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洗腦是最好的統治工具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洗腦是最好的統治工具
2020-10-28 07:00:00
A+
A
A-

洗腦是最好的統治工具(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惠珀

 

《前言》

中天新聞慘被NCC修理。很納悶的是,媒體第四權(check and balance)不是該站在對立面監督政府嗎?民主自由不是台灣的神主牌嗎? NCC成了統治者的工具了嗎?

 

還有,YouGov的民調顯示,亞洲唯一支持川普當選的是台灣人。這個現象極為特殊,政府、媒體及民意的一致性極高,是不是因為統治者洗腦成功? 且從政府的廣告預算這塊大餅先探個究竟。

 

《媒體文化》

這幾年台灣沒有太多基礎建設,那麼納稅人的錢跑哪去了? 還有,以前會看的頻道,還欣賞的名嘴,怎麼這幾年來的口風都變了?

 

根據2018年Brain.com.tw (電台、電視、網媒...)的統計,廣告費用第一名的金主是健康食品(無線電視)或房地產(廣播),第二名則是政府。廣告費的年成長率,則政府居第一名。

  2018年廣告量統計報告(1)無線電視及(2)廣播(取自Brain.com.tw)。

 

2019年的廣告費用更可觀,數位廣告(影音、網紅等)就佔了458億,其中政府公部門的年成長幅度最高(64%),怪不得捧出的政治網紅、巨星,家喻戶曉,政客都要去蹭一下。以簡單的邏輯分析,原來納稅人的錢去養傳媒,名嘴的嘴上功夫了。

2019年數位廣告投放量分析,以政府的廣告量成長幅度64%最大(取自Brain.com.tw)。

 

《台灣文化的變遷》

如果去探究市井小民的生活,早上進超商買早餐、報紙,晚上看電視,應該都與「三明治」夾擊中國大戶有關。這三明治對817萬人來說,已經跟空氣和水一樣重要了。泡在這環境中的人不變成英粉、川粉也難。

 

媒體用廣播電視網媒放送政治懶人包,先汙染你的心智,再上所謂的「健康食品」的不健康廣告,汙染你的身體。電視黃金時段端上名嘴,放送一言堂的懶人包,白天再重播,這樣的轟炸,腦袋或身體出問題也沒關係,反正有健保照顧你。所以社會就長成這樣:不必求知,同溫層有懶人包餵你知識;追求小確幸,勿唐嫌台灣;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標準(前總統說的),只要反中,甚麼都對。

 

所以「政治正確,一切正確」。曾幾何時筆者還是頗受學生敬重的老師,今天學生在期末教師評鑑上給筆者的評語是:「時代的魯蛇,不足取,不及格。」這評語讓我想到1966年的中國文化大革命。

 

台灣人在光譜上,跟川普的井蛙性格(崇拜自己)最接近,所以高度支持川普的民調並不令人意外。不,應該說,是川普在學台灣才對,因為2019年蔡英文的狂勝,為川普豎立了東方不敗的標竿,學台灣(自信、傲慢、偏見)罵中國,一定贏。

 

報緣

這是我三十年來的生活寫實,反映著台灣的社會變遷。

 

1984年我與外子回國任教,自覺是知識份子關心社會,我們家每天買8份報紙,買了30年,直到2014年太陽花運動為止。

 

買8份報紙,是為了維持腦袋的平衡,其實我的綠色腦袋還在,也寫過「李登輝情結」之類的文章。做為台北市民,我很自然成為阿扁粉絲,投稿文章也充滿著對台灣的驕傲。

 

那年代我都投稿自由時報,也在阿扁當總統時進了綠衙門,短短三年,因暸解而離開(2005),還寫過《政治正確一切正確》的諷綠文章。2004年基於對綠色公門的瞭解,我跟外子說,阿扁第二任期,綠朝將忙著搬錢了。不幸言中,2006年我就跟著百萬紅衫軍上了反貪腐的街。

 

當時的自由時報仍是我家家常菜,我自己不看,買這份報紙是給八十幾歲老父看的,他需要當鐵桿台獨才不至於在朋輩中落單。這是女兒最起碼該做的事,像吃鴉片一樣,不健康卻合乎人道。父親往生那一天,自由時報從我家消失。

 

