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萬翔談城市的前世今生》遇見安藤忠雄的直島夢幻博物館:一個獨具特色的離島藝術園區(一)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黃萬翔談城市的前世今生》遇見安藤忠雄的直島夢幻博物館:一個獨具特色的離島藝術園區(一)
2020-07-24 09:00:00
A+
A
A-

 

靠近倍利生之家的海邊,草間彌生創作了一個遺世獨立的「黃彩大南瓜」。(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作者/黃萬翔

 

直島的前世今生:從荒蕪衰敗到遺世獨立!

安藤:如果沒有偉大的客戶,就不會有偉大的建築師和偉大的建築作品!

 

《安藤忠雄這個人》

安藤忠雄(あんどう ただお Andou Tadao),1941年9月13日生,1995年獲得普利兹克奬,為東京大學的名譽教授。

 

安藤忠雄一生頗富傳奇,沒有受過建築師的科班教育訓練,是一個天生的藝術家與哲學家。在成為建築師前,曾當過職業拳手,生涯成績23戰13勝3敗7平手!

 

安藤在城東工業高校畢業後,自學建築,創造自己的獨立設計風格。1990年代以後,參與許多公共建築、美術館建築等大型設計。他以清水模、光影、流水交織的幾何圖形設計建築群體,充分表現其内心深處的理念與哲學藝術思想,引起建築界的設計風潮和衝擊。從博物館、娛樂設施、宗教設施到辦公室等,處處都顯現了安藤設計風。

 

安藤在自傳中回憶,從小規模的都市住宅設計開始,他始終抱持著「放棄這個就沒下次」的想法,拚命地投入每一件工作。 從1969年開始,他的事務所就座落在大阪梅田車站附近,佔地約三十坪。這裡原本是他的第一個設計案──小透天住宅「富島邸」,後來因為因緣關係買下這個房子,前後經過3次修建,最後才重新設計,整體拆除重建。

 

安藤以極端嚴厲的態度來帶領員工!1973年,ㄧ個建築雜誌社訪問安藤後的報導,曾經下了這樣的標題:「安藤忠雄—用恐懼來教育」,深刻的描述了安藤帶領事務所工作團隊的風格與理念。從最初工作人員大約10人起至今,安藤ㄧ直是以「扁平式的直接領導」和「游擊隊」的型態來帶領他的工作團隊。

 

他要求所有工作夥伴一定要思考「有沒有為使用建築物的人們著想?有沒有實現當初的約定?各案負責人有沒有『要圓滿完成這項工作』的自覺!」,在「自己得要承擔責任」這種覺悟的態度下,他們就會不斷成長。員工在這種嚴謹的訓練狀態下,較有慧根的年輕人,兩年就可以獨當一面。

 

安藤始終強調,我們「用別人的資金,來建造對此人而言可能是一生唯一的一棟建築」。對於未來希望進事務所的學生,安藤讓他們在學校休長假時,住在這裡打工。

 

安藤忠雄(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打工之餘,他規畫了一個「暑期研習營」讓學生實際去學習古都的知名建築,並且挑選一個自己想研究的對象,在打工結束時,將研究心得成果整理成報告。結束打工與暑期研習營,對有意願加入事務所的學生,安藤會對他們說:「畢業後一起奮鬥吧!」

 

安藤小時後因為沒耐心又容易跟別人吵架,鄰居都叫他「吵架大王安藤」。外婆對他的「家教」是:「守信、守時、不說謊、不找藉口」,更要求他要能自我思考判斷,這也塑造了安藤ㄧ生的處事與設計風格。

 

安藤認為,製作ㄧ個作品,不僅是需要耐心和毅力的工作,同時也要賦予物體生命,更要有觸摸實物而感受到活著的充實感。

 

