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人性與非人性的對決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人性與非人性的對決
2020-11-06 07:00:00
A+
A
A-

小朋友說:「但我們知道對與錯」讓全世界動容(取自網路)。

 

人性與非人性的對決

作者/王惠珀

《前言》

2017年美國維基尼亞州首府Charlottesville發生種族衝突,在川普的姑息下像導火線,引發一連串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持槍殺人及屠殺事端,也釀出2018年越戰以降最大的百萬人上街抗議,要求政府槍枝管制。

 

抗議人群中很多青少年,其中一個十一歲小朋友在台上說:「我們還在上小學,我們知道不是每個人的生命都平等,但我們知道對與錯。」這句話讓全世界動容。

 

且讓我們大人們一起來咀嚼小朋友的這句心裡話,也來檢驗一下人性。

 

《意識型態治國》

川普以分離與仇恨治國(divisive and hatred politics),讓美國處在種族對立及黑白對壘的動盪中,延續到今天,應驗了「小惡不理,敗絮釀災」的預言。

 

好熟悉啊! 不過是一年來的事,台灣也上演著「總統選舉>罷免高雄市長>補選市長>罷免市議員」一連串的你死我活、逆我者死的對決。在民進黨贏得補選後,總統才站出來呼籲人民要團結,不要分裂,聽來是那麼的冷血。

 

虧總統還是英國政經領域學成歸國的學人,而英國不久前才上演了一樁令人動容的民主典範。2016年正值英國決定要不要脫歐的關鍵時刻,工黨國會議員Jo Cox被槍殺,而該席位對於脫歐的影響至巨。在這節骨眼,執政的保守黨黨魁(首相)宣示,該黨不推出補選人選,以示對民主的尊重。

 

被槍殺的英國工黨國會議員Jo Cox (1974~2016,Wikipedia)。

 

從這裡看台灣,過去二十年,政客及人民沉溺於仇蔣>仇國民黨>仇馬>仇韓>仇中,無仇不役的政治(bloody politics),跟川普的仇恨與分離主義真的很像。台灣人挺川普,有跡可循。

 

《廉價的民主》

總統就職演說時,將《中華民國》變成《中華民國台灣》。人民就這樣被團結在一個不存在的國家名器之下,把自己交給一個違憲擅改國號的總統。可見上自總統,下至人民,通通都不守法,既因循苟且也不要尊嚴。

 

人民既然不求尊嚴,掌了權後的執政者也不必經過你我同意,堂而皇之就與狼共舞,叫你吃萊豬。也堂而皇之的與狼共舞,惹火上身,引出成群的戰機在台灣上空呼嘯,在海峽馳騁。

 

與美國那群十幾歲的孩子相對照,教育普及的台灣人民都不知道對與錯?不知道這是廉價的民主?

 

《我們知道對與錯?》

我們曾當過百萬紅衫軍,上街訴求對與錯。但是,在大多數人不在乎對錯的氛圍下,貪腐被判刑的總統扯高氣昂訴求被迫害,挺貪腐總統的族群相得益彰,成為社會菁英,神氣到今天。從那以後,社會就在「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標準」的偽善下過了十幾年。  

 

接著,太陽花們佔領立法院,沒有受到社會譴責,攻入行政院者不起訴,毀台法治者被默認無罪。這是甚麼民主法治國家?人民無論訴求多偉大,違法就是違法。訴求偉大跟違法是兩回事,你可以當英雄,英雄就要有坐牢的準備,不是嗎?

 

如此一來,其他人有樣學樣,釀出2014年以降的經年的陳抗大災,也釀出2018年的「人民最大黨反對民進黨」。只是,不過二年光景,台灣人又在傳媒、1450鋪天蓋地的洗腦下又回到了小惡不理,大惡神氣的主流崇拜中。民主竟是如此的廉價。

 

對與錯是不可妥協的精神食糧,想用甚麼偉大的訴求(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標準...台獨)來凌駕它,只是在蓄積敗絮,讓社會釀大災罷了。這是哪門子的愛台灣?

 

台灣人跟對錯說bye bye,有多久了?

