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萬欽瞭望國際》美國和中共關係脫鈎會持續:在民主黨提名拜登之後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戴萬欽瞭望國際》美國和中共關係脫鈎會持續:在民主黨提名拜登之後
2020-08-26 12:00:00
A+
A
A-

 

即使大選結果是由拜登當選為總統,相信美國社會目前的反中共趨勢,也不會出現大扭轉。(圖/翻攝自拜登臉書)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在野的美國民主黨,日前剛舉行四年一度的黨員代表大會。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讓這次的總統候選人提名大會,迥異於往常,而以網路聯結方式舉行。

 

除了高齡77歲的拜登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之外,此次大會所通過的政策綱領,也頗受關注。

 

美國國內及國際上原先仍有一些人期待,民主黨會在黨綱中以較溫和的態度論述將如何處理和中共的關係。

 

國務卿龐畢歐,最近曾特別批判民主黨先前的歐巴馬政府,在因應中共崛起上的作為,是失敗的。

 

《民主黨政綱對中共強硬》

而民主黨這回的政綱,重申了美國對於台灣關係法的承諾。但是,和2016年版相比,卻是不再提「一個中國」原則。

 

美國媒體注意到民主黨在這回長達80頁的政綱內,提到「中國」的次數,超過20次。而其口吻和內容,卻不比共和黨看待中共的現行政策聲明,更為軟化。

 

民主黨2020年的政綱,竟然還認為川普對中共的政策,不夠強硬,其強調美國必須更加努力阻止中共竊取美國的知識財產權。

 

若干對北京友善的觀察者,原先頗寄希望於拜登。他們認為只要拜登能將川普逐下總統寶座,美國和中共關係脱鈎的目前趨勢,必然會出現相當程度的緩和,甚至尚能夠逆轉。

 

美國兩大黨的政綱,固然主要是代表黨內主力對國家未來四年政策的主張,卻也在若干程度上反映出獲提名的總統候選人的政策主張。

 

由兩大黨各自全國委員會設立的政綱草擬小組,一般都會邀請預定被正式提名為總統候選人的智囊貢獻政見。

 

當然,未來的總統當選人,將會是一如以往,有時候並不理會黨的政綱或是他自己在大選時期所作的政策「修辭」(rhetoric)。

 

在拜登選定參議員賀錦麗作為副總統候選人之前,女性的前總統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萊思也呼聲甚高。但是,紐約時報卻刋出專欄文章,嚴詞批評萊思過去在外交事務決策上對非洲殘暴領導人過於奉承。

 

而賀錦麗雖然不被視為是激進的自由派人士,卻在如何對待中共的政策上,主張關切人權和民主問題。

 

《對拜登未來態度的預測》

擅長研究政治風險問題的美國學者布藍默(Ian Brammer),在民主黨黨員代表大會提名拜登為總統候選人之後,撰文表示,他相信即使大選結果是由拜登當選為總統,美國社會目前的反中共趨勢,也不會出現大扭轉。

 

在民主黨黨員代表大會前,美國專家們多已經認為:民主黨會比共和黨更加關切中國大陸和香港的人權問題,而且也會比川普政府更加重視遊説盟國合作對付中共。

 

曾任副國務卿的拜登首席外交顧問布林肯,自5月份起便一再強調,拜登和川普相比,是比較重視國際合作及協調的。

 

賀錦麗(右2)雖然不被視為是激進的自由派人士,卻在如何對待中共的政策上,主張關切人權和民主問題。(圖/翻攝自拜登臉書)

 

法國總統馬克宏和德國總理梅克爾,都保持和中共維持友善往來,兩國都無意和中共在關係上脫鈎。

 

但是,馬克宏最近倒是以輕鬆口氣稱讚中共外交官很有天份,能夠在分化歐盟上頗有成績。觀察家賀爾(Ben Hall)研判,馬克宏未來是有可能在對中共態度上,轉為強硬一些的。

 

民主黨這回的政綱仍然強調,美國要避免掉入新冷戰的陷阱。但是,拜登此刻針對中共 所表現出來的強硬姿態,算是旗幟鮮明的。

 

日本經濟新聞的評論員秋田浩之,近日在專欄中評論拜登對中共的態度時,特別提及:不久前曾經發動要彈劾川普的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在中國大陸1989年發生天安門事件時,就是批判中共的「急先鋒」。

 

秋田浩之認為,川普並不太直接逼迫日本安倍晉三首相得在反中共問題上,和美國齊一步調。但是,他預料民主黨如果當政,便有可能對日本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

 

