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水利會改制是搶奪民產的強盜行為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水利會改制是搶奪民產的強盜行為
2020-08-05 07:00:00
A+
A
A-

1、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為改善會員福利及員工待遇,編列會員子女就學補助及提高員工待遇等費,卻遭到農委會記大過處分。黃金春說,水利會改隸農委會26年來,農委會除了每年編預算補助水利會費外,對水利會務完全不了解,有失職責。

 

水利會改制是搶奪民產的強盜行為

 

/陳婉真

 

台灣某資產雄厚的宗教團體,光是醫院就有好幾家,多是以醫療財團法人模式經營,每家醫療院所都經營得有聲有色。多年前其中一家醫院曾發生院長鬧雙胞案,在地方上喧騰了一陣子。

 

假如那時行政院說,因為醫院的人事糾紛恐引致更大的弊端,索性由衛福部接管,醫院院長及醫護人員改為官派,所有資產及基金收歸公有,別說醫院及該宗教團體會有什麼反應,這種政府公然行搶的行為你能接受嗎?

 

近年由於少子化現象,很多私立學校因招不到學生,紛紛關門,私校也都以財團法人模式經營,教育部是否也把這些學校全部收歸公有,教職員工全部留用、薪資及福利比照公立學校,這樣可以嗎?

 

醫院、學校收歸公有,你的心中會有很多疑問:主管機關監督不力不該負責嗎?由政府接管不就是球員兼裁判?就能辦得更好嗎?沒有其他解決方法嗎?行政院近二、三十年來不是努力在精簡組織及員額嗎?如此一來要增加多少公務員呢?他們的薪資及退休金等都要全民來買單嗎?

 

有一項從2018年就開始進行的農田水利會「改制」(內行人認為是消滅,不是改制)方案,它所涉及的層面更廣,卻因為絕大多數人對水利會的認識有限,對它的營運模式更難以理解,似乎沒有引起什麼反彈,如果沒有變化,農委會預定在今年10月1日正式改制掛牌,併入農業部,成為「農村及農田水利署」。農田水利會納入公務機關後,位階將與經濟部水利署所屬水資源局平行。

 

 

2、成立超過100年的桃園農田水利會還保有昭和年間的職員錄。

 

從日治時代以來,水利會是公法人,位階比一般的財團法人還大。依據司法院大法官釋字518說:

 

「農田水利會為公法人,凡在農田水利會事業區域內公有、私有耕地之承租人、永佃權人,私有耕地之所有權人、典權人或公有耕地之管理機關或使用機關之代表人或其他受益人,依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十四條規定,均為當然之會員,其法律上之性質,與地方自治團體相當,在法律授權範圍內,享有自治之權限。」

 

目前全國共有17個農田水利會,現金資產超過3000億元,土地價值2000多億元,沒有負債,會員超過155萬餘人,民進黨政府卻於2018年1月17日籍著立法委員席次的優勢,強行通過「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正案,將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水利會會長選舉停止辦理,改由政府指派。三讀條文明定, 17個水利會同時在2020年10月1日改制升格。

 

是升格嗎?目前執業律師的前台南縣長蘇煥智認為,這根本是消滅公法人的水利會,再在農委會下設農田水利署,兩者完全不同,無法類比。他認為民進黨這次為了水利會地方選舉派系問題,做出這樣違憲、違反世界發展趨勢、違反民主發展趨勢、違反政府組織改造趨勢,是嚴重的開歷史倒車。他並直接批評這是一種強盜行為,公然行搶人民的土地與財產還自我美化說成轉型正義。他已提出釋憲申請。

 

也有人比喻說,原本的水利會是一個完整的人,以後變成農委會下的四級機關,連手腳都談不上,怎麼能說是升格?