 

《人性與非人性的對決》

觀察美國總統選舉,做為旁觀者,我覺得這不是Trump與Biden的競爭,是人性(善惡,對錯)與非人性(我最大,逆我者死)的對決。  

 

在此命題下,如果Biden贏,只表示美國人想要把人性的基本價值從最糟糕的道德淪落裡拉回到基本盤。如果Biden輸,那麼美國與它一向看不起的第三世界國家,已沒甚麼差別。

 

根據民調,美國挺拜登與挺川普的比例約在52%:44%之譜。根據英國YouGov的民調,歐洲人不挺川普,而亞洲人中唯一支持川普當選的是台灣人。換句話說,連美國在內,全世界唯一挺川普的是台灣人。

 

我衷心希望Trump輸,而且大輸,才能體現普世價值:人性,人世間也才有天理。我不賭,因為這選舉與我無關。倒是台灣挺川普的大多數人真該跟自己賭一賭,自己贏了還是輸了。

 

《風華其外 敗絮其中》

打個比方。我家寶貝Captain總是優雅的坐在地上看著我的動向,長期下來膝蓋長繭,塗塗藥就算了。上個月發炎加劇,深入關節,開刀清創,住院一個月。狗狗給我的教訓是勿因惡小而不理,再優雅的身影,不理也會敗絮其中。

 

再優雅的身影都可能風華其外,敗絮其中。

 

台灣走到今天不是偶然。選民縱容廉價民主在台灣橫行,集體不思考,不學習,不反省(大前研一語),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就會像我家狗狗一樣,時候到了病歪歪給你看。也會像美國小學生一樣,用正義之聲控訴「我們知道對與錯」給大人聽。

 

《結語》

人性與非人性的對決,不是藍/綠,也不是反共/親共的議題,是庶民跟邪門政客對決的議題,是廉價民主與文明式民主的議題,是面對十幾歲孩子該呈現的良心與教育的議題。

 

我怎麼都想不通,台灣怎麼會走到這步田地,成為全世界唯一挺川普當選總統的國家。唯一能解釋的是社會中邪了。而我,不信天理喚不回。當找不到答案時,只能想著「人不照天理,天不照甲子」因果論,今年是庚子年。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小朋友說:「但我們知道對與錯」讓全世界動容(取自網路)。

 

人性與非人性的對決

作者/王惠珀

《前言》

2017年美國維基尼亞州首府Charlottesville發生種族衝突,在川普的姑息下像導火線,引發一連串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持槍殺人及屠殺事端,也釀出2018年越戰以降最大的百萬人上街抗議,要求政府槍枝管制。

 

抗議人群中很多青少年,其中一個十一歲小朋友在台上說:「我們還在上小學,我們知道不是每個人的生命都平等,但我們知道對與錯。」這句話讓全世界動容。

 

且讓我們大人們一起來咀嚼小朋友的這句心裡話,也來檢驗一下人性。

 

《意識型態治國》

川普以分離與仇恨治國(divisive and hatred politics),讓美國處在種族對立及黑白對壘的動盪中,延續到今天,應驗了「小惡不理,敗絮釀災」的預言。

 

好熟悉啊! 不過是一年來的事,台灣也上演著「總統選舉>罷免高雄市長>補選市長>罷免市議員」一連串的你死我活、逆我者死的對決。在民進黨贏得補選後,總統才站出來呼籲人民要團結,不要分裂,聽來是那麼的冷血。

 

虧總統還是英國政經領域學成歸國的學人,而英國不久前才上演了一樁令人動容的民主典範。2016年正值英國決定要不要脫歐的關鍵時刻,工黨國會議員Jo Cox被槍殺,而該席位對於脫歐的影響至巨。在這節骨眼,執政的保守黨黨魁(首相)宣示,該黨不推出補選人選,以示對民主的尊重。

 

被槍殺的英國工黨國會議員Jo Cox (1974~2016,Wikipedia)。

 

從這裡看台灣,過去二十年,政客及人民沉溺於仇蔣>仇國民黨>仇馬>仇韓>仇中,無仇不役的政治(bloody politics),跟川普的仇恨與分離主義真的很像。台灣人挺川普,有跡可循。

 

