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被禁或被售都開危險先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TikTok:被禁或被售都開危險先例
2020-08-10 18:09:00
A+
A
A-

 

作者/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在出手打擊備受歡迎的TikTok(即抖音國際版)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直接套用了電影《教父》描述的計謀,對中國社交媒體公司字節跳動提出了一個只可接受不能拒絕的要求:要麼把美國業務賣給一家美國公司,要麼就徹底無緣美國市場。

其實,特朗普最初只是想是把TikTok一關了事,但他現在卻建議,由於美國政府同意字節跳動出售其美國業務,美政府應從這筆交易中大比例抽成。這簡直就是往傷口上撒鹽。

如今,TikTok成了美國對華偏執和不信任心態的又一個犧牲品。這種心態是其背後原因,短期是美政客為了選舉政治和狂熱的技術民族主義,而長期則是謀求在對華科技戰中佔得上風。

那麼,TikTok接下來的命運會如何?中國會進行報復嗎?

就在分析人士仍在對這兩個問題苦思冥想之時,華盛頓8月6日再次出手,宣布了針對中國應用程序和科技公司的新行動,即所謂的「清潔網絡」計劃,使得局勢進一步升級。

美國務卿蓬佩奧要求美國應用商店,尤其是蘋果和谷歌的應用商店,下架那些被他稱之為「不可信」的中國應用程序,包括TikTok和騰訊公司的即時通訊應用微信。

作為這一行動一部分,美國不僅要將限制中國雲服務提供商在美國收集、存儲和處理數據的能力,還要阻止華為和其他「不可信」設備供應商預裝或提供下載備受歡迎的美國應用程序。

在蓬佩奧宣布這些新措施數小時之前,新華社發表了對外交部長王毅的採訪文章。這也許是個有趣的巧合。王毅表示中國願意與美方開展坦率有效的溝通,準備以冷靜和理智來應對美方的衝動和焦躁。

8月4日,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與阿斯彭安全論壇的視頻連線時,表達出了願意與美方和解的口氣。他說中國不希望看到與美國的緊張關係進一步升級,稱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應該合作,而不是相互對抗。

因此,蓬佩奧一系列挑釁性言行似乎不太可能誘使北京改變其既定策略,即「不會隨美方起舞」。

正如我在之前專欄文章中所言,華盛頓顯然是設下圈套,引誘中國做出不理性之舉,這樣中美雙邊關係就會如其所願地繼續走下坡路,以滿足其國內政治需要。

美國總統大選臨近,特朗普的選情卻不樂觀,因此未來兩個月將存在很大的變數,更為難以預料。分析人士都在揣摩,華盛頓為了激怒北京,還會使出什麼非常招數。

中方官員或許可以借鑒一下美前副總統拜登穩坐釣魚台的策略。自3月美國多地實施限制社交活動以應對疫情以來,拜登就四門不出,主要躲在其位於特拉華州家中的地下室,進行競選活動,但效果還非常不錯:在幾乎所有民調中,他仍能遙遙領先於特朗普。事實上,民主黨不少戰略家甚至認為,是不是讓拜登在整個競選期間就這麼呆在自己的地下室裡。

對於特朗普政府強迫字節跳動把美國業務出售給美國公司的操作,國際社會也是一片批評之聲。不少評論人士甚至將此形容成為厚顏無恥的勒索或搶劫。

分析人士還警告稱,特朗普的這一做法將開一個非常危險的先例,將破壞華盛頓一直自吹自擂的規則和價值觀,並抑制外國資本投資美國的意願。

此外,這種操縱也有力支持了這樣一種觀點,即特朗普政府中有一幫鷹派人士,他們為了實現遏制中國崛起這一長期目標,會不遺餘力地搞亂和孤立中國。

在蓬佩奧聲稱美國希望中國人民能從內部改變中國共產黨的行事方式之時,美方這一做法反倒激發了中國人民的民族主義情緒,更加擁護和支持習近平主席和共產黨領導層。

以TikTok事件為例。華盛頓拿這款備受歡迎的應用程序開刀,至少可以說隨意性很大。這款應用主要涵蓋輕鬆愉快的短視頻,多是一些青少年跳舞或演唱模仿類的內容。

特朗普政府給出的主要論據是,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受中國法律規管,因此可能會被迫向中國政府提供用戶數據。而事實情況是,TikTok的服務範圍並不包括中國內地,其用戶數據也都存儲在美國和新加坡。

