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念台黑白都怕沾》從窩裡雞到政治流氓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董念台黑白都怕沾》從窩裡雞到政治流氓
2020-07-23 07:00:00
A+
A
A-

 

毒品的可怕,已是當今社會最大隱憂,但台灣卻又起了「詐騙集團」之颱風。(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董念台

 

1960年代開始是「幹老越」的全盛時期。

 

黑話的「幹老越」亦就是竊盜。竊盜又以保險櫃和大搬家兩種,算是可以一夜致富的「校長級」老越大咖。當年最有名的幹老越,就是竊盜大王徐開喜了!

 

在「校長級」的老越之前,就是老越的扒手(黑話稱為「窩裡雞」)最得意。早年的各大舞廳,扒手算是主要客源。就因為扒手猖狂成社會亂源,警備總部亦曾以「撲鼠專案」送老越到外島管訓。

 

當「幹老越」逐漸沒落,取而代之的就是黑道兄弟,更因為幫派兄弟的橫行猖狂,弄得社會「刀光劍影帶槍聲」。這造成了台灣最大規模的掃黑,也就是警備總部稱之的「一清專案」。

 

從一清專案之後,黑道兄弟亦開始變質,加以毒品莫名侵入社會,讓整個黑道起了不少變化,當然也有好幾個幫派大哥或老大級的兄弟碰毒了!最是令人驚訝的是,毒品也進入了校園,連國小五年級學生,也有吸食毒品了!

 

毒品的可怕,已是當今社會最大隱憂,但台灣卻又起了「詐騙集團」之颱風。從台灣做發源地開始,再騙到中國大陸,又從大陸跑到非洲設基地台,真可說是「遍地開花」。

 

最是可怕的是,連「牛津大學」的博士,也是詐騙集團首腦,且已判刑兩年多。可能這個博士騙得爽呆了,竟也還敢在上訴中,繼續的進行詐騙勾當,可見台灣的「詐欺罪」起訴或判刑,詐騙集團根本就沒看在眼裡。

 

即使這些不法行為,所造成治安的亂象,令整個社會亂又亂,至少還有法律可以制裁。唯獨新興而起的「政治流氓」,很可能會把台灣搞成「合法斂財」的寶島。

 

最不可原諒的是,一向維持治安的警察,如今卻成了那掛政治流氓的小弟,並跟著民進黨這個大黑幫,一起濫權的配合政治流氓玩弄法律,看來台灣很難再有好日子囉!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毒品的可怕,已是當今社會最大隱憂,但台灣卻又起了「詐騙集團」之颱風。(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董念台

 

1960年代開始是「幹老越」的全盛時期。

 

黑話的「幹老越」亦就是竊盜。竊盜又以保險櫃和大搬家兩種,算是可以一夜致富的「校長級」老越大咖。當年最有名的幹老越,就是竊盜大王徐開喜了!

 

在「校長級」的老越之前,就是老越的扒手(黑話稱為「窩裡雞」)最得意。早年的各大舞廳,扒手算是主要客源。就因為扒手猖狂成社會亂源,警備總部亦曾以「撲鼠專案」送老越到外島管訓。

 

當「幹老越」逐漸沒落,取而代之的就是黑道兄弟,更因為幫派兄弟的橫行猖狂,弄得社會「刀光劍影帶槍聲」。這造成了台灣最大規模的掃黑,也就是警備總部稱之的「一清專案」。

 

從一清專案之後,黑道兄弟亦開始變質,加以毒品莫名侵入社會,讓整個黑道起了不少變化,當然也有好幾個幫派大哥或老大級的兄弟碰毒了!最是令人驚訝的是,毒品也進入了校園,連國小五年級學生,也有吸食毒品了!

 

毒品的可怕,已是當今社會最大隱憂,但台灣卻又起了「詐騙集團」之颱風。從台灣做發源地開始,再騙到中國大陸,又從大陸跑到非洲設基地台,真可說是「遍地開花」。

 

最是可怕的是,連「牛津大學」的博士,也是詐騙集團首腦,且已判刑兩年多。可能這個博士騙得爽呆了,竟也還敢在上訴中,繼續的進行詐騙勾當,可見台灣的「詐欺罪」起訴或判刑,詐騙集團根本就沒看在眼裡。

 

即使這些不法行為,所造成治安的亂象,令整個社會亂又亂,至少還有法律可以制裁。唯獨新興而起的「政治流氓」,很可能會把台灣搞成「合法斂財」的寶島。

 

最不可原諒的是,一向維持治安的警察,如今卻成了那掛政治流氓的小弟,並跟著民進黨這個大黑幫,一起濫權的配合政治流氓玩弄法律,看來台灣很難再有好日子囉!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