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國慶日的「大禮」 王幸男談「郵包炸彈案」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國慶日的「大禮」 王幸男談「郵包炸彈案」
2020-07-08 11:00:00
A+
A
A-

1970年王幸男赴美前拍的全家福照片。(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作者/陳婉真

 

7月4日美國國慶這一天,頂著南台灣的大太陽,來到前立委王幸男的住家,請他談談發生在44年前(1976年)的「郵包炸彈案」,44年來鮮少媒體公開談過這件對台灣政壇影響重大的事件。

 

事發當天也是國慶日,不過卻是10月10日中華民國國慶日,當時的台灣省政府主席謝東閔早上在台北家中,接到郵差送來的一個包裹,他順手把它打開,包裹瞬間爆炸,謝東閔的雙手及臉部都被炸傷,緊急送醫,結果左手截肢,右手大姆指也經過多次手術才搶救回來。

 

和謝東閔同時收到郵包炸彈的,還有李煥及黃杰。李煥在事隔十多年後才承認他那天也因為打開郵包手被炸傷了;黃杰的副官則在打開時,頭髮全被燒光,但這些新聞當時是全面封鎖的。

 

謝東閔手傷後恢復上班,帶領省政記者(含作者陳婉真等人)到他的故鄉二水參觀「公墓公園化」推動情形,他率先整理祖墳,移至背景中新建的納骨塔。鄉人傳說,他就是擅動祖墳,手才會被炸傷。省新聞處洗照片時卻把底片放反了,其實那時他的左手已截肢,右手姆指還包裹紗布。(圖/陳婉真翻攝)

 

「我買了6卷鞭炮、6個鋁製便當盒、6本《國語辭典》及簡單的工具,在1976年10月8日晚上入住台北市後車站附近的綠洲大飯店,我從半夜開始逐一把整卷鞭炮打開,再把一個個炮竹卷外包裝的紙撕開,將裡面的炸藥倒出來放在便當盒裡,等收集到足够的炸藥後,再把《國語辭典》挖空,放進便當盒,最後放上電池及閃光燈膽(引爆用),蓋上蓋子,再包裝好就完成了。」王幸男說。

 

王幸男表示,「我是國防部登記有案的神槍手,槍法很準;至於為什麼要自製郵包炸彈,而不用威力更強的炸藥的理由,是為了避免傷及無辜,我所寄送的對象都是經過選擇的,爆破的原理屬於陸軍的基本訓練,每個當過兵的人都會。倒是使用照相機的閃光燈燈膽,外加兩條線作為引信,是我自己想的,事後證明它簡單有效。」

 

王幸男受訪時的神情,近年妻子陳美霞過世後,他領養一頭台灣土狗做伴。(圖/曾芳珠攝)

 

製作過程比他原先預估的困難很多,因為每一個小炮竹卷的炸藥很少,要逐一把捲好的紙張反捲打開,才能倒出為數不多的炸藥,做到天亮時王幸男發現他的手已經起水泡;而用刀子挖空辭典也很費工夫,原本預計做6個郵包,最後只完成3個。另外3個預定寄出,卻因沒做好炸彈而逃過一劫的名單是:王昇、彭孟緝及沈之岳。王幸男說,他的首要目標原本是蔣經國,可惜找不到蔣的地址而作罷。

 

那個時代台北市的旅館很流行夜間由女中(女服務生)敲門,詢問房客要不要美女陪宿,王幸男在製作炸彈過程中也多次受到騷擾,當然他都回絕了,卻也難逃被抹黑說他開旅館召妓。

 

為了趕在10月10日當天讓收件人收到,王幸男匆匆收拾好所有工具物件後退房,9日上午趕到郵局寄出郵包,隨即搭機返回僑居地美國。

 

陸軍官校後補軍官班畢業的王幸男,在軍中服役3年,擔任運輸軍官,主要工作是派駐在火車站服務,由於厭惡台灣的填鴨式教育而移民美國。

 

那是1970年的事,剛好424刺蔣(經國)事件發生不久,王幸男目睹海外台灣留學生在營救黃文雄及鄭自才的過程中,大家雖然窮,卻都竭盡所能熱情捐款,讓兩人得以保釋,王幸男看在眼裡深受感動。

 

刺蔣次日紐約時報頭版大篇幅報導此事。(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他初到美國原本是想繼續讀書,也開始做些生意,並準備把妻小接到美國。但他很快認識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的妻舅林振昌,兩人相談甚歡,又受到黃文雄及鄭自才寧可犧牲大好前途行刺蔣經國事件的感召;加上在美國看台灣的問題,更深刻感受到蔣家戒嚴統治下台灣人的命運之悽慘,王幸男決定自行採取暴力制裁行動,並把這個決定告訴張燦鍙及林振昌。