李開復表示,華盛頓既不說明TikTok如何才能繼續開展其美國業務,又沒有任何證據支持其對該公司的指控。他的這番話在中國商界領袖和民眾中引起了共鳴。李開復曾任谷歌大中華區總裁,現在任創新工場董事長。

在對比了美方如何處理TikTok與中國如何限制和處理美社交媒體公司推特和谷歌之後(現推特和谷歌仍被禁止涉足中國大陸市場),李開復提出了有意思的見解:中國政府當時制定了詳細規則,包括數據需存儲在中國和內容審查等要求,谷歌不願接受,因此選擇離開,而現在美方卻沒有給字節跳動任何選擇。

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在致員工信中似乎也暗示他別無選擇,被迫按照特朗普政府的要求出售字節跳動的美國業務。同時,張一鳴也坦誠,由於被迫屈從於美方壓力,他和公司在社交媒體上都遭受到了猛烈的攻擊。

雖然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和挫折,張一鳴依然故作鎮靜,表現得似乎仍信心滿滿,重申字節跳動將固守初心,將企業打造成一家可信賴的全球化公司。

然而,鑒於美國仍會不惜一切代價打贏對華科技戰,因此對那些曾奉行創新成就偉大的中國科技公司而言,包括字節跳動,前路漫長且艱難。

(本文原載"思考香港"電子報,經作者同意轉載)

 

作者王向偉  係《南華早報》前總編輯,現常駐北京,任該報編務顧問。

 

作者/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在出手打擊備受歡迎的TikTok(即抖音國際版)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直接套用了電影《教父》描述的計謀,對中國社交媒體公司字節跳動提出了一個只可接受不能拒絕的要求:要麼把美國業務賣給一家美國公司,要麼就徹底無緣美國市場。

其實,特朗普最初只是想是把TikTok一關了事,但他現在卻建議,由於美國政府同意字節跳動出售其美國業務,美政府應從這筆交易中大比例抽成。這簡直就是往傷口上撒鹽。

如今,TikTok成了美國對華偏執和不信任心態的又一個犧牲品。這種心態是其背後原因,短期是美政客為了選舉政治和狂熱的技術民族主義,而長期則是謀求在對華科技戰中佔得上風。

那麼,TikTok接下來的命運會如何?中國會進行報復嗎?

就在分析人士仍在對這兩個問題苦思冥想之時,華盛頓8月6日再次出手,宣布了針對中國應用程序和科技公司的新行動,即所謂的「清潔網絡」計劃,使得局勢進一步升級。

美國務卿蓬佩奧要求美國應用商店,尤其是蘋果和谷歌的應用商店,下架那些被他稱之為「不可信」的中國應用程序,包括TikTok和騰訊公司的即時通訊應用微信。

作為這一行動一部分,美國不僅要將限制中國雲服務提供商在美國收集、存儲和處理數據的能力,還要阻止華為和其他「不可信」設備供應商預裝或提供下載備受歡迎的美國應用程序。

在蓬佩奧宣布這些新措施數小時之前,新華社發表了對外交部長王毅的採訪文章。這也許是個有趣的巧合。王毅表示中國願意與美方開展坦率有效的溝通,準備以冷靜和理智來應對美方的衝動和焦躁。

