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 欺負農民的政府一定會付出代價--平心看桃竹苗全面停灌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我有話說
陳婉真說故事》 欺負農民的政府一定會付出代價--平心看桃竹苗全面停灌
2020-10-21 07:00:00
A+
A
A-

10/1以前台灣各農田水利會雖是屬民間團體,所保留的史料比許多政府機關還完整,這是嘉南農田水利會過溪工作站民國60年會費及工程費徵收日計單及通知聯,是農民支付建造曾文水庫工程費的證明文件。全台灣唯有農民要自己負擔水資源開發費用,工業及民生用水不但「坐享其成」」,最後連水利會都被民進黨政府強行沒收,當初辛苦繳費的農民一夕之間喪失會員資格。

 

欺負農民的政府一定會付出代價 

平心看桃竹苗全面停灌

 

作者/陳婉真

 

「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這句許多人都可以朗朗上口的話,而今就在我們面前活生生上演。

沒錯,那就是運作超過百年歷史的農田水利會,被農委會強行消滅不到兩個禮拜,就發生桃竹苗地區農田全面停灌的空前震撼。

說它「空前震撼」,是因為剛在10月5日將全國17處農田水利會收歸國有的農委會農田水利署,於10月16日宣稱: 由於今(2020)年為1964年以來首次無颱風侵台,降雨量僅為歷史平均值2~6成,水情空前嚴峻。

公告中說,農委會自7月起,即積極辦理巡查圳路、執行精確配水、實施分區輪流灌溉、啟用備用水井等應變措施,全國31萬2千公頃計畫灌溉區域,計有29萬3千公頃農田應可度過難關,剩餘1萬9千公頃農田將實施停灌補償措施,停灌範圍位於桃竹苗部分區域,約有2萬6千3百位農民,以栽種水稻為大宗。

農委會說,停灌區域稻作每公頃補償14萬元,此補償金額涵蓋農家賺款的105%及農民生產成本,說得好像農民停灌補償高於稻作生產成本,彷彿是大有為政府的大方恩賜?

而水情是否真如農水署說的「空前嚴峻」?看在老水利人的眼裡,又是另一番感受。

一輩子服務於嘉南農田水利會的徐金錫前會長認為,水資源的營運管理不是經濟部長或農委會主委的專業,「嘉南水利會每年都嘛缺水,從來未曾有過水稻已達抽穗期,卻中途喊停灌。」徐金錫說,會發生這種現象,根本就是外行領導內行所致。

 

雲林農田水利會是由嘉南水利會獨立出來的。至今還保留日治時期的史料,每年度的雨季及乾季貯水池的蒸發量表清楚記載。嘉南水利會並與學術單位合作研究如何因應乾旱危機,卻因農委會強行沒收,造成外行領導內行。而這項錯誤決策所造成的損失,卻要全民買單。

會費、工程費滯納清冊是農民長期的夢魘,不繳的話要繳滯納金,還會被移送法辦,連摩托車都會被扣押。

 

一直不被重視的水利會被消滅問題,因著這次的停灌,問題終於慢慢浮現,全國停灌區以外近30萬公頃農田,真如農委會所說可以度過難關嗎?10月19日就有台中市議員在議會質詢,指責官派水利署亂搞,水頭停灌,水尾遭殃;彰化縣也出現缺水問題。到了10月20日中央社報導,曾文水庫蓄水率僅剩3成,預估今年秋冬雜作,甚至明年春季一期稻作能否順利供灌,取決於農委會決定。

看起來水情真的不樂觀,今年沒有颱風導致水庫缺水也是事實,但徐金錫認為,如果水利會不被消滅,這種事情根本是小事,各方協調一下就能解決。

他說,台灣各地水情不同,照理講,冬天缺水嚴重的是南部,北部還比較有可能降雨,他無法理解桃竹苗地區水田哪有全面停灌的理由?無法以執行非常灌溉度過難關嗎?這種種得好好的稻田半途喊停灌的行為不只農民心痛,更是嚴重浪費國家資源。

 

1930年施工中的嘉南大圳送水工作站,這項當年全亞洲最大的水利設施總工程費6千多萬円,農民不但付出勞力,分攤金額遠高於日本政府的補助款,因而確立水利會以「公法人」型態運作,想不到百年後被本土政權沒收。(以上陳婉真翻拍)

 

