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共和國》——我要當國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政客共和國》——我要當國王
2020-07-14 12:00:00
A+
A
A-

醒來時,他不敢相信的奇蹟發生了,螢幕上的數字飛快的閃跳著,黨部擁進洶湧的人潮,人人臉上都掛著油亮油亮的汗光與笑容,他們向他簇擁過來,呼喊著——凍蒜!凍蒜⋯⋯。(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履彊

 

編輯人語:

 

誰要當國王?

台灣是投票共和國還是政客共和國?

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是否會將「中華民國」逐漸質變為「台灣共和國」?

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國民黨,是否會將「中華民國」向「台灣主權獨立」的光譜位移呢?

自2018至2020,台灣的民意海嘯驚濤駭浪,一下子將韓國瑜打成庶民英雄,一下子又將滾滾韓流大江東去不復返。

而不分藍綠白的政客們,在民意海嘯中如何置之死地而後生?如何引領風潮造時勢?翻雲覆雨的政客又如何鼓動民粹,譲台灣的「民主內戰」無休無止?

這種種「政治比小說更荒謬」的現象,不只顛覆了當代政治民主發展的理論與經驗法則,也是文學家小說創作的新領域。

 

政治小說曾經在台灣文壇引領風騷,而小説家對政治的觀察必然較一般人深入,但小說家的筆觸是否真正能寫實政客的心跳,若非身歷其境恐亦只能隔靴搔癢。

 

小說家履彊是國內作家少數經歴黨、政、軍、學界與媒體的翹楚,他的小說曾獲國內重要文學奬,並翻譯成多種語言,短篇小說《楊桃樹》並曾入選國中國文課本,並為公視開播時之首部曲劇情片,至今仍受稱道。

 

《政客共和國》系列小說是履彊退出政壇後,多年沉澱後的力作;《我要當國王》則是他回歸小說家身份,應《優傳媒》力邀的首部作品。 小說家的筆觸虛實交錯,有時又張冠李戴,不只有懸疑的趣味,也有對號入座的反諷,但其實也是履彊多年來對台灣民主發展的辨證。

 

讀完這篇作品,讀者或許會心一笑,或許翻開政客名單察問:

 

誰是王國君?王國君是誰?

 

且讓讀者一起來尋找王國君,至於似有若無的「王國君」及小說中的人物,歡迎對號入座,但如有得罪,也請勿對號入座。  

 

政客共和國——我要當國王

 

2020年1月11日下午4點以後,王國君主席看著螢幕上一波又一波的選情報導,他的心也愈揪愈緊,沒想到他的黨竟然一敗塗地,不只區域立委的票數十分難看,即連政黨票也勉強在一個小時後才從個位數跳到二位數,然後,就像窒息般的不再呼吸。

 

脹紅著臉的他,雙手緊緊的握拳,不時地敲著茶几,面前的茶杯幾乎要震翻了,但他仍然不相信,不相信選民會背叛他,不相信全台灣的神佛不會保佑他,他一直堅信,他是有天命的,如同他的姓名「王國君」,是國王也是君王,事實上他的員工就以「國王董仔」稱呼他呢。

 

助理小洪跑進來,問:「國王您還好嗎?」 他斜眼睨他一眼:「好得很,他奶奶的,電視台一直在做票,故意要打擊我們黨。」接過小洪遞過來的茶杯,喝了一口卻差點嗆到,小洪忙幫他拍背。

 

「民進黨已經控制全台灣的媒體,你知道嗎?網軍天羅地網都在黑我和韓國瑜,都在煽動年輕人反中,我告訴你,現在全台灣最暢銷的就是芒果乾啦!」說著說著自已的口水竟噴向小洪。

 

「民進黨是地球上最會選舉的政治怪獸,不是嗎?」 小洪點頭如搗蒜:「是啊!我聽說連主席的兒子都公開支持蔡英文?」

 

王國君咬了咬牙,氣憤的將茶杯重重摔到茶几上,「那個不肖子,以為喝了洋墨水就可以忤逆父母,每天男不男、女不女,氣死我了,還公開挺蔡、支持同性戀⋯⋯」他有些喘不過氣來,跌坐在沙發上。

 

