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人生 》魔法老媽奇葩兒(八)拼命三郎學英文,計劃「吃」掉老字典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璀璨人生 》魔法老媽奇葩兒(八)拼命三郎學英文,計劃「吃」掉老字典
2021-01-12 07:00:00
A+
A
A-

 

魔法老媽奇葩兒--台灣阿甘的傳奇故事

 

編輯人語

這是個國中生,從班上最後一名,拼到台大外文所第一名畢業的傳奇故事!作者以十分質樸溫暖的筆調勾勒與兒子阿甘的生活點滴。阿甘從小與眾不同(堪稱奇葩),老媽也非等閒中人(一身魔法),他們之間擦出的火花,充滿智慧、趣味,還令人難抑淚水。《優傳媒》特為推薦,願您在此紛亂崩壞的世道中,好好享受這每周一篇的清新散文。

 

(八)拼命三郎學英文,計劃「吃」掉老字典

 

作者/廖靜霞

 

教育部和董事會的火拼,顯然是教育部得到全面性的勝利,私立國際商專從此關門熄火,退出臺灣教育版圖。

 

九月開學,國立高雄工專商科部的師生,興高采烈的來到新學校報到。學生高興的是,忽然從私立的跳到國立的,不但面子有了,學費也省了不少。而老師更高興的是,從此教職和薪水有了長期的保障,再也不用擔心受怕了!

 

龐大的師生群,高雄工專一時沒有校舍可以容納,只得商借剛搬到新校區的高雄海專舊校區。高雄海專的舊校區,位於高雄市旗津區,路途遙遠,房舍老舊。暫時收容了商科全部師生,讓他們從此,在這裏過起看海的日子!

 

穿上國立校服的阿甘,心情卻是鬱卒的,因為路途遙遠。

 

每天上學,要先坐公車,再搭渡輪,或是舢舨,再走路20分鐘才能到達,而且校舍又老又舊,因為本來就是要拆的,所以學校也不想做太多的維修。整體看起來,就是很沒精神,很沒希望的樣子!但是又何奈,天下事本來就是有一好,沒兩好啊!

 

鬱卒了幾天,卻傳來了一個好消息!

 

原來高雄工專和美國南卡羅萊納州有一個學校,多年前結為姊妹校,每兩年會有一次學生互訪的活動。今年寒假又輪到高雄訪問南卡。過去姊妹校訪問,都是甄選校內有才藝的學生,組成才藝青年訪問團,由校長帶團前往,住宿接待家庭。除了固定的參訪,行程中還會順便到其他地方旅遊!

 

今年商科部雖是新加入的成員,但出國的機會一樣公開,公平擁有!

 

這個事很吸引阿甘,但是也讓阿甘很苦惱。因為他從小連玩遊戲,都跟不上別的小朋友。所以媽媽一直沒有讓他學過什麼才藝。他甚至怨嘆,當年讀國樂班,也沒有學任何樂器。因為老師說,你成績跟不上,所以不用學樂器。假日到校練習時,同學練國樂,你在旁邊寫功課就好,或者幫一下同學搬搬樂器。當時的阿甘也覺得很合理,卻沒想到會有今天的遺憾!

 

聽了這些話,我心裏也有點難過。難怪當初我要去國樂教室,幫阿甘選樂器時,樂團老師跟我説,樂器好像不太夠,阿甘就不用學了吧!我當時也就算了,沒有特別去爭取。原來是老師覺得他功課不夠好,才讓他不要學樂器的。

 

但是我還是故作輕鬆的說:你是不是可以去問問主辦老師。說你很想去,但是又沒有任何才藝。可不可以幫忙搬道具?

         

沒想到隔天他真的去問老師。

老師說:那你會功夫嗎?

阿甘說:不會!但我小時候有學過跆拳道。

老師説:那也可以啦!

 

阿甘信以為真。回家問我要怎麼準備?我心裏有點想笑,老師隨便說說,你也當真!事實上,我想我也幫不上忙。何況當初小二學的那兩個月的跆拳道,也可以算數嗎?大概老師也沒有弄淸楚吧!

 

兩天後,我瞥見他在房間,拿著一本跆拳道的書,書上有圖。他一下伸手,一下抬腿,自己照著圖在那邊比劃。原來他已經報了名了,明天就要甄選!

 

晚上到家。我問他:怎麼樣,有機會嗎?

他洩氣的說:唉呀,不要說了,想都不要想!