安藤從二十歲開始就每天自學摸索,當他第一時間在書店看到「勒‧柯比意」的作品集時,就直覺告訴自己:「就是它了!」。但即使是二手書,價格對當時的安藤來說仍是一筆不小的數字。於是他偷偷把它藏在一個較不明顯的角落後離開,每次經過那家舊書店時,他都會再把那本書塞到書堆底下,深怕被別人買走。經過將近一個月後,他才終於有了足夠的錢把它買下來。

 

安藤開始臨摹圖面與設計圖,一次又一次地描繪著柯比意的建築線條,到後來幾乎已經記住所有的圖面。柯比意是現代建築界的大師,也是自學出身的。他的建築透過文字敍述,超越體制約束開創出一條新的道路。對安藤來說,對於他的理念與作品,已經超越了單純的崇拜。

 

1963年,安藤安排了一趟自己的畢業旅行,這趟旅行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遍覽日木近代建築巨擘丹下健三的建築巡禮,得到了超乎預期的感動。在旅程中,他參訪了散見各地的古老建築,尤其是白川鄉、飛驒高山當地傳統民家的空間意象,人們的生活與空間以及自然環境融為一體,安藤有了深植內心的感受。

 

安藤在旅程中見到了夢中夢過的勒‧柯比意的建築,從波瓦西之丘的薩瓦別墅系列住宅作品,到廊香聖母禮拜堂、托瑞聖瑪利亞修道院和馬賽的集合住宅,他走訪了所有找得到的柯比意的作品。 他在巴黎花了不少時間尋找柯比意的工作室,但與柯比意本人見面的這個願望卻始終未能實現。1965年8月27日,在安藤抵達巴黎前的幾個星期,柯比意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趟畢業旅行結束後,安藤認識了大阪市立大學教授都市計畫的水谷穎介老師,參加都市研究團隊「TEAM UR」,在這一段時間,他歷鍊了都市開發的總體規畫案提案工作。

 

自1990年起,安藤事務所承包的公共建築案件日漸增加,事務所也忙了起來。但是安藤始終認為,他的人生最後的使命,還是設計住宅,這是他唯一、也是最強烈的堅持。

 

2017年安藤在東京國立新美術館舉行「安藤忠雄展──挑戰」個人展,展區分為六大主題,分別是:居住、光、空間留白、在地性、歷史建築活化和培育,會場還展示了安藤二百多個作品的建築手稿、設計圖與照片。

 

《直島美術園區整體規劃營造與倍利生之家的啓用》

20世纪80年代,日本著名教育集團倍利生(Benesse)開始請安藤計劃改造直島。許多小朋友們最喜愛與熟悉的益智動畫書「巧虎」,就是Benesse家的著名產品。1992年,倍利生之家(Benesse House)正式開館,安藤忠雄陸續在島上建造了直島當代美術館、南寺、地中美術館、海灘公園、李禹煥(韓國藝術家)美術館等項目。

 

安藤邀請各國許多著名藝術家來共同參與打造這個離島藝術園區,安藤的建築與這些藝術作品和直島自然風光呈現了完美的融合,島上遺存江戶時代的歷史風貌與這些生動的藝術作品,共同建構了一種獨特的人文和自然文化景觀,吸引了無數的觀光遊客來到這座離島参觀旅遊與住宿。

 

安藤在直島的整體規劃,充分展現了戶外美術舘的整體營造與獨特魅力,園區內最具地標性和吸引力的莫過於著名藝術家草間彌生的南瓜裝置藝術。

 

草間彌生的經典紅色黑點南瓜(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從駛往直島的渡船上,就能遠眺一個紅色大黑點的「大南瓜」,充分展現了一種超現實的魔幻力量。草間彌生透過夢幻般的視覺藝術,與寧靜穩重的安藤風展現了對比的張力,為小島營造出充滿戲劇性的特殊體驗。

 

靠近倍利生之家的海邊,草間彌生創作了一個遺世獨立的「黃彩大南瓜」,這個大南瓜就像一個小孩一樣,孤獨地守候凝望著大海,等著父親及遊人回家。

 

