清,被忘光了。2019年黨慶,頭一次訪問各縣市創黨元老,林長富是唯一被訪問的。但他強調,即便在那麼恐怖的年代,也是靠很多老同志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果。圖為1988年黨主席姚嘉文贈送的"功在民進黨"匾。(陳婉真攝)

 

民主「隘丁」林長富和徐碧蓮

 

作者/陳婉真

 

在南投集集的隘寮,看名字就知道早年是「番界」,也就是漢移民等外來入侵者以此為界,設置隘寮(形同現在的守護崗哨),管制雙方任意出入的地方。

 

隘寮的形成始於清治末期,日本時代繼續沿用,並強化設置「隘勇線」,也就是將原住民居住地區和漢移民墾荒區,以鐵絲、電網、木牆或哨站等延伸或拓展,形成的防衛線。被當局僱用防守隘勇線的人員稱為「隘勇」,民間或受政府補助僱用的防守人員則稱為「隘丁」。

 

巧的是,長年在南投縣這個被稱為「民主沙漠」耕耘灌溉的林長富及徐碧蓮夫婦,就住在隘寮。在那個街頭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他們的付出以及承受的代價,用灌溉民主幼苗的園丁來形容還不够,他們的危險性比起早年的隘丁有過之而無不及。

 

林長富的父親林秋,曾任7屆集集鎮鎮民代表、3屆代表會主席,在青果合作社及水利會都相當活躍,屬於早年的地方士紳。除了擁有大片山林,生產馳名的集集蕉,家裡也經營碾米廠,日治時期還開設一家「新高窯」窯廠。太平洋戰爭時,因日本政府缺少鐵器,遂責令窯場開發一種類似水缸,卻較高較長的甕缸,裡面還連著一個矮凳,供士兵掩護及休息之用,做好後利用集集線鐵路運送到各海岸駐軍地點,提供作為沙灘上的活動個人碉堡。

 

林長富雖然家境不錯,卻因上有8個兄姐,他排行第9,父親覺得集集山區發展有限,子女到了就學年齡,就送到台中讀書。林長富被送到台灣省青果合作社一位中區經理家裡寄宿,和4兄林長億同住,他讀國小,林長億讀宜寧中學。父親每月給他1000元零用錢。

 

1995年彭明敏代表民進黨選總統時,到名間鄉黨部造勢後,和林長富(右一)、徐碧蓮(左一)及他們的女兒乙芝(左二)合影。(林長富提供)

 

以林長富的家庭狀況,父親和當權者的關係匪淺,為什麼會走上反國民黨的路?

「1971年我剛考上逢甲大學不久,那時求知慾正旺盛,我找了幾位同學,大家說好每個禮拜讀一本書,讀完後一起交換讀書心得,就這樣被校長室秘書叫去訓誡了好久,說我們組讀書會就是共產黨,罪名聽起來非常嚴重。我純粹只是想分享讀書心得而已,秘書這種作法讓我非常反感。」林長富說。

 

當兵時的遭遇更是不愉快。他因為預備軍官考試沒考過,只能當大頭兵,而一些軍中的士官長或許是基於嫉妒心理,最愛整這些大專兵,特別是他不肯加入國民黨,更是罪加一等。

 

最記得在金門服役一年期間,上面雖然指派他當班長,卻故意把一些諸如流氓、小偷及弱智者等,塞到他那一班,可以想見他在帶兵時困難重重,但他依舊不肯加入國民黨,結果被罰挑糞到菜園澆菜。

 

「你知道挑大便時,糞便的味道非常難聞,上級藉故罰我一個人把整池糞坑的大便全部清理完畢,那種渾身糞味想起來就噁心。但是,用那樣的懲罰只有增加我對他們的反感,直到退役,我還是沒有加入國民黨。」林長富說。

 

他退役返鄉不久,父親因糖尿病住院,最後導致雙腳截肢。住院期間護理長徐碧蓮對父親及所有病人的悉心照料,讓父親印象深刻,父親仔細觀察徐碧蓮不但動作敏捷,平常總是笑臉迎人,而且美麗大方,徵得雙方當事人同意後兩人歡喜結婚。

 

美麗島事件的第二年,國民黨政府決定「恢復」1978年底因美中建交而停止的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然而,絕大多數黨外候選人不是被捕,就是被迫流亡海外,很多美麗島受難家屬決定代夫出征,其中省議員張俊宏的太太許榮淑在中彰投參選立法委員,那次選舉是在1980年12月6日投票。

 

儘管政治上的恐怖氛圍籠罩,連候選人親友都不敢親接近,但也有很多人出面相挺。住在隔鄉的名間牙醫師吳弘昌,及熱心人士陳鳳經常去找林長富,「我老爸很怕他們兩人來找我,知道一定又是找我去幫黨外助選。」林長富說,但因父親健康因素,實際上已經無力阻止兒子往衝撞體制的路上走了(林長富的4哥林長億後來移民哥斯大黎加,也成為台灣同鄉會的重要幹部)。

 

1986年民主進步黨成立後,各縣市及鄉鎮紛紛設立縣市及鄉鎮黨部。南投縣原本推派美麗島受刑人紀萬生擔任縣黨部籌備召集人,因紀萬生剛出獄相當忙祿,林長富被推為代理召集人,積極推動設立南投縣黨部。

 