太陽花運動毀台法治,同一件事「你做不行,我做可以」讓我受不了。緊接著,台北市長選舉,當醫生的科學家拿非科學的i-voting取寵,透過網軍譁眾,紅透半邊天。自此,i-voting、網紅成為政客的學歷證明,綠色媒體、蘋果及自由時報捧上天,其他我還會看的報紙,竟也跟風起舞。

 

媒體摧枯拉朽,降低文化格調,讓我受不了,自此報紙從我家消失。每個月省下3000元報費,吃喝玩樂,當個有酒只需當醉的商女就好,沒煩惱的日子棒透了。別人的「三民自」對我而言像Covid-19,只好自保,耳不聰,目不明,戴口罩,保持距離。這樣一來,也快沒有新聞台可以看了。

 

反文明的民粹社會,還真讓我不敢承認自己是台灣人。

 

台灣不會垮,但一定會爛

川普用族群分裂意識(divisive politics)治國,已經夠慘,再以假新聞(conspiracy theory)洗腦社會,強化他的正當性,造成一個分裂國家,美國要恢復昔日的光環,看來遙遙無期。四年搞垮一個國家的例子,就這樣呈現在世人眼前,更慘。

 

無獨有偶,卻相輔相成。只當817萬人民總統的領導人,在台灣領導著一個分裂的國家,還用納稅人的錢豢養媒體及名嘴。年輕人白紙一張,只消洗腦幾年,一個世代的腦袋就定型了,墮落、下墜的速度是很快的。台灣不一定會垮,這樣下去會跟美國一樣,爛得很快。

 

《結語》

上週在台北市青少年發展處,對一群18歲的孩子演講《如何讓65歲的自己不遺憾》,這些孩子認真在記筆記。我的觀察是,就像文化大革命時一樣,有智慧靠邊站的孩子並不會被民進黨、傳媒、太陽花、1450帶著走,台灣還是有希望的。我不能洩氣,該盡一個好公民(a concerned citizen)的義務,不該沉默。

 

這句話是我給孩子們的結語:「但丁說:地獄第十八層是留給在緊要關頭保持沉默的人。」這話不是我說的,是Dan Brown的名著《Inferno》開宗明義的第一句話。

Dan Brown名著Inferno。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洗腦是最好的統治工具(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惠珀

 

《前言》

中天新聞慘被NCC修理。很納悶的是,媒體第四權(check and balance)不是該站在對立面監督政府嗎?民主自由不是台灣的神主牌嗎? NCC成了統治者的工具了嗎?

 

還有,YouGov的民調顯示,亞洲唯一支持川普當選的是台灣人。這個現象極為特殊,政府、媒體及民意的一致性極高,是不是因為統治者洗腦成功? 且從政府的廣告預算這塊大餅先探個究竟。

 

《媒體文化》

這幾年台灣沒有太多基礎建設,那麼納稅人的錢跑哪去了? 還有,以前會看的頻道,還欣賞的名嘴,怎麼這幾年來的口風都變了?

 

根據2018年Brain.com.tw (電台、電視、網媒...)的統計,廣告費用第一名的金主是健康食品(無線電視)或房地產(廣播),第二名則是政府。廣告費的年成長率,則政府居第一名。

  2018年廣告量統計報告(1)無線電視及(2)廣播(取自Brain.com.tw)。

 

2019年的廣告費用更可觀,數位廣告(影音、網紅等)就佔了458億,其中政府公部門的年成長幅度最高(64%),怪不得捧出的政治網紅、巨星,家喻戶曉,政客都要去蹭一下。以簡單的邏輯分析,原來納稅人的錢去養傳媒,名嘴的嘴上功夫了。

2019年數位廣告投放量分析,以政府的廣告量成長幅度64%最大(取自Brain.com.tw)。

 

《台灣文化的變遷》

如果去探究市井小民的生活,早上進超商買早餐、報紙,晚上看電視,應該都與「三明治」夾擊中國大戶有關。這三明治對817萬人來說,已經跟空氣和水一樣重要了。泡在這環境中的人不變成英粉、川粉也難。

 

