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話說》從李煥復校到鄭英耀急表態 李眉蓁論文事件凸顯中山大學已由藍轉綠?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我有話說
我有話說》從李煥復校到鄭英耀急表態 李眉蓁論文事件凸顯中山大學已由藍轉綠?
2020-07-27 19:00:00
A+
A
A-

從李煥復校到鄭英耀急表態,李眉蓁論文事件凸顯中山大學已由藍轉綠?(圖/翻攝自中山大學臉書)

 

作者/劉燊(資深媒體人)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參選人李眉蓁論文事件引發出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中山大學由藍轉綠了嗎?」由前行政院長李煥在高雄西子灣復校的中山大學,過去帶有深厚的國民黨色彩,但如今,卻被質疑似乎已由偏綠的校方所主導,引發「學術政治化」質疑。

 

中山大學校方針對李眉蓁論文召開第一次審定委員會後,對其論文涉及抄襲事件,很快即認定與童振源的論文高度相似;此事讓國民黨前立委陳學聖認為,在外審程序還未完成之前,就宣布論文疑涉抄襲(有高度相似),「到底校方在急什麼?」他質疑,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曾擔任新境界文教基金會董事,那時的基金會董事長是現任總統蔡英文;校方急於對外宣布,恐與鄭的政治色彩有關。

 

此外,中山大學助理教授陳世岳曾邀請統促黨主席張安樂前往其課程「當代台灣政治」中對學生演講,鄭英耀事後隨即以校長身分發出「給同學的一封信」,認為此一邀請活動已違背知識人的學術分際,濫用了社會授予大學的講學自由;大學自由是以自律為基礎,大學的多元是為了追求真理公義;而「邀請有恐嚇及組織犯罪前科、且迄今仍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的人士」來校分享政治願景,已逾越基本的學術倫理。

 

鄭英耀的說詞,看似義正詞嚴,但張安樂縱有什麼犯罪前科,也已(在美)服刑完畢或(在台)未被起訴;重點是,指稱張安樂是「迄今仍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人士」,這不似一位講求學術自由、學術倫理之人所應講的話。

 

因為,直指他人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應有實質證據;若張安樂真有這樣行為,法律也應該要有所作為。否則,一個在學術教育界具如此地位的人,豈能像早年國民黨戒嚴時期那樣,有一些職業學生或黨工教授,隨口指稱某個人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就可入人於罪了?

 

對於一個已經是無罪之身、且並未被現行政府依「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之罪嫌起訴或關押之人,鄭校長就認定對方沒有資格在學術殿堂講述他的政治思想,這樣的言行,是對更生人或一般人應有的尊重嗎?是符合高舉「學術倫理」、「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或「追求真理公義」的學者應有之言行嗎?也因此,有不少輿論認為,鄭英耀的言詞表態,根本是為了對綠營執政者的一種輸誠。

 

國民黨前立委陳學聖質疑,在外審程序還未完成之前,就宣布李眉蓁(如圖中)論文疑涉抄襲(有高度相似),「到底校方在急什麼?」(圖/翻攝自李眉蓁臉書)

 

輔英科大教授蘇嘉宏表示,一個校長應該堅守學術中立與行政中立原則,「不用過於急著對外表態」。對於中山大學過去與國民黨的關係深厚,他指出,在台灣解嚴之前,「哪個大學不是與國民黨有關係?」

 

1980年之前的時空環境背景,還存在東西方冷戰、美蘇對抗、美國扶持國民黨政府圍堵共產黨的階段,直到蔣經國時期,以李煥在國民黨的身分地位,由他到南台灣籌設中山大學復校。蘇嘉宏認為,當時就是希望能平衡南、北大學教育資源嚴重不均的情況;當年若非是李煥,也不可能帶那麼多資源為中山大學奠下基礎。

 

但自2000年政黨第一次輪替至今,環境已大不同,多數大學的教授、學生,各有其政治意識與藍綠立場,多元並陳的觀點是好事,但在學術上仍必須具有學術的客觀公正性。

 

蔣經國時期,以李煥(如圖)在國民黨的身分地位,由他到南台灣籌設中山大學復校,當時就是希望能平衡南、北大學教育資源嚴重不均的情況。當年若非是李煥,也不可能帶那麼多資源為中山大學奠下基礎。(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學校的立場是否由藍轉綠、或由綠轉藍,通常受到主事者影響。對於鄭英耀兩次急於對外發言,包括李眉蓁論文事件與張安樂演講事件,蘇嘉宏的感覺是:「太過急於對外表態了!」

 

身為校長,應堅守程序正義,按正常程序處理。李眉蓁論文案的處置,應待外審結果出來之後,再加以決定並對外說明。且校長也應待程序完備後,秉持公正態度加以處置及說明即可,而不必急於表態或加以譴責。

 

蘇嘉宏覺得,中山大學現任在位者對政治公共事務,常急於表態,卻並不得體。以張安樂事件為例,該名上課老師也陸續邀請了喜樂島等人士到校演講,那位老師在課堂安排上多元呈現政治觀點與意見,以學術的觀點與立場看並沒有錯。