8月4日,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與阿斯彭安全論壇的視頻連線時,表達出了願意與美方和解的口氣。他說中國不希望看到與美國的緊張關係進一步升級,稱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應該合作,而不是相互對抗。

因此,蓬佩奧一系列挑釁性言行似乎不太可能誘使北京改變其既定策略,即「不會隨美方起舞」。

正如我在之前專欄文章中所言,華盛頓顯然是設下圈套,引誘中國做出不理性之舉,這樣中美雙邊關係就會如其所願地繼續走下坡路,以滿足其國內政治需要。

美國總統大選臨近,特朗普的選情卻不樂觀,因此未來兩個月將存在很大的變數,更為難以預料。分析人士都在揣摩,華盛頓為了激怒北京,還會使出什麼非常招數。

中方官員或許可以借鑒一下美前副總統拜登穩坐釣魚台的策略。自3月美國多地實施限制社交活動以應對疫情以來,拜登就四門不出,主要躲在其位於特拉華州家中的地下室,進行競選活動,但效果還非常不錯:在幾乎所有民調中,他仍能遙遙領先於特朗普。事實上,民主黨不少戰略家甚至認為,是不是讓拜登在整個競選期間就這麼呆在自己的地下室裡。

對於特朗普政府強迫字節跳動把美國業務出售給美國公司的操作,國際社會也是一片批評之聲。不少評論人士甚至將此形容成為厚顏無恥的勒索或搶劫。

分析人士還警告稱,特朗普的這一做法將開一個非常危險的先例,將破壞華盛頓一直自吹自擂的規則和價值觀,並抑制外國資本投資美國的意願。

此外,這種操縱也有力支持了這樣一種觀點,即特朗普政府中有一幫鷹派人士,他們為了實現遏制中國崛起這一長期目標,會不遺餘力地搞亂和孤立中國。

在蓬佩奧聲稱美國希望中國人民能從內部改變中國共產黨的行事方式之時,美方這一做法反倒激發了中國人民的民族主義情緒,更加擁護和支持習近平主席和共產黨領導層。

以TikTok事件為例。華盛頓拿這款備受歡迎的應用程序開刀,至少可以說隨意性很大。這款應用主要涵蓋輕鬆愉快的短視頻,多是一些青少年跳舞或演唱模仿類的內容。

特朗普政府給出的主要論據是,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受中國法律規管,因此可能會被迫向中國政府提供用戶數據。而事實情況是,TikTok的服務範圍並不包括中國內地,其用戶數據也都存儲在美國和新加坡。

李開復表示,華盛頓既不說明TikTok如何才能繼續開展其美國業務,又沒有任何證據支持其對該公司的指控。他的這番話在中國商界領袖和民眾中引起了共鳴。李開復曾任谷歌大中華區總裁,現在任創新工場董事長。

在對比了美方如何處理TikTok與中國如何限制和處理美社交媒體公司推特和谷歌之後(現推特和谷歌仍被禁止涉足中國大陸市場),李開復提出了有意思的見解:中國政府當時制定了詳細規則,包括數據需存儲在中國和內容審查等要求,谷歌不願接受,因此選擇離開,而現在美方卻沒有給字節跳動任何選擇。

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在致員工信中似乎也暗示他別無選擇,被迫按照特朗普政府的要求出售字節跳動的美國業務。同時,張一鳴也坦誠,由於被迫屈從於美方壓力,他和公司在社交媒體上都遭受到了猛烈的攻擊。

雖然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和挫折,張一鳴依然故作鎮靜,表現得似乎仍信心滿滿,重申字節跳動將固守初心,將企業打造成一家可信賴的全球化公司。

然而,鑒於美國仍會不惜一切代價打贏對華科技戰,因此對那些曾奉行創新成就偉大的中國科技公司而言,包括字節跳動,前路漫長且艱難。

(本文原載"思考香港"電子報,經作者同意轉載)

 

作者王向偉  係《南華早報》前總編輯,現常駐北京,任該報編務顧問。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