「主席別生氣,年輕人挺蔡和同性戀變成流行,他們說這才是進步價值呢!」小洪說著,眼睛仍睥向螢幕上跳動的數字。 王國君主席忽然感到一陣暈眩⋯⋯。

 

醒來時,他不敢相信的奇蹟發生了,螢幕上的數字飛快的閃跳著,黨部擁進洶湧的人潮,人人臉上都掛著油亮油亮的汗光與笑容,他們向他簇擁過來,呼喊著——凍蒜!凍蒜⋯⋯。

 

長期以來一直跟前跟後的朱誠笑得眼睛都瞇成一條缐了,涎著臉向他行了一個擧手禮,像小參謀對著上將軍行禮一般,他站起來也是用力的甩手回禮。

 

「國王大人,看嘛,天上眾神,天兵天將都下來幫我們了,穩了⋯⋯。」

 

當初多少人反對他參選,朱誠力排眾議,拉著他到石碇天公廟祭拜了三天三夜,不只搏爻九個聖杯,還求了上上籤,那籤詩明文

——十年窗下苦操修,今日彈冠事壯遊 萬里長風欣得意,直登彼岸不須愁。

 

這首籤詩簡直就是他的心情寫照,十年前,啊!他回憶著十年前當他的事業版圖擴及全球之初,國民黨大老就有人慫恿他參選總統,當時他自忖對政治尚未深入,雖然沒有立即動心,但他卻暗暗部署、觀察、準備,結交不同黨派的精英,的確是「十年窗下苦操修」啊!如今時機成熟了,就「今日彈冠事壯遊」直行萬里欣得意,可說天時地利人和,水到渠成歟!

 

何況,解籤的文意是「學優登仕,致君澤民」,亦即「賢明的國君,恩惠廣施萬民」。於是,他就在天公生那天宣布參加總統大選,不只國內的媒體大幅報導,連對岸、美、日及歐洲、中東地區的媒體都視他為「台灣的太陽」,大陸官媒甚至視他為開啓兩岸新局的推手。

 

但令他納悶的是,他的民調始終無法起色,連續幾個月都是個位數,讓他參選的意念有些動搖,他甚至以為朱誠這個狗頭軍師設局訛他不斷掏錢出來,讓他老被媒體譏諷為冤大頭,如同週刊獨家報導,朱誠儼然是「上帝公」代言人,甚至也是國王大選的操盤手、大掌櫃,凡選舉所需經費均透過他挹注各方樁腳,他自己也從中揩油中飽私囊⋯⋯。

 

然後,朱誠自己拿著週刊,邀他在上帝公案桌前,斬雞頭並發誓自己絕無二心 ,要他相信是上帝公派他來襄助國王登基的。

 

這個自稱為「上帝公」的桌頭,曾遊走在藍、綠、紅陣營,自稱當今「軍師聯盟」盟主,經常以似通非通藏頭詩唬爛朝野,連許多名嘴也常找他探察天機的「王樂仔仙」,如今不只是王國君的頭號軍師,也是「上帝公」降乩的通譯。

 

換句話說,他是「上帝公」的傳令,是他一手策劃大選的「盤」,是他串連了全台的宮廟,也是他聳恿、反對參加國民黨的初選,以免被國民黨「關門打狗」圍毆後出局,最後他決定以獨立參選人的身分,出馬與韓國瑜、蔡英文後來又加上宋楚諭角逐大位,朱誠不斷的傳達「上帝公」的旨意,要他不要輕信被操控的民調,要堅定意志,如此才能「天地人三才德」。

 

沒想到,韓國瑜自己也從民調的高峯摔了下來,而香港「反送中」事件不斷擴大至警民衝突,「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便成為民進黨唬弄台灣年輕人的野火,再加上有計劃的網軍攻勢,使蔡英文的聲勢翻了幾番,韓國瑜乾脆宣布民調蓋牌,使選情撲朔迷離,可惡的是,國、民兩黨的惡鬥竟然使「全民大聯盟」邊緣化,「重振道德,企業治國」的理念甚至成為各政論節目冷嘲熱諷的小莱。

 