草間彌生的黃色黑點大南瓜(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地中美術館的誕生》

安藤忠雄取得了美術館計畫主持人福武總一郎的信任與託付,全權主導直島美術館的建築設計。安藤的「地中美術館」在2004年於日本香川縣直島正式落成啓用。為了保存直島的自然地貌和風景,安藤把博物館設計成三座「沉沒在地底下的建築」,三座美術館中最具規模的就是「地中美術館」。安藤將美術館的結構全部建造於地下。隠身於地下的館內建築,以極簡的幾何圖形與線條勾勒出簡樸肅然的空間感,具有一種神秘的趣味與吸引力。

 

小島上的Oval Rooms,以光影水鏡與圓型構面形成寂然寧靜的心靈小天地。(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從空中俯瞰「地中美術舘」,幾乎尋找不到它的蹤影。美術館隱身藏在山的內部,只在地面上留了幾個幾何型的天窗,建構了一個建築與環境共生的完美組合。(圖/官方網站)

 

美術館中展示了印象派大師莫內的作品《睡蓮》,蓮花就像初生嬰兒一般永遠寧靜地沈睡在地中美術館的懷裡。

 

莫內的睡蓮作品翻拍(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在入館動線的規劃方面,安藤也有他個人的獨特巧思,入館前遊客會先經過館方模擬的莫內畫作庭園,以先培養遊客進入畫境的氛圍。

 

瀨戶内海藝術祭官網照片(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進到館內,呈現眼簾的就是安藤忠雄最常使用的建材──清水混凝土的長廊,走廊盡頭透入的一線明光,照亮了幽暗肅靜的長廊,走到盡頭展現了另一個完全反差的意象與情境。一個戶外長方型空間,高約3層樓。強烈的陽光,直接遍曬在清水模高牆上,讓人宛如如置身在迷境之中。

 

地中美術館安藤忠雄的建築迷境(圖/瀨戶内海藝術祭官網照片) 

 

 

作者簡介

黃萬翔,曾任台灣省政府市鄉規劃局局長、建設廳副廳長、都市計劃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金平立法院長辦公室主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      

 

靠近倍利生之家的海邊,草間彌生創作了一個遺世獨立的「黃彩大南瓜」。(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作者/黃萬翔

 

直島的前世今生:從荒蕪衰敗到遺世獨立!

安藤:如果沒有偉大的客戶,就不會有偉大的建築師和偉大的建築作品!

 

《安藤忠雄這個人》

安藤忠雄(あんどう ただお Andou Tadao),1941年9月13日生,1995年獲得普利兹克奬,為東京大學的名譽教授。

 

安藤忠雄一生頗富傳奇,沒有受過建築師的科班教育訓練,是一個天生的藝術家與哲學家。在成為建築師前,曾當過職業拳手,生涯成績23戰13勝3敗7平手!

 

安藤在城東工業高校畢業後,自學建築,創造自己的獨立設計風格。1990年代以後,參與許多公共建築、美術館建築等大型設計。他以清水模、光影、流水交織的幾何圖形設計建築群體,充分表現其内心深處的理念與哲學藝術思想,引起建築界的設計風潮和衝擊。從博物館、娛樂設施、宗教設施到辦公室等,處處都顯現了安藤設計風。

 

安藤在自傳中回憶,從小規模的都市住宅設計開始,他始終抱持著「放棄這個就沒下次」的想法,拚命地投入每一件工作。 從1969年開始,他的事務所就座落在大阪梅田車站附近,佔地約三十坪。這裡原本是他的第一個設計案──小透天住宅「富島邸」,後來因為因緣關係買下這個房子,前後經過3次修建,最後才重新設計,整體拆除重建。

 

安藤以極端嚴厲的態度來帶領員工!1973年,ㄧ個建築雜誌社訪問安藤後的報導,曾經下了這樣的標題:「安藤忠雄—用恐懼來教育」,深刻的描述了安藤帶領事務所工作團隊的風格與理念。從最初工作人員大約10人起至今,安藤ㄧ直是以「扁平式的直接領導」和「游擊隊」的型態來帶領他的工作團隊。

