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那一年,我也是監委被提名人,但被綠營女立委如此羞辱……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那一年,我也是監委被提名人,但被綠營女立委如此羞辱……
2020-07-04 18:30:00
A+
A
A-

 

馬總統為監委提名誓師。(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作者/王惠珀

 

《前言》

蔡總統日前說:「我提的監察委員名單,絕對比馬英九提的來得好,更有進步性」,傲慢全寫在臉上。她的意思大概是:我完全執政,不然你要怎樣?

 

無巧不巧,我正是2014年被馬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候選人,在立法院審議時被民進黨委員罵成是「史上最爛的被提名人」。衝著蔡總統羞辱馬總統,也羞辱到我,我要站出來談談何謂「好、壞」── 最沒有資格說自己好的人,就是提名有58個調查案、30個糾正案、3個彈劾案的人,來當監察院長的蔡總統。

 

《被提名監察委員》

2014年5月我接到總統府電話,被告知監察委員審薦小組推薦我為被提名人。嚇了一跳,我甚至不知道是誰推薦我的。

 

我在陳水扁總統時代進公門,擔任衛生署藥政處長(2002~2005) ,可以用「一婦當官萬夫莫敵」來概括在這個利益交關部門的三年生涯。在掌權者要專業向政治投降及輸誠的環境下,我終於被驅離衛生署,回到學術界專心做研究。

 

我忠於專業。對公共政策(新藥/學名藥/醫材管理、臨床試驗…)有一定的認知及堅持。藥費佔健保的25%,在產業發展、市場秩序、公平正義、用藥風險上的影響極大,我在健保藥價的針貶及建議上也經常發聲,小有名氣,應該是被提名監委的原因吧。我自忖,以專業理念及經驗來當隻烏鴉(監委),為人民把關,義不容辭。

 

《憂於未形,恐於未熾》 在送交立法院審議監委的文件裡,我引用了宋朝范仲淹的《靈烏賦》「憂於未形 恐於未熾」,提出18篇風險管理的著作做為政見說帖,論述台灣的環境品質以及如何改善環境品質:

 

(1)談公共政策造成的體系風險,用藥食品的產品管理該轉型到用藥食品的知識經濟風險管理;

(2)以健保政策調整醫療生態,落實社區價值,才能迎戰長照。我很清楚的表達了專業如何接軌社會,當選監委的話,我要如何監督施政。

專業接軌社會,作者所著科普專書。(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惡水上的大橋》

我也知道在民進黨「政治正確一切正確」的氛圍下,我的提法逆很多人的虎鬚,會讓相關人等嚇出一身冷汗,我能當上監委才怪。但在總統府肯定我的專業良知下被提名,我應該讓社會知道我的專業及人格高度。

 

這些考量到立法院之後,顯然無用武之地,我的標籤就只是「馬友友」。立委邱議瑩在公審會上說:「不知道妳是從哪冒出來的,有黑函說妳是馬友友,素行不良,精神狀態及情緒管理有問題。」50個民進黨立委中49人投了反對票,第二天報紙定標「史上最爛的監委被提名人」。

 

六年後的今天,這標籤再被蔡總統拿來羞辱馬總統,真是個人的奇遇,台灣的奇蹟。

 

《不要走上惡水上的大橋》

那年,立法院審查監委前夕,兄長要我回娘家燒香祈福,我沒去,原因是怕天上的母親會說:「妳對台灣的付出也夠了,沒必要淌這渾水。亂世不必多一個妳去攪局,妳給我好好待在家裡,當個正常人。」兄長說:「我已燒香請爸媽顯靈,不要讓你走上惡水上的大橋。」

 

何其險惡的台灣政情,何其悲壯的護親之情,我一行清淚順流而下。

 

我只在綠朝擔任過文官,與馬總統的交集也只在馬市長時期擔任台北市生技發展推動小組委員。十年後被提名監委,卻無端被捲入恨馬、仇馬的政治是非。馬總統因此被蔡總統提起凌辱,我深覺抱歉,這樣當台灣人的總統實在很不值得。

 

《真相是…》

多年之後,江宜樺院長因國民黨敗選而辭行政院長之時,告訴外子(二位是台大政治系同僚),我被提名監委是他推薦,經過馬總統認可的。

 

這讓我想起,2013年江宜樺教授被任命為行政院長時,我曾以學姊身分電郵給八堵國小的學弟江院長,告訴他有很多讓健保不倒的改革可以做(上述著作內容),產生的蝴蝶效應可以讓集合式醫療轉型,提振轉診,建構社區醫療照護。

