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新聞背後》胡志強、林佳龍、盧秀燕 誰比較聰明?─兼論團隊與用人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人物新探
台中新聞背後》胡志強、林佳龍、盧秀燕 誰比較聰明?─兼論團隊與用人
2020-07-13 10:00:00
A+
A
A-

 

從胡志強、林佳龍、盧秀燕(由左至右)三個人主持市政會議的情況來看,胡志強在掌握各局處業務、進行裁處、下達決策的過程,確實比較聰明。(圖/優傳媒合成)

 

作者/劉東皋(《中報雜誌》總編輯)

 

近二十年台中市歷任三位市長,胡志強總共當了十三年,林佳龍四年,盧秀燕則快滿兩年。如果不考慮縣市合併前胡志強的任期,自台中合併成為直轄市以來近十年,也經歷了這三位市長,然這三位市長,到底誰比較聰明?

 

所謂聰明,當然不是指誰的智商最高、或誰最會讀書,否則,沒有取得國外名校博士的盧秀燕,豈不立刻輸一大截?依據耶魯大學心理系教授Robert J. Sternberg所提出的智力三元論(Triarchic Theory of Intelligence, 1985),人的智力不僅來自於智商,還包括經驗能力以及適應環境的整合創造能力。就市政治理能力而言,會讀書考試的人不見得比較聰明,也不見得比較有能力;這樣的人可能缺乏經驗累積的另一種智力,以及因應環境的整合創造能(智)力。

 

月前與一名台中市府官員聊起三位市長到底誰比較聰明?這位從基層幹起,在市府已快三十年的資深公務人員說,他認為沒有人像胡志強那麼聰明。從胡志強、林佳龍、盧秀燕三個人主持市政會議的情況來看,胡志強在掌握各局處業務、進行裁處、下達決策的過程,確實比較聰明。或許有人質疑,胡志強終究擔任了十三年的市長,對於市政的經驗、熟悉度等,當然比林、盧好了。這就回到上述所說的智力三元論了,人的智力不是只有智商,還包括實務與整合創造之能力。

 

資深公務員覺得胡聰明

 

至於林佳龍與盧秀燕又是誰比較聰明?如果以洋墨水來看,林佳龍比盧秀燕多一些;但還是那句話,當過六屆立委的盧秀燕,確實比只選上一屆立委的林佳龍,在表達、回應事情上,更為精確與順暢。

 

不過,表達與掌握事情的能力,難道可以等同做事能力嗎?有些人至今仍認為,林佳龍很努力的在跑(在做事),感覺比盧秀燕好。胡志強在縣市合併當上第一屆直轄市長後,確實較難以遠途跋涉,有人便以他的健康為由,認為他已無法常跑縣區地方了。因此,純以合併之後來看,林佳龍確實跑得很勤。但做事有沒有努力,與有沒有成效,又是兩回事。

 

日前台中市議會第三屆第三次定期會剛結束,在會期中,包括藍綠議員,都曾以盧秀燕為何民調老是吊車尾提出質詢,他們問,每次都說民調只供參考,也都說團隊已經很努力,但民調為什麼低的原因,到底有沒有去找出來、或提出改善方案?不是團隊各自悶頭做事!國民黨議員李中甚至點名數位一級主管,如果只想做事務官、批公文,不如回學校教書就好!

 

努力不等於成效    看團隊有沒有做對事

 

做事有沒有成效,看選舉結果就可以了解一、二。胡志強競選連任時,輸給林佳龍二十一萬票;待林佳龍競選連任時,又輸了盧秀燕二十一萬票。胡或林大輸的原因雖各有不同,但顯然,一個人的努力勤跑,並不能讓民眾感受到有做對事、或把事情做對。要做對事情、並把事情做好,重點就在於其所用的團隊。

 

團隊好壞,有各種區別方式;而其中一種方式是,團隊中的人,到底是好人多、壞人多、還是爛人多。我曾經與林佳龍團隊一名只當了兩年的局長說,林團隊中有好人,像你;但也有壞人,更有爛人。他回我說,確實有壞人,並指名了某個人。我則直接指出其中另一個爛人。

 

