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華盛頓、傑佛遜被文革 民進黨走下神壇亦不遠矣!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華盛頓、傑佛遜被文革 民進黨走下神壇亦不遠矣!
2020-07-14 09:00:00
A+
A
A-

 

畫像中的莎莉·海明斯(Sally Hemings,左)和湯瑪斯.傑佛遜,兩人至少生育了六個子女。(圖/翻攝自觀察者網)

 

作者/張陌

 

“BLM”,中文稱為「黑命貴」或「黑命關天」的運動,一度出現了一個顯然會被台灣人感到突兀的行徑,他們潑漆、推倒、砸毀美國的「國父們」在各地的雕像,以至於整場運動被拿來與當年的中國文化大革命相提並論,稱之為「美式文革」。

 

被推倒的雕像中赫然有美國的第一任與第三任的總統喬治.華盛頓與湯瑪斯.傑佛遜,這些在台灣的教科書上鼎鼎大名、幾如神人的名字,怎麼會招致這種待遇呢?

 

雖然台灣也有砍蔣介石的頭的人,「去蔣」也曾是一場浩浩蕩蕩的運動,但它的背後有民進黨系統性的支持,如今要出任監院院長的陳菊,就曾以市長之姿,大卸八塊高雄文化中心的蔣銅像。但「去蔣」好歹是用「二二八屠夫」之類的胡謅歷史為名義,華盛頓與傑佛遜從來就是美國這個山巔之城的國家英雄般的人物,是民主最偉大的代名詞,怎麼可能會遭到「去華」、「去傑」的命運?

 

雖然台灣也有砍蔣介石的頭的人,「去蔣」也曾是一場浩浩蕩蕩的運動,但它的背後有民進黨系統性的支持,如今要出任監院院長的陳菊,就曾以市長之姿,大卸八塊高雄文化中心的蔣銅像。(圖/翻攝自阿波羅新聞網)

 

這涉及了政治神話的締造。蔣介石看魚力爭上游而有所啟發,養成了堅毅的個性,固然已被揭穿是一虛構的情境;但眾人不是也早就知道,華盛頓幼年砍倒櫻桃樹,誠實向父親認罪的典範,完全是杜撰出來的嗎?在一個國家與肇建它的人物之間,勢必要有一個論述的建築,讓這個人物的革命或起義,看起來彷彿是上天或神的旨意,以鞏固這個新生的國家。

 

中國古代亦復如此,商湯要伐桀,必須作「湯誓」,給自己出兵的藉口。他說:「非台小子敢行稱亂!有夏多罪」。不是我敢去作亂,而是夏朝已經作惡多端。他更說民間已在流傳這樣的詛咒:「時日曷喪,予與汝偕亡」。意思是,夏桀你這顆太陽,什麼時候滅掉呢?我願跟你一起死啊。這個所謂人民的心聲,其實未必是真的,但無非就是要塑造表明百姓已無法忍受暴君。

 

如今兩個美國國父遭到如今的下場,只不過是「神話」的必然,既有神話的建構,也就必有神話的崩解。而兩人神話崩解的源頭竟就在於他們被建造為神話的那一瑰麗的價值:人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被推倒的雕像中赫然有美國的第一任與第三任的總統喬治.華盛頓(右)與湯瑪斯.傑佛遜,這些在台灣的教科書上鼎鼎大名、幾如神人的名字,怎麼會招致這種待遇呢?(圖/翻攝自維基百科,優傳媒合成)

 

傑佛遜就是寫下《獨立宣言》裡這句最響亮的文字的起草者,但如今,他的曾了好幾次的曾孫卻寫文章支持「黑命貴」的行動,他說:這個男人生前曾擁有超過600名奴隸,並與其中一名奴隸海明斯(Sally Hemings)至少生育了六個子女。

 

他說,這個男人曾在為美國奠基的《獨立宣言》中寫下「人人生而平等」,卻從沒有為實現這個理想而努力奮鬥過。終其一生,除了海明斯的家人,他都沒有解放過任何奴隸。

 

華盛頓也不遑多讓,他於1799年去世時,仍蓄有318個黑奴,他只在死前立下遺囑,希望由他的妻子瑪莎.華盛頓代他釋放所有所蓄的黑奴。但瑪莎三年後也跟著死了,她還是將黑奴留給她的繼承人,沒有放掉一個。

 

華盛頓在1789年當上第一任美國總統,兩個任期的總統辦公地分別在紐約與費城,其實當時北方有些地方已在廢除奴隸,華盛頓與法國的廢奴主義者拉法葉書信往來,後者也勸他釋放所蓄的黑奴,但華盛頓卻終其一生都沒有這麼做。

