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關掉中天的深層原因是 ,它妨礙了新種族的茁長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關掉中天的深層原因是 ,它妨礙了新種族的茁長
2020-12-15 07:00:00
A+
A
A-

眼前這個虛弱的國族主義,在未及走到終點前,就可能轟然而垮,甚至不需要一場真正的戰爭。(圖片取自網路)

 

關掉中天的深層原因是 ,它妨礙了新種族的茁長

 

作者/張陌

 

從行為與言語上觀察,蔡英文是一個價值十分紊亂,沒有真正信奉的原則、道德或信仰的人。她堅決開放同性婚姻時,你以為她自居於西方白左之一員,當她跟川普通電話時,卻顯露了她與川普共同的右派屬性;可當她關掉電視台時,她卻頓時向世人表露,她恐怕與近一世紀前崛起的希特勒,才是頗有近親淵源的一個旁支。

 

就像希特勒的納粹黨全稱是國家社會主義德意志工人黨,可是他卻不斷逮捕共產黨員,好像黨名裡頭的社會主義只具有陪襯作用,完全當不得真,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倒成了敵人似的。蔡英文亦復如此。她批判香港的逃犯條例以及後來的國安法時,儼然是自由世界的宗師;但她上任迄今,總是不曾間斷地在制定可以隨時懲治人民的法律,建造各式的東廠,好像她的民主與西方的民主也沒什麼關聯。

 

希特勒的納粹意識形態其實是一個矛盾組合,裡頭有太多含糊不清的概念,以至於現在要問起究竟什麼是納粹主義?都要讓一個政治學大師語塞。這是因為,恐怕連希特勒自己也沒有真的弄清過他的主張是什麼,連那個令千萬德國人激昂、亢奮與迷惑的卐字圖騰,究竟是個什麼意思,也不曾有過清晰的解釋。

 

蔡英文不是一樣嗎?中華民國台灣、這個國家,以及她偶而提起的憲法,本質上亦是相互矛盾的,但她總是人前一句、人後一句,國家因而變成了一隻變形蟲,其疆域與性質完全無法捉摸。譬如,她宣稱國家只有七十年歷史,卻在紅色十月慶祝源於武昌起義的國慶。

 

她當然不能跟希特勒相提並論,因為那位狂人有蓋世太保與黨衛軍,蔡英文卻只有1450,而她的817萬支持者也絕無當年德國人對「元首」或領袖的那種死心塌地的狂熱與崇拜。

 

這讓蔡英文想要建造的獨裁體制,顯得十分膚淺可笑,甚至於沒有一絲一毫真正讓人恐懼的力量。這種蹩腳的、慫貨的獨裁,只能引來對她與日俱增、愈趨強烈的反抗,前景很難看好。

 

可是,連希特勒也有過狼狽的時刻,就算他後來發動了這麼多令人驚悚而駭懼的戰役,但早年他在慕尼黑搞的那場啤酒館政變,卻仍然是眾所周知的慘淡往事,就像是一齣刻意要讓人覺得突梯而爆笑的鬧劇。

 

希特勒是在政變後的牢獄裡始寫出他的「我的奮鬥」,他的人生與夢想才真正清晰起來,他也從此刻起,開始擁有了召喚人心的魔力。但蔡英文卻早已失去了時間優勢,她當完五年總統後,聲望依舊擺盪於書呆子與空心菜之間!更重要的是,她欠缺口若懸河的演說魅力,不只無法在廣場上讓數十萬人的熱血瞬間沸騰,甚至她的飛行員失蹤了,她都不能正確唸出他的名字。

 

然而所有的這些劣勢條件,都不會阻攔民進黨意欲發展出一種屬於台灣特性的國家主義。蔡英文只是一個不夠稱職的過客,這個使命在她卸任後將由鄭文燦、賴清德或林佳龍等接班人接續下去,直到抵於終點。

 

因為如今台灣內外的氣候,就確實是一種具有虛構性質的、或文化上的種族主義狂熱。「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不是一種發洩情緒的文字遊戲,而是島民心靈的自我賦予,他們矢志要離開中國,縱使明知中國是他們的祖土。

 

在這樣奇妙的思維結構之下,一個新的種族誕生了,這就是何以蔡英文必須與希特勒放在同一個類屬上衡量的原因。納粹最鮮明的特徵就是種族主義,納粹與法西斯的區別就在於,納粹更倒向種族與基因,更強調種族的優越性,而將中國置於牲口地位的台灣國族主義,當然是納粹的近親。

 

為了這個新種族的血脈得以延續,他們不得不關掉中天電視台,因為中天一直尋求解構這個新種族,它妨礙了新種族的茁長與壯大。對於堅定的新種族主義者而言,中天的聲音是具有毒性的,嚴重戕害了種族的健康!