這是在林佳龍與盧秀燕選舉投票前不到兩個星期的對話。之所以會有這場對話,是這位前局長曾託我一件事;而且為了要我幫忙,還鄭重其事地與其所成立的協會秘書長,請我到長榮桂冠酒店吃午餐。他所成立的協會,希望在選前邀請一些環保、環工界的學者專家出面召開記者會並連署,表明對林佳龍任內在環保空污治理方面的肯定與支持,其後將連署書以廣告方式刊登在聯合、中時、自由與新新聞周刊。與這幾家媒體聯繫,請我能夠協助出力。

 

因我也是協會成員,自然義不容辭一口答應;但我也告訴他們,由於秘書長與自由時報相識,我可以代為聯絡聯合、中時與新新聞。

 

壞人爛人混雜   敗壞市長努力

 

我曾在「新新聞」工作過,所以即時連絡舊時同仁以最優惠價格提供刊登報價;另外兩報則因與業務單位不熟,我特別打電話給兩報的特派員,請他們幫忙了解刊登版位等事項。沒想到才聯絡好,那名環境協會理事長卻回我說,「上面」要全部取消,改請另一個廣播媒體負責。

 

我問說,上面是誰?他說是林佳龍競選總部的主管。我一聽便嚴肅的回他說,我因為信任他的人格,才答應幫忙聯絡;而今兩報一刊都已同意幫忙;甚至新新聞的舊同仁已任副總,還費心上了簽,去除所有的附加獎金,以最優惠價格提供報價。現在才通知取消對別人很不禮貌。

 

我說,如果事先知道他還要等上面同意;而他所謂的上面,指的還是那位競選總部主管,我一開始就不會答應幫忙這件事。因為我完全不信任那個人,我與他之間有一段故事。

 

林佳龍上任市長不久我就接觸過競選總部這個人;當時是他在市府的主管要我和此人洽談,但我對他的態度與言行的印象很差,便只與他的主管聯絡公務事項,根本不想和此人打交道。

 

第二次接觸,發生在我幫忙台北一家報社爭取台中花博的廣宣,為此我先洽請新聞局局長卓冠廷協助,卓局長也即時請新聞局聯繫窗口和我聯絡;但隔了幾天,這位聯絡人員回我說,因為花博即將開幕,預算都已排定,她請我另和競選總部聯絡。我接著便洽請競選總部的一位馬妞協助,她幫我聯絡了總部主管,恰恰就是我原本就不信任的那位人士。約了時間,到了競選總部,他的表達方式和態度還是那種樣子,說預算僅有幾萬元,不會有台北總社報價的那麼多。我回說都無所謂,我是幫這家報社爭取,有多少算多少,我也從不勉強。但在我請報社更換報價內容再轉給馬妞後,從此便沒有消息,直到選舉結束、總部人去樓空,也沒有任何一句回話!

 

我告訴那位請我幫忙聯絡新聞媒體的協會理事長說,如果知道是這個態度惡劣、講話又不算數的人是他所謂的「上面」,我怎麼可能答應幫忙!

 

有戰功無才德   恐拿雞毛當令箭

 

一個市長,對於所用的團隊成員之好壞,應該要有全面性的考察。尤其,有些人只是在打選戰時有戰功,但能力與才德不足以擔重任,大都只會拿著雞毛當令箭,在外耀武揚威。一個市長每天在外面到處勤跑,與人為善,所用的政務官與機要,卻對外耍官威惹人厭,把人都得罪光。大輸二十一萬票,只是剛剛好!

 

多數公務人員,不論做事能力、心態、或意識型態如何,對外總還會表達一定的禮貌。這一點,應該屬胡志強時代最好。推其原因,可能是胡在領導統御能力上比較強,加上他前後當了十三年市長,掌握市政程度高,各局處長也不願或不敢欺他;公務人員的對外禮節,有相當程度的貫徹。

 

而多數政務官與機要人員來自民間,若品格差,態度惡劣,或有自以為是的專業傲慢;也不清楚自己應是市長的一半分身、對外等於代表市長(應是市長特別任用之人,在外人格行事之好壞,別人會把帳算在市長頭上),還在外耍官威,胡作非為,甚至在私人情感上搞七捻三,等於是在敗壞市長的形象。

 

胡志強不當爛好人

 

