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人生 》 盧世祥看盡政媒生態 反思台灣國民性格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璀璨人生 》 盧世祥看盡政媒生態 反思台灣國民性格
2020-10-13 17:00:00
A+
A
A-

盧世祥撰寫的「多桑的世代」

  

作者/劉東皋 (《中報》雜誌總編輯) 

                                                     

資深新聞工作者盧世祥正在撰寫他個人的「台灣人三部曲」。他對於台灣的思考,可從已出版的「多桑的世代」、「台灣的恩人群像錄」,以及年底即將完成「台灣國民性格」的著作中,看出他的用心與讀書心得。他透過書寫,探討台灣人民「我來自哪裡?」、「我要往哪裡去?」以及「我是誰?」所謂「我」,可以是個人的小我,也可以是台灣社會的「我們」! 

從事新聞工作已四十六年的盧世祥,在台灣及美國經歷新聞機構記者、編譯、採訪主任、編譯主任,駐美特約撰述、主筆、總編輯、總主筆、副社長、常務董事、董事長、顧問,並先後兼任教職於文化學院、台灣大學。他現今仍未退休,每天對新聞這個「迷人的工作」樂此不疲。回顧新聞工作,他感謝早年聯合報系創辦人王惕吾的栽培,送他去美國讀一流的大學,也感念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的知遇之恩。

他常懷台灣自主意識。他受訪時說,主要是在美國讀書及工作時,眼界大開,從國外學者專家的觀察評論,及與旅美台人的接觸,加上一九八0年代台灣政治、經濟、社會的重大改變,他有了另一種「覺醒」。那是激發他台灣意識的源起。

年過六十之後,他自覺應利用工作之餘,整理個人對台灣歷史的讀書及觀察心得。先是嘗試把上一代的故事,以及台灣當時的歷史脈絡,逐一探索並加以呈現。「多桑的世代」透過敘述受過日本教育的上一代台灣人故事,將二十世紀初的台灣歷史,加以梳理並真實呈現。「台灣的恩人群像錄」,則是進一步把歷史往前推到十九世紀下半葉,透過探究從馬偕等西洋傳教士前來台灣、貢獻台灣的外國人事蹟,以及為台灣民主自由人權仗義執言等義行,探索那段台灣蓽路藍縷的歷程,也彰顯台灣之有今日,實得力於許多外國恩人的義助。而目前正在撰寫的「台灣國民性格」,則要深入探討「我是誰?」。
   
深感早年遭受國民黨黨國教育「洗腦」的盧世祥,如今對台灣主體性的建立與台灣獨立自主的意識,具有極深的認同。然而,自政黨輪替成為常態,尤其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對於政治與政治人物,他則有另一種反思:不論藍綠,權力使人腐化,不少政治人物總把個人及政黨利益置於國家或公眾利益之上,言行不一,實務上奉行「政治是高明騙術」,為求勝選或執政不擇手段。
    
過去常批評國民黨的他仍然認為,百年老店的兩岸政策主張不改,前途無亮。另一方面,新聞媒體主要監督對象應是執政黨,而不是反對黨。因此,他如今寧願回歸一個單純的「人民」及新聞工作者的角色,做民主政治的「頭家」,對政治人物和政黨常持檢驗及鍼砭的態度。他相信,民主政治是站在人民的立場;媒體是為社會人民而發聲,不是為執政黨。

對於台灣文化的思考,他認為,台灣具多元文化,但漢族仍居多數,台灣人的文化基底,離不開漢文化,也沒有所謂「去中國化」的問題。他說,立法院長游錫堃也對漢文化的存在持肯定的態度,認為漢學中有許多文雅內涵,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盧世祥舉小時候看布袋戲還記得的台詞為例,戲中人拜訪朋友離開時,會用台語說「告辭」,主人回以「奉送」,朋則回說「不用」,主人再說「該然」。這即是優雅簡單的漢語,台灣話不只是在俚俗的台語而已。

對於人民直選後的台灣總統,他認為,除了李登輝真正持續讀書之外,其餘幾位總統徒有高等學歷,卻甚少不斷讀書充實新知,身邊也未能延攬優秀人才當智囊幕僚。在思想上,後來者欠缺一套像李登輝那樣的哲學思想。一個人的思想價值體系,來自於個人的好學與深思,而不是只有高學歷而已。
    
對當代年輕人,他也有若干觀察。基本上,他認為年輕就是本錢,具創新力及可塑性;當代年輕人的資訊來源多元豐富,理應較上一代優秀。然而,受限於台灣(主要是媒體)所形塑的國際觀明顯不足,近年的低薪化也不利年輕人施展才能,畢竟「人窮志短」,小確幸不是長久的幸福。另外,台灣的教育從戰後欠缺生活教育,上一代或「多桑世代」,小學生就有「修身」教育,一言以蔽之,就是「為他人著想」;人生活在社會或群體之中,維持自律、不違公義,才能成就自己,打造美好的團體和國家社會。

盧世祥撰寫的「多桑的世代」

  

作者/劉東皋 (《中報》雜誌總編輯) 

                                                     

資深新聞工作者盧世祥正在撰寫他個人的「台灣人三部曲」。他對於台灣的思考,可從已出版的「多桑的世代」、「台灣的恩人群像錄」,以及年底即將完成「台灣國民性格」的著作中,看出他的用心與讀書心得。他透過書寫,探討台灣人民「我來自哪裡?」、「我要往哪裡去?」以及「我是誰?」所謂「我」,可以是個人的小我,也可以是台灣社會的「我們」! 