他說:妳知道嗎?人家一上台,服裝,道具,聲光,樣樣俱全,熱鬧滾滾。唱歌的,跳舞的,說相聲的,各式各樣樂器表演的,每一場都讓人拍手叫好!只有我,像個傻子,穿著運動服,球鞋,默默的上台,比劃了幾下就下來了!自己都覺得很丟臉!

          我本來心裡就有數,所以也不好説什麼。

          阿甘接著説:但是有一件事情,很奇怪!

          他説:我們今天也有英語面試,三個老師一個一個談。最後一個老師問我,你們家以前住過外國嗎?我説,沒有,一直住在台灣。

          我說,啊,我知道啦!他一定是認為你的英文很好,可能住過外國。

          但是阿甘説:那也沒用啊!他們要的是才藝青年哪,不然怎麼叫做才藝青年訪問團!

唉!説的也是齁!

 

事隔多日,我已經把這件事忘了。

 

有一天阿甘回家,竟然告訴我:今天老師說,既然你那麽想去,就去辦護照吧!

 

哇啦啦!這是什麼情形啊!阿甘錄取了才藝青年?到底什麼才藝啊?阿甘說,搬道具啦!

往後的日子,阿甘可真的忙碌起來了,白天要去旗津上課,晚上要去工專校本部集訓兩個月,每個晚上都要去。英文課,英文會話是集訓重點。另外把錄取的全部團員分成兩組,樂器組和舞蹈組。

 

有樂器特別專長的編在樂器組,其他唱歌跳舞打拳的,全編在舞蹈組。舞蹈老師編了兩套舞,要求這些團員積極排練。這下阿甘忙到沒時間去打工了,所以也就不去美語俱樂部了!

 

出訪前兩天,訪問團舉行一個正式彩排,也邀請家長參加。

 

我這個滿腦狐疑的家長,早早就到了現場。默默觀察了一陣子,我選擇了坐在教師群中,靜靜的聽著她們在閒聊⋯。有一個女老師說,以前甄選團員時,都是以才藝表演為主。但是今年甄選時,校長夫人特別來參加。校長夫人説,過去甄選出來的團員才藝很好,但是英文能力不足。參訪過程,除了表演,很難和外國學生交流,交談。似乎失去了姊妹校交流互訪的意義!

 

所以今年,夫人強調説,一定要挑幾個英文好的,可以擔當友誼交流的重任。才藝表演只要把場面,弄得熱鬧熱鬧就行了,交流才是重點啊!

 

啊!原來如此。阿甘是友誼的橋樑啊!我就不信嘛,搬道具也可以去美國!

 

這一趟,阿甘從夏威夷,進美國西部,再飛北卡、南卡。玩了幾個地方,拜訪了姊妹校,也參觀了幾個大學。在南卡的接待家庭住了幾天,交了幾個外國朋友,行囊滿滿的回到了高雄。一共十五天,旅費由家長,學校各出一半。

 

回到家的阿甘,很快接到南卡校長、朋友的來信和卡片。他也及時的回信,寫卡片。朋友多了,阿甘的日子也更加有色彩了。

 

看著他從美國帶回來的各種禮物,紀念品,書籍、丅裇⋯⋯可以想像他的美國之行,一定很豐富多彩⋯⋯

 

我忽然對他説:阿甘,你英文很棒呢,又會聽又會講!

        他竟然回我:會說英文很簡單,會說好的英文不簡單!

        他説:我這次住的接待家庭,是個老教授。晚上他會跟我聊天。簡單的當然可以溝通,但是再談深一點的,像教育、文化、社會或是其他,我就不行了。所以我的英文還是不夠!

         

隔天,他帶回來一本字典。他說,從今天開始,我要吃字典。一天吃一張!

驚嚇的我:字典怎麼吃呀!

 

他說,從第一張第一頁開始,每天背好一張,就把這一張撕掉。一天吃一張,直到把這一本吃完。

 

過了幾天,字典真的少了好幾張。

(21之7)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師大社教系畢業,直接回到高雄教書,在高雄市前金國中擔任國文教師。

隔年結婚,再隔年生了兒子,就是阿甘。

我是國立師大畢業的,在那個年代,應該是個屬於聰明又會唸書的人。沒想到多年後,兒子上了學,才發現是個學習緩慢的孩子,再仔細觀察,還好,只是與數理絶緣而已。

我是個很樂觀的人,我相信行行出狀元。孩子只要平安、健康,有個一技之長,能在社會生存立足就好。

兒子本來就讀五專觀光科,心想他將來當個導遊,老媽也可以隨團遊山玩水,甚至玩遍天下,不也是人生大樂也!

沒想到,他竟然突發奇想,要讀台大,還要讀台大第一名。

這不是作夢嗎?當時我也認為,他只是痴人做白日夢而已!