 

「美國的立國精神認為,任何政府都有可能演變成獨裁政權,因此強調人民不但有權利、更有義務,以任何方式推翻不義的政府,這也是美國憲法保障人民擁有槍枝的重要精神,這種抗暴的精神和後來恐怖主義的無差別攻擊不一樣,424刺蔣和我當年的行為一樣,我們都經過評估,絕對不可傷及無辜。」他說。

 

1987年王幸男母親過世,獄方特准他回家奔喪,那也是和事發後一直無法回台的太太陳美霞,頭一次的重逢,夫妻相擁而泣,令人動容。(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考慮到大白天抱著幾個郵包,如果再戴上手套,可能更容易讓人起疑,王幸男在郵寄包裹時盡量只觸摸一處,事發後警備總部以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從引爆後殘存的郵包找到一枚指紋,經逐一比對役男的兵役資料後,確定是王幸男的指紋,並先行逮捕王幸男的父親、弟弟,以及好友莊國瑞等5位親友。

 

這時遠在美國的王幸男完全不知道已經被盯上,他的太太陳美霞帶著3名子女剛好在同一時間全家移民到美國,太太當然也不知道丈夫做了那件事。

 

1989年父親過世,這次李登輝政府不讓他返家奔喪,他為自己、也為鄭南榕自焚絕食43天後,被送往台東醫院急救,妻子陳美霞相伴。(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特務在得知王幸男曾和朋友約好到香港旅遊兼做生意,於是將計就計,逮捕了一名香港蔡姓商人的太太,並命蔡姓商人去機場接機,王幸男於1977年元月3日搭機到香港,蔡姓商人帶他到旅館辦好入住手續,王幸男隨即到珠寶街看貨,巧遇幾位父親的好友,從他們口中才得知父親及弟弟已被抓,他緊急請珠寶商協助更換旅館逃過特務的監視,並打電話回台灣詢問。家人在電話中不敢說,直到問到在霧峰當牧師的表哥施茂雄才敢告訴他實情,確認家人及好友都因他而被捕。

 

「那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抉擇。我獨自在旅館想過後,覺得自己做的事要自己承擔,不能拖累親友,因此告訴蔡先生,我們一起搭次日的國泰班機回台灣。」王幸男說。

 

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上街頭要求釋放王幸男,一連串的營救行動,終讓王幸男於坐牢13年5個月後獲釋。他是極少數沒有領到白色恐怖不當審判補償金的政治犯,因他而被捕的好友每人領到20萬元。(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王幸男提到,他們當初的評估是,「萬一遇到我反抗,就設法綁架回台灣;綁架不成當場格殺,他們沒有想到我會決定自己回去,算是任務出奇的順利。 」

 

「我坐上飛機後,環顧四周,整台國泰班機上坐的幾乎都是特務,到松山機場一下飛機,他們帶著我的被捕好友國瑞和金平站在樓梯口,我看他們兩人皮膚特別白,可以想像已經被禁錮一陣子了,內心更是不忍。」他說。

 

王幸男在綠島服刑時主動向獄方要求提供一小塊地供他種菜。(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王幸男被直接送到警備總部,後來陳文成也在同一間押房被偵訊。房間四周全鋪上厚厚的海綿,他只要求他們趕快釋放他的親友,並應允他會配合作筆錄,絕不逃避。

 

訊問過程中,他看到桌上有一個保溫水瓶,供偵訊人員泡茶用,工作人員每隔一段時間就進去加一次熱開水,王幸男心想,那是唯一能用來自殺的工具了。 他幾次藉機說要上廁所,想趁機喝下熱水,但辦案人員連上廁所都緊跟在旁邊。

 

最後一次工作人員又進去加滿熱開水,他心想這麼熱的水整瓶喝下去,應該足以致死,於是對偵訊人員說:「你們每次都派人跟在旁邊,害我無法小便,現在我該交代的也都說得差不多了,你們就讓我一個人去廁所吧。」他們果然答應了。

 

謝東閔故居現已無人居住,但戶長謝東閔名牌仍在。(圖/作者陳婉真攝)

 

王幸男緩步走向熱水瓶旁,拿起水瓶迅速倒在自己的嘴裡,一時整個臉部包括口鼻全被滾水燙傷,王幸男瞬間就昏厥倒地,意識模糊之間彷彿有人邊罵邊踢他,叫他別裝死。

 

