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見證歷史興滅定律的「托普卡匹皇宮」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見證歷史興滅定律的「托普卡匹皇宮」
2020-08-25 18:00:00
A+
A
A-

 

托普卡匹皇宮「帝王之門」(圖/引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自去年12月「冠狀病毒」疫情肇發,直如秋風掃落葉般的橫掃全世界2百多個國家與地區,迄今並未緩解,不但全球罹患確診病例已衝破2200萬人數,連死亡人數也攀向80萬的高點,世界強權美國更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逼近確診病例6百萬,及近18萬人死亡的高標指數,獨佔全球「鰲頭」。

 

而這些駭人的指數,不但嚴重停滯打擊了世界經濟,更讓已劍拔弩張3年多的美中博弈,激發起自1945年美蘇冷戰後最大的一場大國軍事對嗆,讓近期的南海、東海區域,更充滿了一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軍事緊張大戲。

 

事實上,中共早於5月就先行宣佈,將在南海海域實施一場軍事演習,不少國際評論家咸認為這是解放軍以設想奪取臺灣所屬的東沙群島的大規模登陸演習,以對美國近期一系列導致台獨勢力氣焰高漲的政治暗示發出警告,並表達共軍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而美國則以在此海域部署「雷根號」航艦打擊群及「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的遠征打擊群作為「回覆」。

 

上週二(8月18日)美國總統川普更派遣美軍伯克級驅逐艦USS Mustin、馬斯廷號驅逐艦(DDG 89)經由臺灣海峽前往位於南海東沙島附近海域,以策應美軍航母監控並因應中共可能藉軍事演習而發動對台的猝然攻擊。而臺灣媒體則一面倒藉批評中共倡議「首戰即決戰」的兩岸軍事大外宣,並高調「首戰即獨立」,國防部則以「好戰必亡、忘戰必危」內宣,以反擊中共的軍事威懾。

 

針對中共8月接連在台灣海峽及南北兩端連續組織實戰化演練,美國派出航艦進行預防性部署,防止中共蠢動。但解放軍才在上週結束南海瓊州軍演,緊接著又在東海的白沙島、舟山島進行仍以「奪島」為想定的軍演。雖說美軍也在南海及東海都以航母艦隊展現其航行自由,以對盟邦展現具體承諾與決心,但就臺戰略地緣而言,已稱得上是一齣「準軍事威脅」的危機。

 

兩岸這等漸行漸遠的政治環境,可說是自1996年「臺海危機」以來,雙方面臨最嚴峻的軍事威脅。其實,只要翻開中華民國近十年來的《國防白皮書》作一對比,就可發現臺灣的國防戰略目標,早已從昔日馬英九時代「預防戰爭」的避戰理念,轉為今日蔡英文以「防衛國家安全」為主軸的不懼戰國防思維了。這多少曝露出當前執政者對兩岸可能造成的軍事衝突,已不再是抱持完全「避戰」的心態了。

 

只是這等無畏戰爭的「選擇」,到底是對是錯?歷史終究會給出答案。今日,我們不妨藉旅覽中東土耳其的「托普卡匹皇宮」,以回顧見證歷史興滅的定律,看是否可沖淡幾分美中正在上演的東、南海軍演緊張氣氛?

 

從博斯普魯斯海峽眺望托普卡匹皇宮(圖/引自維基百科)

 

土耳其的托普卡匹皇宮,是蘇丹穆罕默德二世在征服拜占庭帝國君士坦丁堡後,於1459年所興建的一座皇宮。它就像中國明成祖朱棣在發動「靖難之役」,於1403年趕走了明惠帝(建文帝)後,立即蓋起皇帝自個的大宅院「紫禁城」一樣,既可彰顯聖德明君「代天行道」,滅了無德前朝的巍巍功勳;亦可標示新朝崛起的象徵,提供群臣集中議事之所,以便管控;又可讓身邊成群妻妾,鶯燕後宮,環堂子嗣有地方「折騰」,可說是畢其百功於一役。難怪古來帝王對這一套既興師又動眾的工程,素來卻總是「情有獨鍾,樂此不疲」。

 

這座前有高牆聳立包圍,後有博斯普魯斯海峽環繞的宮殿,可說是兼具防禦安全及秀色景觀的雙重功能。這可是蘇丹親自召集15世紀當時最好的工匠,所建造他認為是自古以來最壯觀的宮殿。傳聞,當時就有4千多人一起住在裡面;雖然還趕不上我們唐明皇那後宮就有「佳麗三千」的規模,但亦頗具杜牧筆下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勢,勾心鬥角」的宏偉氣派。