當被問及嘉南農田水利會曾否碰到嚴重乾旱的情形?當時如何度過?徐金錫說,嘉南地區根本是三年一小旱,兩年一大旱,水利會每年在調度時都要根據水庫進水量及降雨情形,每旬追踪檢討。

他說,在1950年代曾經發生一次烏山頭水庫乾枯見底,那時他還沒進入水利會服務,聽前輩講,所有水利員工夜間都要帶蚊帳到各圳溝顧水,並適時調度。

1980年那年的大乾旱他就實際參與過,水利會當時是採大分區輪灌,又要應付工業用水及自來水所需水量,隨時密切注意水情,最後決定僅嘉義縣朴子地區停灌給予休耕補助,從未見已經種植並達抽穗期才來喊停灌的,不能用非常灌溉解決嗎?(所謂非常灌溉是指缺水期,各灌區減量供水,僅供給水田足以保持濕潤的水,以免農民辛苦種植的水稻遭到耕鋤。)

他在擔任會長期間,也曾碰到缺水嚴重時,主管機關台灣省水利局下令停灌,他權衡的結果應允提供所需的民生及工業用水,農業用水的部分就在精密計算的情況下順利供水。

 

八田與一長眠於烏山頭水庫,每年5月8日他的逝世紀念日,嘉南農田水利會都會舉辦追思活動。當年外來殖民政權為了確立水利會民間團體的營運模式,八田特別辭去總督府的職位,而今卻被本土政權強奪,令水利老兵徐金錫直呼不可思議。

 

嘉南農田水利會算起來是全台未被消滅前最「年輕」的水利會,但因建造嘉南大圳的八田與一投入很深,除了發明「三年輪灌制」之外,為了讓水利會順利運作,賦予水利會徵工、徵地、徵費等權限,因此才規劃成為全國唯一的「公法人」運作模式,包括水利會的典章制度及各項內規、施工手冊等,一應俱全,從日本時代沿用至今,以往的主管機關台灣省政府水利局,以至目前的主管機關農委會,雖然消滅了水利會,卻依舊沿襲八田與一創設的那一套制度,至今不變。

一輩子服務於嘉南農田水利會的前會長徐金錫是水利會的活字典,圖為他向記者說明嘉南水利會的灌區範圍。(陳婉真攝)

 

徐金錫認為,台灣的水資源有限,缺水幾乎是年年都會碰到的問題,以往他擔任會長時,曾發生南部科學園區廠商向嘉南農田水利會買水,他以每噸10.5元賣出,近年水利會收歸國有之議一起,就有人開玩笑說,是因為他賣給工業財團的水價太高,才導致水利會被沒收,雖然是一句玩笑話,明眼人都心知肚明,政府不敢得罪工業財團,只好犧牲農民,的確是水利會被沒收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認為,政府施政不應處處討好財團或選民,應該好好正視台灣水價太低廉的問題,好好重新制訂、合理規範。他一位住在大阪的水資源專家朋友高橋先生就曾說,在日本所有工業廢水必需高度處理回收再利用。嚴重亢旱時,工業用水仍應以各工廠的用水互相移用為原則。非常不得已時才能移用農業用水,其移用單價很高。

結穗期的水稻長這樣。前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說,水利會是農民自主管理的最佳典範,稻田從播種到收割何時該淹水?何時要曬乾?只有各該區農民選出的掌水工、小組長最清楚,農民自己調配,可以節省很多水,不致於等到結穗期才喊停灌。這次二期稻作的停灌,百年來從未有過,完全是不當的外行領導內行所導致。(陳婉真攝)

 

他說,非常時期,工業用水單位對於水資源的調度,應有提高機會成本的觀念。反觀台灣,卻是將農民自己花錢開發的農業用水,限制農民使用並低價賣給各工廠,這不是刼貧濟富嗎?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也認為,這次的全面停灌措施,只能證明消滅水利會的政策錯誤,導致政府必須支付巨額的停灌補助費用,而工業財團原本要自己負責找水的問題,卻成為拿全民的納稅錢去提供給他們便宜的用水。以往農田水利會時代,缺水時農委會可以居於仲裁者的角色,和經濟部協調水資源的調度,現在變成「球員兼裁判」,而且第一個犧牲的就是農業用水,證明改制前農委會一再聲稱的擴大灌區政策根本不可行,政府不該這樣欺負農民、欺騙人民,這次花費的補助經費是2、30億元,喪失的民心則難以估計。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10/1以前台灣各農田水利會雖是屬民間團體,所保留的史料比許多政府機關還完整,這是嘉南農田水利會過溪工作站民國60年會費及工程費徵收日計單及通知聯,是農民支付建造曾文水庫工程費的證明文件。全台灣唯有農民要自己負擔水資源開發費用,工業及民生用水不但「坐享其成」」,最後連水利會都被民進黨政府強行沒收,當初辛苦繳費的農民一夕之間喪失會員資格。