 

回顧過往台灣的農田水利設施,以彰化縣境的八堡圳歷史最久,距離1719年完工迄今已經有301年的歷史;台北市的瑠公圳完成於1760年,都是民間自費自建;直到1901年日本統治時期,由台灣總督府頒布「臺灣公共埤圳規則」,舉凡一切水租徵收、水利紛爭、區域認定皆由行政官廳負責,代表水權公共化及總督府開始積極介入水利事業。

 

但由於多數地區仍是水利未修,人民無力負擔,為了積極改善農業環境,總督府於1908年訂定「官設埤圳規則」,並提出特別事業費總預算3千萬円,在全島改修及擴張埤圳。其中最有規模的為桃園大圳及嘉南大圳,兩者皆於1919年分別成立「公共埤圳桃園大圳組合」及「公共埤圳官佃溪埤圳組合」。具有公法人身分,型態類似今日的合作社。

 

日本人為了推動「工業日本,農業台灣」的政策,總督府投入很多金錢與心力加強農田水利設施,最有名的是任職於台灣總督府土木部的八田與一為興建嘉南大圳,卻因官方人員無法兼任民間事業體的職務,在嘉南大圳興建的10年間,八田與一辭去官職,轉任「嘉南大圳水利組合」監督課長兼工事課長,當時嘉南大圳的興建經費就比總督府整年度總預算還高,總督府出錢出人和民間合力興建後,仍然把大圳定位為民間事業體。

 

4、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和記者合影。

 

從2010年蔡英文參選新北市長選舉時,就全力幫蔡英文助選的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他也是蔡英文3次選總統時全國水利後援會的總會長,雖然根據立法委員柯建銘所說,民進黨這次改制水利會的理由之一是,水利會長期由地方派系掌握,是國民黨黑金政治的樁腳、選舉工具,導致國家向下沈淪。但民進黨籍的黃金春卻有辦法在歷次選舉期間,集合全國17個水利會會長出面成立全國後援會,水利會不是早已成為民進黨的樁腳了嗎?

 

柯建銘又說:「君不見前年4月枯水期時,台積電大量購買水車、排隊向水利會買水、農民休耕,政府補貼,發生搶水大戰之奇觀。」

 

講白了,就是工業用水和農業用水間的水權之爭。

 

4、完工超過300年的八堡圳及水門。這種水門遍布各灌區,每年7-10月的防汛期,要靠各小組長負責開關水門,農委會有必要收歸公有管那麼細嗎?

 

事實上,農業用水原本在與工業用水、民生用水的調配中就屬弱勢,一向是第一個被調派犧牲,被要求休耕。20多年前政府為了確保在麥寮建廠的台塑六輕水源供應充足,草率規劃興建了集集攔河堰,把水源分流,大半灌溉用水被引到六輕廠,這樣嚴重的圖利單一廠商的政策,水利會不吭一聲,實施迄今問題叢生,導致彰化雲林等農業大縣灌溉用水嚴重不足,農民不得已只有自行鑿井,又被說成是地層下陷的元凶。

 

曾經在許信良擔任桃園縣長時期,為了協助許信良而返回觀音鄉參選鄉長的黃金春,是早年著名的桃園縣黨外鄉長,長期支持綠營,更支持蔡英文,把他算為「英派」也不為過,他說,水利會在台灣的歷史,比中華民國在台灣更久,由於當年施工所使用的土地均來自農民,因此成為「公法人」,產權屬於灌區的農民,國民黨威權統治執政時期,都不敢把水利會改為政府機關,原因就在產權,如果以粗暴立法就要沒收,根本就是強搶民產,違背憲法對於人民財產的保障。

 

 

5、流經彰化縣2/3鄉鎮的八堡圳,引濁水溪水灌溉農田,301年來從未斷過水,自從六輕在麥寮設廠後,和農民搶水,圳溝約有一半時間呈現乾涸。

 

黃金春清楚記得,蔡英文競選連任前的2019年8月24日,特別找他到官邸談了100分鐘,黃金春除了向蔡英文說明水利會的運作及改進建議外,並提到2016年他曾經約了17個水利會長和蘇嘉全談過,蘇嘉全表示了解並承諾如果蔡英文當選總統,不會處理農田水利會改制的問題,蔡英文在結束談話後還說,以後相關部會如果有關水利會的問題,都以黃金春為聯絡窗口,而且務必和黃金春討論後決定,想不到總統的話好像也不能相信了。

