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與筆的台灣生活 當兵日記(10):最後一天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畫與筆的台灣生活 當兵日記(10):最後一天
2020-12-16 07:00:00
A+
A
A-

離營這天,我搭上弟兄的車,返回台北的家。這一刻心中百感交集,大概是因為太厭惡軍中生活,以致退伍時的喜悅像是在作夢。

 

畫與筆的台灣生活

 

當兵日記(10):最後一天 

 

圖/文 徐丹寒   Instagram: brianhsuart

 

退伍這天,軍中已剩一半的訓員,另一半早在一周前先退伍了。離營的訓員們開始收拾私人用品,並將屬於軍中的物品一一清點歸還,將這些東西退還就像

把被鬼魂附身的娃娃交給靈媒,擺脫了麻煩的重擔,卻想偷偷帶走一些物品作為紀念。

 

上學、旅遊、工作時,往往到了結束的那一刻才驚呼時光飛逝;但在軍中正好相反,由於受疫情影響而幾乎無所事事,導致度日如年,彷彿跨年倒數了四個

月,一段折磨身心的等待。

無論是服役時的週末休假,還是退伍當天的離營,都可以選擇搭乘團體遊覽車,或是自行離營。一位好心的弟兄主動開車來載我們,他正好也是台北人。

 

當過兵的人都明白,難吃的三餐、難睡的夜晚、愚蠢的鄰兵、沒素質的長官,更不用說那些極度枯燥的課程。當這些無法改變的義務已被排定好,唯一的樂

趣就是和弟兄苦中作樂,因此軍中的趣事往往圍繞在弟兄之間,以及一些長官的滑稽行為。然而,正因為這段時間大概是人生中少數幾次能與不同習性的人

相處,產生的樂趣顯得格外寶貴。

 

我們將行李打包好,並在中山室等待一項重要的時刻——領取結訓令,拿到這張影印紙的快感比拿到薪水還要強烈百倍,從入伍第一天就是為了這一刻。空氣

中瀰漫著無法以言語形容的寧靜,大家的嘴角都流露出一絲絲的微笑,但盡可能隱藏那股強烈的喜悅,因為那是離開營區後才能表現出來的。長官們的態度也顯得愉快,他們更想好好放鬆一下。

這天下著毛毛細雨,不知是因為天氣的關係,還是因為我過於感性,心中突然有點不捨,腦中浮現這四個月當兵的種種畫面。

 

天色昏暗的傍晚,下起綿綿細雨,我與同班的弟兄們道別,並拖著沈重的黃埔包排隊走向營區大門。當我回頭看著營區環境,心情也跟著沈重,由於不能攝影,我想努力透過雙眼記住這些畫面,記住自己曾經有過如此一段軍中生活。

 

離開的路上,我在車裡回想這些與我要好的弟兄們,有哪些還有機會再見呢?這種事再正常不過,四個月的服兵役也不過如此。現今,當我回顧當兵生活,認為每個人或許都該體驗一下,就當作去探險但一次就夠了。

我與幾位弟兄一起開車離營,一個值得好好慶祝的日子,慶祝難熬的兵役終於結束。然而我們心中都明白一件殘酷的事,退伍後要面對真正的人生挑戰了。

 

插畫創作的手繪圖搞。先將構圖繪於紙上,再由數位繪畫完成作品。 

 

 

作者簡介

徐丹寒,1997年生,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自幼即愛好美術和文學寫作,擅長素描、書法和電繪。曾在「人間福報」連載「世紀伴侶」,以繪畫和文字介紹中外歷史上重要的伴侶,普獲好評。接著為創作「玄奘大師與西域文化」,遠赴西安、敦煌,並探訪了吐魯番和高昌國遺址,做地理景觀的記錄。近年,多次在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中展出繪本作品,深入了解世界一流出版社的繪本創作趨勢。 作者的 Istagram: brianhsuart

離營這天,我搭上弟兄的車,返回台北的家。這一刻心中百感交集,大概是因為太厭惡軍中生活,以致退伍時的喜悅像是在作夢。

 

畫與筆的台灣生活

 

當兵日記(10):最後一天 

 

圖/文 徐丹寒   Instagram: brianhsuart

 

退伍這天,軍中已剩一半的訓員,另一半早在一周前先退伍了。離營的訓員們開始收拾私人用品,並將屬於軍中的物品一一清點歸還,將這些東西退還就像

把被鬼魂附身的娃娃交給靈媒,擺脫了麻煩的重擔,卻想偷偷帶走一些物品作為紀念。

 

上學、旅遊、工作時,往往到了結束的那一刻才驚呼時光飛逝;但在軍中正好相反,由於受疫情影響而幾乎無所事事,導致度日如年,彷彿跨年倒數了四個

月,一段折磨身心的等待。

無論是服役時的週末休假,還是退伍當天的離營,都可以選擇搭乘團體遊覽車,或是自行離營。一位好心的弟兄主動開車來載我們,他正好也是台北人。

 

當過兵的人都明白,難吃的三餐、難睡的夜晚、愚蠢的鄰兵、沒素質的長官,更不用說那些極度枯燥的課程。當這些無法改變的義務已被排定好,唯一的樂

趣就是和弟兄苦中作樂,因此軍中的趣事往往圍繞在弟兄之間,以及一些長官的滑稽行為。然而,正因為這段時間大概是人生中少數幾次能與不同習性的人

相處,產生的樂趣顯得格外寶貴。

 

我們將行李打包好,並在中山室等待一項重要的時刻——領取結訓令,拿到這張影印紙的快感比拿到薪水還要強烈百倍,從入伍第一天就是為了這一刻。空氣

中瀰漫著無法以言語形容的寧靜,大家的嘴角都流露出一絲絲的微笑,但盡可能隱藏那股強烈的喜悅,因為那是離開營區後才能表現出來的。長官們的態度也顯得愉快,他們更想好好放鬆一下。

這天下著毛毛細雨,不知是因為天氣的關係,還是因為我過於感性,心中突然有點不捨,腦中浮現這四個月當兵的種種畫面。

 

天色昏暗的傍晚,下起綿綿細雨,我與同班的弟兄們道別,並拖著沈重的黃埔包排隊走向營區大門。當我回頭看著營區環境,心情也跟著沈重,由於不能攝影,我想努力透過雙眼記住這些畫面,記住自己曾經有過如此一段軍中生活。

 

離開的路上,我在車裡回想這些與我要好的弟兄們,有哪些還有機會再見呢?這種事再正常不過,四個月的服兵役也不過如此。現今,當我回顧當兵生活,認為每個人或許都該體驗一下,就當作去探險但一次就夠了。

我與幾位弟兄一起開車離營,一個值得好好慶祝的日子,慶祝難熬的兵役終於結束。然而我們心中都明白一件殘酷的事,退伍後要面對真正的人生挑戰了。

 

插畫創作的手繪圖搞。先將構圖繪於紙上,再由數位繪畫完成作品。 

 

 

作者簡介

徐丹寒,1997年生,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自幼即愛好美術和文學寫作,擅長素描、書法和電繪。曾在「人間福報」連載「世紀伴侶」,以繪畫和文字介紹中外歷史上重要的伴侶,普獲好評。接著為創作「玄奘大師與西域文化」,遠赴西安、敦煌,並探訪了吐魯番和高昌國遺址,做地理景觀的記錄。近年,多次在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中展出繪本作品,深入了解世界一流出版社的繪本創作趨勢。 作者的 Istagram: brianhsuart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