從事新聞工作已四十六年的盧世祥,在台灣及美國經歷新聞機構記者、編譯、採訪主任、編譯主任,駐美特約撰述、主筆、總編輯、總主筆、副社長、常務董事、董事長、顧問,並先後兼任教職於文化學院、台灣大學。他現今仍未退休,每天對新聞這個「迷人的工作」樂此不疲。回顧新聞工作,他感謝早年聯合報系創辦人王惕吾的栽培,送他去美國讀一流的大學,也感念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的知遇之恩。

他常懷台灣自主意識。他受訪時說,主要是在美國讀書及工作時,眼界大開,從國外學者專家的觀察評論,及與旅美台人的接觸,加上一九八0年代台灣政治、經濟、社會的重大改變,他有了另一種「覺醒」。那是激發他台灣意識的源起。

年過六十之後,他自覺應利用工作之餘,整理個人對台灣歷史的讀書及觀察心得。先是嘗試把上一代的故事,以及台灣當時的歷史脈絡,逐一探索並加以呈現。「多桑的世代」透過敘述受過日本教育的上一代台灣人故事,將二十世紀初的台灣歷史,加以梳理並真實呈現。「台灣的恩人群像錄」,則是進一步把歷史往前推到十九世紀下半葉,透過探究從馬偕等西洋傳教士前來台灣、貢獻台灣的外國人事蹟,以及為台灣民主自由人權仗義執言等義行,探索那段台灣蓽路藍縷的歷程,也彰顯台灣之有今日,實得力於許多外國恩人的義助。而目前正在撰寫的「台灣國民性格」,則要深入探討「我是誰?」。
   
深感早年遭受國民黨黨國教育「洗腦」的盧世祥,如今對台灣主體性的建立與台灣獨立自主的意識,具有極深的認同。然而,自政黨輪替成為常態,尤其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對於政治與政治人物,他則有另一種反思:不論藍綠,權力使人腐化,不少政治人物總把個人及政黨利益置於國家或公眾利益之上,言行不一,實務上奉行「政治是高明騙術」,為求勝選或執政不擇手段。
    
過去常批評國民黨的他仍然認為,百年老店的兩岸政策主張不改,前途無亮。另一方面,新聞媒體主要監督對象應是執政黨,而不是反對黨。因此,他如今寧願回歸一個單純的「人民」及新聞工作者的角色,做民主政治的「頭家」,對政治人物和政黨常持檢驗及鍼砭的態度。他相信,民主政治是站在人民的立場;媒體是為社會人民而發聲,不是為執政黨。

對於台灣文化的思考,他認為,台灣具多元文化,但漢族仍居多數,台灣人的文化基底,離不開漢文化,也沒有所謂「去中國化」的問題。他說,立法院長游錫堃也對漢文化的存在持肯定的態度,認為漢學中有許多文雅內涵,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盧世祥舉小時候看布袋戲還記得的台詞為例,戲中人拜訪朋友離開時,會用台語說「告辭」,主人回以「奉送」,朋則回說「不用」,主人再說「該然」。這即是優雅簡單的漢語,台灣話不只是在俚俗的台語而已。

對於人民直選後的台灣總統,他認為,除了李登輝真正持續讀書之外,其餘幾位總統徒有高等學歷,卻甚少不斷讀書充實新知,身邊也未能延攬優秀人才當智囊幕僚。在思想上,後來者欠缺一套像李登輝那樣的哲學思想。一個人的思想價值體系,來自於個人的好學與深思,而不是只有高學歷而已。
    
對當代年輕人,他也有若干觀察。基本上,他認為年輕就是本錢,具創新力及可塑性;當代年輕人的資訊來源多元豐富,理應較上一代優秀。然而,受限於台灣(主要是媒體)所形塑的國際觀明顯不足,近年的低薪化也不利年輕人施展才能,畢竟「人窮志短」,小確幸不是長久的幸福。另外,台灣的教育從戰後欠缺生活教育,上一代或「多桑世代」,小學生就有「修身」教育,一言以蔽之,就是「為他人著想」;人生活在社會或群體之中,維持自律、不違公義,才能成就自己,打造美好的團體和國家社會。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