 

會提到蘇嘉全的理由是,2018年間,蘇曾帶著當時的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去水利會找他,說水利會改制勢在必行,黃金春說,無論如何要聽聽各水利會的聲音,何況兩年前也是蘇嘉全向全國17個水利會長承諾不改制,現在又說要變,大家要溝通一下,時任立法院長的蘇嘉全稍顯不耐的說:「那些都不是問題,反正我們現在是完全執政。」

 

6、二水「林先生廟」,傳說3百多年前八堡圳施工時遭遇瓶頸,遇到一位高人指點石苟的做法,終於順利引水入圳,農民感念又不知其名,只知姓林,乃興建此廟提醒世人記得飲水思源。彰化縣政府每年舉辦跑水祭活動,是重要的文化節慶。

 

黃金春說,他百思不得其解,何以蘇嘉全對農田水利會改制一事如此熱衷,唯一可以解釋的是,雲林縣的蘇治芬強力主張水利會長應改為官派,以杜絕派系及黑道掌控的現象,蘇嘉全來自屏東,或許因為屏東的水利會較窮所致,但要改制也是行政部門的事,蘇嘉全身為立法院長,基於權力分立的原則,即便敢做也不能這麼明目張膽的講!「你民進黨真的有夠惡霸!」也是民進黨老黨員的黃金春說,他差點和蘇嘉全吵架,臨離開前蘇嘉全雖應允要再去和他溝通,卻從此不再出現。「我實在看他不起!」黃金春說。

 

曾經在戒嚴時期鄉長任卸任後的1986年,參選觀音鄉農會理事長的黃金春,卻因為沒有中國國民黨黨籍,遭到台灣省政府農林廳除名;更早的1983年,他支持一位台大畢業的在地青年,和國民黨提名58歲國小畢業的候選人對決,投票前夕他被情治人員很客氣的「請」到調查站泡茶24小時不讓他離開,這段期間他的重要樁腳一一被情治人員帶回談話,在當年的政治氛圍下,情治單位如此明目張膽的介入農會及水利會的選舉不是特例,黃金春說,那也是導致農會及水利會幹部不得不屈從的原因。那是制度問題,而且現在已獲改善。

 

他說,以桃園農田水利會為例,光是桃園縣境內就有1萬多條圳溝、1千多個水門、360個河水堰,散布在全縣25000公頃的土地上,他花了10年的時間才把這些都記清楚了,每年7~10月的防汛期間,如果沒有各在地小組長,要怎麼讓他們去開關水門?這些瑣碎又繁雜的工作,劃為公務機關合適嗎?會做得比現在好嗎?

 

 

7、八堡圳流經員林市,雖然已經相當程度都市化,圳溝的主流與支流密布全縣,造就彰化縣3百年的繁榮。

 

他說,桃園台地以往有「千塘城市」的美名,由於快速都市化,現在只剩284口埤塘,所有這些埤塘,全是早年農民提供土地自力開設完成的,他記得父親告訴他,在建埤塘時,家家戶戶不只出人力,連牛隻都總動員到埤陂上踩踏夯實;桃園的每一個埤塘不只承載灌溉重責,也都是桃園百年繁榮的最佳見證,現在連立法程序都未完備的情況下,就說10月1日全部收歸公有,會長改為官派,連辦個說明會都沒有,至少也要辦個辯論會或舉行會員的公民投票吧,否則和共產黨的強搶民財有什麼兩樣?