沒想到阿甘有夢最美,希望相隨。而且逐夢踏實,美夢成真!

 

魔法老媽奇葩兒--台灣阿甘的傳奇故事

 

編輯人語

這是個國中生,從班上最後一名,拼到台大外文所第一名畢業的傳奇故事!作者以十分質樸溫暖的筆調勾勒與兒子阿甘的生活點滴。阿甘從小與眾不同(堪稱奇葩),老媽也非等閒中人(一身魔法),他們之間擦出的火花,充滿智慧、趣味,還令人難抑淚水。《優傳媒》特為推薦,願您在此紛亂崩壞的世道中,好好享受這每周一篇的清新散文。

 

(八)拼命三郎學英文,計劃「吃」掉老字典

 

作者/廖靜霞

 

教育部和董事會的火拼,顯然是教育部得到全面性的勝利,私立國際商專從此關門熄火,退出臺灣教育版圖。

 

九月開學,國立高雄工專商科部的師生,興高采烈的來到新學校報到。學生高興的是,忽然從私立的跳到國立的,不但面子有了,學費也省了不少。而老師更高興的是,從此教職和薪水有了長期的保障,再也不用擔心受怕了!

 

龐大的師生群,高雄工專一時沒有校舍可以容納,只得商借剛搬到新校區的高雄海專舊校區。高雄海專的舊校區,位於高雄市旗津區,路途遙遠,房舍老舊。暫時收容了商科全部師生,讓他們從此,在這裏過起看海的日子!

 

穿上國立校服的阿甘,心情卻是鬱卒的,因為路途遙遠。

 

每天上學,要先坐公車,再搭渡輪,或是舢舨,再走路20分鐘才能到達,而且校舍又老又舊,因為本來就是要拆的,所以學校也不想做太多的維修。整體看起來,就是很沒精神,很沒希望的樣子!但是又何奈,天下事本來就是有一好,沒兩好啊!

 

鬱卒了幾天,卻傳來了一個好消息!

 

原來高雄工專和美國南卡羅萊納州有一個學校,多年前結為姊妹校,每兩年會有一次學生互訪的活動。今年寒假又輪到高雄訪問南卡。過去姊妹校訪問,都是甄選校內有才藝的學生,組成才藝青年訪問團,由校長帶團前往,住宿接待家庭。除了固定的參訪,行程中還會順便到其他地方旅遊!

 

今年商科部雖是新加入的成員,但出國的機會一樣公開,公平擁有!

 

這個事很吸引阿甘,但是也讓阿甘很苦惱。因為他從小連玩遊戲,都跟不上別的小朋友。所以媽媽一直沒有讓他學過什麼才藝。他甚至怨嘆,當年讀國樂班,也沒有學任何樂器。因為老師說,你成績跟不上,所以不用學樂器。假日到校練習時,同學練國樂,你在旁邊寫功課就好,或者幫一下同學搬搬樂器。當時的阿甘也覺得很合理,卻沒想到會有今天的遺憾!

 

聽了這些話,我心裏也有點難過。難怪當初我要去國樂教室,幫阿甘選樂器時,樂團老師跟我説,樂器好像不太夠,阿甘就不用學了吧!我當時也就算了,沒有特別去爭取。原來是老師覺得他功課不夠好,才讓他不要學樂器的。

 

但是我還是故作輕鬆的說:你是不是可以去問問主辦老師。說你很想去,但是又沒有任何才藝。可不可以幫忙搬道具?

         

沒想到隔天他真的去問老師。

老師說:那你會功夫嗎?

阿甘說:不會!但我小時候有學過跆拳道。

老師説:那也可以啦!

 

阿甘信以為真。回家問我要怎麼準備?我心裏有點想笑,老師隨便說說,你也當真!事實上,我想我也幫不上忙。何況當初小二學的那兩個月的跆拳道,也可以算數嗎?大概老師也沒有弄淸楚吧!

 

兩天後,我瞥見他在房間,拿著一本跆拳道的書,書上有圖。他一下伸手,一下抬腿,自己照著圖在那邊比劃。原來他已經報了名了,明天就要甄選!

 

晚上到家。我問他:怎麼樣,有機會嗎?

他洩氣的說:唉呀,不要說了,想都不要想!

他說:妳知道嗎?人家一上台,服裝,道具,聲光,樣樣俱全,熱鬧滾滾。唱歌的,跳舞的,說相聲的,各式各樣樂器表演的,每一場都讓人拍手叫好!只有我,像個傻子,穿著運動服,球鞋,默默的上台,比劃了幾下就下來了!自己都覺得很丟臉!