第一時間他們先幫王幸男擦紅藥水,不久發現他狀況危急,已經無法呼吸,趕緊將他送三軍總醫院急救,並立即做氣切手術。由於從呼吸道到食道全部嚴重燙傷,足足有一個禮拜的時間,食道不斷從氣切孔噴出體液,在旁邊戒護的士兵常被噴得滿臉。

 

一星期後,院方開始讓他喝一口牛奶,因為食道嚴重阻塞,「差一點噎死!」王幸男說。

 

慢慢好轉後,王幸男被送往景美軍法看守所,他事後才知道,他那間獨居房的榻榻米底下,雙手雙腳伸張處各挖了一個孔洞,王幸男的手腳全被固定。那4個洞應該還存在,只是不知道景美人權園區的解說人員曉不曉得它的典故?

 

他只記得後來施明德說他偽裝自殺,他憤而提告,一名當初幫他插管的護士得知後主動打電話給王幸男說,她印象深刻的是,王幸男送醫時,因為頸部都燙爛了,插管困難,她都急哭了。必要時她願意出庭做證,可惜法官並未採納。

 

「郵包炸彈案」雖然消息全面封鎖,蔣經國卻因而提名謝東閔擔任副總統(1978-1984),這在蔣家天下的觀念裡,讓一個台灣人進入總統府擔任他的副手,那是不可思議的事。一般的看法是蔣經國為了彌補他的被炸,特別給予的補償。但因謝東閔年事已高,1984年改提名李登輝擔任副總統。蔣經國死後,李登輝依憲法接任為總統,才有後來所謂的「寧靜革命」、有今日的民主台灣。

 

二水鄉謝東閔故居。(圖/作者陳婉真攝)  

 

王幸男得以逃過死劫,被判處無期徒刑,主要是美國總統卡特重視人權,加上台獨聯盟在美國的奔走營救,使他得以在坐牢13年後活著走出黑牢。後來無論在擔任台南縣長陳唐山機要秘書,以及連任4屆立委,都有非常亮眼的成績表現。

 

問他假如人生能夠重來,會不會做同樣的事?他毫不猶豫說,如果條件相同,他會做同樣的選擇;但如果掌有行政權,可以為這個社會國家做更多事。

 

台灣的民主發展進程中,是這樣經由許多前輩冒死前仆後繼的努力所得來的,這事應列入史籍永誌不忘。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1970年王幸男赴美前拍的全家福照片。(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作者/陳婉真

 

7月4日美國國慶這一天,頂著南台灣的大太陽,來到前立委王幸男的住家,請他談談發生在44年前(1976年)的「郵包炸彈案」,44年來鮮少媒體公開談過這件對台灣政壇影響重大的事件。

 

事發當天也是國慶日,不過卻是10月10日中華民國國慶日,當時的台灣省政府主席謝東閔早上在台北家中,接到郵差送來的一個包裹,他順手把它打開,包裹瞬間爆炸,謝東閔的雙手及臉部都被炸傷,緊急送醫,結果左手截肢,右手大姆指也經過多次手術才搶救回來。

 

和謝東閔同時收到郵包炸彈的,還有李煥及黃杰。李煥在事隔十多年後才承認他那天也因為打開郵包手被炸傷了;黃杰的副官則在打開時,頭髮全被燒光,但這些新聞當時是全面封鎖的。

 

謝東閔手傷後恢復上班,帶領省政記者(含作者陳婉真等人)到他的故鄉二水參觀「公墓公園化」推動情形,他率先整理祖墳,移至背景中新建的納骨塔。鄉人傳說,他就是擅動祖墳,手才會被炸傷。省新聞處洗照片時卻把底片放反了,其實那時他的左手已截肢,右手姆指還包裹紗布。(圖/陳婉真翻攝)

 

「我買了6卷鞭炮、6個鋁製便當盒、6本《國語辭典》及簡單的工具,在1976年10月8日晚上入住台北市後車站附近的綠洲大飯店,我從半夜開始逐一把整卷鞭炮打開,再把一個個炮竹卷外包裝的紙撕開,將裡面的炸藥倒出來放在便當盒裡,等收集到足够的炸藥後,再把《國語辭典》挖空,放進便當盒,最後放上電池及閃光燈膽(引爆用),蓋上蓋子,再包裝好就完成了。」王幸男說。

 

王幸男表示,「我是國防部登記有案的神槍手,槍法很準;至於為什麼要自製郵包炸彈,而不用威力更強的炸藥的理由,是為了避免傷及無辜,我所寄送的對象都是經過選擇的,爆破的原理屬於陸軍的基本訓練,每個當過兵的人都會。倒是使用照相機的閃光燈燈膽,外加兩條線作為引信,是我自己想的,事後證明它簡單有效。」