 

長期觀察高雄政治環境的蘇嘉宏認為,鄭英耀對李眉蓁事件的急於表態,講白了對民進黨陳其邁的選情並沒有幫助,反而刺激藍軍選民集中出來支持李眉蓁。而且,陳其邁此次補選訴求的是和諧與合作,他想在當選後兩年內完成四年的事,若缺乏府會和諧合作,根本不可能;如今高雄市議會國民黨是多數黨,鄭英耀的急於表態只會造成合作契機的裂痕。

 

一名中山大學政治系教授則指出,他不能說中山大學有由藍轉綠的現象,只能說這二十年來政治環境變化,如今校內藍綠觀點都有。現任校長也是經過校內民主機制選出來的,不過主事者的主觀認知與言行,確實會令人感到偏向哪一方;但就學術研究而言,應無藍綠之分。

 

對於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如圖)兩次急於對外發言,包括李眉蓁論文事件與張安樂演講事件,蘇嘉宏的感覺是:「太過急於對外表態了!」(圖/翻攝自YouTube)

 

從有人認為早年的中山大學原是第二黨校、但如今則成了急於向綠表態的一所國立大學之現象來看,中山大學似乎是由藍轉綠了。但未來如果又換成藍營執政、校長換人,又當如何?台灣的大學教育受政治影響不可謂不大,但仍有許多主事者空口白話大談所謂學術獨立、大學自主。

 

一位私立科大退休校長就指出,教育部表面上要推動私校公共化與轉型,但實際上卻是看中許多私立大學的龐大校產、並想藉機掃除一些長期偏藍的私校董事會成員、更換成自己人。然而,真正的大學教育弊病改革卻沒有人真正在關心。

 

譬如,李眉蓁事件暴露EMBA論文抄襲事件,顯現EMBA教育上存在的諸多問題;而不少政治人物以學歷鍍金卻充斥論文抄襲、甚至假論文事件,將政治中的欺詐風氣帶進學術界,卻長久無人聞問。已擔任中山大學第二任校長的鄭英耀,在任內並沒有加以改善或改革,如今只在李眉蓁事件發生後才表示對學校造成重大傷害與遺憾,好像錯誤的發生,那都是以前校長的事。

 

現今看來,執政者及許多大學主事者,沒有多少人真正在關心大學教育的品質逐年的低落與敗壞。大學自主成了政治鬥爭的口號與工具,有利於己者,就放任該大學胡亂自主、校長如同得以主觀意識進行自由心證;不利於己者,如「拔管」事件,就以黑手介入強力干預,這就是台灣今天的政治與教育環境之真實現象。當學術最終跟著敗壞沉淪,政治將已無良心可言!      

從李煥復校到鄭英耀急表態,李眉蓁論文事件凸顯中山大學已由藍轉綠?(圖/翻攝自中山大學臉書)

 

作者/劉燊(資深媒體人)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參選人李眉蓁論文事件引發出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中山大學由藍轉綠了嗎?」由前行政院長李煥在高雄西子灣復校的中山大學,過去帶有深厚的國民黨色彩,但如今,卻被質疑似乎已由偏綠的校方所主導,引發「學術政治化」質疑。

 

中山大學校方針對李眉蓁論文召開第一次審定委員會後,對其論文涉及抄襲事件,很快即認定與童振源的論文高度相似;此事讓國民黨前立委陳學聖認為,在外審程序還未完成之前,就宣布論文疑涉抄襲(有高度相似),「到底校方在急什麼?」他質疑,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曾擔任新境界文教基金會董事,那時的基金會董事長是現任總統蔡英文;校方急於對外宣布,恐與鄭的政治色彩有關。

 

此外,中山大學助理教授陳世岳曾邀請統促黨主席張安樂前往其課程「當代台灣政治」中對學生演講,鄭英耀事後隨即以校長身分發出「給同學的一封信」,認為此一邀請活動已違背知識人的學術分際,濫用了社會授予大學的講學自由;大學自由是以自律為基礎,大學的多元是為了追求真理公義;而「邀請有恐嚇及組織犯罪前科、且迄今仍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的人士」來校分享政治願景,已逾越基本的學術倫理。

 

鄭英耀的說詞,看似義正詞嚴,但張安樂縱有什麼犯罪前科,也已(在美)服刑完畢或(在台)未被起訴;重點是,指稱張安樂是「迄今仍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人士」,這不似一位講求學術自由、學術倫理之人所應講的話。

 

因為,直指他人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應有實質證據;若張安樂真有這樣行為,法律也應該要有所作為。否則,一個在學術教育界具如此地位的人,豈能像早年國民黨戒嚴時期那樣,有一些職業學生或黨工教授,隨口指稱某個人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就可入人於罪了?