 

他說,農田水利會以往一直由經濟部水利署管轄,直到26年前由農委會編列預算代農民繳水利會費,才改隸農委會,然而,即便連農委會的水利處長也不了解水利會的運作,26年間自來水價調漲10倍,農委會編列的水利會費從來未曾調整,依舊維持在每公頃6000元的會費補助,他曾建議只要調整一倍,各水利會的運作就沒有問題。

 

 

8、位在田中高鐵彰化站附近的八堡一圳排水門,這些水利設施的維護都是水利會的工作,極為瑣碎,收歸公有後公務員至少要增加2000人以上。

 

黃金春說,他在2011年上任後的第一年為改善會員福利,曾編列5千萬元,作為會員子女教育補助費,每人每學期補助1萬元,結果農委會說不能編列教育補助費,黃金春堅持執行,農委會把他記一大過並移送到法務部廉政署,像這樣的主管機關,對水利會業務不了解,不該管的管太多,也讓各水利會會務推動更加困難。

 

水利會改制成為既定政策後,立法院曾經提出〈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之芻議〉,特別指出,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之組織法制作業時程緊迫,宜儘速提出相關組織法規,原因是依據農業部組織法草案規定,該部之次級機關農村及農田水利署(按,機關名稱目前規劃為農田水利署)業務為規劃與執行農村發展、休閒農業、農田水利政策及管理事項,但該農業部組織法迄未送立法院,更未完成審議程序。

 

農田水利會預定2020年10月1日改制為公務機關,除需其上級機關組織法律經立院審議通過外,尚須訂定農業部農村及農田水利署分署組織準則。唯截稿前這些立法程序都未完備,率爾實施恐違憲違法。

 

芻議中指出,農田水利會未來改制為農業部所屬四級機關,政策揭示繼續進用原農田水利會內現有人員約2,300人;外加分署組織法規及其編制表規範公務人員人力配置,應避免用人浮濫。

 

如此問題重重的改制過程,逼得黃金春不得不發起「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會」,除前往立法院抗議外,近期也密集開會討論因應對策。

 

民進黨崛起的力量,來自廣大的草根工作者與支持者,如果在推動影響層面如此廣闊的水利會改制過程中,連程序正義都不顧、法源依據都未完備就強勢掛牌,不僅對台灣短暫的民主制度是極大的傷害,更令人擔心台灣會不會又走回威權的老路,掌權者能不慎乎?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1、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為改善會員福利及員工待遇,編列會員子女就學補助及提高員工待遇等費,卻遭到農委會記大過處分。黃金春說,水利會改隸農委會26年來,農委會除了每年編預算補助水利會費外,對水利會務完全不了解,有失職責。

 

水利會改制是搶奪民產的強盜行為

 

/陳婉真

 

台灣某資產雄厚的宗教團體,光是醫院就有好幾家,多是以醫療財團法人模式經營,每家醫療院所都經營得有聲有色。多年前其中一家醫院曾發生院長鬧雙胞案,在地方上喧騰了一陣子。

 

假如那時行政院說,因為醫院的人事糾紛恐引致更大的弊端,索性由衛福部接管,醫院院長及醫護人員改為官派,所有資產及基金收歸公有,別說醫院及該宗教團體會有什麼反應,這種政府公然行搶的行為你能接受嗎?

 

近年由於少子化現象,很多私立學校因招不到學生,紛紛關門,私校也都以財團法人模式經營,教育部是否也把這些學校全部收歸公有,教職員工全部留用、薪資及福利比照公立學校,這樣可以嗎?

 

醫院、學校收歸公有,你的心中會有很多疑問:主管機關監督不力不該負責嗎?由政府接管不就是球員兼裁判?就能辦得更好嗎?沒有其他解決方法嗎?行政院近二、三十年來不是努力在精簡組織及員額嗎?如此一來要增加多少公務員呢?他們的薪資及退休金等都要全民來買單嗎?