 

他的眾多奴隸中,只有一個年輕的女黑奴奧妮.賈奇(Ona Judge)曾經成功地逃走,那是因為他的夫人瑪莎想將她作為孫女的陪嫁品,促使她決定冒險一試,但華盛頓竟然追捕了她三年,在死前三個月都還在積極想去抓她回來。

 

《華盛頓一家》,右後方站立者為一名奴隸。(愛德華·薩維奇繪製,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從華盛頓與傑佛遜的偽善,可以進一步看穿整個關於美國作為聯邦共和、民主自由的政治敘事,其實是一座精密布置的神話叢林與迷宮,如果不能抽絲剝繭、細膩思考,可能就在其中迷失了。

 

像是包括「五月花號」是清教徒為了過其心目中的符合教義的生活,感恩節是跟向他們施捨食物的印第安人表達感恩的節日,甚至是林肯是為了解放黑奴而發動戰爭等等,都是為了將美國塑造為一個「例外論」的國家,一個如古代猶太民族一樣,是上帝特別揀選的完美國度!但只要深挖其中的歷程,真相卻往往醜陋而難堪,讓人不忍卒聞。

 

與華盛頓同樣擁有喬治這個名字的佛洛依德死在警察膝蓋之下時,卻讓人突然在一道縫隙中,窺見了詭秘的真實。(圖/翻攝自搜狐網)

 

神話可能是黏合一個國家非常重要的工具,「人人生而平等」的神話貫穿了美國兩百多年的歷史,確實讓美國人輕飄飄地自以為美國真是黃金的樂土,並且在像是珍珠港之後的戰爭中,讓美國人共同凝結在一起,擊退了像日本這樣的強大的敵人。但與華盛頓同樣擁有喬治這個名字的佛洛依德死在警察膝蓋之下時,卻讓人突然在一道縫隙中,窺見了詭秘的真實。

 

所謂的真實是,在一層光鮮的表層之下,其實多半是腐敗、沈淪的人心。羅伯斯庇爾是法國大革命崛起的領袖,但他腦海中曾經受壓迫的神聖的人民,讓他成了自以為可以替天行道的恐怖統治的屠夫。

 

現在的民進黨亦復如此,他們自稱代表了人民,是台灣民主的肇建者,但如今他們卻在狂啖這個國家。民主早已逃之夭夭,他們走下神壇的時間其實也不會太遠了。  

 

畫像中的莎莉·海明斯(Sally Hemings,左)和湯瑪斯.傑佛遜,兩人至少生育了六個子女。(圖/翻攝自觀察者網)

 

作者/張陌

 

“BLM”,中文稱為「黑命貴」或「黑命關天」的運動,一度出現了一個顯然會被台灣人感到突兀的行徑,他們潑漆、推倒、砸毀美國的「國父們」在各地的雕像,以至於整場運動被拿來與當年的中國文化大革命相提並論,稱之為「美式文革」。

 

被推倒的雕像中赫然有美國的第一任與第三任的總統喬治.華盛頓與湯瑪斯.傑佛遜,這些在台灣的教科書上鼎鼎大名、幾如神人的名字,怎麼會招致這種待遇呢?

 

雖然台灣也有砍蔣介石的頭的人,「去蔣」也曾是一場浩浩蕩蕩的運動,但它的背後有民進黨系統性的支持,如今要出任監院院長的陳菊,就曾以市長之姿,大卸八塊高雄文化中心的蔣銅像。但「去蔣」好歹是用「二二八屠夫」之類的胡謅歷史為名義,華盛頓與傑佛遜從來就是美國這個山巔之城的國家英雄般的人物,是民主最偉大的代名詞,怎麼可能會遭到「去華」、「去傑」的命運?

 

雖然台灣也有砍蔣介石的頭的人,「去蔣」也曾是一場浩浩蕩蕩的運動,但它的背後有民進黨系統性的支持,如今要出任監院院長的陳菊,就曾以市長之姿,大卸八塊高雄文化中心的蔣銅像。(圖/翻攝自阿波羅新聞網)

 

這涉及了政治神話的締造。蔣介石看魚力爭上游而有所啟發,養成了堅毅的個性,固然已被揭穿是一虛構的情境;但眾人不是也早就知道,華盛頓幼年砍倒櫻桃樹,誠實向父親認罪的典範,完全是杜撰出來的嗎?在一個國家與肇建它的人物之間,勢必要有一個論述的建築,讓這個人物的革命或起義,看起來彷彿是上天或神的旨意,以鞏固這個新生的國家。

 