「台灣道德淪喪至此,我怎能同流合污?」 這是王國君在政見發表會上的慨嘆,當然又引起一陣嘲諷,PTT更有網友直接 挑戰「大道不死,大盜不止」,質疑他用道德欺世盜名,如同某些台獨企業家一樣,利用台獨向當局勒索企業利益。為此,王國君才有宣佈退出「國王企業集團」董事會主席,將自己的股票全數信託的驚天一舉⋯⋯。

 

想著競選過程中的種種是是非非,王國君有種恍惚夢中的感覺。 果然,蔡英文和韓國瑜、宋楚瑜的票數遠遠落後,電視上的名嘴及各個記票中心的記者,個個都睜大眼睛,有的驚喜得講話都口吃結巴,也有的驚嘆不已, 而街頭上的民眾,已經往蔡、韓、宋的競選總部聚集。

 

民進黨的群眾時而激昂時而沈寂,國民黨的支持者則由高亢興奮到悲觀低沉,原本飛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似乎在空氣中凝固了,而被媒體謔稱為「五度五關,終身成舊奬」的老宋,在鏡頭面前則一副處之泰然,對必然落選的結果胸有成竹的樣子。

 

「民進黨已經控制全台灣的媒體,你知道嗎?網軍天羅地網都在黑我和韓國瑜,都在煽動年輕人反中,我告訴你,現在全台灣最暢銷的就是芒果乾啦!」說著說著自已的口水竟噴向小洪, 「民進黨是地球上最會選舉的政治怪獸,不是嗎?」 (圖/翻攝自YouTube)

 

然後,蔡總部一陣歡呼,群眾騷動起來,韓總部則開始慷慨激昂地唱起軍歌「夜襲」,一位常在談話性政論節目拍胸脯保證韓國瑜一定勝利的名嘴,憤怒而頹喪著臉指控蔡政府的不公不義、貪污腐化,利用網軍、收買媒體,選前「大撒幣」的惡行劣跡,因此他「合理懷疑」中選會有作票嫌疑⋯⋯。

 

另一位講起話來像含著橄欖的女性名嘴則開始數落韓國瑜的不是,包括他上任未滿一年就「吃碗內看碗外」的落跑,以及庶民形象的破產、王小姐投資疑雲,不信任民調「蓋牌」的兩面刃,再加上郭、王之亂,國民黨高層師心自用、不分區名單的重大爭議,以及老共為小英提供了「習五條,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機關槍與大砲,還有全國性「下架吳斯懷」的文宣攻勢,在在都讓既不能安內又無力攘外的國民黨及韓陣營難以招架,不兵敗如山倒也難了。

 

王國君主席抿了抿嘴,看著螢幕上名嘴與記者的口水淹過來、噴過去,選舉失敗總有一千個理由,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但人算不如天算,國、民兩黨的敗德劣行,多行不義必自斃,終究難逃天理的算帳。

 

跌破所有民調專家、媒體眼鏡的是,主張「重振道德,企業治國」的「台灣全民大聯盟」,異軍突起,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國、民兩黨的高層一定會後悔,沒有延攬他入黨,只知向他募款,他也幾乎來者不拒,或多或少,通通有獎。做生意嘛,廣結善緣,只要做得到,也算回饋社會。他這種千金散盡還復來的作風,頗受朝野好評,縱使老婆因此負氣出國跑到加拿大找女兒,他也不在乎,反而覺得耳根清淨多了。

 

沒想到,在他起身動念親身投入政壇後,昔日視他為金主的藍綠政客,甚至一些曾經一起吃喝嫖賭的搖擺狗,見了他竟然只是虛以委蛇,甚至有的明明迎面走來,卻轉頭裝作沒看到。 政治是這麼「烏魯木齊」,這樣冷酷無情嗎?

 

更令人難以忍受的是,曾經「大仔、大仔」掛在嘴邊的拜把兄弟,競選上屆立委靠他拿出幾千萬私房錢幫忙買票選上的某黨鞭,竟然對他組黨並以獨立參選人身份競選總統一事,冷嘲熱諷不說,還買通媒體對他「國王企業集團」財務結構發佈不實訊息,指稱他在大陸的企業拿了老共的補助,又向台灣的銀行貸款數千億元,連在印度、巴西、美國的設廠都只是一紙未履行的協議與空頭支票,言下之意就在影射他的企業是空頭財團。

 