 

SARS疫期,專文談社區價值分散服務,刊於《當代》。(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活躍國際專業社群,探討風險預防,刊於《Risk Management Trends》。(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針對社區價值--防疫的後勤思考,刊於《疾病與社會》。(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三軍統帥》

經國先生「催台青」,造就了我們這一代菁英。我們卻把台灣害慘了(高階學歷低階學識、高階學識低階品格…)。我在烏雲罩頂的氛圍裡,孤鳥單飛幾十年未陣亡,已是奇蹟。還以身試法,臨老去立法院逆虎鬚,演一齣最爛的菁英丑劇,陣亡了。

 

經國先生逝世後,台灣政治傾軋,社會內耗。有專業良知的「一軍」看穿政治正確才是王道,早已盍各言爾志,消聲匿跡了。我這還存著「雖千萬人吾往矣」倔強靈魂的「二軍」,同意與民調滿意度9%的馬總統站在一起捍衛價值,也不諱言即使總統民調跌到1%,只要他捍衛我的價值,我就挺他。

 

發展迄今,執政的顯學是三軍統帥(總統)四軍、五軍,用仇恨(仇蔣→仇馬→仇國民黨→仇韓→仇中)才有選票,才能擷取政治利益。

 

2013年藥師節,馬總統頒發藥師典範獎。(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猶太人說:It takes one to know one,意思是:「是在非中乃為非,非在非中方為是。有對照才有真相,白色在黑暗中會更顯其白」。在台灣,誰是誰非?其實是無是無非,社會就長這樣,不然你要怎樣 (阿扁的千古真言)? 我不信邪,以身試立法院才知道,在台灣真的要信邪。

 

《結語》

政治正確是不是台灣的永續之道?委員高堂論政暗巷砍人的行徑像電影《海濱帝國》活靈活現,我在立法院的奇遇見證了二十一世紀台灣的黑色政治,夠精彩吧?做為善良國民,為民進黨以仇恨政治當家,「英軍」無是無非的行徑留下紀錄,也是應該的。

 

托爾斯泰說:「老天有眼暫時不語」。多久算是暫時?2000年以降的二十年不能算暫時,社會也不容許再被「暫時」糟蹋二十年。有是非對錯良知的善良百姓,這樣過日子應該是開心不起來的。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馬總統為監委提名誓師。(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作者/王惠珀

 

《前言》

蔡總統日前說:「我提的監察委員名單,絕對比馬英九提的來得好,更有進步性」,傲慢全寫在臉上。她的意思大概是:我完全執政,不然你要怎樣?

 

無巧不巧,我正是2014年被馬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候選人,在立法院審議時被民進黨委員罵成是「史上最爛的被提名人」。衝著蔡總統羞辱馬總統,也羞辱到我,我要站出來談談何謂「好、壞」── 最沒有資格說自己好的人,就是提名有58個調查案、30個糾正案、3個彈劾案的人,來當監察院長的蔡總統。

 

《被提名監察委員》

2014年5月我接到總統府電話,被告知監察委員審薦小組推薦我為被提名人。嚇了一跳,我甚至不知道是誰推薦我的。

 

我在陳水扁總統時代進公門,擔任衛生署藥政處長(2002~2005) ,可以用「一婦當官萬夫莫敵」來概括在這個利益交關部門的三年生涯。在掌權者要專業向政治投降及輸誠的環境下,我終於被驅離衛生署,回到學術界專心做研究。

 

我忠於專業。對公共政策(新藥/學名藥/醫材管理、臨床試驗…)有一定的認知及堅持。藥費佔健保的25%,在產業發展、市場秩序、公平正義、用藥風險上的影響極大,我在健保藥價的針貶及建議上也經常發聲,小有名氣,應該是被提名監委的原因吧。我自忖,以專業理念及經驗來當隻烏鴉(監委),為人民把關,義不容辭。

 

《憂於未形,恐於未熾》 在送交立法院審議監委的文件裡,我引用了宋朝范仲淹的《靈烏賦》「憂於未形 恐於未熾」,提出18篇風險管理的著作做為政見說帖,論述台灣的環境品質以及如何改善環境品質:

 

(1)談公共政策造成的體系風險,用藥食品的產品管理該轉型到用藥食品的知識經濟風險管理;