 

不過,關掉中天卻無法消除民進黨與日俱增的不安全感。更為無孔不入的是網路,「數位通訊傳播法」當然要接踵而來,在沒有關掉所有的孔徑之前,民進黨都難以高枕而眠。

 

但這一切都將是徒然的。如今的台灣與當年的德國最大的差別是,德國具備厚實的科研能力與完整的軍事工業,從而得以睥睨歐洲於一時;台灣卻只有殘缺的自製能力,只能充當別人的戰略棋子。

 

這一個虛弱的國族主義,在未及走到終點前,就可能轟然而垮,甚至不需要一場真正的戰爭。

眼前這個虛弱的國族主義,在未及走到終點前,就可能轟然而垮,甚至不需要一場真正的戰爭。(圖片取自網路)

 

關掉中天的深層原因是 ,它妨礙了新種族的茁長

 

作者/張陌

 

從行為與言語上觀察,蔡英文是一個價值十分紊亂,沒有真正信奉的原則、道德或信仰的人。她堅決開放同性婚姻時,你以為她自居於西方白左之一員,當她跟川普通電話時,卻顯露了她與川普共同的右派屬性;可當她關掉電視台時,她卻頓時向世人表露,她恐怕與近一世紀前崛起的希特勒,才是頗有近親淵源的一個旁支。

 

就像希特勒的納粹黨全稱是國家社會主義德意志工人黨,可是他卻不斷逮捕共產黨員,好像黨名裡頭的社會主義只具有陪襯作用,完全當不得真,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倒成了敵人似的。蔡英文亦復如此。她批判香港的逃犯條例以及後來的國安法時,儼然是自由世界的宗師;但她上任迄今,總是不曾間斷地在制定可以隨時懲治人民的法律,建造各式的東廠,好像她的民主與西方的民主也沒什麼關聯。

 

希特勒的納粹意識形態其實是一個矛盾組合,裡頭有太多含糊不清的概念,以至於現在要問起究竟什麼是納粹主義?都要讓一個政治學大師語塞。這是因為,恐怕連希特勒自己也沒有真的弄清過他的主張是什麼,連那個令千萬德國人激昂、亢奮與迷惑的卐字圖騰,究竟是個什麼意思,也不曾有過清晰的解釋。

 

蔡英文不是一樣嗎?中華民國台灣、這個國家,以及她偶而提起的憲法,本質上亦是相互矛盾的,但她總是人前一句、人後一句,國家因而變成了一隻變形蟲,其疆域與性質完全無法捉摸。譬如,她宣稱國家只有七十年歷史,卻在紅色十月慶祝源於武昌起義的國慶。

 

她當然不能跟希特勒相提並論,因為那位狂人有蓋世太保與黨衛軍,蔡英文卻只有1450,而她的817萬支持者也絕無當年德國人對「元首」或領袖的那種死心塌地的狂熱與崇拜。

 

這讓蔡英文想要建造的獨裁體制,顯得十分膚淺可笑,甚至於沒有一絲一毫真正讓人恐懼的力量。這種蹩腳的、慫貨的獨裁,只能引來對她與日俱增、愈趨強烈的反抗,前景很難看好。

 

可是,連希特勒也有過狼狽的時刻,就算他後來發動了這麼多令人驚悚而駭懼的戰役,但早年他在慕尼黑搞的那場啤酒館政變,卻仍然是眾所周知的慘淡往事,就像是一齣刻意要讓人覺得突梯而爆笑的鬧劇。

 

希特勒是在政變後的牢獄裡始寫出他的「我的奮鬥」,他的人生與夢想才真正清晰起來,他也從此刻起,開始擁有了召喚人心的魔力。但蔡英文卻早已失去了時間優勢,她當完五年總統後,聲望依舊擺盪於書呆子與空心菜之間!更重要的是,她欠缺口若懸河的演說魅力,不只無法在廣場上讓數十萬人的熱血瞬間沸騰,甚至她的飛行員失蹤了,她都不能正確唸出他的名字。

 

然而所有的這些劣勢條件,都不會阻攔民進黨意欲發展出一種屬於台灣特性的國家主義。蔡英文只是一個不夠稱職的過客,這個使命在她卸任後將由鄭文燦、賴清德或林佳龍等接班人接續下去,直到抵於終點。

 

因為如今台灣內外的氣候,就確實是一種具有虛構性質的、或文化上的種族主義狂熱。「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不是一種發洩情緒的文字遊戲,而是島民心靈的自我賦予,他們矢志要離開中國,縱使明知中國是他們的祖土。

 

在這樣奇妙的思維結構之下,一個新的種族誕生了,這就是何以蔡英文必須與希特勒放在同一個類屬上衡量的原因。納粹最鮮明的特徵就是種族主義,納粹與法西斯的區別就在於,納粹更倒向種族與基因,更強調種族的優越性,而將中國置於牲口地位的台灣國族主義,當然是納粹的近親。

 

為了這個新種族的血脈得以延續,他們不得不關掉中天電視台,因為中天一直尋求解構這個新種族,它妨礙了新種族的茁長與壯大。對於堅定的新種族主義者而言,中天的聲音是具有毒性的,嚴重戕害了種族的健康!

 

不過,關掉中天卻無法消除民進黨與日俱增的不安全感。更為無孔不入的是網路,「數位通訊傳播法」當然要接踵而來,在沒有關掉所有的孔徑之前,民進黨都難以高枕而眠。

 

但這一切都將是徒然的。如今的台灣與當年的德國最大的差別是,德國具備厚實的科研能力與完整的軍事工業,從而得以睥睨歐洲於一時;台灣卻只有殘缺的自製能力,只能充當別人的戰略棋子。

 

這一個虛弱的國族主義,在未及走到終點前,就可能轟然而垮,甚至不需要一場真正的戰爭。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