          我本來心裡就有數,所以也不好説什麼。

          阿甘接著説:但是有一件事情,很奇怪!

          他説:我們今天也有英語面試,三個老師一個一個談。最後一個老師問我,你們家以前住過外國嗎?我説,沒有,一直住在台灣。

          我說,啊,我知道啦!他一定是認為你的英文很好,可能住過外國。

          但是阿甘説:那也沒用啊!他們要的是才藝青年哪,不然怎麼叫做才藝青年訪問團!

唉!説的也是齁!

 

事隔多日,我已經把這件事忘了。

 

有一天阿甘回家,竟然告訴我:今天老師說,既然你那麽想去,就去辦護照吧!

 

哇啦啦!這是什麼情形啊!阿甘錄取了才藝青年?到底什麼才藝啊?阿甘說,搬道具啦!

往後的日子,阿甘可真的忙碌起來了,白天要去旗津上課,晚上要去工專校本部集訓兩個月,每個晚上都要去。英文課,英文會話是集訓重點。另外把錄取的全部團員分成兩組,樂器組和舞蹈組。

 

有樂器特別專長的編在樂器組,其他唱歌跳舞打拳的,全編在舞蹈組。舞蹈老師編了兩套舞,要求這些團員積極排練。這下阿甘忙到沒時間去打工了,所以也就不去美語俱樂部了!

 

出訪前兩天,訪問團舉行一個正式彩排,也邀請家長參加。

 

我這個滿腦狐疑的家長,早早就到了現場。默默觀察了一陣子,我選擇了坐在教師群中,靜靜的聽著她們在閒聊⋯。有一個女老師說,以前甄選團員時,都是以才藝表演為主。但是今年甄選時,校長夫人特別來參加。校長夫人説,過去甄選出來的團員才藝很好,但是英文能力不足。參訪過程,除了表演,很難和外國學生交流,交談。似乎失去了姊妹校交流互訪的意義!

 

所以今年,夫人強調説,一定要挑幾個英文好的,可以擔當友誼交流的重任。才藝表演只要把場面,弄得熱鬧熱鬧就行了,交流才是重點啊!

 

啊!原來如此。阿甘是友誼的橋樑啊!我就不信嘛,搬道具也可以去美國!

 

這一趟,阿甘從夏威夷,進美國西部,再飛北卡、南卡。玩了幾個地方,拜訪了姊妹校,也參觀了幾個大學。在南卡的接待家庭住了幾天,交了幾個外國朋友,行囊滿滿的回到了高雄。一共十五天,旅費由家長,學校各出一半。

 

回到家的阿甘,很快接到南卡校長、朋友的來信和卡片。他也及時的回信,寫卡片。朋友多了,阿甘的日子也更加有色彩了。

 

看著他從美國帶回來的各種禮物,紀念品,書籍、丅裇⋯⋯可以想像他的美國之行,一定很豐富多彩⋯⋯

 

我忽然對他説:阿甘,你英文很棒呢,又會聽又會講!

        他竟然回我:會說英文很簡單,會說好的英文不簡單!

        他説:我這次住的接待家庭,是個老教授。晚上他會跟我聊天。簡單的當然可以溝通,但是再談深一點的,像教育、文化、社會或是其他,我就不行了。所以我的英文還是不夠!

         

隔天,他帶回來一本字典。他說,從今天開始,我要吃字典。一天吃一張!

驚嚇的我:字典怎麼吃呀!

 

他說,從第一張第一頁開始,每天背好一張,就把這一張撕掉。一天吃一張,直到把這一本吃完。

 

過了幾天,字典真的少了好幾張。

(21之7)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師大社教系畢業,直接回到高雄教書,在高雄市前金國中擔任國文教師。

隔年結婚,再隔年生了兒子,就是阿甘。

我是國立師大畢業的,在那個年代,應該是個屬於聰明又會唸書的人。沒想到多年後,兒子上了學,才發現是個學習緩慢的孩子,再仔細觀察,還好,只是與數理絶緣而已。

我是個很樂觀的人,我相信行行出狀元。孩子只要平安、健康,有個一技之長,能在社會生存立足就好。

兒子本來就讀五專觀光科,心想他將來當個導遊,老媽也可以隨團遊山玩水,甚至玩遍天下,不也是人生大樂也!

沒想到,他竟然突發奇想,要讀台大,還要讀台大第一名。

這不是作夢嗎?當時我也認為,他只是痴人做白日夢而已!

沒想到阿甘有夢最美,希望相隨。而且逐夢踏實,美夢成真!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