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歷史的迷幻之所:伊斯坦堡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歷史的迷幻之所:伊斯坦堡
2020-07-21 17:00:00
A+
A
A-

 

伊斯坦堡市集(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作者/程富陽

 

當世紀「冠狀病毒」持續在全球激起千層浪,位於地緣中東的土耳其也顯得頗不平靜,就在該國疫情陡升近22萬確診病例,及死亡人數超過5千人之際,總統厄爾多安卻趕於本(7)月10日把位於土國首府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修改為清真寺,讓正處於病毒迷霧之中的國際更憑添了幾分迷離與不安。

 

但若有持續關注土耳其這幾年的國際外交及內政的情形,對總統厄爾多安於此刻投下這個極富政治性的宣示,必然不會覺得太意外。事實上,這座原以耶穌基督為信仰而闢建於公元6世紀的聖索菲亞大教堂,早在興建後1千年的15世紀,就碰到了信仰回教的蘇丹穆罕默德二世,硬是把這基督教大教堂轉變為清真寺,直到20世紀初一戰後的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才把它改為博物館,還原它原來的面目。

 

聖索菲亞大教堂(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然而,這位崛起於2003年土耳其政壇的厄爾多安,總自詡是更勝於土國國父凱末爾的政治強人,向來以其果斷的政治性格,大力推動經濟改革,強勢反制境內庫德族分離主義,及極富尊崇單一回教的性格,以時而總理,時而總統的方式,獨權掌控土國政壇幾近18年。

 

直到去年(2019)3月後,他所領導執政的「正義發展黨」(AKP),在連續遭逢首都安卡拉市及土國古都兼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選舉挫敗後,他方興有下台危機的警覺。

 

但對這樣一位自認雄才大略,唯有他方可振興土國昔日國威的人物,其早在4年前(2016)就佈局了一齣被西方媒體形容似是自導自演,以「請君入甕」的方式,一舉瓦解昔日凱末爾在軍中所建構的「世俗派」傳統勢力;不但成功把反「宗教派」的數萬軍公教人員一夕瓦解更替,為他日後欲建的政教合一目標邁進,更為他仿效中國習近平、俄羅斯普丁以修憲方式,為其所盼的「萬年執政」而鋪路。

 

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而把這座極具文化宗教指標,原係基督教堂的聖索菲亞大教堂修回為清真寺,無疑是厄爾多安測試土國民意歸向的試金石,若這塊橫在他面前的「擋阻牆」得以挪移,則他欲藉修憲方略,延續其把持土國政權,恐怕也就水到渠成,猶似輕舟越過萬重山了。

 

其實,莫論習近平、普丁、厄爾多安如此,連自詡是民主國家典範的美國,為了一己總統連任之私,亦能把一場世紀病毒疫情演成一齣國際聯盟的對抗;想來,為了權力在手,天下烏鴉可是一般黑!

 

趁此,我們不妨溫故一下擁有這座名聞遐邇聖索菲亞大教堂的所在地伊斯坦堡。此城於公元前660年建於薩拉基里奧角,名喚「拜占庭」;隨歷史遷移於公元330年重建更名爲「君士坦丁堡」,並在此後的近十六個世紀內,先後成為羅馬帝國(330年~1204年)、拜占庭帝國(1261年–1453年)、拉丁帝國(1204年–1261年)和鄂圖曼帝國(1453年–1922年)的帝國首都。在1453年鄂圖曼帝國征服該城之後,它遂成了伊斯蘭教的中心,並從此正名爲「伊斯坦堡」。

 

因此,光是它的名字,就先後有著「拜占庭」、「君士坦丁堡」和現在的「伊斯坦堡」三個之多,這等浮現「千面女郎」的樣貌,多少記述了「卿本佳人,奈何難抵強賊侵身?」的無情殘酷歷史。

 

伊斯坦堡歷史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但不論是公元前7世紀時由拜占斯國王建立的「拜占庭」,或是公元4世紀由君士坦丁大帝建立的「君士坦丁帝國」,抑或公元15世紀由鄂圖曼二世建立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這些對「伊斯坦堡」而言,都只是朝代的更迭,強人的替換,江山的異幟,美人的別抱而已。

 

從11世紀的十字軍東征,經13世紀東方蒙古的西征,到20世紀一戰的爆發,伊斯坦堡幾乎都逃不離戰爭的蹂躪。戰爭使她難成為一位「洗盡鉛華」的少婦,卻淬煉出她一副「火浴鳳凰」的風華。

 

從1923年10月29日凱末爾創立了土耳其共和國,到今日的土耳其第12任總統厄爾多安,她仍然在恐怖主義的威脅下,展現她獨特婀娜多姿的魅力與風采。

 

伊斯坦堡對於所有曾蒞訪的遊客而言,無疑既是那個充斥著最久遠羅馬歷史的遺址,也是那個保存著最精緻宗教的聖殿,更是那個遺留著最古老東西方的絲路;既散播著最樸實的希臘風情,也屹立著最挺拔的古堡,更是那個高聳矗立著的歐亞橋樑;既堆疊出激浪澎湃的峽灣,也充斥著雪花紛飛的浪漫,更有著歷史上數不完的滄桑故事……。

 

今日,看到政治人物將一座歷史的宗教遺跡,因個人政治意圖而隨意更換她的原貌,讓我想起莎士比亞在《羅密歐與朱麗葉》裡所說:「名字算什麼?把玫瑰喚成別的名字,它還是一樣的芬芳。」的那一段話來。只是政客更加無情,為了一己「逐臭之夫」的癖好,索性好不忌諱的在玫瑰上灑下「異味」;遑論芬香盡失,簡直就是倒盡胃口。不知怎的,此刻筆者心底竟不禁也陡泛起一股「莫非我們中華民國也要淪此命運?」的惆悵!