一怒之下,他宣布將企業託付專業經理人團隊,自己組黨,並宣布成立「國王政經學院」,藉以培訓人才,並在2018的9合1選舉初試啼聲,提名了一百多位40歲左右的子弟兵參加基層選舉,結果當然一如預料幾乎全軍覆沒,但也達到打知名度及譲子弟兵「實兵操練」的目的。

 

其實,早在上次選舉失敗後,朱誠便陪同王主席跑遍了全台六都及各縣市所有的鄕鎮,逢廟必拜,並以「填油香」的方式與所有宮廟、社團建立了密切的結構性關係,一方面請宫廟信眾為他連署,同時弘揚了「重振道德,企業治國」的理念,並在每一鄕鎮建立據點,凡加入「台灣全民大聯盟」或接受「國王政經學院」培訓的成員,除了參選外,還有機會進入「國王企業集團」任職,這樣的方式,比起國、民兩黨執政時飬養肥貓的方式要好得多了。

 

而「重振道德,企業治國」的政黨理念,不只符合台灣50歲以上選民對因民進黨沒收同婚公投,引發老一輩對家庭價值與倫理淪喪的憂心,也呼應了青壯選民對薪資增加、提振精神經濟景氣的期待。而這個簡明扼要的訴求,比起民進黨「抗中保台」、「下架吳斯懐」與國民黨「國家安全,人民有錢」要清楚明白。

 

事實也證明,他在半年內展現了超高的效率,如同他以往併購其他公司一樣,整合了全台灣一百多個小黨的「台灣全民大聯盟」,終於開枝散葉,在這次選舉中,除了依規定提名了34個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外,全台灣79區域。

 

再加上全黨上下比照2004年2月28日「牽手護台灣」,動員了全台登記有案的12271宮廟的信眾,在元旦當天上午11點11分擧辦了全台灣以台1缐、台3線、台9線公路為主軸的「全民反貪腐」大遊行,參與人數達200萬人以上,再加上空拍畫面,從電視螢幕走入全台的家庭,而11點11分全台宮廟鐘鼓齊鳴的亢亮、深遠,更扣人心弦,空拍機將各遊行路缐的俯瞰圖也呈現在螢幕上,多麼壯觀的場面啊⋯⋯。

 

成功沒有僥倖,王國君主席深諳此理,企業經營如此,政黨的運作、選舉的操作亦然。看著螢幕上跳動的數據,他滿意地站起來,伸了伸懶腰,皇天不負苦心人,再過二個小時,開票便會結束,他得開始準備當選感言了。

 

他也在思考,新政府的團隊是否該邀請在這次未參加總統大選,卻在選舉前8月6日匆匆成立「台灣民眾黨」,在政黨票也獲得不錯成績的柯P加入。

 

坦白說,雖然柯P曾經拒絕他入黨及搭擋參選的邀請,但倆人卻一直保持似有若無的聯繫,一方面保持媒體的能量與網路的聲量,一方面柯P的參選台北市長且連任成功的例子,的確是他跳出來參加大選的動力,他不只一次的鼓勵黨內的同志——

 

柯P做得到的,你們也做得到!

 

壁上的鐘顯示PM0630,韓國瑜的得票率已經被蔡英文遠遠超越,並緊緊追著王國君,甚至一度打成平手,令王國君的呼吸急促起來,還好,當蔡英文得票700萬後,王國君已經贏過50萬票⋯⋯。

 

「我贏了!我贏了!」王主席對著手機叫喊,接聽的對方先是沉默了幾秒,接著竟是想努力忍住却又強忍不住的一發不可收拾的連珠狂笑。

 

「你想當國王想瘋了,你連署都沒過,怎麼選總統啊?還當選呢?瘋了瘋了⋯⋯」電話那端就是他那可惡的兒子。

 

然後,他看到朱誠和小洪鐵青著臉站在他面前,原先蜂湧而入向他恭喜、喊著凍蒜凍蒜的人群忽忽都不見了。

 

然後,救護車開到門口,掙扎著的王國君被年輕的替代役救護人員用力壓制,並將他的手腳用扣環鎖住,但他仍不斷呼喊——我凍蒜了,我凍蒜了⋯⋯。 鳴著啊嗚⋯⋯閃著紅色警示燈,好似用力嘶喊著的救護車啊嗚啊嗚地急急駛向醫院。

(本文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醒來時,他不敢相信的奇蹟發生了,螢幕上的數字飛快的閃跳著,黨部擁進洶湧的人潮,人人臉上都掛著油亮油亮的汗光與笑容,他們向他簇擁過來,呼喊著——凍蒜!凍蒜⋯⋯。(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履彊

 

編輯人語:

 

誰要當國王?

