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 中東最古老的驛站──蘇丹哈尼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 中東最古老的驛站──蘇丹哈尼
2020-08-18 16:00:00
A+
A
A-

蘇丹哈尼鎮上的商隊驛站(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雖然全球疫情毫無消停的繼續往上飆高,超過2千1百萬的確診病例,死亡人數更逾76萬人,但台灣近兩月來卻陷入「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兵鋒四起的選戰煙硝。要說這場高雄市長補選的選戰激烈,倒也不像。因為這場引人注目的選舉結果雖於上週六(8月15日)傍晚出爐,但其實依選前的民調顯示,這場選舉的勝負早在投票前就已然揭曉,只是猶待計算贏家及輸家之間選票的差距多少罷了。

 

當然,這其間各政黨的選舉攻防,是否包含著無數政治的計算與打壓?法律解釋的扭曲與主導?政黨輿論的造勢與介入?意識形態的根深蒂固及政治理念的雞兔難解?可說是各說各話。但畢竟選票是冷冰冰無情的現實,它終究還得以「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的姿態來顯示民主政治的結果;至於過程,恐怕並非選民所關注的事情。

 

對於2年前才在大高雄以壓倒性的多數票打敗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韓國瑜,卻在不到1年半的時間內,連續在總統大選及高雄市發起的罷免投票中接連挫敗,並在此次推出代打的補選中,挽回不了國民黨敗戰的延續而正式交出高雄市的政權,不禁讓人想起美國人畢爾斯在《魔鬼辭典》中所說:「歷史,大體是惡的支配者和笨的士兵惹起的記述」那句政治經典話語。

 

今日,我們無權去歸咎誰是惡的支配者,也不忍去苛責受難的笨士兵;也許,只能把它當作時代的潮流與更迭,方可怡然看待。所謂:「人事有替代,往來成古今」,確是至理。據此而觀,政治道上的山迴與路轉,豈是簡單的政黨或個人一時更替可以解釋清楚的。既如此,我們何妨藉此來遊覽一下中東最古老的驛站蘇丹哈尼,以抒懷一下這些當前政治現實的嬗變。

 

話說土耳其在11~13世紀賽爾柱帝國時期,國勢殷盛。當時的蘇丹王為了保障往來商旅安全,並促進貿易發展及軍情傳遞,在帝國境內沿途大約每隔40公里便興建一座驛站,讓商旅及軍務能迅速得到交易訊息、休息及緊急軍事傳遞。如今保存下來的已不到50個。其中,土耳其境內存留規模最大的一個中東古驛站就是「蘇丹哈尼古驛站」(Sultanhani),餘均已隨時光而灰飛煙滅。

 

驛站周圍設有堅實的高牆以為防禦,內部配置有住宿、畜舍、貨倉、廚房、浴室、清真寺等區,以確保商旅的安全及方便,驛站內並有軍隊駐守,得持有帝國核准的許可文件方能進出,但停留天數通常以3天為限,以防滋擾。

 

這個看起來甚是壯觀的騎士「驛站碉堡」建築,跟咱們中華文明的「驛站」一比,恐怕還是要遜色一些。中國可是在3千年前的春秋時代,就有類似「驛站」的文字記載;其方式有三種:一是「傳」為車遞;二是「郵」為步遞;三是「驛」為馬遞,綜稱「傳遞」。

 

最出名的,莫過唐玄宗這個多情皇帝,他為了讓寵妾楊貴妃「嚐鮮」,下令從江南一路穿州越府,拚老命快馬奔馳郵驛站八百里加急,運送荔枝給美人品嚐。傳聞每年總要殉職幾名官差,和累死數十匹驛館的健馬。詩人杜牧的《過華清宮》提及:「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就是描述當時情景。

 

國家傳遞公務軍情的驛站,倒成了私情護送荔枝的「衙門」。當安祿山在范陽起兵,進犯大唐首都長安之際,咱們的多情皇帝,還在華清宮抱著貴妃啃荔枝;難怪當「漁陽鼙鼓動地來」,我們風華正茂的楊貴妃只能「驚破霓裳羽衣曲」;而唐明皇最後也只能「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徒悵然留下「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的歷史悲情劇了!

 

唐朝詩人岑參在《初過隴山途中呈字文判官》一詩中寫道:「一驛過一驛,驛騎如星流;平明發咸陽,幕及隴山頭。」詩人把驛騎比做流星。如今看孔亞驛站滄桑遺跡,憶中國驛騎荒謬史載,而今均安在哉?

 

面對這次高雄市長補選,我心裡頭想著,無論民進黨、國民黨、或是民眾黨,他們不也起滅若「驛站」,興逝如「流星」。正如歐陽修在《秋聲賦》中那段對話:「歐陽子方夜讀書,聞有聲自西南來者,悚然而聽之,曰:異哉!予謂童子:此何聲也?汝出視之。童子曰:星月皎潔,明河在天,四無人聲,聲在樹間。」

 

是啊!星月皎潔,明河在天,既是自然的天象,那聲在樹間的瑟瑟之音,則無論是韓國瑜,還是陳其邁,抑或是李眉蓁,也就都屬必然之迴聲,我們又有什麼好「悚然」的。依此觀之,則對6月韓國瑜被罷免成功,及此次8月補選竟由其昔日手下敗將陳其邁勝出,我們又何必過於「疑惑」與「糾結」?