 

王幸男受訪時的神情,近年妻子陳美霞過世後,他領養一頭台灣土狗做伴。(圖/曾芳珠攝)

 

製作過程比他原先預估的困難很多,因為每一個小炮竹卷的炸藥很少,要逐一把捲好的紙張反捲打開,才能倒出為數不多的炸藥,做到天亮時王幸男發現他的手已經起水泡;而用刀子挖空辭典也很費工夫,原本預計做6個郵包,最後只完成3個。另外3個預定寄出,卻因沒做好炸彈而逃過一劫的名單是:王昇、彭孟緝及沈之岳。王幸男說,他的首要目標原本是蔣經國,可惜找不到蔣的地址而作罷。

 

那個時代台北市的旅館很流行夜間由女中(女服務生)敲門,詢問房客要不要美女陪宿,王幸男在製作炸彈過程中也多次受到騷擾,當然他都回絕了,卻也難逃被抹黑說他開旅館召妓。

 

為了趕在10月10日當天讓收件人收到,王幸男匆匆收拾好所有工具物件後退房,9日上午趕到郵局寄出郵包,隨即搭機返回僑居地美國。

 

陸軍官校後補軍官班畢業的王幸男,在軍中服役3年,擔任運輸軍官,主要工作是派駐在火車站服務,由於厭惡台灣的填鴨式教育而移民美國。

 

那是1970年的事,剛好424刺蔣(經國)事件發生不久,王幸男目睹海外台灣留學生在營救黃文雄及鄭自才的過程中,大家雖然窮,卻都竭盡所能熱情捐款,讓兩人得以保釋,王幸男看在眼裡深受感動。

 

刺蔣次日紐約時報頭版大篇幅報導此事。(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他初到美國原本是想繼續讀書,也開始做些生意,並準備把妻小接到美國。但他很快認識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的妻舅林振昌,兩人相談甚歡,又受到黃文雄及鄭自才寧可犧牲大好前途行刺蔣經國事件的感召;加上在美國看台灣的問題,更深刻感受到蔣家戒嚴統治下台灣人的命運之悽慘,王幸男決定自行採取暴力制裁行動,並把這個決定告訴張燦鍙及林振昌。

 

「美國的立國精神認為,任何政府都有可能演變成獨裁政權,因此強調人民不但有權利、更有義務,以任何方式推翻不義的政府,這也是美國憲法保障人民擁有槍枝的重要精神,這種抗暴的精神和後來恐怖主義的無差別攻擊不一樣,424刺蔣和我當年的行為一樣,我們都經過評估,絕對不可傷及無辜。」他說。

 

1987年王幸男母親過世,獄方特准他回家奔喪,那也是和事發後一直無法回台的太太陳美霞,頭一次的重逢,夫妻相擁而泣,令人動容。(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考慮到大白天抱著幾個郵包,如果再戴上手套,可能更容易讓人起疑,王幸男在郵寄包裹時盡量只觸摸一處,事發後警備總部以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從引爆後殘存的郵包找到一枚指紋,經逐一比對役男的兵役資料後,確定是王幸男的指紋,並先行逮捕王幸男的父親、弟弟,以及好友莊國瑞等5位親友。

 

這時遠在美國的王幸男完全不知道已經被盯上,他的太太陳美霞帶著3名子女剛好在同一時間全家移民到美國,太太當然也不知道丈夫做了那件事。

 

1989年父親過世,這次李登輝政府不讓他返家奔喪,他為自己、也為鄭南榕自焚絕食43天後,被送往台東醫院急救,妻子陳美霞相伴。(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特務在得知王幸男曾和朋友約好到香港旅遊兼做生意,於是將計就計,逮捕了一名香港蔡姓商人的太太,並命蔡姓商人去機場接機,王幸男於1977年元月3日搭機到香港,蔡姓商人帶他到旅館辦好入住手續,王幸男隨即到珠寶街看貨,巧遇幾位父親的好友,從他們口中才得知父親及弟弟已被抓,他緊急請珠寶商協助更換旅館逃過特務的監視,並打電話回台灣詢問。家人在電話中不敢說,直到問到在霧峰當牧師的表哥施茂雄才敢告訴他實情,確認家人及好友都因他而被捕。

 

「那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抉擇。我獨自在旅館想過後,覺得自己做的事要自己承擔,不能拖累親友,因此告訴蔡先生,我們一起搭次日的國泰班機回台灣。」王幸男說。