在擔任「新新聞」台中特派員期間,有一次專訪胡志強,為何馬英九身邊的愛將林益世、賴素如會恃權貪污?馬英九不是最喜歡說「子率以正,孰敢不正」嗎?胡志強回答說,他們(指那些貪污、胡作非為的人)是在欺負好人。

 

胡志強這句好人,應該另有含意,指的是爛好人。否則,難道胡志強會以為自己是壞人,所以身邊的人才不敢欺他?一個好人對身邊胡作非為的人不敢加以糾正或汰除,只會讓惡人看破手腳,而更加胡作非為。

 

盧秀燕前年剛上台時,就曾要求新任政務官對外要態度良好。多數政務官也都不敢欺盧;而且,既有的台中資深政務官也大都能肆應有節,惟仍有少數政務官,真的把自己當事務官做了,遇事能免則免。

 

三、四月疫情期間,與一位朋友在某市場用地上的火鍋餐廳用餐,聽聞餐廳負責人為了反映租金問題曾聯絡經發局長張峯源,但張一直未同意見面,也未加以回覆。最後雖然市場用地租金通案降到五成,然而這位業者會為此「德政」心存感謝嗎?假若這位政務官,抽個三分鐘,打個電話給對方,解釋市府還在通案檢討政策中;加以如今防疫事忙,實在歉難會面,業者豈不感到窩心而為盧慶幸得人嗎?

 

政務官應是市長溝通民意的分身

 

這可能只是單一個案,人也難免會有忙碌或疏忽的情況。但不久前一名國民黨女性議員在議會質詢時,也點名說,她請勞工局長、經發局長到她選區向民眾及中小企業說明政府紓困措施,勞工局長吳威志親自到場,但經發局長卻未到;她請張峯源日後對於這種需要向選民說明政策的場合,應親自到場。

 

她表達得很婉轉,但顯然,議員之不得不特別在議場提出,已經有相當的情緒了。如果連同黨議員認為重要的會議場合,都難以請得動政務官,則有事反映的市民,想要接到一通回電,自然更加困難了。

 

政務官應有對外說明政策與和市民溝通聯繫的職責,因為,他還代表了市長以及是市長對外重要的溝通管道。如果遇事什麼都不答,或不會答,或玩神秘搞私心,或對善良百姓耍官僚卻對土豪劣紳巴結親熱,則再怎麼表現親民、大打媽媽市長形象,廣大市民會買帳嗎?

 

或許,一些從台北下來的政務官,是盧秀燕去年九月重磅調整人事時才延攬到府,對盧秀燕剛上任時的宣示不甚了解。但不論有如何不同的養成過程,一旦加入團隊,諸如,「我對外其實就是代表盧市長」,便應該在政務官中形成一種共識;而既然盧秀燕是以「媽媽市長」的親切形象為訴求,她的政務官起碼就該要有「溫暖親和的基本禮貌」。

 

對於市長理念   政務官應有共識

 

我曾請教過也是期中再次進入市府的副市長黃國榮,以前胡或林的時代,都曾舉辦過一級主管的共識營,不知盧是否辦過類似的培訓?但黃的印象裡似乎並沒有。如果政務官對於市長某些重要理念、行事準則、倫理或道德標準的期待,沒有共識,則不同背景個性的政務官便有極大的可能各行其是,有人恃寵而驕,有人恃權而傲慢。

 

總體而言,胡志強的確有他的聰明之處。但他的聰明不僅來自於所謂的智商,他長期外交官與黨政要職的歷練,尤其擔任過最長任期的市長,讓他在擘劃市政、掌握政務、領導統御及貫徹執行上,都顯示了一定的聰明才智。不過他擔任市長太久,有人從小學到大學聽到的市長都是胡志強,到了有投票權的時候,可能就不想投他了。

 

或許,林佳龍真的很努力,但團隊用人及領導,才是一個城市CEO的重中之重。如果在台灣已經民主化三十年的今天,政務用人,還在搞梁山泊、打游擊戰那一套,好人、壞人、爛人齊聚一堂,最後通常是爛人胡搞、小人得志,搞得自己江山拱手讓人。

 

盧秀燕有心改正林佳龍時期的用人弊病,本身也有六任立委的問政經驗;但總要切記胡志強的一句話,自己可以當好人(媽媽通常是好人),但千萬不要成了被身邊爛人欺負的爛好人! 