中國古代亦復如此,商湯要伐桀,必須作「湯誓」,給自己出兵的藉口。他說:「非台小子敢行稱亂!有夏多罪」。不是我敢去作亂,而是夏朝已經作惡多端。他更說民間已在流傳這樣的詛咒:「時日曷喪,予與汝偕亡」。意思是,夏桀你這顆太陽,什麼時候滅掉呢?我願跟你一起死啊。這個所謂人民的心聲,其實未必是真的,但無非就是要塑造表明百姓已無法忍受暴君。

 

如今兩個美國國父遭到如今的下場,只不過是「神話」的必然,既有神話的建構,也就必有神話的崩解。而兩人神話崩解的源頭竟就在於他們被建造為神話的那一瑰麗的價值:人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被推倒的雕像中赫然有美國的第一任與第三任的總統喬治.華盛頓(右)與湯瑪斯.傑佛遜,這些在台灣的教科書上鼎鼎大名、幾如神人的名字,怎麼會招致這種待遇呢?(圖/翻攝自維基百科,優傳媒合成)

 

傑佛遜就是寫下《獨立宣言》裡這句最響亮的文字的起草者,但如今,他的曾了好幾次的曾孫卻寫文章支持「黑命貴」的行動,他說:這個男人生前曾擁有超過600名奴隸,並與其中一名奴隸海明斯(Sally Hemings)至少生育了六個子女。

 

他說,這個男人曾在為美國奠基的《獨立宣言》中寫下「人人生而平等」,卻從沒有為實現這個理想而努力奮鬥過。終其一生,除了海明斯的家人,他都沒有解放過任何奴隸。

 

華盛頓也不遑多讓,他於1799年去世時,仍蓄有318個黑奴,他只在死前立下遺囑,希望由他的妻子瑪莎.華盛頓代他釋放所有所蓄的黑奴。但瑪莎三年後也跟著死了,她還是將黑奴留給她的繼承人,沒有放掉一個。

 

華盛頓在1789年當上第一任美國總統,兩個任期的總統辦公地分別在紐約與費城,其實當時北方有些地方已在廢除奴隸,華盛頓與法國的廢奴主義者拉法葉書信往來,後者也勸他釋放所蓄的黑奴,但華盛頓卻終其一生都沒有這麼做。

 

他的眾多奴隸中,只有一個年輕的女黑奴奧妮.賈奇(Ona Judge)曾經成功地逃走,那是因為他的夫人瑪莎想將她作為孫女的陪嫁品,促使她決定冒險一試,但華盛頓竟然追捕了她三年,在死前三個月都還在積極想去抓她回來。

 

《華盛頓一家》,右後方站立者為一名奴隸。(愛德華·薩維奇繪製,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從華盛頓與傑佛遜的偽善,可以進一步看穿整個關於美國作為聯邦共和、民主自由的政治敘事,其實是一座精密布置的神話叢林與迷宮,如果不能抽絲剝繭、細膩思考,可能就在其中迷失了。

 

像是包括「五月花號」是清教徒為了過其心目中的符合教義的生活,感恩節是跟向他們施捨食物的印第安人表達感恩的節日,甚至是林肯是為了解放黑奴而發動戰爭等等,都是為了將美國塑造為一個「例外論」的國家,一個如古代猶太民族一樣,是上帝特別揀選的完美國度!但只要深挖其中的歷程,真相卻往往醜陋而難堪,讓人不忍卒聞。

 

與華盛頓同樣擁有喬治這個名字的佛洛依德死在警察膝蓋之下時,卻讓人突然在一道縫隙中,窺見了詭秘的真實。(圖/翻攝自搜狐網)

 

神話可能是黏合一個國家非常重要的工具,「人人生而平等」的神話貫穿了美國兩百多年的歷史,確實讓美國人輕飄飄地自以為美國真是黃金的樂土,並且在像是珍珠港之後的戰爭中,讓美國人共同凝結在一起,擊退了像日本這樣的強大的敵人。但與華盛頓同樣擁有喬治這個名字的佛洛依德死在警察膝蓋之下時,卻讓人突然在一道縫隙中,窺見了詭秘的真實。

 

所謂的真實是,在一層光鮮的表層之下,其實多半是腐敗、沈淪的人心。羅伯斯庇爾是法國大革命崛起的領袖,但他腦海中曾經受壓迫的神聖的人民,讓他成了自以為可以替天行道的恐怖統治的屠夫。

 

現在的民進黨亦復如此,他們自稱代表了人民,是台灣民主的肇建者,但如今他們卻在狂啖這個國家。民主早已逃之夭夭,他們走下神壇的時間其實也不會太遠了。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