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這一天 美國的民主神話變成了徹底的笑話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這一天 美國的民主神話變成了徹底的笑話
2020-12-22 07:00:00
A+
A
A-

戒嚴!莫管會不會實施,這個構想一旦出現,就已向全球呈現了一個赤裸而變態的美國。(圖片取自網路)

 

這一天 美國的民主神話變成了徹底的笑話

 

張陌

 

前兩天美國疾控中心公布聳人聽聞的數據,美國在18日的一天內新增了新冠肺炎確診病例40萬餘人。新冠已在此刻化身為燎原之火,瘋狂地掠奪這一片廣垠的樂土。它侵襲的不是美國人的健康而已,它真正侵蝕的是美國的這個曾經被以為是天堂般存在的體制。

 

美國的虛弱,已在這個時候徹底曝露出來,它顯然不是什麼強國,莫說強有力的防疫作為,連一個中等國家的公衛水準都夠不上,以這次瘟疫蔓延的形態與狂野,顯示美國何止是百病纏身,更可說已是腐蠹蟲生、殘絮敗柳了。

 

就在這個疫情肆虐的時分,作為美國總統的川普,同一天晚上就在白宮召開會議,不但表明他想任命他的律師鮑威爾出任特別檢察官調查「選舉舞弊」,還想要宣布「戒嚴」,出動軍隊重辦選舉。

 

這麼一個驚悚的會議代表了美國體制已經落入一個權力的黑洞中難以自拔,它正在第三世界化,或說正在拉美化。美國已經不是什麼民主的典範,不是在山巔上供世人仰望的上帝之城,而是被權力的黑手黨操控與把持的黑暗帝國。

 

鮑威爾就是拉美化的典型指標,她多次提出毫無證據的陰謀論,選舉剛結束不久,她即指控民主黨利用被稱為「錘子計分卡」(Hammer Scorecard)的超級電腦和應用程式,即時地將川普的選票算在拜登頭上。

 

其後,川普跟著指控作為計票系統設計者的Dominion公司偷走他二百多萬張選票,隨後鮑威爾即指控Dominion的創立目的,就是為了當年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茲的選舉,先替查維茲作票贏得勝選後,再轉向其他國家操縱選票,而它的背後就有委內瑞拉和古巴所提供的資金,而中國也參與其中。

 

鮑威爾不是指控這家公司而已,她還說聯邦調查局(FBI)早就知道Dominion的問題卻不作為,她的團隊將收集各州州長、州務卿與Dominion往來的證據,意思是不只FBI已經腐化,各個聯邦底下的州也已有多位州的領導階層與這家公司暗通款曲,甚至已經收買。

 

這個完全以陰謀與惡意謠言訴諸民粹政治的律師,竟被利欲薰心的總統考慮去當特別檢察官,以圖扳動目前看來他已無能扳動的選舉結果。而不只如此,他還考慮實施戒嚴,好讓軍隊可以介入,並以軍事力量去綁架這個國家。

 

他的戒嚴的想法似與他剛特赦的前任國安顧問佛林有關,因為佛林才在川普的電視新寵Newsmax上建議,川普可以在幾個決勝州實施戒嚴。這表示不單是川普自己,有一群認為世界就是猶如好萊塢的電影一樣,由無數的陰謀、滲透、顛覆與政變所組成的人,正在編派出一些荒誕的劇本,準備付諸行動。

 

莫以為這些瘋狂的構想遠未達到被實施的程度,就表明這個體制仍然堪用,不是的,這個構想剛剛出現的時刻,就像是新冠那樣的傳染病一樣,即表示美國已在「拉美病」上確診了,它將會擴散下去,一直到它佈滿全身。

 

而這一切的政治變異,都與不斷蔓延而根本上早已無人聞問的疫情,共同向全球呈現了一個赤裸而變態的美國。

 

疫情數字的飆高,表明它是一個失控的社會,它涉及的不只是政治人物,而是一個失去凝聚力量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竟是處於一種斷鏈狀態,沒有人希冀或期盼為另外一個人的安危,作出那怕是微不足道的貢獻,不過是戴上一個口罩,讓自己的呼吸無法那麼地順暢,都不甘願。

 

這足以反證,這個國家並不會為了什麼更美好與遠大的目標,去為人類、或任何其他的國家奮鬥。因為即使是人與人之間最為純摯的關懷與奉獻,那種涉及到生命存續所應該盡的棉薄之力,這裡的人民都視為對自己權利的侵犯,如何期待這個國家還會為了什麼涉及人類的更崇高的價值,去做出可能的犧牲?