 

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上街頭要求釋放王幸男,一連串的營救行動,終讓王幸男於坐牢13年5個月後獲釋。他是極少數沒有領到白色恐怖不當審判補償金的政治犯,因他而被捕的好友每人領到20萬元。(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王幸男提到,他們當初的評估是,「萬一遇到我反抗,就設法綁架回台灣;綁架不成當場格殺,他們沒有想到我會決定自己回去,算是任務出奇的順利。 」

 

「我坐上飛機後,環顧四周,整台國泰班機上坐的幾乎都是特務,到松山機場一下飛機,他們帶著我的被捕好友國瑞和金平站在樓梯口,我看他們兩人皮膚特別白,可以想像已經被禁錮一陣子了,內心更是不忍。」他說。

 

王幸男在綠島服刑時主動向獄方要求提供一小塊地供他種菜。(圖/作者陳婉真翻攝)

 

王幸男被直接送到警備總部,後來陳文成也在同一間押房被偵訊。房間四周全鋪上厚厚的海綿,他只要求他們趕快釋放他的親友,並應允他會配合作筆錄,絕不逃避。

 

訊問過程中,他看到桌上有一個保溫水瓶,供偵訊人員泡茶用,工作人員每隔一段時間就進去加一次熱開水,王幸男心想,那是唯一能用來自殺的工具了。 他幾次藉機說要上廁所,想趁機喝下熱水,但辦案人員連上廁所都緊跟在旁邊。

 

最後一次工作人員又進去加滿熱開水,他心想這麼熱的水整瓶喝下去,應該足以致死,於是對偵訊人員說:「你們每次都派人跟在旁邊,害我無法小便,現在我該交代的也都說得差不多了,你們就讓我一個人去廁所吧。」他們果然答應了。

 

謝東閔故居現已無人居住,但戶長謝東閔名牌仍在。(圖/作者陳婉真攝)

 

王幸男緩步走向熱水瓶旁,拿起水瓶迅速倒在自己的嘴裡,一時整個臉部包括口鼻全被滾水燙傷,王幸男瞬間就昏厥倒地,意識模糊之間彷彿有人邊罵邊踢他,叫他別裝死。

 

第一時間他們先幫王幸男擦紅藥水,不久發現他狀況危急,已經無法呼吸,趕緊將他送三軍總醫院急救,並立即做氣切手術。由於從呼吸道到食道全部嚴重燙傷,足足有一個禮拜的時間,食道不斷從氣切孔噴出體液,在旁邊戒護的士兵常被噴得滿臉。

 

一星期後,院方開始讓他喝一口牛奶,因為食道嚴重阻塞,「差一點噎死!」王幸男說。

 

慢慢好轉後,王幸男被送往景美軍法看守所,他事後才知道,他那間獨居房的榻榻米底下,雙手雙腳伸張處各挖了一個孔洞,王幸男的手腳全被固定。那4個洞應該還存在,只是不知道景美人權園區的解說人員曉不曉得它的典故?

 

他只記得後來施明德說他偽裝自殺,他憤而提告,一名當初幫他插管的護士得知後主動打電話給王幸男說,她印象深刻的是,王幸男送醫時,因為頸部都燙爛了,插管困難,她都急哭了。必要時她願意出庭做證,可惜法官並未採納。

 

「郵包炸彈案」雖然消息全面封鎖,蔣經國卻因而提名謝東閔擔任副總統(1978-1984),這在蔣家天下的觀念裡,讓一個台灣人進入總統府擔任他的副手,那是不可思議的事。一般的看法是蔣經國為了彌補他的被炸,特別給予的補償。但因謝東閔年事已高,1984年改提名李登輝擔任副總統。蔣經國死後,李登輝依憲法接任為總統,才有後來所謂的「寧靜革命」、有今日的民主台灣。

 

二水鄉謝東閔故居。(圖/作者陳婉真攝)  

 

王幸男得以逃過死劫,被判處無期徒刑,主要是美國總統卡特重視人權,加上台獨聯盟在美國的奔走營救,使他得以在坐牢13年後活著走出黑牢。後來無論在擔任台南縣長陳唐山機要秘書,以及連任4屆立委,都有非常亮眼的成績表現。

 

問他假如人生能夠重來,會不會做同樣的事?他毫不猶豫說,如果條件相同,他會做同樣的選擇;但如果掌有行政權,可以為這個社會國家做更多事。

 

台灣的民主發展進程中,是這樣經由許多前輩冒死前仆後繼的努力所得來的,這事應列入史籍永誌不忘。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