 

欺負農民的政府一定會付出代價 

平心看桃竹苗全面停灌

 

作者/陳婉真

 

「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這句許多人都可以朗朗上口的話,而今就在我們面前活生生上演。

沒錯,那就是運作超過百年歷史的農田水利會,被農委會強行消滅不到兩個禮拜,就發生桃竹苗地區農田全面停灌的空前震撼。

說它「空前震撼」,是因為剛在10月5日將全國17處農田水利會收歸國有的農委會農田水利署,於10月16日宣稱: 由於今(2020)年為1964年以來首次無颱風侵台,降雨量僅為歷史平均值2~6成,水情空前嚴峻。

公告中說,農委會自7月起,即積極辦理巡查圳路、執行精確配水、實施分區輪流灌溉、啟用備用水井等應變措施,全國31萬2千公頃計畫灌溉區域,計有29萬3千公頃農田應可度過難關,剩餘1萬9千公頃農田將實施停灌補償措施,停灌範圍位於桃竹苗部分區域,約有2萬6千3百位農民,以栽種水稻為大宗。

農委會說,停灌區域稻作每公頃補償14萬元,此補償金額涵蓋農家賺款的105%及農民生產成本,說得好像農民停灌補償高於稻作生產成本,彷彿是大有為政府的大方恩賜?

而水情是否真如農水署說的「空前嚴峻」?看在老水利人的眼裡,又是另一番感受。

一輩子服務於嘉南農田水利會的徐金錫前會長認為,水資源的營運管理不是經濟部長或農委會主委的專業,「嘉南水利會每年都嘛缺水,從來未曾有過水稻已達抽穗期,卻中途喊停灌。」徐金錫說,會發生這種現象,根本就是外行領導內行所致。

 

雲林農田水利會是由嘉南水利會獨立出來的。至今還保留日治時期的史料,每年度的雨季及乾季貯水池的蒸發量表清楚記載。嘉南水利會並與學術單位合作研究如何因應乾旱危機,卻因農委會強行沒收,造成外行領導內行。而這項錯誤決策所造成的損失,卻要全民買單。

會費、工程費滯納清冊是農民長期的夢魘,不繳的話要繳滯納金,還會被移送法辦,連摩托車都會被扣押。

 

一直不被重視的水利會被消滅問題,因著這次的停灌,問題終於慢慢浮現,全國停灌區以外近30萬公頃農田,真如農委會所說可以度過難關嗎?10月19日就有台中市議員在議會質詢,指責官派水利署亂搞,水頭停灌,水尾遭殃;彰化縣也出現缺水問題。到了10月20日中央社報導,曾文水庫蓄水率僅剩3成,預估今年秋冬雜作,甚至明年春季一期稻作能否順利供灌,取決於農委會決定。

看起來水情真的不樂觀,今年沒有颱風導致水庫缺水也是事實,但徐金錫認為,如果水利會不被消滅,這種事情根本是小事,各方協調一下就能解決。

他說,台灣各地水情不同,照理講,冬天缺水嚴重的是南部,北部還比較有可能降雨,他無法理解桃竹苗地區水田哪有全面停灌的理由?無法以執行非常灌溉度過難關嗎?這種種得好好的稻田半途喊停灌的行為不只農民心痛,更是嚴重浪費國家資源。

 

1930年施工中的嘉南大圳送水工作站,這項當年全亞洲最大的水利設施總工程費6千多萬円,農民不但付出勞力,分攤金額遠高於日本政府的補助款,因而確立水利會以「公法人」型態運作,想不到百年後被本土政權沒收。(以上陳婉真翻拍)

 