(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蘇丹哈尼鎮上的商隊驛站(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雖然全球疫情毫無消停的繼續往上飆高,超過2千1百萬的確診病例,死亡人數更逾76萬人,但台灣近兩月來卻陷入「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兵鋒四起的選戰煙硝。要說這場高雄市長補選的選戰激烈,倒也不像。因為這場引人注目的選舉結果雖於上週六(8月15日)傍晚出爐,但其實依選前的民調顯示,這場選舉的勝負早在投票前就已然揭曉,只是猶待計算贏家及輸家之間選票的差距多少罷了。

 

當然,這其間各政黨的選舉攻防,是否包含著無數政治的計算與打壓?法律解釋的扭曲與主導?政黨輿論的造勢與介入?意識形態的根深蒂固及政治理念的雞兔難解?可說是各說各話。但畢竟選票是冷冰冰無情的現實,它終究還得以「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的姿態來顯示民主政治的結果;至於過程,恐怕並非選民所關注的事情。

 

對於2年前才在大高雄以壓倒性的多數票打敗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韓國瑜,卻在不到1年半的時間內,連續在總統大選及高雄市發起的罷免投票中接連挫敗,並在此次推出代打的補選中,挽回不了國民黨敗戰的延續而正式交出高雄市的政權,不禁讓人想起美國人畢爾斯在《魔鬼辭典》中所說:「歷史,大體是惡的支配者和笨的士兵惹起的記述」那句政治經典話語。

 

今日,我們無權去歸咎誰是惡的支配者,也不忍去苛責受難的笨士兵;也許,只能把它當作時代的潮流與更迭,方可怡然看待。所謂:「人事有替代,往來成古今」,確是至理。據此而觀,政治道上的山迴與路轉,豈是簡單的政黨或個人一時更替可以解釋清楚的。既如此,我們何妨藉此來遊覽一下中東最古老的驛站蘇丹哈尼,以抒懷一下這些當前政治現實的嬗變。

 

話說土耳其在11~13世紀賽爾柱帝國時期,國勢殷盛。當時的蘇丹王為了保障往來商旅安全,並促進貿易發展及軍情傳遞,在帝國境內沿途大約每隔40公里便興建一座驛站,讓商旅及軍務能迅速得到交易訊息、休息及緊急軍事傳遞。如今保存下來的已不到50個。其中,土耳其境內存留規模最大的一個中東古驛站就是「蘇丹哈尼古驛站」(Sultanhani),餘均已隨時光而灰飛煙滅。

 

驛站周圍設有堅實的高牆以為防禦,內部配置有住宿、畜舍、貨倉、廚房、浴室、清真寺等區,以確保商旅的安全及方便,驛站內並有軍隊駐守,得持有帝國核准的許可文件方能進出,但停留天數通常以3天為限,以防滋擾。

 

這個看起來甚是壯觀的騎士「驛站碉堡」建築,跟咱們中華文明的「驛站」一比,恐怕還是要遜色一些。中國可是在3千年前的春秋時代,就有類似「驛站」的文字記載;其方式有三種:一是「傳」為車遞;二是「郵」為步遞;三是「驛」為馬遞,綜稱「傳遞」。

 

最出名的,莫過唐玄宗這個多情皇帝,他為了讓寵妾楊貴妃「嚐鮮」,下令從江南一路穿州越府,拚老命快馬奔馳郵驛站八百里加急,運送荔枝給美人品嚐。傳聞每年總要殉職幾名官差,和累死數十匹驛館的健馬。詩人杜牧的《過華清宮》提及:「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就是描述當時情景。

 

國家傳遞公務軍情的驛站,倒成了私情護送荔枝的「衙門」。當安祿山在范陽起兵,進犯大唐首都長安之際,咱們的多情皇帝,還在華清宮抱著貴妃啃荔枝;難怪當「漁陽鼙鼓動地來」,我們風華正茂的楊貴妃只能「驚破霓裳羽衣曲」;而唐明皇最後也只能「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徒悵然留下「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的歷史悲情劇了!

 

唐朝詩人岑參在《初過隴山途中呈字文判官》一詩中寫道:「一驛過一驛,驛騎如星流;平明發咸陽,幕及隴山頭。」詩人把驛騎比做流星。如今看孔亞驛站滄桑遺跡,憶中國驛騎荒謬史載,而今均安在哉?

 

面對這次高雄市長補選,我心裡頭想著,無論民進黨、國民黨、或是民眾黨,他們不也起滅若「驛站」,興逝如「流星」。正如歐陽修在《秋聲賦》中那段對話:「歐陽子方夜讀書,聞有聲自西南來者,悚然而聽之,曰:異哉!予謂童子:此何聲也?汝出視之。童子曰:星月皎潔,明河在天,四無人聲,聲在樹間。」

 

是啊!星月皎潔,明河在天,既是自然的天象,那聲在樹間的瑟瑟之音,則無論是韓國瑜,還是陳其邁,抑或是李眉蓁,也就都屬必然之迴聲,我們又有什麼好「悚然」的。依此觀之,則對6月韓國瑜被罷免成功,及此次8月補選竟由其昔日手下敗將陳其邁勝出,我們又何必過於「疑惑」與「糾結」?

(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