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念台黑白都怕沾》流氓之筆?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董念台黑白都怕沾》流氓之筆?
2020-10-12 07:00:00
A+
A
A-

 

作者/董念台

 

我第一次投稿是台灣新生報兒童版,當時稿費只有新台幣六元。第二次是由中國時報記者張平宜建議我向時報「人間副刊」寫些監獄的故事。第三次是由聯合報記者伍崇韜,建議我將司法不公不義之事,向聯合報「民意論壇」投稿。

真正相中我這個「流氓」,還可以寫點東西的是名嘴劉益宏,自然我就像個讀書人似的在「另眼雜誌」寫稿了。可能劉益宏到現在都不知道,當年我交稿之時,還真有不少的自卑感,因為深怕被退稿或被嘲笑。

後來跑到台南做「大尾流氓」時,小弟知道我喜歡寫情色文章,就讓我加入了幾個「很敢聊」的網站,最後又因我口味過重,全把我封鎖啦!

在苦無發揮「情色」之文的狀況下,台南小弟才又幫我加入了臉書。初玩臉書也是寫些色色文章,後因資深媒體人林淑玲提醒我,別寫那些無聊的文章,不如寫些美食等題材。就這樣東扯扯、西掰掰的在臉書上混了八年之久。

可能是民進黨爛透了,加上國民黨又沒什麼出息,我竟然開始對政治議題有了興趣,也就莫名奇妙的開始寫些政治相關的文章。

說真心話,我這個大尾流氓寫文章,確實比一般臉友多了許多好處。那些又壞又惡的條子,還真不敢將我臉書之文「移送法辦」。

另外口氣猖狂的館長,任我怎麼在臉書上開罵,他只會在直播上說說,請警方提報我為流氓。事實呢?他向警方告狀後,那群我眼裡小小的警官,即告知其勿招惹董念台,因為他們的警察頭目陳家欽,我也是當個台獨份子般怒罵加戲耍!

至於火紅的民進黨高尚人士,我更從蔡台語罵到小小的部會首長。畢竟台灣還是需要「敢言」之人,替人民監督那掛穿著衣服的生物吧!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作者/董念台

 

我第一次投稿是台灣新生報兒童版,當時稿費只有新台幣六元。第二次是由中國時報記者張平宜建議我向時報「人間副刊」寫些監獄的故事。第三次是由聯合報記者伍崇韜,建議我將司法不公不義之事,向聯合報「民意論壇」投稿。

真正相中我這個「流氓」,還可以寫點東西的是名嘴劉益宏,自然我就像個讀書人似的在「另眼雜誌」寫稿了。可能劉益宏到現在都不知道,當年我交稿之時,還真有不少的自卑感,因為深怕被退稿或被嘲笑。

後來跑到台南做「大尾流氓」時,小弟知道我喜歡寫情色文章,就讓我加入了幾個「很敢聊」的網站,最後又因我口味過重,全把我封鎖啦!

在苦無發揮「情色」之文的狀況下,台南小弟才又幫我加入了臉書。初玩臉書也是寫些色色文章,後因資深媒體人林淑玲提醒我,別寫那些無聊的文章,不如寫些美食等題材。就這樣東扯扯、西掰掰的在臉書上混了八年之久。

可能是民進黨爛透了,加上國民黨又沒什麼出息,我竟然開始對政治議題有了興趣,也就莫名奇妙的開始寫些政治相關的文章。

說真心話,我這個大尾流氓寫文章,確實比一般臉友多了許多好處。那些又壞又惡的條子,還真不敢將我臉書之文「移送法辦」。

另外口氣猖狂的館長,任我怎麼在臉書上開罵,他只會在直播上說說,請警方提報我為流氓。事實呢?他向警方告狀後,那群我眼裡小小的警官,即告知其勿招惹董念台,因為他們的警察頭目陳家欽,我也是當個台獨份子般怒罵加戲耍!

至於火紅的民進黨高尚人士,我更從蔡台語罵到小小的部會首長。畢竟台灣還是需要「敢言」之人,替人民監督那掛穿著衣服的生物吧!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