 

而另一方面,竟也沒有人去向執政者聲索所謂的公民的權利,沒有一個美國公民大聲譴責這個防疫不力的政府必須交出手裡的政權。「民主」早已呈現不出任何它的字面上所應該涵括的意義,亦即:民主所締造出來的為人民執政的政府,應當最大限度地去為人民謀取福祉。這一層的概念,已經完全失效,或說已呈現出某種莫名所以的空白。

 

「民主」反而出現了它與人民的「剝離」。這個體制不但與人民、公民無關,甚至恐怕連國家亦無關,它只是包括資本集團在內的一群人的權力遊戲,它的目的是如在最大範圍內攫取國家的資源。更有甚者,它還要攫取整體人類的資源,它侵吞的對象不只是美國,還包括它所覬覦的任何一個國家、土地與人民。

 

這就是為什麼,根本沒有人理會究竟一天裡美國有多少人被這個世紀病毒所擄獲、摧殘與死亡,一直疊加上去的數字,就只剩下數字,只是冰冷的阿拉伯數字的遞增,沒有眼淚、甚且沒有一聲嘆息。

 

民主的政客只在乎權力,人民的福祉只是權力追逐時必須塗上的虛構、或是偽裝,政客們偶而必須假裝,他們並非不愛人民!

 

12月18日是歷史應當記住的一天,這一天,當美國出現破紀錄的40萬人確診新冠時,白宮裡討論的卻是一場政變。這一天,美國的民主,從一個偉大的神話變成了徹底的笑話!

戒嚴!莫管會不會實施,這個構想一旦出現,就已向全球呈現了一個赤裸而變態的美國。(圖片取自網路)

 

這一天 美國的民主神話變成了徹底的笑話

 

張陌

 

前兩天美國疾控中心公布聳人聽聞的數據,美國在18日的一天內新增了新冠肺炎確診病例40萬餘人。新冠已在此刻化身為燎原之火,瘋狂地掠奪這一片廣垠的樂土。它侵襲的不是美國人的健康而已,它真正侵蝕的是美國的這個曾經被以為是天堂般存在的體制。

 

美國的虛弱,已在這個時候徹底曝露出來,它顯然不是什麼強國,莫說強有力的防疫作為,連一個中等國家的公衛水準都夠不上,以這次瘟疫蔓延的形態與狂野,顯示美國何止是百病纏身,更可說已是腐蠹蟲生、殘絮敗柳了。

 

就在這個疫情肆虐的時分,作為美國總統的川普,同一天晚上就在白宮召開會議,不但表明他想任命他的律師鮑威爾出任特別檢察官調查「選舉舞弊」,還想要宣布「戒嚴」,出動軍隊重辦選舉。

 

這麼一個驚悚的會議代表了美國體制已經落入一個權力的黑洞中難以自拔,它正在第三世界化,或說正在拉美化。美國已經不是什麼民主的典範,不是在山巔上供世人仰望的上帝之城,而是被權力的黑手黨操控與把持的黑暗帝國。

 

鮑威爾就是拉美化的典型指標,她多次提出毫無證據的陰謀論,選舉剛結束不久,她即指控民主黨利用被稱為「錘子計分卡」(Hammer Scorecard)的超級電腦和應用程式,即時地將川普的選票算在拜登頭上。

 