《廉價的民主》

總統就職演說時,將《中華民國》變成《中華民國台灣》。人民就這樣被團結在一個不存在的國家名器之下,把自己交給一個違憲擅改國號的總統。可見上自總統,下至人民,通通都不守法,既因循苟且也不要尊嚴。

 

人民既然不求尊嚴,掌了權後的執政者也不必經過你我同意,堂而皇之就與狼共舞,叫你吃萊豬。也堂而皇之的與狼共舞,惹火上身,引出成群的戰機在台灣上空呼嘯,在海峽馳騁。

 

與美國那群十幾歲的孩子相對照,教育普及的台灣人民都不知道對與錯?不知道這是廉價的民主?

 

《我們知道對與錯?》

我們曾當過百萬紅衫軍,上街訴求對與錯。但是,在大多數人不在乎對錯的氛圍下,貪腐被判刑的總統扯高氣昂訴求被迫害,挺貪腐總統的族群相得益彰,成為社會菁英,神氣到今天。從那以後,社會就在「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標準」的偽善下過了十幾年。  

 

接著,太陽花們佔領立法院,沒有受到社會譴責,攻入行政院者不起訴,毀台法治者被默認無罪。這是甚麼民主法治國家?人民無論訴求多偉大,違法就是違法。訴求偉大跟違法是兩回事,你可以當英雄,英雄就要有坐牢的準備,不是嗎?

 

如此一來,其他人有樣學樣,釀出2014年以降的經年的陳抗大災,也釀出2018年的「人民最大黨反對民進黨」。只是,不過二年光景,台灣人又在傳媒、1450鋪天蓋地的洗腦下又回到了小惡不理,大惡神氣的主流崇拜中。民主竟是如此的廉價。

 

對與錯是不可妥協的精神食糧,想用甚麼偉大的訴求(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標準...台獨)來凌駕它,只是在蓄積敗絮,讓社會釀大災罷了。這是哪門子的愛台灣?

 

台灣人跟對錯說bye bye,有多久了?

 

《人性與非人性的對決》

觀察美國總統選舉,做為旁觀者,我覺得這不是Trump與Biden的競爭,是人性(善惡,對錯)與非人性(我最大,逆我者死)的對決。  

 

在此命題下,如果Biden贏,只表示美國人想要把人性的基本價值從最糟糕的道德淪落裡拉回到基本盤。如果Biden輸,那麼美國與它一向看不起的第三世界國家,已沒甚麼差別。

 

根據民調,美國挺拜登與挺川普的比例約在52%:44%之譜。根據英國YouGov的民調,歐洲人不挺川普,而亞洲人中唯一支持川普當選的是台灣人。換句話說,連美國在內,全世界唯一挺川普的是台灣人。

 

我衷心希望Trump輸,而且大輸,才能體現普世價值:人性,人世間也才有天理。我不賭,因為這選舉與我無關。倒是台灣挺川普的大多數人真該跟自己賭一賭,自己贏了還是輸了。

 

《風華其外 敗絮其中》

打個比方。我家寶貝Captain總是優雅的坐在地上看著我的動向,長期下來膝蓋長繭,塗塗藥就算了。上個月發炎加劇,深入關節,開刀清創,住院一個月。狗狗給我的教訓是勿因惡小而不理,再優雅的身影,不理也會敗絮其中。

 

再優雅的身影都可能風華其外,敗絮其中。

 

台灣走到今天不是偶然。選民縱容廉價民主在台灣橫行,集體不思考,不學習,不反省(大前研一語),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就會像我家狗狗一樣,時候到了病歪歪給你看。也會像美國小學生一樣,用正義之聲控訴「我們知道對與錯」給大人聽。

 

《結語》

人性與非人性的對決,不是藍/綠,也不是反共/親共的議題,是庶民跟邪門政客對決的議題,是廉價民主與文明式民主的議題,是面對十幾歲孩子該呈現的良心與教育的議題。

 

我怎麼都想不通,台灣怎麼會走到這步田地,成為全世界唯一挺川普當選總統的國家。唯一能解釋的是社會中邪了。而我,不信天理喚不回。當找不到答案時,只能想著「人不照天理,天不照甲子」因果論,今年是庚子年。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