當時南投縣的無黨籍人士中,陳啓吉的知名度及好感度均佳,但林長富和陳鳳、吳弘昌等人多次拜訪,都遭到婉拒,因而決定邀請時任台灣省議會議員的林宗男擔任首屆縣黨部主委。會找公職人員的原因是民進黨還在草創期,隨時有被消滅的危機,有公職人員「護身」可以減少風險。

 

他們到林宗男家拜訪了兩次,第一次家人說他睡著了,沒見到人,第二次才見到面,大家費了一番功夫,終於獲得林宗男首肯,擔任民進黨南投縣黨部首屆主委。

1996年民進黨南投縣黨部的紀念照。前排左四~左六依序為徐碧蓮、林長富、林宗男。(林長富提供)

 

接下來他們開始籌備成立名間鄉黨部。名間鄉是南投縣人口數排名第五的鄉,因為是由外地前往集集、溪頭,甚至是到新中橫、信義、日月潭等重要景點的必經之路,剛好陳鳳家就在麥當勞對面三角窗地帶,陳鳳主動提供他家店面作為鄉黨部辦公室,而首任名間鄉黨部主任委員就由林長富擔任。

 

1993年林長富(前排披彩帶者)當選名間鄉黨部主委,林濁水(前排左三)、黃華(前排右三)、吳弘昌(前排左一)、陳鳳(前排左二)及眾好友合影。(林長富提供)

 

那個時代民進黨財務拮据,根本無力補貼地方黨部的開銷,擔任黨部主委的最重要任務就是要募款,或是自己吸收。除了日常行政費用之外,因為街頭抗爭活動幾乎無日無之,黨部主委還要負擔號召黨員及支持者北上抗爭的遊覽車及便當等費,所幸徐碧蓮非常支持,兩夫妻經營的幼稚園業務正處於巔峰期,經費不是大問題。

 

林長富擔任了6年的主委後,地方上希望能找一位女性任接任主委,卻因各種因素,很難找到合適人選,結果徐碧蓮被推選為主委。合計兩夫妻擔任了10年的名間鄉黨部主任委員。

 

讓他們很感欣慰的是,他們任內歷次選舉,無論是誰當選,民進黨候選人在名間鄉開出來的得票數都是第一名。這要歸功於他們以經營幼稚園的人脈及經驗,深入民間辦理訪視及各國中小學繪畫比賽等軟性活動,去除一般人對民進黨是暴力黨的刻板印象。同一時間,陳鳳也順利當選濁水村村長,名間鄉在他們的努力經營下,成為重要的民主基地,黑名單返鄉及早期職業團體立委選舉,名間鄉黨部都是綠營必訪的據點。

1996年簡慈慧(披彩帶者)參選國代,名間鄉黨部主委徐碧蓮(持麥克風者)率支持者在黨部造勢。(林長富提供)

 

街頭抗爭運動他們也從未缺席。1988年的520農民運動前夕,林長富也積極動員,出發前有人好心傳遞訊息說,農民運動如果是林國華擔任總指揮一定會出事,勸他不要參加,林長富不予理會,依舊動員鄉親北上。果然爆發520事件,總指揮林國華被打得頭破血流,他被送往台大醫院包紮後,繼續回到街頭抗爭,留下感人的勇者畫面。當時林長富就在林國華旁邊,同樣被打到頭破血流,同樣送醫包紮後又回到街頭繼續抵抗,回家後還被部分參加者家屬責難,說那麼危險的活動以後絕不參加。

 

1991年8月25日,台建組織在台中的抵抗權抗爭,因為志工在國民黨省台灣省黨部前噴漆抗議,遭警方對空鳴槍。有人一時情急,向警方投擲汽油彈,遭警方連續朝宣傳車車體及輪胎開槍,之後引發警方調派2千多名鎮暴警察包圍台建組織總部,衝突一觸即發。那場抗爭引起海內外極大的緊張情緒,林長富和陳鳳及多位南投鄉親半夜立即趕赴現場,所幸經各方緊急協調,警方破天荒自行撤退,緊張狀態才告解除。

 

「我到現場後因為尿急,問旁邊的人哪裡可以上廁所,被罵說:『現在什麼時候了,你還在問廁所在哪裡!』」事隔多年,林長富回想起那一幕,清晰得彷彿昨天才發生的事。

西元2000年,九二一大地震剛發生不久,林長富夫婦(前排陳水扁總統右手邊兩位)發起集集綠色隧道志工隊努力進行清潔重建等工作,剛上任不久的陳水扁特別前往加油打氣。(林長富提供)

 

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南投地處震央,所幸他們在綠色隧道旁的家毫髮無傷,後山的湧泉反而更多。作者本人當時擔任南投縣政府社會局局長,我們在南投市面臨無水無電的那一段艱困時期,偶而抽空到他家洗一個熱水澡,就令同仁感動到爆哭。而林長富則開著家中已經報廢的娃娃車,到集集鎮上幫忙運送屍體。想不到報廢娃娃車除了街頭抗爭作為警察洩忿工具之外,災難中也能及時擔任運送任務。

 

回首近40年來台灣的民主發展,是靠著無數像林長富和徐碧蓮這種無名英雄默默耕耘所獲致的成果。他們不求回報,但我會努力記錄他們的故事,因為他們比枱面上的政治明星更值得尊敬。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