 

從胡志強、林佳龍、盧秀燕(由左至右)三個人主持市政會議的情況來看,胡志強在掌握各局處業務、進行裁處、下達決策的過程,確實比較聰明。(圖/優傳媒合成)

 

作者/劉東皋(《中報雜誌》總編輯)

 

近二十年台中市歷任三位市長,胡志強總共當了十三年,林佳龍四年,盧秀燕則快滿兩年。如果不考慮縣市合併前胡志強的任期,自台中合併成為直轄市以來近十年,也經歷了這三位市長,然這三位市長,到底誰比較聰明?

 

所謂聰明,當然不是指誰的智商最高、或誰最會讀書,否則,沒有取得國外名校博士的盧秀燕,豈不立刻輸一大截?依據耶魯大學心理系教授Robert J. Sternberg所提出的智力三元論(Triarchic Theory of Intelligence, 1985),人的智力不僅來自於智商,還包括經驗能力以及適應環境的整合創造能力。就市政治理能力而言,會讀書考試的人不見得比較聰明,也不見得比較有能力;這樣的人可能缺乏經驗累積的另一種智力,以及因應環境的整合創造能(智)力。

 

月前與一名台中市府官員聊起三位市長到底誰比較聰明?這位從基層幹起,在市府已快三十年的資深公務人員說,他認為沒有人像胡志強那麼聰明。從胡志強、林佳龍、盧秀燕三個人主持市政會議的情況來看,胡志強在掌握各局處業務、進行裁處、下達決策的過程,確實比較聰明。或許有人質疑,胡志強終究擔任了十三年的市長,對於市政的經驗、熟悉度等,當然比林、盧好了。這就回到上述所說的智力三元論了,人的智力不是只有智商,還包括實務與整合創造之能力。

 

資深公務員覺得胡聰明

 

至於林佳龍與盧秀燕又是誰比較聰明?如果以洋墨水來看,林佳龍比盧秀燕多一些;但還是那句話,當過六屆立委的盧秀燕,確實比只選上一屆立委的林佳龍,在表達、回應事情上,更為精確與順暢。

 

不過,表達與掌握事情的能力,難道可以等同做事能力嗎?有些人至今仍認為,林佳龍很努力的在跑(在做事),感覺比盧秀燕好。胡志強在縣市合併當上第一屆直轄市長後,確實較難以遠途跋涉,有人便以他的健康為由,認為他已無法常跑縣區地方了。因此,純以合併之後來看,林佳龍確實跑得很勤。但做事有沒有努力,與有沒有成效,又是兩回事。

 

日前台中市議會第三屆第三次定期會剛結束,在會期中,包括藍綠議員,都曾以盧秀燕為何民調老是吊車尾提出質詢,他們問,每次都說民調只供參考,也都說團隊已經很努力,但民調為什麼低的原因,到底有沒有去找出來、或提出改善方案?不是團隊各自悶頭做事!國民黨議員李中甚至點名數位一級主管,如果只想做事務官、批公文,不如回學校教書就好!

 

努力不等於成效    看團隊有沒有做對事

 

做事有沒有成效,看選舉結果就可以了解一、二。胡志強競選連任時,輸給林佳龍二十一萬票;待林佳龍競選連任時,又輸了盧秀燕二十一萬票。胡或林大輸的原因雖各有不同,但顯然,一個人的努力勤跑,並不能讓民眾感受到有做對事、或把事情做對。要做對事情、並把事情做好,重點就在於其所用的團隊。

 

團隊好壞,有各種區別方式;而其中一種方式是,團隊中的人,到底是好人多、壞人多、還是爛人多。我曾經與林佳龍團隊一名只當了兩年的局長說,林團隊中有好人,像你;但也有壞人,更有爛人。他回我說,確實有壞人,並指名了某個人。我則直接指出其中另一個爛人。

 