秋田回憶説,民主黨歐巴馬政府在採取強硬經濟措施,制裁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時,便曾經頗不満意安倍政府不肯配合美國進行經濟制裁。

 

《中共戰狼外交的緩和?》

從今年年初開始,中共和美國的官方,便以嚴厲言辭不斷地互相抨擊,情況激烈真的是神似美蘇兩國政府在冷戰時期的慣性對駡。

 

而公開指控美國士兵在赴大陸比賽時,惡意將新型冠狀病毒植入武漢,可算是中共戰狼外交的代表作。

 

但是中共自7月初開始則表示,希望和美國的關係不再繼續惡化。記得中共目前的外交部長王毅,當年銜命赴東京擔任大使時,所承負的任務乃是要改善和日本的關係,王毅此後便青雲直上。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比王毅早擔任外交部長。他在8月上旬發表文章表示,中美兩國對抗關係如果持續惡化,將會是一場災難。

 

然而,紐約時報駐北京辦公室的分析,則是認為楊潔篪在文章中希望緩和關係脱鈎的主張,尚未反映到中共在南海及台灣海峽的軍事動作或是姿態上面。

 

美國和中共已經建立外交關係超過40年,也歷經40年以上的經濟合作及整合。

 

尼克森以及其後的卡特政府,當初所以追尋和中共改善關係,圖的是以準聯盟方式聯手對付蘇聯的威脅。

 

而在蘇聯土崩瓦解之後,商業利益,則成為影響美國對中共持續友善交往的最大驅動力。只是在過去兩年中,戰略利害逐漸變成川普政府在認真拿捏和中共交往政策時,最重要的考慮了。

 

川普長期出書自詡是商業交易權謀的老手。但是在對中共政策方面,川普現在是優先照顧政治和戰略利益。川普對政治和戰略利益的重視,已經凌駕於他對經濟利益的盤算。

 

大致上,美國兩大黨現在算是出現共識,都想不再對中共的政經堅持和要求多所讓步。兩黨都想在對中共的態度上,比往昔更為強硬。

 

簡單地説,川普政府眼前雷厲針對中共所採取的經濟和科技脫鈎行動,尚只是初步而已。

 

在軍事上,美國和中共出現意外摩擦或是零星衝突,將愈來愈難完全排除。

 

在中共戰機八月中旬又再度偏東飛行跨越台灣海峽中線之後,美國神盾驅逐艦馬斯廷號隨即也在台灣海峽中線以西航行。

 

可以猜測川普政府在今年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投票之前,不會對中共放軟姿態。川普上周已經宣布,決定將兩國預訂本月召開的高階層第二階段經貿談判會議,無限期延後。

 

川普政府眼前雷厲針對中共所採取的經濟和科技脫鈎行動,尚只是初步而已。(圖/翻攝自川普臉書)

 

英國金融時報的外交事務評論員拉赫曼(Gideon Rachman),也在8月18日的專欄中預料,美國和中共的關係脱鈎,將會更為加劇。

 

他研判美國對中共的脱鈎行動,有可能會擴伸進金融領域。他不排除美國會針對大陸的大型企業,採取金融上的懲罰措施。美國在過去十年當中,係曾經對伊朗及委內瑞拉採取金融上的制裁。

 

美國已經成功逼迫英國,改為不再開放華為5G電子通訊產品的進口。而中共大抵認為,維持華為擴展的重要性,超過跳動公司和騰訊公司的微信平台。

 

拉赫曼也不排除中共可能會進行報復,而禁止美國的星巴克等公司在大陸內部營業。

 

而在文化及教育關係方面的脱鈎,也並非全然不可能。在美國智庫工作的大陸旅美學者裴敏欣,已經在美國撰文表示憂慮。

 

《結論》

美國和蘇聯在冷戰40多年當中,雖然有過幾個代理人戰爭,畢竟不曾直接大規模兵戎相見。

 

美國和中共彼此之間的敵意,在美國大選後,高度可能仍然會繼續呈螺旋式上升。

 

而美中台的三角關係,早先曾被多方強調是「非零和博奕」(non-zero sum game)。意思是説,美中之間的和睦,未必對台灣就完全是不利的。

 

台灣有很多人,是很歡迎美國改而重視台灣在實踐民主及發揚民主文化上對世界的貢獻。但是,也有一些人憂慮台灣只會是淪為美國對中共權力博奕一時的棋子。

 

所以,美國兩大黨都有必要拿出更多的誠意,以更完整和更加成熟的論述,進行和台灣民眾的溝通。

 

台灣的第三黨,不必否定或是貶低和美國的長期友誼。而對大陸民眾懷抱雍容氣度者,則可主張多交往。

 