 

對於一個已經是無罪之身、且並未被現行政府依「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之罪嫌起訴或關押之人,鄭校長就認定對方沒有資格在學術殿堂講述他的政治思想,這樣的言行,是對更生人或一般人應有的尊重嗎?是符合高舉「學術倫理」、「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或「追求真理公義」的學者應有之言行嗎?也因此,有不少輿論認為,鄭英耀的言詞表態,根本是為了對綠營執政者的一種輸誠。

 

國民黨前立委陳學聖質疑,在外審程序還未完成之前,就宣布李眉蓁(如圖中)論文疑涉抄襲(有高度相似),「到底校方在急什麼?」(圖/翻攝自李眉蓁臉書)

 

輔英科大教授蘇嘉宏表示,一個校長應該堅守學術中立與行政中立原則,「不用過於急著對外表態」。對於中山大學過去與國民黨的關係深厚,他指出,在台灣解嚴之前,「哪個大學不是與國民黨有關係?」

 

1980年之前的時空環境背景,還存在東西方冷戰、美蘇對抗、美國扶持國民黨政府圍堵共產黨的階段,直到蔣經國時期,以李煥在國民黨的身分地位,由他到南台灣籌設中山大學復校。蘇嘉宏認為,當時就是希望能平衡南、北大學教育資源嚴重不均的情況;當年若非是李煥,也不可能帶那麼多資源為中山大學奠下基礎。

 

但自2000年政黨第一次輪替至今,環境已大不同,多數大學的教授、學生,各有其政治意識與藍綠立場,多元並陳的觀點是好事,但在學術上仍必須具有學術的客觀公正性。

 

蔣經國時期,以李煥(如圖)在國民黨的身分地位,由他到南台灣籌設中山大學復校,當時就是希望能平衡南、北大學教育資源嚴重不均的情況。當年若非是李煥,也不可能帶那麼多資源為中山大學奠下基礎。(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學校的立場是否由藍轉綠、或由綠轉藍,通常受到主事者影響。對於鄭英耀兩次急於對外發言,包括李眉蓁論文事件與張安樂演講事件,蘇嘉宏的感覺是:「太過急於對外表態了!」

 

身為校長,應堅守程序正義,按正常程序處理。李眉蓁論文案的處置,應待外審結果出來之後,再加以決定並對外說明。且校長也應待程序完備後,秉持公正態度加以處置及說明即可,而不必急於表態或加以譴責。

 

蘇嘉宏覺得,中山大學現任在位者對政治公共事務,常急於表態,卻並不得體。以張安樂事件為例,該名上課老師也陸續邀請了喜樂島等人士到校演講,那位老師在課堂安排上多元呈現政治觀點與意見,以學術的觀點與立場看並沒有錯。

 

長期觀察高雄政治環境的蘇嘉宏認為,鄭英耀對李眉蓁事件的急於表態,講白了對民進黨陳其邁的選情並沒有幫助,反而刺激藍軍選民集中出來支持李眉蓁。而且,陳其邁此次補選訴求的是和諧與合作,他想在當選後兩年內完成四年的事,若缺乏府會和諧合作,根本不可能;如今高雄市議會國民黨是多數黨,鄭英耀的急於表態只會造成合作契機的裂痕。

 

一名中山大學政治系教授則指出,他不能說中山大學有由藍轉綠的現象,只能說這二十年來政治環境變化,如今校內藍綠觀點都有。現任校長也是經過校內民主機制選出來的,不過主事者的主觀認知與言行,確實會令人感到偏向哪一方;但就學術研究而言,應無藍綠之分。

 

對於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如圖)兩次急於對外發言,包括李眉蓁論文事件與張安樂演講事件,蘇嘉宏的感覺是:「太過急於對外表態了!」(圖/翻攝自YouTube)

 

從有人認為早年的中山大學原是第二黨校、但如今則成了急於向綠表態的一所國立大學之現象來看,中山大學似乎是由藍轉綠了。但未來如果又換成藍營執政、校長換人,又當如何?台灣的大學教育受政治影響不可謂不大,但仍有許多主事者空口白話大談所謂學術獨立、大學自主。

 

一位私立科大退休校長就指出,教育部表面上要推動私校公共化與轉型,但實際上卻是看中許多私立大學的龐大校產、並想藉機掃除一些長期偏藍的私校董事會成員、更換成自己人。然而,真正的大學教育弊病改革卻沒有人真正在關心。

 

譬如,李眉蓁事件暴露EMBA論文抄襲事件,顯現EMBA教育上存在的諸多問題;而不少政治人物以學歷鍍金卻充斥論文抄襲、甚至假論文事件,將政治中的欺詐風氣帶進學術界,卻長久無人聞問。已擔任中山大學第二任校長的鄭英耀,在任內並沒有加以改善或改革,如今只在李眉蓁事件發生後才表示對學校造成重大傷害與遺憾,好像錯誤的發生,那都是以前校長的事。

 

現今看來,執政者及許多大學主事者,沒有多少人真正在關心大學教育的品質逐年的低落與敗壞。大學自主成了政治鬥爭的口號與工具,有利於己者,就放任該大學胡亂自主、校長如同得以主觀意識進行自由心證;不利於己者,如「拔管」事件,就以黑手介入強力干預,這就是台灣今天的政治與教育環境之真實現象。當學術最終跟著敗壞沉淪,政治將已無良心可言!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