 

他要求所有工作夥伴一定要思考「有沒有為使用建築物的人們著想?有沒有實現當初的約定?各案負責人有沒有『要圓滿完成這項工作』的自覺!」,在「自己得要承擔責任」這種覺悟的態度下,他們就會不斷成長。員工在這種嚴謹的訓練狀態下,較有慧根的年輕人,兩年就可以獨當一面。

 

安藤始終強調,我們「用別人的資金,來建造對此人而言可能是一生唯一的一棟建築」。對於未來希望進事務所的學生,安藤讓他們在學校休長假時,住在這裡打工。

 

安藤忠雄(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打工之餘,他規畫了一個「暑期研習營」讓學生實際去學習古都的知名建築,並且挑選一個自己想研究的對象,在打工結束時,將研究心得成果整理成報告。結束打工與暑期研習營,對有意願加入事務所的學生,安藤會對他們說:「畢業後一起奮鬥吧!」

 

安藤小時後因為沒耐心又容易跟別人吵架,鄰居都叫他「吵架大王安藤」。外婆對他的「家教」是:「守信、守時、不說謊、不找藉口」,更要求他要能自我思考判斷,這也塑造了安藤ㄧ生的處事與設計風格。

 

安藤認為,製作ㄧ個作品,不僅是需要耐心和毅力的工作,同時也要賦予物體生命,更要有觸摸實物而感受到活著的充實感。

 

安藤從二十歲開始就每天自學摸索,當他第一時間在書店看到「勒‧柯比意」的作品集時,就直覺告訴自己:「就是它了!」。但即使是二手書,價格對當時的安藤來說仍是一筆不小的數字。於是他偷偷把它藏在一個較不明顯的角落後離開,每次經過那家舊書店時,他都會再把那本書塞到書堆底下,深怕被別人買走。經過將近一個月後,他才終於有了足夠的錢把它買下來。

 

安藤開始臨摹圖面與設計圖,一次又一次地描繪著柯比意的建築線條,到後來幾乎已經記住所有的圖面。柯比意是現代建築界的大師,也是自學出身的。他的建築透過文字敍述,超越體制約束開創出一條新的道路。對安藤來說,對於他的理念與作品,已經超越了單純的崇拜。

 

1963年,安藤安排了一趟自己的畢業旅行,這趟旅行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遍覽日木近代建築巨擘丹下健三的建築巡禮,得到了超乎預期的感動。在旅程中,他參訪了散見各地的古老建築,尤其是白川鄉、飛驒高山當地傳統民家的空間意象,人們的生活與空間以及自然環境融為一體,安藤有了深植內心的感受。

 

安藤在旅程中見到了夢中夢過的勒‧柯比意的建築,從波瓦西之丘的薩瓦別墅系列住宅作品,到廊香聖母禮拜堂、托瑞聖瑪利亞修道院和馬賽的集合住宅,他走訪了所有找得到的柯比意的作品。 他在巴黎花了不少時間尋找柯比意的工作室,但與柯比意本人見面的這個願望卻始終未能實現。1965年8月27日,在安藤抵達巴黎前的幾個星期,柯比意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趟畢業旅行結束後,安藤認識了大阪市立大學教授都市計畫的水谷穎介老師,參加都市研究團隊「TEAM UR」,在這一段時間,他歷鍊了都市開發的總體規畫案提案工作。

 

自1990年起,安藤事務所承包的公共建築案件日漸增加,事務所也忙了起來。但是安藤始終認為,他的人生最後的使命,還是設計住宅,這是他唯一、也是最強烈的堅持。

 

2017年安藤在東京國立新美術館舉行「安藤忠雄展──挑戰」個人展,展區分為六大主題,分別是:居住、光、空間留白、在地性、歷史建築活化和培育,會場還展示了安藤二百多個作品的建築手稿、設計圖與照片。