新的大國博奕情勢已經出現,維持民主台灣的最大利益,應該是不可游移或是鬆懈的應對原則。   

 

即使大選結果是由拜登當選為總統,相信美國社會目前的反中共趨勢,也不會出現大扭轉。(圖/翻攝自拜登臉書)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在野的美國民主黨,日前剛舉行四年一度的黨員代表大會。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讓這次的總統候選人提名大會,迥異於往常,而以網路聯結方式舉行。

 

除了高齡77歲的拜登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之外,此次大會所通過的政策綱領,也頗受關注。

 

美國國內及國際上原先仍有一些人期待,民主黨會在黨綱中以較溫和的態度論述將如何處理和中共的關係。

 

國務卿龐畢歐,最近曾特別批判民主黨先前的歐巴馬政府,在因應中共崛起上的作為,是失敗的。

 

《民主黨政綱對中共強硬》

而民主黨這回的政綱,重申了美國對於台灣關係法的承諾。但是,和2016年版相比,卻是不再提「一個中國」原則。

 

美國媒體注意到民主黨在這回長達80頁的政綱內,提到「中國」的次數,超過20次。而其口吻和內容,卻不比共和黨看待中共的現行政策聲明,更為軟化。

 

民主黨2020年的政綱,竟然還認為川普對中共的政策,不夠強硬,其強調美國必須更加努力阻止中共竊取美國的知識財產權。

 

若干對北京友善的觀察者,原先頗寄希望於拜登。他們認為只要拜登能將川普逐下總統寶座,美國和中共關係脱鈎的目前趨勢,必然會出現相當程度的緩和,甚至尚能夠逆轉。

 

美國兩大黨的政綱,固然主要是代表黨內主力對國家未來四年政策的主張,卻也在若干程度上反映出獲提名的總統候選人的政策主張。

 

由兩大黨各自全國委員會設立的政綱草擬小組,一般都會邀請預定被正式提名為總統候選人的智囊貢獻政見。

 

當然,未來的總統當選人,將會是一如以往,有時候並不理會黨的政綱或是他自己在大選時期所作的政策「修辭」(rhetoric)。

 

在拜登選定參議員賀錦麗作為副總統候選人之前,女性的前總統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萊思也呼聲甚高。但是,紐約時報卻刋出專欄文章,嚴詞批評萊思過去在外交事務決策上對非洲殘暴領導人過於奉承。

 

而賀錦麗雖然不被視為是激進的自由派人士,卻在如何對待中共的政策上,主張關切人權和民主問題。

 

《對拜登未來態度的預測》

擅長研究政治風險問題的美國學者布藍默(Ian Brammer),在民主黨黨員代表大會提名拜登為總統候選人之後,撰文表示,他相信即使大選結果是由拜登當選為總統,美國社會目前的反中共趨勢,也不會出現大扭轉。

 

在民主黨黨員代表大會前,美國專家們多已經認為:民主黨會比共和黨更加關切中國大陸和香港的人權問題,而且也會比川普政府更加重視遊説盟國合作對付中共。

 

曾任副國務卿的拜登首席外交顧問布林肯,自5月份起便一再強調,拜登和川普相比,是比較重視國際合作及協調的。

 

賀錦麗(右2)雖然不被視為是激進的自由派人士,卻在如何對待中共的政策上,主張關切人權和民主問題。(圖/翻攝自拜登臉書)

 

法國總統馬克宏和德國總理梅克爾,都保持和中共維持友善往來,兩國都無意和中共在關係上脫鈎。

 

但是,馬克宏最近倒是以輕鬆口氣稱讚中共外交官很有天份,能夠在分化歐盟上頗有成績。觀察家賀爾(Ben Hall)研判,馬克宏未來是有可能在對中共態度上,轉為強硬一些的。

 

民主黨這回的政綱仍然強調,美國要避免掉入新冷戰的陷阱。但是,拜登此刻針對中共 所表現出來的強硬姿態,算是旗幟鮮明的。

 

日本經濟新聞的評論員秋田浩之,近日在專欄中評論拜登對中共的態度時,特別提及:不久前曾經發動要彈劾川普的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在中國大陸1989年發生天安門事件時,就是批判中共的「急先鋒」。

 

秋田浩之認為,川普並不太直接逼迫日本安倍晉三首相得在反中共問題上,和美國齊一步調。但是,他預料民主黨如果當政,便有可能對日本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

 

秋田回憶説,民主黨歐巴馬政府在採取強硬經濟措施,制裁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時,便曾經頗不満意安倍政府不肯配合美國進行經濟制裁。

 