這是在林佳龍與盧秀燕選舉投票前不到兩個星期的對話。之所以會有這場對話,是這位前局長曾託我一件事;而且為了要我幫忙,還鄭重其事地與其所成立的協會秘書長,請我到長榮桂冠酒店吃午餐。他所成立的協會,希望在選前邀請一些環保、環工界的學者專家出面召開記者會並連署,表明對林佳龍任內在環保空污治理方面的肯定與支持,其後將連署書以廣告方式刊登在聯合、中時、自由與新新聞周刊。與這幾家媒體聯繫,請我能夠協助出力。

 

因我也是協會成員,自然義不容辭一口答應;但我也告訴他們,由於秘書長與自由時報相識,我可以代為聯絡聯合、中時與新新聞。

 

壞人爛人混雜   敗壞市長努力

 

我曾在「新新聞」工作過,所以即時連絡舊時同仁以最優惠價格提供刊登報價;另外兩報則因與業務單位不熟,我特別打電話給兩報的特派員,請他們幫忙了解刊登版位等事項。沒想到才聯絡好,那名環境協會理事長卻回我說,「上面」要全部取消,改請另一個廣播媒體負責。

 

我問說,上面是誰?他說是林佳龍競選總部的主管。我一聽便嚴肅的回他說,我因為信任他的人格,才答應幫忙聯絡;而今兩報一刊都已同意幫忙;甚至新新聞的舊同仁已任副總,還費心上了簽,去除所有的附加獎金,以最優惠價格提供報價。現在才通知取消對別人很不禮貌。

 

我說,如果事先知道他還要等上面同意;而他所謂的上面,指的還是那位競選總部主管,我一開始就不會答應幫忙這件事。因為我完全不信任那個人,我與他之間有一段故事。

 

林佳龍上任市長不久我就接觸過競選總部這個人;當時是他在市府的主管要我和此人洽談,但我對他的態度與言行的印象很差,便只與他的主管聯絡公務事項,根本不想和此人打交道。

 

第二次接觸,發生在我幫忙台北一家報社爭取台中花博的廣宣,為此我先洽請新聞局局長卓冠廷協助,卓局長也即時請新聞局聯繫窗口和我聯絡;但隔了幾天,這位聯絡人員回我說,因為花博即將開幕,預算都已排定,她請我另和競選總部聯絡。我接著便洽請競選總部的一位馬妞協助,她幫我聯絡了總部主管,恰恰就是我原本就不信任的那位人士。約了時間,到了競選總部,他的表達方式和態度還是那種樣子,說預算僅有幾萬元,不會有台北總社報價的那麼多。我回說都無所謂,我是幫這家報社爭取,有多少算多少,我也從不勉強。但在我請報社更換報價內容再轉給馬妞後,從此便沒有消息,直到選舉結束、總部人去樓空,也沒有任何一句回話!

 

我告訴那位請我幫忙聯絡新聞媒體的協會理事長說,如果知道是這個態度惡劣、講話又不算數的人是他所謂的「上面」,我怎麼可能答應幫忙!

 

有戰功無才德   恐拿雞毛當令箭

 

一個市長,對於所用的團隊成員之好壞,應該要有全面性的考察。尤其,有些人只是在打選戰時有戰功,但能力與才德不足以擔重任,大都只會拿著雞毛當令箭,在外耀武揚威。一個市長每天在外面到處勤跑,與人為善,所用的政務官與機要,卻對外耍官威惹人厭,把人都得罪光。大輸二十一萬票,只是剛剛好!

 

多數公務人員,不論做事能力、心態、或意識型態如何,對外總還會表達一定的禮貌。這一點,應該屬胡志強時代最好。推其原因,可能是胡在領導統御能力上比較強,加上他前後當了十三年市長,掌握市政程度高,各局處長也不願或不敢欺他;公務人員的對外禮節,有相當程度的貫徹。

 

而多數政務官與機要人員來自民間,若品格差,態度惡劣,或有自以為是的專業傲慢;也不清楚自己應是市長的一半分身、對外等於代表市長(應是市長特別任用之人,在外人格行事之好壞,別人會把帳算在市長頭上),還在外耍官威,胡作非為,甚至在私人情感上搞七捻三,等於是在敗壞市長的形象。

 

胡志強不當爛好人

 

在擔任「新新聞」台中特派員期間,有一次專訪胡志強,為何馬英九身邊的愛將林益世、賴素如會恃權貪污?馬英九不是最喜歡說「子率以正,孰敢不正」嗎?胡志強回答說,他們(指那些貪污、胡作非為的人)是在欺負好人。