 

《直島美術園區整體規劃營造與倍利生之家的啓用》

20世纪80年代,日本著名教育集團倍利生(Benesse)開始請安藤計劃改造直島。許多小朋友們最喜愛與熟悉的益智動畫書「巧虎」,就是Benesse家的著名產品。1992年,倍利生之家(Benesse House)正式開館,安藤忠雄陸續在島上建造了直島當代美術館、南寺、地中美術館、海灘公園、李禹煥(韓國藝術家)美術館等項目。

 

安藤邀請各國許多著名藝術家來共同參與打造這個離島藝術園區,安藤的建築與這些藝術作品和直島自然風光呈現了完美的融合,島上遺存江戶時代的歷史風貌與這些生動的藝術作品,共同建構了一種獨特的人文和自然文化景觀,吸引了無數的觀光遊客來到這座離島参觀旅遊與住宿。

 

安藤在直島的整體規劃,充分展現了戶外美術舘的整體營造與獨特魅力,園區內最具地標性和吸引力的莫過於著名藝術家草間彌生的南瓜裝置藝術。

 

草間彌生的經典紅色黑點南瓜(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從駛往直島的渡船上,就能遠眺一個紅色大黑點的「大南瓜」,充分展現了一種超現實的魔幻力量。草間彌生透過夢幻般的視覺藝術,與寧靜穩重的安藤風展現了對比的張力,為小島營造出充滿戲劇性的特殊體驗。

 

靠近倍利生之家的海邊,草間彌生創作了一個遺世獨立的「黃彩大南瓜」,這個大南瓜就像一個小孩一樣,孤獨地守候凝望著大海,等著父親及遊人回家。

 

草間彌生的黃色黑點大南瓜(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地中美術館的誕生》

安藤忠雄取得了美術館計畫主持人福武總一郎的信任與託付,全權主導直島美術館的建築設計。安藤的「地中美術館」在2004年於日本香川縣直島正式落成啓用。為了保存直島的自然地貌和風景,安藤把博物館設計成三座「沉沒在地底下的建築」,三座美術館中最具規模的就是「地中美術館」。安藤將美術館的結構全部建造於地下。隠身於地下的館內建築,以極簡的幾何圖形與線條勾勒出簡樸肅然的空間感,具有一種神秘的趣味與吸引力。

 

小島上的Oval Rooms,以光影水鏡與圓型構面形成寂然寧靜的心靈小天地。(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從空中俯瞰「地中美術舘」,幾乎尋找不到它的蹤影。美術館隱身藏在山的內部,只在地面上留了幾個幾何型的天窗,建構了一個建築與環境共生的完美組合。(圖/官方網站)

 

美術館中展示了印象派大師莫內的作品《睡蓮》,蓮花就像初生嬰兒一般永遠寧靜地沈睡在地中美術館的懷裡。

 

莫內的睡蓮作品翻拍(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在入館動線的規劃方面,安藤也有他個人的獨特巧思,入館前遊客會先經過館方模擬的莫內畫作庭園,以先培養遊客進入畫境的氛圍。

 

瀨戶内海藝術祭官網照片(圖/作者黃萬翔提供)

 

進到館內,呈現眼簾的就是安藤忠雄最常使用的建材──清水混凝土的長廊,走廊盡頭透入的一線明光,照亮了幽暗肅靜的長廊,走到盡頭展現了另一個完全反差的意象與情境。一個戶外長方型空間,高約3層樓。強烈的陽光,直接遍曬在清水模高牆上,讓人宛如如置身在迷境之中。

 

地中美術館安藤忠雄的建築迷境(圖/瀨戶内海藝術祭官網照片) 

 

 

作者簡介

黃萬翔,曾任台灣省政府市鄉規劃局局長、建設廳副廳長、都市計劃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金平立法院長辦公室主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