 

有一項從2018年就開始進行的農田水利會「改制」(內行人認為是消滅,不是改制)方案,它所涉及的層面更廣,卻因為絕大多數人對水利會的認識有限,對它的營運模式更難以理解,似乎沒有引起什麼反彈,如果沒有變化,農委會預定在今年10月1日正式改制掛牌,併入農業部,成為「農村及農田水利署」。農田水利會納入公務機關後,位階將與經濟部水利署所屬水資源局平行。

 

 

2、成立超過100年的桃園農田水利會還保有昭和年間的職員錄。

 

從日治時代以來,水利會是公法人,位階比一般的財團法人還大。依據司法院大法官釋字518說:

 

「農田水利會為公法人,凡在農田水利會事業區域內公有、私有耕地之承租人、永佃權人,私有耕地之所有權人、典權人或公有耕地之管理機關或使用機關之代表人或其他受益人,依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十四條規定,均為當然之會員,其法律上之性質,與地方自治團體相當,在法律授權範圍內,享有自治之權限。」

 

目前全國共有17個農田水利會,現金資產超過3000億元,土地價值2000多億元,沒有負債,會員超過155萬餘人,民進黨政府卻於2018年1月17日籍著立法委員席次的優勢,強行通過「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正案,將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水利會會長選舉停止辦理,改由政府指派。三讀條文明定, 17個水利會同時在2020年10月1日改制升格。

 

是升格嗎?目前執業律師的前台南縣長蘇煥智認為,這根本是消滅公法人的水利會,再在農委會下設農田水利署,兩者完全不同,無法類比。他認為民進黨這次為了水利會地方選舉派系問題,做出這樣違憲、違反世界發展趨勢、違反民主發展趨勢、違反政府組織改造趨勢,是嚴重的開歷史倒車。他並直接批評這是一種強盜行為,公然行搶人民的土地與財產還自我美化說成轉型正義。他已提出釋憲申請。

 

也有人比喻說,原本的水利會是一個完整的人,以後變成農委會下的四級機關,連手腳都談不上,怎麼能說是升格?

 

回顧過往台灣的農田水利設施,以彰化縣境的八堡圳歷史最久,距離1719年完工迄今已經有301年的歷史;台北市的瑠公圳完成於1760年,都是民間自費自建;直到1901年日本統治時期,由台灣總督府頒布「臺灣公共埤圳規則」,舉凡一切水租徵收、水利紛爭、區域認定皆由行政官廳負責,代表水權公共化及總督府開始積極介入水利事業。

 

但由於多數地區仍是水利未修,人民無力負擔,為了積極改善農業環境,總督府於1908年訂定「官設埤圳規則」,並提出特別事業費總預算3千萬円,在全島改修及擴張埤圳。其中最有規模的為桃園大圳及嘉南大圳,兩者皆於1919年分別成立「公共埤圳桃園大圳組合」及「公共埤圳官佃溪埤圳組合」。具有公法人身分,型態類似今日的合作社。

 

日本人為了推動「工業日本,農業台灣」的政策,總督府投入很多金錢與心力加強農田水利設施,最有名的是任職於台灣總督府土木部的八田與一為興建嘉南大圳,卻因官方人員無法兼任民間事業體的職務,在嘉南大圳興建的10年間,八田與一辭去官職,轉任「嘉南大圳水利組合」監督課長兼工事課長,當時嘉南大圳的興建經費就比總督府整年度總預算還高,總督府出錢出人和民間合力興建後,仍然把大圳定位為民間事業體。

 

4、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和記者合影。

 

從2010年蔡英文參選新北市長選舉時,就全力幫蔡英文助選的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他也是蔡英文3次選總統時全國水利後援會的總會長,雖然根據立法委員柯建銘所說,民進黨這次改制水利會的理由之一是,水利會長期由地方派系掌握,是國民黨黑金政治的樁腳、選舉工具,導致國家向下沈淪。但民進黨籍的黃金春卻有辦法在歷次選舉期間,集合全國17個水利會會長出面成立全國後援會,水利會不是早已成為民進黨的樁腳了嗎?

 

柯建銘又說:「君不見前年4月枯水期時,台積電大量購買水車、排隊向水利會買水、農民休耕,政府補貼,發生搶水大戰之奇觀。」

 

講白了,就是工業用水和農業用水間的水權之爭。

 

4、完工超過300年的八堡圳及水門。這種水門遍布各灌區,每年7-10月的防汛期,要靠各小組長負責開關水門,農委會有必要收歸公有管那麼細嗎?