 

五百年來,托普卡匹皇宮ㄧ直是帝王的私宅,直到土耳其共和國首任總統凱末爾登台。此宮有三個大門作為進出,進了第一大門後直走轉到第二庭院的入口,喚做「崇敬門」;因該門設有拜占庭的大炮,遂又被稱為 「大炮門」;筆者直覺這些深具東方遙遠中國字源的名稱,應該是受了元朝蒙古鐵騎入侵的影響。

 

崇敬門(圖/引自維基百科)

 

但在1924年4月3日這一天,土耳其第一任總統凱末爾就職首日的第一道共和行政命令,就是把此昔日帝王的大宅院改為「博物館」。可說是驗證了「眼看它起高樓,又看它樓塌了!」的皇權歷史興滅定律。在此宮的「東方博物館區」,您可看到一大批可追溯到晚宋、元、明及清朝,價值不菲的中國瓷器。它實地見證了中世紀以來中國與西方的商旅,早透過「一帶一路」的海、路「絲綢之路」,幹起「全球化」的大買賣了。

 

只是這一切無盡的榮耀,無盡的珠寶,冠蓋的佳麗,巍峨的宮殿,明亮的瓊樓,任誰也帶不走一絲一毫,幾百年來帝王所擁有的珍藏,如今只能靜躺在「神龕」之中,及博斯普魯斯峽灣的海濤之側,供人鑑賞及憑弔。難怪,宋朝蘇東坡在遊歷千年前那場「驚天地、泣鬼神」的赤壁之戰古戰場之後,要發出「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知不可乎驟得,託遺響於悲風」那種生命無常的情愫。

 

回顧昔日神遊土耳其托普卡匹皇宮之際,今日耳目卻充斥美國藉世紀「冠狀病毒」疫情,引爆了這場亞太海疆軍事對峙的可能衝突,而臺灣也不自覺的被拖入這場衝突的陷阱邊緣。這場因美中博弈而引發兩大國在東、南海海域的軍演對峙,是否會引爆新的「臺海危機」,何妨讓我們屏息以待吧!

(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托普卡匹皇宮「帝王之門」(圖/引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自去年12月「冠狀病毒」疫情肇發,直如秋風掃落葉般的橫掃全世界2百多個國家與地區,迄今並未緩解,不但全球罹患確診病例已衝破2200萬人數,連死亡人數也攀向80萬的高點,世界強權美國更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逼近確診病例6百萬,及近18萬人死亡的高標指數,獨佔全球「鰲頭」。

 

而這些駭人的指數,不但嚴重停滯打擊了世界經濟,更讓已劍拔弩張3年多的美中博弈,激發起自1945年美蘇冷戰後最大的一場大國軍事對嗆,讓近期的南海、東海區域,更充滿了一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軍事緊張大戲。

 

事實上,中共早於5月就先行宣佈,將在南海海域實施一場軍事演習,不少國際評論家咸認為這是解放軍以設想奪取臺灣所屬的東沙群島的大規模登陸演習,以對美國近期一系列導致台獨勢力氣焰高漲的政治暗示發出警告,並表達共軍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而美國則以在此海域部署「雷根號」航艦打擊群及「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的遠征打擊群作為「回覆」。

 

上週二(8月18日)美國總統川普更派遣美軍伯克級驅逐艦USS Mustin、馬斯廷號驅逐艦(DDG 89)經由臺灣海峽前往位於南海東沙島附近海域,以策應美軍航母監控並因應中共可能藉軍事演習而發動對台的猝然攻擊。而臺灣媒體則一面倒藉批評中共倡議「首戰即決戰」的兩岸軍事大外宣,並高調「首戰即獨立」,國防部則以「好戰必亡、忘戰必危」內宣,以反擊中共的軍事威懾。

 

針對中共8月接連在台灣海峽及南北兩端連續組織實戰化演練,美國派出航艦進行預防性部署,防止中共蠢動。但解放軍才在上週結束南海瓊州軍演,緊接著又在東海的白沙島、舟山島進行仍以「奪島」為想定的軍演。雖說美軍也在南海及東海都以航母艦隊展現其航行自由,以對盟邦展現具體承諾與決心,但就臺戰略地緣而言,已稱得上是一齣「準軍事威脅」的危機。