台灣是投票共和國還是政客共和國?

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是否會將「中華民國」逐漸質變為「台灣共和國」?

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國民黨,是否會將「中華民國」向「台灣主權獨立」的光譜位移呢?

自2018至2020,台灣的民意海嘯驚濤駭浪,一下子將韓國瑜打成庶民英雄,一下子又將滾滾韓流大江東去不復返。

而不分藍綠白的政客們,在民意海嘯中如何置之死地而後生?如何引領風潮造時勢?翻雲覆雨的政客又如何鼓動民粹,譲台灣的「民主內戰」無休無止?

這種種「政治比小說更荒謬」的現象,不只顛覆了當代政治民主發展的理論與經驗法則,也是文學家小說創作的新領域。

 

政治小說曾經在台灣文壇引領風騷,而小説家對政治的觀察必然較一般人深入,但小說家的筆觸是否真正能寫實政客的心跳,若非身歷其境恐亦只能隔靴搔癢。

 

小說家履彊是國內作家少數經歴黨、政、軍、學界與媒體的翹楚,他的小說曾獲國內重要文學奬,並翻譯成多種語言,短篇小說《楊桃樹》並曾入選國中國文課本,並為公視開播時之首部曲劇情片,至今仍受稱道。

 

《政客共和國》系列小說是履彊退出政壇後,多年沉澱後的力作;《我要當國王》則是他回歸小說家身份,應《優傳媒》力邀的首部作品。 小說家的筆觸虛實交錯,有時又張冠李戴,不只有懸疑的趣味,也有對號入座的反諷,但其實也是履彊多年來對台灣民主發展的辨證。

 

讀完這篇作品,讀者或許會心一笑,或許翻開政客名單察問:

 

誰是王國君?王國君是誰?

 

且讓讀者一起來尋找王國君,至於似有若無的「王國君」及小說中的人物,歡迎對號入座,但如有得罪,也請勿對號入座。  

 

政客共和國——我要當國王

 

2020年1月11日下午4點以後,王國君主席看著螢幕上一波又一波的選情報導,他的心也愈揪愈緊,沒想到他的黨竟然一敗塗地,不只區域立委的票數十分難看,即連政黨票也勉強在一個小時後才從個位數跳到二位數,然後,就像窒息般的不再呼吸。

 

脹紅著臉的他,雙手緊緊的握拳,不時地敲著茶几,面前的茶杯幾乎要震翻了,但他仍然不相信,不相信選民會背叛他,不相信全台灣的神佛不會保佑他,他一直堅信,他是有天命的,如同他的姓名「王國君」,是國王也是君王,事實上他的員工就以「國王董仔」稱呼他呢。

 

助理小洪跑進來,問:「國王您還好嗎?」 他斜眼睨他一眼:「好得很,他奶奶的,電視台一直在做票,故意要打擊我們黨。」接過小洪遞過來的茶杯,喝了一口卻差點嗆到,小洪忙幫他拍背。

 

「民進黨已經控制全台灣的媒體,你知道嗎?網軍天羅地網都在黑我和韓國瑜,都在煽動年輕人反中,我告訴你,現在全台灣最暢銷的就是芒果乾啦!」說著說著自已的口水竟噴向小洪。

 

「民進黨是地球上最會選舉的政治怪獸,不是嗎?」 小洪點頭如搗蒜:「是啊!我聽說連主席的兒子都公開支持蔡英文?」

 

王國君咬了咬牙,氣憤的將茶杯重重摔到茶几上,「那個不肖子,以為喝了洋墨水就可以忤逆父母,每天男不男、女不女,氣死我了,還公開挺蔡、支持同性戀⋯⋯」他有些喘不過氣來,跌坐在沙發上。

 

「主席別生氣,年輕人挺蔡和同性戀變成流行,他們說這才是進步價值呢!」小洪說著,眼睛仍睥向螢幕上跳動的數字。 王國君主席忽然感到一陣暈眩⋯⋯。

 