 

事實上,農業用水原本在與工業用水、民生用水的調配中就屬弱勢,一向是第一個被調派犧牲,被要求休耕。20多年前政府為了確保在麥寮建廠的台塑六輕水源供應充足,草率規劃興建了集集攔河堰,把水源分流,大半灌溉用水被引到六輕廠,這樣嚴重的圖利單一廠商的政策,水利會不吭一聲,實施迄今問題叢生,導致彰化雲林等農業大縣灌溉用水嚴重不足,農民不得已只有自行鑿井,又被說成是地層下陷的元凶。

 

曾經在許信良擔任桃園縣長時期,為了協助許信良而返回觀音鄉參選鄉長的黃金春,是早年著名的桃園縣黨外鄉長,長期支持綠營,更支持蔡英文,把他算為「英派」也不為過,他說,水利會在台灣的歷史,比中華民國在台灣更久,由於當年施工所使用的土地均來自農民,因此成為「公法人」,產權屬於灌區的農民,國民黨威權統治執政時期,都不敢把水利會改為政府機關,原因就在產權,如果以粗暴立法就要沒收,根本就是強搶民產,違背憲法對於人民財產的保障。

 

 

5、流經彰化縣2/3鄉鎮的八堡圳,引濁水溪水灌溉農田,301年來從未斷過水,自從六輕在麥寮設廠後,和農民搶水,圳溝約有一半時間呈現乾涸。

 

黃金春清楚記得,蔡英文競選連任前的2019年8月24日,特別找他到官邸談了100分鐘,黃金春除了向蔡英文說明水利會的運作及改進建議外,並提到2016年他曾經約了17個水利會長和蘇嘉全談過,蘇嘉全表示了解並承諾如果蔡英文當選總統,不會處理農田水利會改制的問題,蔡英文在結束談話後還說,以後相關部會如果有關水利會的問題,都以黃金春為聯絡窗口,而且務必和黃金春討論後決定,想不到總統的話好像也不能相信了。

 

會提到蘇嘉全的理由是,2018年間,蘇曾帶著當時的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去水利會找他,說水利會改制勢在必行,黃金春說,無論如何要聽聽各水利會的聲音,何況兩年前也是蘇嘉全向全國17個水利會長承諾不改制,現在又說要變,大家要溝通一下,時任立法院長的蘇嘉全稍顯不耐的說:「那些都不是問題,反正我們現在是完全執政。」

 

6、二水「林先生廟」,傳說3百多年前八堡圳施工時遭遇瓶頸,遇到一位高人指點石苟的做法,終於順利引水入圳,農民感念又不知其名,只知姓林,乃興建此廟提醒世人記得飲水思源。彰化縣政府每年舉辦跑水祭活動,是重要的文化節慶。

 

黃金春說,他百思不得其解,何以蘇嘉全對農田水利會改制一事如此熱衷,唯一可以解釋的是,雲林縣的蘇治芬強力主張水利會長應改為官派,以杜絕派系及黑道掌控的現象,蘇嘉全來自屏東,或許因為屏東的水利會較窮所致,但要改制也是行政部門的事,蘇嘉全身為立法院長,基於權力分立的原則,即便敢做也不能這麼明目張膽的講!「你民進黨真的有夠惡霸!」也是民進黨老黨員的黃金春說,他差點和蘇嘉全吵架,臨離開前蘇嘉全雖應允要再去和他溝通,卻從此不再出現。「我實在看他不起!」黃金春說。

 

曾經在戒嚴時期鄉長任卸任後的1986年,參選觀音鄉農會理事長的黃金春,卻因為沒有中國國民黨黨籍,遭到台灣省政府農林廳除名;更早的1983年,他支持一位台大畢業的在地青年,和國民黨提名58歲國小畢業的候選人對決,投票前夕他被情治人員很客氣的「請」到調查站泡茶24小時不讓他離開,這段期間他的重要樁腳一一被情治人員帶回談話,在當年的政治氛圍下,情治單位如此明目張膽的介入農會及水利會的選舉不是特例,黃金春說,那也是導致農會及水利會幹部不得不屈從的原因。那是制度問題,而且現在已獲改善。