 

胡志強這句好人,應該另有含意,指的是爛好人。否則,難道胡志強會以為自己是壞人,所以身邊的人才不敢欺他?一個好人對身邊胡作非為的人不敢加以糾正或汰除,只會讓惡人看破手腳,而更加胡作非為。

 

盧秀燕前年剛上台時,就曾要求新任政務官對外要態度良好。多數政務官也都不敢欺盧;而且,既有的台中資深政務官也大都能肆應有節,惟仍有少數政務官,真的把自己當事務官做了,遇事能免則免。

 

三、四月疫情期間,與一位朋友在某市場用地上的火鍋餐廳用餐,聽聞餐廳負責人為了反映租金問題曾聯絡經發局長張峯源,但張一直未同意見面,也未加以回覆。最後雖然市場用地租金通案降到五成,然而這位業者會為此「德政」心存感謝嗎?假若這位政務官,抽個三分鐘,打個電話給對方,解釋市府還在通案檢討政策中;加以如今防疫事忙,實在歉難會面,業者豈不感到窩心而為盧慶幸得人嗎?

 

政務官應是市長溝通民意的分身

 

這可能只是單一個案,人也難免會有忙碌或疏忽的情況。但不久前一名國民黨女性議員在議會質詢時,也點名說,她請勞工局長、經發局長到她選區向民眾及中小企業說明政府紓困措施,勞工局長吳威志親自到場,但經發局長卻未到;她請張峯源日後對於這種需要向選民說明政策的場合,應親自到場。

 

她表達得很婉轉,但顯然,議員之不得不特別在議場提出,已經有相當的情緒了。如果連同黨議員認為重要的會議場合,都難以請得動政務官,則有事反映的市民,想要接到一通回電,自然更加困難了。

 

政務官應有對外說明政策與和市民溝通聯繫的職責,因為,他還代表了市長以及是市長對外重要的溝通管道。如果遇事什麼都不答,或不會答,或玩神秘搞私心,或對善良百姓耍官僚卻對土豪劣紳巴結親熱,則再怎麼表現親民、大打媽媽市長形象,廣大市民會買帳嗎?

 

或許,一些從台北下來的政務官,是盧秀燕去年九月重磅調整人事時才延攬到府,對盧秀燕剛上任時的宣示不甚了解。但不論有如何不同的養成過程,一旦加入團隊,諸如,「我對外其實就是代表盧市長」,便應該在政務官中形成一種共識;而既然盧秀燕是以「媽媽市長」的親切形象為訴求,她的政務官起碼就該要有「溫暖親和的基本禮貌」。

 

對於市長理念   政務官應有共識

 

我曾請教過也是期中再次進入市府的副市長黃國榮,以前胡或林的時代,都曾舉辦過一級主管的共識營,不知盧是否辦過類似的培訓?但黃的印象裡似乎並沒有。如果政務官對於市長某些重要理念、行事準則、倫理或道德標準的期待,沒有共識,則不同背景個性的政務官便有極大的可能各行其是,有人恃寵而驕,有人恃權而傲慢。

 

總體而言,胡志強的確有他的聰明之處。但他的聰明不僅來自於所謂的智商,他長期外交官與黨政要職的歷練,尤其擔任過最長任期的市長,讓他在擘劃市政、掌握政務、領導統御及貫徹執行上,都顯示了一定的聰明才智。不過他擔任市長太久,有人從小學到大學聽到的市長都是胡志強,到了有投票權的時候,可能就不想投他了。

 

或許,林佳龍真的很努力,但團隊用人及領導,才是一個城市CEO的重中之重。如果在台灣已經民主化三十年的今天,政務用人,還在搞梁山泊、打游擊戰那一套,好人、壞人、爛人齊聚一堂,最後通常是爛人胡搞、小人得志,搞得自己江山拱手讓人。

 

盧秀燕有心改正林佳龍時期的用人弊病,本身也有六任立委的問政經驗;但總要切記胡志強的一句話,自己可以當好人(媽媽通常是好人),但千萬不要成了被身邊爛人欺負的爛好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