醒來時,他不敢相信的奇蹟發生了,螢幕上的數字飛快的閃跳著,黨部擁進洶湧的人潮,人人臉上都掛著油亮油亮的汗光與笑容,他們向他簇擁過來,呼喊著——凍蒜!凍蒜⋯⋯。

 

長期以來一直跟前跟後的朱誠笑得眼睛都瞇成一條缐了,涎著臉向他行了一個擧手禮,像小參謀對著上將軍行禮一般,他站起來也是用力的甩手回禮。

 

「國王大人,看嘛,天上眾神,天兵天將都下來幫我們了,穩了⋯⋯。」

 

當初多少人反對他參選,朱誠力排眾議,拉著他到石碇天公廟祭拜了三天三夜,不只搏爻九個聖杯,還求了上上籤,那籤詩明文

——十年窗下苦操修,今日彈冠事壯遊 萬里長風欣得意,直登彼岸不須愁。

 

這首籤詩簡直就是他的心情寫照,十年前,啊!他回憶著十年前當他的事業版圖擴及全球之初,國民黨大老就有人慫恿他參選總統,當時他自忖對政治尚未深入,雖然沒有立即動心,但他卻暗暗部署、觀察、準備,結交不同黨派的精英,的確是「十年窗下苦操修」啊!如今時機成熟了,就「今日彈冠事壯遊」直行萬里欣得意,可說天時地利人和,水到渠成歟!

 

何況,解籤的文意是「學優登仕,致君澤民」,亦即「賢明的國君,恩惠廣施萬民」。於是,他就在天公生那天宣布參加總統大選,不只國內的媒體大幅報導,連對岸、美、日及歐洲、中東地區的媒體都視他為「台灣的太陽」,大陸官媒甚至視他為開啓兩岸新局的推手。

 

但令他納悶的是,他的民調始終無法起色,連續幾個月都是個位數,讓他參選的意念有些動搖,他甚至以為朱誠這個狗頭軍師設局訛他不斷掏錢出來,讓他老被媒體譏諷為冤大頭,如同週刊獨家報導,朱誠儼然是「上帝公」代言人,甚至也是國王大選的操盤手、大掌櫃,凡選舉所需經費均透過他挹注各方樁腳,他自己也從中揩油中飽私囊⋯⋯。

 

然後,朱誠自己拿著週刊,邀他在上帝公案桌前,斬雞頭並發誓自己絕無二心 ,要他相信是上帝公派他來襄助國王登基的。

 

這個自稱為「上帝公」的桌頭,曾遊走在藍、綠、紅陣營,自稱當今「軍師聯盟」盟主,經常以似通非通藏頭詩唬爛朝野,連許多名嘴也常找他探察天機的「王樂仔仙」,如今不只是王國君的頭號軍師,也是「上帝公」降乩的通譯。

 

換句話說,他是「上帝公」的傳令,是他一手策劃大選的「盤」,是他串連了全台的宮廟,也是他聳恿、反對參加國民黨的初選,以免被國民黨「關門打狗」圍毆後出局,最後他決定以獨立參選人的身分,出馬與韓國瑜、蔡英文後來又加上宋楚諭角逐大位,朱誠不斷的傳達「上帝公」的旨意,要他不要輕信被操控的民調,要堅定意志,如此才能「天地人三才德」。

 

沒想到,韓國瑜自己也從民調的高峯摔了下來,而香港「反送中」事件不斷擴大至警民衝突,「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便成為民進黨唬弄台灣年輕人的野火,再加上有計劃的網軍攻勢,使蔡英文的聲勢翻了幾番,韓國瑜乾脆宣布民調蓋牌,使選情撲朔迷離,可惡的是,國、民兩黨的惡鬥竟然使「全民大聯盟」邊緣化,「重振道德,企業治國」的理念甚至成為各政論節目冷嘲熱諷的小莱。

 

「台灣道德淪喪至此,我怎能同流合污?」 這是王國君在政見發表會上的慨嘆,當然又引起一陣嘲諷,PTT更有網友直接 挑戰「大道不死,大盜不止」,質疑他用道德欺世盜名,如同某些台獨企業家一樣,利用台獨向當局勒索企業利益。為此,王國君才有宣佈退出「國王企業集團」董事會主席,將自己的股票全數信託的驚天一舉⋯⋯。