 

他說,以桃園農田水利會為例,光是桃園縣境內就有1萬多條圳溝、1千多個水門、360個河水堰,散布在全縣25000公頃的土地上,他花了10年的時間才把這些都記清楚了,每年7~10月的防汛期間,如果沒有各在地小組長,要怎麼讓他們去開關水門?這些瑣碎又繁雜的工作,劃為公務機關合適嗎?會做得比現在好嗎?

 

 

7、八堡圳流經員林市,雖然已經相當程度都市化,圳溝的主流與支流密布全縣,造就彰化縣3百年的繁榮。

 

他說,桃園台地以往有「千塘城市」的美名,由於快速都市化,現在只剩284口埤塘,所有這些埤塘,全是早年農民提供土地自力開設完成的,他記得父親告訴他,在建埤塘時,家家戶戶不只出人力,連牛隻都總動員到埤陂上踩踏夯實;桃園的每一個埤塘不只承載灌溉重責,也都是桃園百年繁榮的最佳見證,現在連立法程序都未完備的情況下,就說10月1日全部收歸公有,會長改為官派,連辦個說明會都沒有,至少也要辦個辯論會或舉行會員的公民投票吧,否則和共產黨的強搶民財有什麼兩樣?

 

他說,農田水利會以往一直由經濟部水利署管轄,直到26年前由農委會編列預算代農民繳水利會費,才改隸農委會,然而,即便連農委會的水利處長也不了解水利會的運作,26年間自來水價調漲10倍,農委會編列的水利會費從來未曾調整,依舊維持在每公頃6000元的會費補助,他曾建議只要調整一倍,各水利會的運作就沒有問題。

 

 

8、位在田中高鐵彰化站附近的八堡一圳排水門,這些水利設施的維護都是水利會的工作,極為瑣碎,收歸公有後公務員至少要增加2000人以上。

 

黃金春說,他在2011年上任後的第一年為改善會員福利,曾編列5千萬元,作為會員子女教育補助費,每人每學期補助1萬元,結果農委會說不能編列教育補助費,黃金春堅持執行,農委會把他記一大過並移送到法務部廉政署,像這樣的主管機關,對水利會業務不了解,不該管的管太多,也讓各水利會會務推動更加困難。

 

水利會改制成為既定政策後,立法院曾經提出〈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之芻議〉,特別指出,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之組織法制作業時程緊迫,宜儘速提出相關組織法規,原因是依據農業部組織法草案規定,該部之次級機關農村及農田水利署(按,機關名稱目前規劃為農田水利署)業務為規劃與執行農村發展、休閒農業、農田水利政策及管理事項,但該農業部組織法迄未送立法院,更未完成審議程序。

 

農田水利會預定2020年10月1日改制為公務機關,除需其上級機關組織法律經立院審議通過外,尚須訂定農業部農村及農田水利署分署組織準則。唯截稿前這些立法程序都未完備,率爾實施恐違憲違法。

 

芻議中指出,農田水利會未來改制為農業部所屬四級機關,政策揭示繼續進用原農田水利會內現有人員約2,300人;外加分署組織法規及其編制表規範公務人員人力配置,應避免用人浮濫。

 

如此問題重重的改制過程,逼得黃金春不得不發起「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會」,除前往立法院抗議外,近期也密集開會討論因應對策。

 

民進黨崛起的力量,來自廣大的草根工作者與支持者,如果在推動影響層面如此廣闊的水利會改制過程中,連程序正義都不顧、法源依據都未完備就強勢掛牌,不僅對台灣短暫的民主制度是極大的傷害,更令人擔心台灣會不會又走回威權的老路,掌權者能不慎乎?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