 

兩岸這等漸行漸遠的政治環境,可說是自1996年「臺海危機」以來,雙方面臨最嚴峻的軍事威脅。其實,只要翻開中華民國近十年來的《國防白皮書》作一對比,就可發現臺灣的國防戰略目標,早已從昔日馬英九時代「預防戰爭」的避戰理念,轉為今日蔡英文以「防衛國家安全」為主軸的不懼戰國防思維了。這多少曝露出當前執政者對兩岸可能造成的軍事衝突,已不再是抱持完全「避戰」的心態了。

 

只是這等無畏戰爭的「選擇」,到底是對是錯?歷史終究會給出答案。今日,我們不妨藉旅覽中東土耳其的「托普卡匹皇宮」,以回顧見證歷史興滅的定律,看是否可沖淡幾分美中正在上演的東、南海軍演緊張氣氛?

 

從博斯普魯斯海峽眺望托普卡匹皇宮(圖/引自維基百科)

 

土耳其的托普卡匹皇宮,是蘇丹穆罕默德二世在征服拜占庭帝國君士坦丁堡後,於1459年所興建的一座皇宮。它就像中國明成祖朱棣在發動「靖難之役」,於1403年趕走了明惠帝(建文帝)後,立即蓋起皇帝自個的大宅院「紫禁城」一樣,既可彰顯聖德明君「代天行道」,滅了無德前朝的巍巍功勳;亦可標示新朝崛起的象徵,提供群臣集中議事之所,以便管控;又可讓身邊成群妻妾,鶯燕後宮,環堂子嗣有地方「折騰」,可說是畢其百功於一役。難怪古來帝王對這一套既興師又動眾的工程,素來卻總是「情有獨鍾,樂此不疲」。

 

這座前有高牆聳立包圍,後有博斯普魯斯海峽環繞的宮殿,可說是兼具防禦安全及秀色景觀的雙重功能。這可是蘇丹親自召集15世紀當時最好的工匠,所建造他認為是自古以來最壯觀的宮殿。傳聞,當時就有4千多人一起住在裡面;雖然還趕不上我們唐明皇那後宮就有「佳麗三千」的規模,但亦頗具杜牧筆下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勢,勾心鬥角」的宏偉氣派。

 

五百年來,托普卡匹皇宮ㄧ直是帝王的私宅,直到土耳其共和國首任總統凱末爾登台。此宮有三個大門作為進出,進了第一大門後直走轉到第二庭院的入口,喚做「崇敬門」;因該門設有拜占庭的大炮,遂又被稱為 「大炮門」;筆者直覺這些深具東方遙遠中國字源的名稱,應該是受了元朝蒙古鐵騎入侵的影響。

 

崇敬門(圖/引自維基百科)

 

但在1924年4月3日這一天,土耳其第一任總統凱末爾就職首日的第一道共和行政命令,就是把此昔日帝王的大宅院改為「博物館」。可說是驗證了「眼看它起高樓,又看它樓塌了!」的皇權歷史興滅定律。在此宮的「東方博物館區」,您可看到一大批可追溯到晚宋、元、明及清朝,價值不菲的中國瓷器。它實地見證了中世紀以來中國與西方的商旅,早透過「一帶一路」的海、路「絲綢之路」,幹起「全球化」的大買賣了。

 

只是這一切無盡的榮耀,無盡的珠寶,冠蓋的佳麗,巍峨的宮殿,明亮的瓊樓,任誰也帶不走一絲一毫,幾百年來帝王所擁有的珍藏,如今只能靜躺在「神龕」之中,及博斯普魯斯峽灣的海濤之側,供人鑑賞及憑弔。難怪,宋朝蘇東坡在遊歷千年前那場「驚天地、泣鬼神」的赤壁之戰古戰場之後,要發出「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知不可乎驟得,託遺響於悲風」那種生命無常的情愫。

 

回顧昔日神遊土耳其托普卡匹皇宮之際,今日耳目卻充斥美國藉世紀「冠狀病毒」疫情,引爆了這場亞太海疆軍事對峙的可能衝突,而臺灣也不自覺的被拖入這場衝突的陷阱邊緣。這場因美中博弈而引發兩大國在東、南海海域的軍演對峙,是否會引爆新的「臺海危機」,何妨讓我們屏息以待吧!

(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