當被問及嘉南農田水利會曾否碰到嚴重乾旱的情形?當時如何度過?徐金錫說,嘉南地區根本是三年一小旱,兩年一大旱,水利會每年在調度時都要根據水庫進水量及降雨情形,每旬追踪檢討。

他說,在1950年代曾經發生一次烏山頭水庫乾枯見底,那時他還沒進入水利會服務,聽前輩講,所有水利員工夜間都要帶蚊帳到各圳溝顧水,並適時調度。

1980年那年的大乾旱他就實際參與過,水利會當時是採大分區輪灌,又要應付工業用水及自來水所需水量,隨時密切注意水情,最後決定僅嘉義縣朴子地區停灌給予休耕補助,從未見已經種植並達抽穗期才來喊停灌的,不能用非常灌溉解決嗎?(所謂非常灌溉是指缺水期,各灌區減量供水,僅供給水田足以保持濕潤的水,以免農民辛苦種植的水稻遭到耕鋤。)

他在擔任會長期間,也曾碰到缺水嚴重時,主管機關台灣省水利局下令停灌,他權衡的結果應允提供所需的民生及工業用水,農業用水的部分就在精密計算的情況下順利供水。

 

八田與一長眠於烏山頭水庫,每年5月8日他的逝世紀念日,嘉南農田水利會都會舉辦追思活動。當年外來殖民政權為了確立水利會民間團體的營運模式,八田特別辭去總督府的職位,而今卻被本土政權強奪,令水利老兵徐金錫直呼不可思議。

 

嘉南農田水利會算起來是全台未被消滅前最「年輕」的水利會,但因建造嘉南大圳的八田與一投入很深,除了發明「三年輪灌制」之外,為了讓水利會順利運作,賦予水利會徵工、徵地、徵費等權限,因此才規劃成為全國唯一的「公法人」運作模式,包括水利會的典章制度及各項內規、施工手冊等,一應俱全,從日本時代沿用至今,以往的主管機關台灣省政府水利局,以至目前的主管機關農委會,雖然消滅了水利會,卻依舊沿襲八田與一創設的那一套制度,至今不變。

一輩子服務於嘉南農田水利會的前會長徐金錫是水利會的活字典,圖為他向記者說明嘉南水利會的灌區範圍。(陳婉真攝)

 

徐金錫認為,台灣的水資源有限,缺水幾乎是年年都會碰到的問題,以往他擔任會長時,曾發生南部科學園區廠商向嘉南農田水利會買水,他以每噸10.5元賣出,近年水利會收歸國有之議一起,就有人開玩笑說,是因為他賣給工業財團的水價太高,才導致水利會被沒收,雖然是一句玩笑話,明眼人都心知肚明,政府不敢得罪工業財團,只好犧牲農民,的確是水利會被沒收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認為,政府施政不應處處討好財團或選民,應該好好正視台灣水價太低廉的問題,好好重新制訂、合理規範。他一位住在大阪的水資源專家朋友高橋先生就曾說,在日本所有工業廢水必需高度處理回收再利用。嚴重亢旱時,工業用水仍應以各工廠的用水互相移用為原則。非常不得已時才能移用農業用水,其移用單價很高。

結穗期的水稻長這樣。前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說,水利會是農民自主管理的最佳典範,稻田從播種到收割何時該淹水?何時要曬乾?只有各該區農民選出的掌水工、小組長最清楚,農民自己調配,可以節省很多水,不致於等到結穗期才喊停灌。這次二期稻作的停灌,百年來從未有過,完全是不當的外行領導內行所導致。(陳婉真攝)

 

他說,非常時期,工業用水單位對於水資源的調度,應有提高機會成本的觀念。反觀台灣,卻是將農民自己花錢開發的農業用水,限制農民使用並低價賣給各工廠,這不是刼貧濟富嗎?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也認為,這次的全面停灌措施,只能證明消滅水利會的政策錯誤,導致政府必須支付巨額的停灌補助費用,而工業財團原本要自己負責找水的問題,卻成為拿全民的納稅錢去提供給他們便宜的用水。以往農田水利會時代,缺水時農委會可以居於仲裁者的角色,和經濟部協調水資源的調度,現在變成「球員兼裁判」,而且第一個犧牲的就是農業用水,證明改制前農委會一再聲稱的擴大灌區政策根本不可行,政府不該這樣欺負農民、欺騙人民,這次花費的補助經費是2、30億元,喪失的民心則難以估計。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