 

想著競選過程中的種種是是非非,王國君有種恍惚夢中的感覺。 果然,蔡英文和韓國瑜、宋楚瑜的票數遠遠落後,電視上的名嘴及各個記票中心的記者,個個都睜大眼睛,有的驚喜得講話都口吃結巴,也有的驚嘆不已, 而街頭上的民眾,已經往蔡、韓、宋的競選總部聚集。

 

民進黨的群眾時而激昂時而沈寂,國民黨的支持者則由高亢興奮到悲觀低沉,原本飛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似乎在空氣中凝固了,而被媒體謔稱為「五度五關,終身成舊奬」的老宋,在鏡頭面前則一副處之泰然,對必然落選的結果胸有成竹的樣子。

 

「民進黨已經控制全台灣的媒體,你知道嗎?網軍天羅地網都在黑我和韓國瑜,都在煽動年輕人反中,我告訴你,現在全台灣最暢銷的就是芒果乾啦!」說著說著自已的口水竟噴向小洪, 「民進黨是地球上最會選舉的政治怪獸,不是嗎?」 (圖/翻攝自YouTube)

 

然後,蔡總部一陣歡呼,群眾騷動起來,韓總部則開始慷慨激昂地唱起軍歌「夜襲」,一位常在談話性政論節目拍胸脯保證韓國瑜一定勝利的名嘴,憤怒而頹喪著臉指控蔡政府的不公不義、貪污腐化,利用網軍、收買媒體,選前「大撒幣」的惡行劣跡,因此他「合理懷疑」中選會有作票嫌疑⋯⋯。

 

另一位講起話來像含著橄欖的女性名嘴則開始數落韓國瑜的不是,包括他上任未滿一年就「吃碗內看碗外」的落跑,以及庶民形象的破產、王小姐投資疑雲,不信任民調「蓋牌」的兩面刃,再加上郭、王之亂,國民黨高層師心自用、不分區名單的重大爭議,以及老共為小英提供了「習五條,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機關槍與大砲,還有全國性「下架吳斯懷」的文宣攻勢,在在都讓既不能安內又無力攘外的國民黨及韓陣營難以招架,不兵敗如山倒也難了。

 

王國君主席抿了抿嘴,看著螢幕上名嘴與記者的口水淹過來、噴過去,選舉失敗總有一千個理由,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但人算不如天算,國、民兩黨的敗德劣行,多行不義必自斃,終究難逃天理的算帳。

 

跌破所有民調專家、媒體眼鏡的是,主張「重振道德,企業治國」的「台灣全民大聯盟」,異軍突起,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國、民兩黨的高層一定會後悔,沒有延攬他入黨,只知向他募款,他也幾乎來者不拒,或多或少,通通有獎。做生意嘛,廣結善緣,只要做得到,也算回饋社會。他這種千金散盡還復來的作風,頗受朝野好評,縱使老婆因此負氣出國跑到加拿大找女兒,他也不在乎,反而覺得耳根清淨多了。

 

沒想到,在他起身動念親身投入政壇後,昔日視他為金主的藍綠政客,甚至一些曾經一起吃喝嫖賭的搖擺狗,見了他竟然只是虛以委蛇,甚至有的明明迎面走來,卻轉頭裝作沒看到。 政治是這麼「烏魯木齊」,這樣冷酷無情嗎?

 

更令人難以忍受的是,曾經「大仔、大仔」掛在嘴邊的拜把兄弟,競選上屆立委靠他拿出幾千萬私房錢幫忙買票選上的某黨鞭,竟然對他組黨並以獨立參選人身份競選總統一事,冷嘲熱諷不說,還買通媒體對他「國王企業集團」財務結構發佈不實訊息,指稱他在大陸的企業拿了老共的補助,又向台灣的銀行貸款數千億元,連在印度、巴西、美國的設廠都只是一紙未履行的協議與空頭支票,言下之意就在影射他的企業是空頭財團。

 