《中共戰狼外交的緩和?》

從今年年初開始,中共和美國的官方,便以嚴厲言辭不斷地互相抨擊,情況激烈真的是神似美蘇兩國政府在冷戰時期的慣性對駡。

 

而公開指控美國士兵在赴大陸比賽時,惡意將新型冠狀病毒植入武漢,可算是中共戰狼外交的代表作。

 

但是中共自7月初開始則表示,希望和美國的關係不再繼續惡化。記得中共目前的外交部長王毅,當年銜命赴東京擔任大使時,所承負的任務乃是要改善和日本的關係,王毅此後便青雲直上。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比王毅早擔任外交部長。他在8月上旬發表文章表示,中美兩國對抗關係如果持續惡化,將會是一場災難。

 

然而,紐約時報駐北京辦公室的分析,則是認為楊潔篪在文章中希望緩和關係脱鈎的主張,尚未反映到中共在南海及台灣海峽的軍事動作或是姿態上面。

 

美國和中共已經建立外交關係超過40年,也歷經40年以上的經濟合作及整合。

 

尼克森以及其後的卡特政府,當初所以追尋和中共改善關係,圖的是以準聯盟方式聯手對付蘇聯的威脅。

 

而在蘇聯土崩瓦解之後,商業利益,則成為影響美國對中共持續友善交往的最大驅動力。只是在過去兩年中,戰略利害逐漸變成川普政府在認真拿捏和中共交往政策時,最重要的考慮了。

 

川普長期出書自詡是商業交易權謀的老手。但是在對中共政策方面,川普現在是優先照顧政治和戰略利益。川普對政治和戰略利益的重視,已經凌駕於他對經濟利益的盤算。

 

大致上,美國兩大黨現在算是出現共識,都想不再對中共的政經堅持和要求多所讓步。兩黨都想在對中共的態度上,比往昔更為強硬。

 

簡單地説,川普政府眼前雷厲針對中共所採取的經濟和科技脫鈎行動,尚只是初步而已。

 

在軍事上,美國和中共出現意外摩擦或是零星衝突,將愈來愈難完全排除。

 

在中共戰機八月中旬又再度偏東飛行跨越台灣海峽中線之後,美國神盾驅逐艦馬斯廷號隨即也在台灣海峽中線以西航行。

 

可以猜測川普政府在今年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投票之前,不會對中共放軟姿態。川普上周已經宣布,決定將兩國預訂本月召開的高階層第二階段經貿談判會議,無限期延後。

 

川普政府眼前雷厲針對中共所採取的經濟和科技脫鈎行動,尚只是初步而已。(圖/翻攝自川普臉書)

 

英國金融時報的外交事務評論員拉赫曼(Gideon Rachman),也在8月18日的專欄中預料,美國和中共的關係脱鈎,將會更為加劇。

 

他研判美國對中共的脱鈎行動,有可能會擴伸進金融領域。他不排除美國會針對大陸的大型企業,採取金融上的懲罰措施。美國在過去十年當中,係曾經對伊朗及委內瑞拉採取金融上的制裁。

 

美國已經成功逼迫英國,改為不再開放華為5G電子通訊產品的進口。而中共大抵認為,維持華為擴展的重要性,超過跳動公司和騰訊公司的微信平台。

 

拉赫曼也不排除中共可能會進行報復,而禁止美國的星巴克等公司在大陸內部營業。

 

而在文化及教育關係方面的脱鈎,也並非全然不可能。在美國智庫工作的大陸旅美學者裴敏欣,已經在美國撰文表示憂慮。

 

《結論》

美國和蘇聯在冷戰40多年當中,雖然有過幾個代理人戰爭,畢竟不曾直接大規模兵戎相見。

 

美國和中共彼此之間的敵意,在美國大選後,高度可能仍然會繼續呈螺旋式上升。

 

而美中台的三角關係,早先曾被多方強調是「非零和博奕」(non-zero sum game)。意思是説,美中之間的和睦,未必對台灣就完全是不利的。

 

台灣有很多人,是很歡迎美國改而重視台灣在實踐民主及發揚民主文化上對世界的貢獻。但是,也有一些人憂慮台灣只會是淪為美國對中共權力博奕一時的棋子。

 

所以,美國兩大黨都有必要拿出更多的誠意,以更完整和更加成熟的論述,進行和台灣民眾的溝通。

 

台灣的第三黨,不必否定或是貶低和美國的長期友誼。而對大陸民眾懷抱雍容氣度者,則可主張多交往。

 

新的大國博奕情勢已經出現,維持民主台灣的最大利益,應該是不可游移或是鬆懈的應對原則。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