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東南亞》緬甸軍方對中方支持民地武表達不滿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梁東屏@東南亞》緬甸軍方對中方支持民地武表達不滿
2020-07-12 07:00:00
A+
A
A-

 

若開軍(Arakan Army)。(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梁東屏

 

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良不久之前參加俄羅斯戰勝納粹七十五週年「勝利日」活動,他在接受俄羅斯國營「明星新聞社(ZVEZDA)」訪問時呼籲國際間應該進行合作,共同打擊恐怖主義;同時話鋒一轉指出,「一個國家也許有能力在它的土地上壓制恐怖主義,但如果有強大的力量在背後支撐這些恐怖組織,那麼,單靠這個國家本身的力量,也許就辦不到」。

 

敏昂良當時並未明說他口中的恐怖組織以及背後強大的力量究竟為何?但隨行的緬甸軍方發言人兆敏敦准將事後很明確地指出,敏昂良口中的恐怖組織就是若開軍(Arakan Army)和若開邦羅興亞拯救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uon Army)。雖然兆敏敦並未進一步說明「背後強大的力量」何所指,但點明了前述兩個「恐怖組織」,敏昂良口中的「背後強大的力量」也就呼之欲出了。簡單地說,那就是「中國」。

 

長久以來,緬甸軍方一直認為中國為活躍於中、緬邊界的民族地方武力(民地武)以及近年來在若開邦興起的若開軍提供武器及其他援助,但都沒有明說。這次敏昂良以國防軍總司令的身份在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暗示」,已經是個相當不尋常之舉。

 

若開邦羅興亞拯救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uon Army)。(圖/翻攝自YouTube)

 

從緬甸前軍政府時代以來,中國與緬甸的關係一向十分密切,民選政府於二零一五年上台之後,雙方關係也相當良好,中方甚至主動介入緬甸(與各地民地武)的和平進程。但弔詭的是,緬甸軍方的許多高層領導人也認為中方不可信任,因為他們確信中方玩的是兩面手法,亦即一方面協助緬甸政府與民地武進行各種談判,另一方面卻在暗中對民地武予以支助。

 

舉例來說,緬甸民地武組織「北方聯盟」二零一九年在彬烏倫發動攻擊,由於是首度在鄰近大城市地點進行攻擊,而且主要目標是當地的軍事學院,所以引起相當的震撼。而「北方聯盟」的三個組成份子德昂民族解放軍、緬甸民族民主解放軍,以及若開軍都和中國有相當密切的關係,特別是以果敢為基地的緬甸民族民主解放軍,基本上全部都是華人。

 

緬甸軍方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及二零二零年一月間在北撣邦抄獲大量武器及軍事物資,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中國製造。敏昂良本人則在會見中國亞洲事務特使孫國祥時當面指出,緬甸北部的民地武從中國購買武器。緬甸軍方也相信,若開軍利用手機、對講機、藍牙……引爆地雷的訓練以及設備,也都是來自中國。

 

緬甸軍方現在雖然已經用這種間接的方式表達不滿,但中方基於本身的利益,恐怕不會輕易放棄對緬甸境內民地武的支持。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若開軍(Arakan Army)。(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梁東屏

 

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良不久之前參加俄羅斯戰勝納粹七十五週年「勝利日」活動,他在接受俄羅斯國營「明星新聞社(ZVEZDA)」訪問時呼籲國際間應該進行合作,共同打擊恐怖主義;同時話鋒一轉指出,「一個國家也許有能力在它的土地上壓制恐怖主義,但如果有強大的力量在背後支撐這些恐怖組織,那麼,單靠這個國家本身的力量,也許就辦不到」。

 

敏昂良當時並未明說他口中的恐怖組織以及背後強大的力量究竟為何?但隨行的緬甸軍方發言人兆敏敦准將事後很明確地指出,敏昂良口中的恐怖組織就是若開軍(Arakan Army)和若開邦羅興亞拯救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uon Army)。雖然兆敏敦並未進一步說明「背後強大的力量」何所指,但點明了前述兩個「恐怖組織」,敏昂良口中的「背後強大的力量」也就呼之欲出了。簡單地說,那就是「中國」。

 

長久以來,緬甸軍方一直認為中國為活躍於中、緬邊界的民族地方武力(民地武)以及近年來在若開邦興起的若開軍提供武器及其他援助,但都沒有明說。這次敏昂良以國防軍總司令的身份在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暗示」,已經是個相當不尋常之舉。

 

若開邦羅興亞拯救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uon Army)。(圖/翻攝自YouTube)

 

從緬甸前軍政府時代以來,中國與緬甸的關係一向十分密切,民選政府於二零一五年上台之後,雙方關係也相當良好,中方甚至主動介入緬甸(與各地民地武)的和平進程。但弔詭的是,緬甸軍方的許多高層領導人也認為中方不可信任,因為他們確信中方玩的是兩面手法,亦即一方面協助緬甸政府與民地武進行各種談判,另一方面卻在暗中對民地武予以支助。

 

舉例來說,緬甸民地武組織「北方聯盟」二零一九年在彬烏倫發動攻擊,由於是首度在鄰近大城市地點進行攻擊,而且主要目標是當地的軍事學院,所以引起相當的震撼。而「北方聯盟」的三個組成份子德昂民族解放軍、緬甸民族民主解放軍,以及若開軍都和中國有相當密切的關係,特別是以果敢為基地的緬甸民族民主解放軍,基本上全部都是華人。

 

緬甸軍方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及二零二零年一月間在北撣邦抄獲大量武器及軍事物資,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中國製造。敏昂良本人則在會見中國亞洲事務特使孫國祥時當面指出,緬甸北部的民地武從中國購買武器。緬甸軍方也相信,若開軍利用手機、對講機、藍牙……引爆地雷的訓練以及設備,也都是來自中國。

 

緬甸軍方現在雖然已經用這種間接的方式表達不滿,但中方基於本身的利益,恐怕不會輕易放棄對緬甸境內民地武的支持。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