一怒之下,他宣布將企業託付專業經理人團隊,自己組黨,並宣布成立「國王政經學院」,藉以培訓人才,並在2018的9合1選舉初試啼聲,提名了一百多位40歲左右的子弟兵參加基層選舉,結果當然一如預料幾乎全軍覆沒,但也達到打知名度及譲子弟兵「實兵操練」的目的。

 

其實,早在上次選舉失敗後,朱誠便陪同王主席跑遍了全台六都及各縣市所有的鄕鎮,逢廟必拜,並以「填油香」的方式與所有宮廟、社團建立了密切的結構性關係,一方面請宫廟信眾為他連署,同時弘揚了「重振道德,企業治國」的理念,並在每一鄕鎮建立據點,凡加入「台灣全民大聯盟」或接受「國王政經學院」培訓的成員,除了參選外,還有機會進入「國王企業集團」任職,這樣的方式,比起國、民兩黨執政時飬養肥貓的方式要好得多了。

 

而「重振道德,企業治國」的政黨理念,不只符合台灣50歲以上選民對因民進黨沒收同婚公投,引發老一輩對家庭價值與倫理淪喪的憂心,也呼應了青壯選民對薪資增加、提振精神經濟景氣的期待。而這個簡明扼要的訴求,比起民進黨「抗中保台」、「下架吳斯懐」與國民黨「國家安全,人民有錢」要清楚明白。

 

事實也證明,他在半年內展現了超高的效率,如同他以往併購其他公司一樣,整合了全台灣一百多個小黨的「台灣全民大聯盟」,終於開枝散葉,在這次選舉中,除了依規定提名了34個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外,全台灣79區域。

 

再加上全黨上下比照2004年2月28日「牽手護台灣」,動員了全台登記有案的12271宮廟的信眾,在元旦當天上午11點11分擧辦了全台灣以台1缐、台3線、台9線公路為主軸的「全民反貪腐」大遊行,參與人數達200萬人以上,再加上空拍畫面,從電視螢幕走入全台的家庭,而11點11分全台宮廟鐘鼓齊鳴的亢亮、深遠,更扣人心弦,空拍機將各遊行路缐的俯瞰圖也呈現在螢幕上,多麼壯觀的場面啊⋯⋯。

 

成功沒有僥倖,王國君主席深諳此理,企業經營如此,政黨的運作、選舉的操作亦然。看著螢幕上跳動的數據,他滿意地站起來,伸了伸懶腰,皇天不負苦心人,再過二個小時,開票便會結束,他得開始準備當選感言了。

 

他也在思考,新政府的團隊是否該邀請在這次未參加總統大選,卻在選舉前8月6日匆匆成立「台灣民眾黨」,在政黨票也獲得不錯成績的柯P加入。

 

坦白說,雖然柯P曾經拒絕他入黨及搭擋參選的邀請,但倆人卻一直保持似有若無的聯繫,一方面保持媒體的能量與網路的聲量,一方面柯P的參選台北市長且連任成功的例子,的確是他跳出來參加大選的動力,他不只一次的鼓勵黨內的同志——

 

柯P做得到的,你們也做得到!

 

壁上的鐘顯示PM0630,韓國瑜的得票率已經被蔡英文遠遠超越,並緊緊追著王國君,甚至一度打成平手,令王國君的呼吸急促起來,還好,當蔡英文得票700萬後,王國君已經贏過50萬票⋯⋯。

 

「我贏了!我贏了!」王主席對著手機叫喊,接聽的對方先是沉默了幾秒,接著竟是想努力忍住却又強忍不住的一發不可收拾的連珠狂笑。

 

「你想當國王想瘋了,你連署都沒過,怎麼選總統啊?還當選呢?瘋了瘋了⋯⋯」電話那端就是他那可惡的兒子。

 

然後,他看到朱誠和小洪鐵青著臉站在他面前,原先蜂湧而入向他恭喜、喊著凍蒜凍蒜的人群忽忽都不見了。

 

然後,救護車開到門口,掙扎著的王國君被年輕的替代役救護人員用力壓制,並將他的手腳用扣環鎖住,但他仍不斷呼喊——我凍蒜了,我凍蒜了⋯⋯。 鳴著啊嗚⋯⋯閃著紅色警示燈,好似用力嘶喊著的救護車啊嗚啊嗚地急急駛向醫院。

(本文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