(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伊斯坦堡市集(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作者/程富陽

 

當世紀「冠狀病毒」持續在全球激起千層浪,位於地緣中東的土耳其也顯得頗不平靜,就在該國疫情陡升近22萬確診病例,及死亡人數超過5千人之際,總統厄爾多安卻趕於本(7)月10日把位於土國首府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修改為清真寺,讓正處於病毒迷霧之中的國際更憑添了幾分迷離與不安。

 

但若有持續關注土耳其這幾年的國際外交及內政的情形,對總統厄爾多安於此刻投下這個極富政治性的宣示,必然不會覺得太意外。事實上,這座原以耶穌基督為信仰而闢建於公元6世紀的聖索菲亞大教堂,早在興建後1千年的15世紀,就碰到了信仰回教的蘇丹穆罕默德二世,硬是把這基督教大教堂轉變為清真寺,直到20世紀初一戰後的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才把它改為博物館,還原它原來的面目。

 

聖索菲亞大教堂(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然而,這位崛起於2003年土耳其政壇的厄爾多安,總自詡是更勝於土國國父凱末爾的政治強人,向來以其果斷的政治性格,大力推動經濟改革,強勢反制境內庫德族分離主義,及極富尊崇單一回教的性格,以時而總理,時而總統的方式,獨權掌控土國政壇幾近18年。

 

直到去年(2019)3月後,他所領導執政的「正義發展黨」(AKP),在連續遭逢首都安卡拉市及土國古都兼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選舉挫敗後,他方興有下台危機的警覺。

 

但對這樣一位自認雄才大略,唯有他方可振興土國昔日國威的人物,其早在4年前(2016)就佈局了一齣被西方媒體形容似是自導自演,以「請君入甕」的方式,一舉瓦解昔日凱末爾在軍中所建構的「世俗派」傳統勢力;不但成功把反「宗教派」的數萬軍公教人員一夕瓦解更替,為他日後欲建的政教合一目標邁進,更為他仿效中國習近平、俄羅斯普丁以修憲方式,為其所盼的「萬年執政」而鋪路。

 

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而把這座極具文化宗教指標,原係基督教堂的聖索菲亞大教堂修回為清真寺,無疑是厄爾多安測試土國民意歸向的試金石,若這塊橫在他面前的「擋阻牆」得以挪移,則他欲藉修憲方略,延續其把持土國政權,恐怕也就水到渠成,猶似輕舟越過萬重山了。

 

其實,莫論習近平、普丁、厄爾多安如此,連自詡是民主國家典範的美國,為了一己總統連任之私,亦能把一場世紀病毒疫情演成一齣國際聯盟的對抗;想來,為了權力在手,天下烏鴉可是一般黑!

 

趁此,我們不妨溫故一下擁有這座名聞遐邇聖索菲亞大教堂的所在地伊斯坦堡。此城於公元前660年建於薩拉基里奧角,名喚「拜占庭」;隨歷史遷移於公元330年重建更名爲「君士坦丁堡」,並在此後的近十六個世紀內,先後成為羅馬帝國(330年~1204年)、拜占庭帝國(1261年–1453年)、拉丁帝國(1204年–1261年)和鄂圖曼帝國(1453年–1922年)的帝國首都。在1453年鄂圖曼帝國征服該城之後,它遂成了伊斯蘭教的中心,並從此正名爲「伊斯坦堡」。

 

因此,光是它的名字,就先後有著「拜占庭」、「君士坦丁堡」和現在的「伊斯坦堡」三個之多,這等浮現「千面女郎」的樣貌,多少記述了「卿本佳人,奈何難抵強賊侵身?」的無情殘酷歷史。

 

伊斯坦堡歷史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但不論是公元前7世紀時由拜占斯國王建立的「拜占庭」,或是公元4世紀由君士坦丁大帝建立的「君士坦丁帝國」,抑或公元15世紀由鄂圖曼二世建立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這些對「伊斯坦堡」而言,都只是朝代的更迭,強人的替換,江山的異幟,美人的別抱而已。

 

從11世紀的十字軍東征,經13世紀東方蒙古的西征,到20世紀一戰的爆發,伊斯坦堡幾乎都逃不離戰爭的蹂躪。戰爭使她難成為一位「洗盡鉛華」的少婦,卻淬煉出她一副「火浴鳳凰」的風華。

 

從1923年10月29日凱末爾創立了土耳其共和國,到今日的土耳其第12任總統厄爾多安,她仍然在恐怖主義的威脅下,展現她獨特婀娜多姿的魅力與風采。

 

伊斯坦堡對於所有曾蒞訪的遊客而言,無疑既是那個充斥著最久遠羅馬歷史的遺址,也是那個保存著最精緻宗教的聖殿,更是那個遺留著最古老東西方的絲路;既散播著最樸實的希臘風情,也屹立著最挺拔的古堡,更是那個高聳矗立著的歐亞橋樑;既堆疊出激浪澎湃的峽灣,也充斥著雪花紛飛的浪漫,更有著歷史上數不完的滄桑故事……。

 

今日,看到政治人物將一座歷史的宗教遺跡,因個人政治意圖而隨意更換她的原貌,讓我想起莎士比亞在《羅密歐與朱麗葉》裡所說:「名字算什麼?把玫瑰喚成別的名字,它還是一樣的芬芳。」的那一段話來。只是政客更加無情,為了一己「逐臭之夫」的癖好,索性好不忌諱的在玫瑰上灑下「異味」;遑論芬香盡失,簡直就是倒盡胃口。不知怎的,此刻筆者心底竟不禁也陡泛起一股「莫非我們中華民國也要淪此命運?」的惆悵!

(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