媒體用廣播電視網媒放送政治懶人包,先汙染你的心智,再上所謂的「健康食品」的不健康廣告,汙染你的身體。電視黃金時段端上名嘴,放送一言堂的懶人包,白天再重播,這樣的轟炸,腦袋或身體出問題也沒關係,反正有健保照顧你。所以社會就長成這樣:不必求知,同溫層有懶人包餵你知識;追求小確幸,勿唐嫌台灣;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標準(前總統說的),只要反中,甚麼都對。

 

所以「政治正確,一切正確」。曾幾何時筆者還是頗受學生敬重的老師,今天學生在期末教師評鑑上給筆者的評語是:「時代的魯蛇,不足取,不及格。」這評語讓我想到1966年的中國文化大革命。

 

台灣人在光譜上,跟川普的井蛙性格(崇拜自己)最接近,所以高度支持川普的民調並不令人意外。不,應該說,是川普在學台灣才對,因為2019年蔡英文的狂勝,為川普豎立了東方不敗的標竿,學台灣(自信、傲慢、偏見)罵中國,一定贏。

 

報緣

這是我三十年來的生活寫實,反映著台灣的社會變遷。

 

1984年我與外子回國任教,自覺是知識份子關心社會,我們家每天買8份報紙,買了30年,直到2014年太陽花運動為止。

 

買8份報紙,是為了維持腦袋的平衡,其實我的綠色腦袋還在,也寫過「李登輝情結」之類的文章。做為台北市民,我很自然成為阿扁粉絲,投稿文章也充滿著對台灣的驕傲。

 

那年代我都投稿自由時報,也在阿扁當總統時進了綠衙門,短短三年,因暸解而離開(2005),還寫過《政治正確一切正確》的諷綠文章。2004年基於對綠色公門的瞭解,我跟外子說,阿扁第二任期,綠朝將忙著搬錢了。不幸言中,2006年我就跟著百萬紅衫軍上了反貪腐的街。

 

當時的自由時報仍是我家家常菜,我自己不看,買這份報紙是給八十幾歲老父看的,他需要當鐵桿台獨才不至於在朋輩中落單。這是女兒最起碼該做的事,像吃鴉片一樣,不健康卻合乎人道。父親往生那一天,自由時報從我家消失。

 

太陽花運動毀台法治,同一件事「你做不行,我做可以」讓我受不了。緊接著,台北市長選舉,當醫生的科學家拿非科學的i-voting取寵,透過網軍譁眾,紅透半邊天。自此,i-voting、網紅成為政客的學歷證明,綠色媒體、蘋果及自由時報捧上天,其他我還會看的報紙,竟也跟風起舞。

 

媒體摧枯拉朽,降低文化格調,讓我受不了,自此報紙從我家消失。每個月省下3000元報費,吃喝玩樂,當個有酒只需當醉的商女就好,沒煩惱的日子棒透了。別人的「三民自」對我而言像Covid-19,只好自保,耳不聰,目不明,戴口罩,保持距離。這樣一來,也快沒有新聞台可以看了。

 

反文明的民粹社會,還真讓我不敢承認自己是台灣人。

 

台灣不會垮,但一定會爛

川普用族群分裂意識(divisive politics)治國,已經夠慘,再以假新聞(conspiracy theory)洗腦社會,強化他的正當性,造成一個分裂國家,美國要恢復昔日的光環,看來遙遙無期。四年搞垮一個國家的例子,就這樣呈現在世人眼前,更慘。

 

無獨有偶,卻相輔相成。只當817萬人民總統的領導人,在台灣領導著一個分裂的國家,還用納稅人的錢豢養媒體及名嘴。年輕人白紙一張,只消洗腦幾年,一個世代的腦袋就定型了,墮落、下墜的速度是很快的。台灣不一定會垮,這樣下去會跟美國一樣,爛得很快。

 

《結語》

上週在台北市青少年發展處,對一群18歲的孩子演講《如何讓65歲的自己不遺憾》,這些孩子認真在記筆記。我的觀察是,就像文化大革命時一樣,有智慧靠邊站的孩子並不會被民進黨、傳媒、太陽花、1450帶著走,台灣還是有希望的。我不能洩氣,該盡一個好公民(a concerned citizen)的義務,不該沉默。

 

這句話是我給孩子們的結語:「但丁說:地獄第十八層是留給在緊要關頭保持沉默的人。」這話不是我說的,是Dan Brown的名著《Inferno》開宗明義的第一句話。

Dan Brown名著Inferno。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