其後,川普跟著指控作為計票系統設計者的Dominion公司偷走他二百多萬張選票,隨後鮑威爾即指控Dominion的創立目的,就是為了當年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茲的選舉,先替查維茲作票贏得勝選後,再轉向其他國家操縱選票,而它的背後就有委內瑞拉和古巴所提供的資金,而中國也參與其中。

 

鮑威爾不是指控這家公司而已,她還說聯邦調查局(FBI)早就知道Dominion的問題卻不作為,她的團隊將收集各州州長、州務卿與Dominion往來的證據,意思是不只FBI已經腐化,各個聯邦底下的州也已有多位州的領導階層與這家公司暗通款曲,甚至已經收買。

 

這個完全以陰謀與惡意謠言訴諸民粹政治的律師,竟被利欲薰心的總統考慮去當特別檢察官,以圖扳動目前看來他已無能扳動的選舉結果。而不只如此,他還考慮實施戒嚴,好讓軍隊可以介入,並以軍事力量去綁架這個國家。

 

他的戒嚴的想法似與他剛特赦的前任國安顧問佛林有關,因為佛林才在川普的電視新寵Newsmax上建議,川普可以在幾個決勝州實施戒嚴。這表示不單是川普自己,有一群認為世界就是猶如好萊塢的電影一樣,由無數的陰謀、滲透、顛覆與政變所組成的人,正在編派出一些荒誕的劇本,準備付諸行動。

 

莫以為這些瘋狂的構想遠未達到被實施的程度,就表明這個體制仍然堪用,不是的,這個構想剛剛出現的時刻,就像是新冠那樣的傳染病一樣,即表示美國已在「拉美病」上確診了,它將會擴散下去,一直到它佈滿全身。

 

而這一切的政治變異,都與不斷蔓延而根本上早已無人聞問的疫情,共同向全球呈現了一個赤裸而變態的美國。

 

疫情數字的飆高,表明它是一個失控的社會,它涉及的不只是政治人物,而是一個失去凝聚力量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竟是處於一種斷鏈狀態,沒有人希冀或期盼為另外一個人的安危,作出那怕是微不足道的貢獻,不過是戴上一個口罩,讓自己的呼吸無法那麼地順暢,都不甘願。

 

這足以反證,這個國家並不會為了什麼更美好與遠大的目標,去為人類、或任何其他的國家奮鬥。因為即使是人與人之間最為純摯的關懷與奉獻,那種涉及到生命存續所應該盡的棉薄之力,這裡的人民都視為對自己權利的侵犯,如何期待這個國家還會為了什麼涉及人類的更崇高的價值,去做出可能的犧牲?

 

而另一方面,竟也沒有人去向執政者聲索所謂的公民的權利,沒有一個美國公民大聲譴責這個防疫不力的政府必須交出手裡的政權。「民主」早已呈現不出任何它的字面上所應該涵括的意義,亦即:民主所締造出來的為人民執政的政府,應當最大限度地去為人民謀取福祉。這一層的概念,已經完全失效,或說已呈現出某種莫名所以的空白。

 

「民主」反而出現了它與人民的「剝離」。這個體制不但與人民、公民無關,甚至恐怕連國家亦無關,它只是包括資本集團在內的一群人的權力遊戲,它的目的是如在最大範圍內攫取國家的資源。更有甚者,它還要攫取整體人類的資源,它侵吞的對象不只是美國,還包括它所覬覦的任何一個國家、土地與人民。

 

這就是為什麼,根本沒有人理會究竟一天裡美國有多少人被這個世紀病毒所擄獲、摧殘與死亡,一直疊加上去的數字,就只剩下數字,只是冰冷的阿拉伯數字的遞增,沒有眼淚、甚且沒有一聲嘆息。

 

民主的政客只在乎權力,人民的福祉只是權力追逐時必須塗上的虛構、或是偽裝,政客們偶而必須假裝,他們並非不愛人民!

 

12月18日是歷史應當記住的一天,這一天,當美國出現破紀錄的40萬人確診新冠時,白宮裡討論的卻是一場政變。這一天,美國的民主,從一個偉大的神話變成了徹底的笑話!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