(2)以健保政策調整醫療生態,落實社區價值,才能迎戰長照。我很清楚的表達了專業如何接軌社會,當選監委的話,我要如何監督施政。

專業接軌社會,作者所著科普專書。(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惡水上的大橋》

我也知道在民進黨「政治正確一切正確」的氛圍下,我的提法逆很多人的虎鬚,會讓相關人等嚇出一身冷汗,我能當上監委才怪。但在總統府肯定我的專業良知下被提名,我應該讓社會知道我的專業及人格高度。

 

這些考量到立法院之後,顯然無用武之地,我的標籤就只是「馬友友」。立委邱議瑩在公審會上說:「不知道妳是從哪冒出來的,有黑函說妳是馬友友,素行不良,精神狀態及情緒管理有問題。」50個民進黨立委中49人投了反對票,第二天報紙定標「史上最爛的監委被提名人」。

 

六年後的今天,這標籤再被蔡總統拿來羞辱馬總統,真是個人的奇遇,台灣的奇蹟。

 

《不要走上惡水上的大橋》

那年,立法院審查監委前夕,兄長要我回娘家燒香祈福,我沒去,原因是怕天上的母親會說:「妳對台灣的付出也夠了,沒必要淌這渾水。亂世不必多一個妳去攪局,妳給我好好待在家裡,當個正常人。」兄長說:「我已燒香請爸媽顯靈,不要讓你走上惡水上的大橋。」

 

何其險惡的台灣政情,何其悲壯的護親之情,我一行清淚順流而下。

 

我只在綠朝擔任過文官,與馬總統的交集也只在馬市長時期擔任台北市生技發展推動小組委員。十年後被提名監委,卻無端被捲入恨馬、仇馬的政治是非。馬總統因此被蔡總統提起凌辱,我深覺抱歉,這樣當台灣人的總統實在很不值得。

 

《真相是…》

多年之後,江宜樺院長因國民黨敗選而辭行政院長之時,告訴外子(二位是台大政治系同僚),我被提名監委是他推薦,經過馬總統認可的。

 

這讓我想起,2013年江宜樺教授被任命為行政院長時,我曾以學姊身分電郵給八堵國小的學弟江院長,告訴他有很多讓健保不倒的改革可以做(上述著作內容),產生的蝴蝶效應可以讓集合式醫療轉型,提振轉診,建構社區醫療照護。

 

SARS疫期,專文談社區價值分散服務,刊於《當代》。(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活躍國際專業社群,探討風險預防,刊於《Risk Management Trends》。(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針對社區價值--防疫的後勤思考,刊於《疾病與社會》。(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三軍統帥》

經國先生「催台青」,造就了我們這一代菁英。我們卻把台灣害慘了(高階學歷低階學識、高階學識低階品格…)。我在烏雲罩頂的氛圍裡,孤鳥單飛幾十年未陣亡,已是奇蹟。還以身試法,臨老去立法院逆虎鬚,演一齣最爛的菁英丑劇,陣亡了。

 

經國先生逝世後,台灣政治傾軋,社會內耗。有專業良知的「一軍」看穿政治正確才是王道,早已盍各言爾志,消聲匿跡了。我這還存著「雖千萬人吾往矣」倔強靈魂的「二軍」,同意與民調滿意度9%的馬總統站在一起捍衛價值,也不諱言即使總統民調跌到1%,只要他捍衛我的價值,我就挺他。

 

發展迄今,執政的顯學是三軍統帥(總統)四軍、五軍,用仇恨(仇蔣→仇馬→仇國民黨→仇韓→仇中)才有選票,才能擷取政治利益。

 

2013年藥師節,馬總統頒發藥師典範獎。(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猶太人說:It takes one to know one,意思是:「是在非中乃為非,非在非中方為是。有對照才有真相,白色在黑暗中會更顯其白」。在台灣,誰是誰非?其實是無是無非,社會就長這樣,不然你要怎樣 (阿扁的千古真言)? 我不信邪,以身試立法院才知道,在台灣真的要信邪。

 

《結語》

政治正確是不是台灣的永續之道?委員高堂論政暗巷砍人的行徑像電影《海濱帝國》活靈活現,我在立法院的奇遇見證了二十一世紀台灣的黑色政治,夠精彩吧?做為善良國民,為民進黨以仇恨政治當家,「英軍」無是無非的行徑留下紀錄,也是應該的。

 

托爾斯泰說:「老天有眼暫時不語」。多久算是暫時?2000年以降的二十年不能算暫時,社會也不容許再被「暫時」糟蹋二十年。有是非對錯良知的善良百姓,這樣過日子應該是開心不起來的。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