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與筆的台灣生活》當兵日記(2):難以下嚥的第一餐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畫與筆的台灣生活》當兵日記(2):難以下嚥的第一餐
2020-07-01 10:00:00
A+
A
A-

儘管環境再壓抑,伙食的賣相再差,有些新兵依舊能吃得津津有味,彷彿身在自家客廳。  

 

圖文/徐丹寒

 

第一天入伍就像第一天入學,長官們忙著發放新兵的物資和問卷調查,連軍中的規矩都來不及細說。由於軍服還未發放齊全,少數人只能先穿著便服,大家的身分似乎還未真正轉化為「新兵」。心境還沒進入狀況,對於軍中的大小事總會產生錯愕或不適,首先必須面臨的就是用餐。

 

中午時,每人分配到一雙鐵筷、一個鐵餐盤和鐵碗,以班級為單位分配到中山室的座位。我們端著餐盤到走廊上排隊打菜,不斷發出碗筷的碰撞聲,有些人開始交頭接耳的認識彼此,這時一位個子小巧的女班長突然出現在隊伍前方,以雷公般的聲音吼向我們!所有人如同被電到般迅速恢復秩序,她插著腰站著三七步,不耐煩的看著我們,沒人敢直視她。

 

我走到餐車前,打飯班的弟兄兩眼無辜的看著我,有點手足無措,匆匆忙忙的將食物盛進餐盤。回座位後,我仔細端詳手中的午餐,幾條泡在油裡的筍乾、幾片高麗菜,三條海帶,一顆貢丸,以及一支小小的雞翅,個個稀疏散落在格子裡。這樣的份量連一位孩童都無法餵飽,何況是在座一百多位的成年男士?我與鄰兵盯著眼前的景象發呆片刻,緩緩用筷子夾起食物,先將每一道菜嚐過一遍,沒有一個是熱的,味道就像廉價旅社會供應的早餐。

 

長官們坐在中山室前方的長桌用餐,此時一位班長離開座位,邊走邊跺步的徘徊在我們身旁,他肚子上的衣釦已經快被撐破,一圈圈的脖子與下巴連成一條線。他用母獅般犀利的眼神掃視我們,大家像一群吃草的牛群還處在狀況外。他停下腳步,清了清喉嚨,「我沒告訴過你們在軍中要怎麼吃飯嗎?」低沈的聲音嚇住了所有人的動作。

 

食物還在我的嘴裡翻動,不是因為咀嚼,而是因為嘴巴在顫抖,我連眼珠都不敢動,生怕會發出一絲聲音。大家不知所措地僵在座位上,腦中不斷思考著「他有告訴過我們怎麼吃飯嗎?」,這位班長似乎聽見了我們腦海裡的疑問,他露出不悅的表情,用高八度的嗓子喊道:「不要以為第一天就可以隨便!我早就說過了,餐具要輕拿輕放,碗要拿到下巴的位子,不准給我彎腰駝背!如果我再聽到任何講話聲或碗筷聲,就全部人停止動作!如果又讓我聽到筷子掉到地上的聲音,就不要怪我無情了!繼續吃飯!」

 

這一切令人食慾全消,食物實在難以下嚥,還必須坐得像一尊雕像,甚至無辜的被罵,因為我確信長官從未說過用餐的規矩。我回過神,迅速將食物塞進嘴裡好結束這頓恐怖的午餐,可是突然想起碗筷不能發出聲音,這意味動作必須非常輕巧,因為餐具全是金屬製品,一點碰撞都能發出清脆響亮的敲擊聲。腦中突然閃過所有關於坐牢或是越獄的電影,思索著為何我們的用餐規則比犯人還多?

 

軍中的第一餐就這樣結束,在失望與恐懼中享用完餐點,雖然份量不多,但也沒心情進食。接下來,只希望自己不要拉肚子,因為稍早在盛飯時,有一隻大蒼蠅飛進飯桶裡,班長的訓話害我完全忘了這事。

 

雖然可以將不想吃的菜倒進廚餘,但總是有人不願浪費食物。

看著盤中的餐點,新兵們無法相信這將是未來四個月的伙食。

由於人數的安排,我坐在班級的最前頭,卻只想將自己埋在角落。

 

第一餐是個夢魘,比起說是在軍中用餐,吃牢飯是更貼切的說法。

插畫創作的手繪圖搞。先將構圖繪於紙上,再由數位繪畫完成作品。 

 

 

作者簡介

徐丹寒,1997年生,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自幼即愛好美術和文學寫作,擅長素描、書法和電繪。曾在「人間福報」連載「世紀伴侶」,以繪畫和文字介紹中外歷史上重要的伴侶,普獲好評。接著為創作「玄奘大師與西域文化」,遠赴西安、敦煌,並探訪了吐魯番和高昌國遺址,做地理景觀的記錄。近年,多次在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中展出繪本作品,深入了解世界一流出版社的繪本創作趨勢。  Istagram: brianhsuart。

 

儘管環境再壓抑,伙食的賣相再差,有些新兵依舊能吃得津津有味,彷彿身在自家客廳。  

 

圖文/徐丹寒

 

第一天入伍就像第一天入學,長官們忙著發放新兵的物資和問卷調查,連軍中的規矩都來不及細說。由於軍服還未發放齊全,少數人只能先穿著便服,大家的身分似乎還未真正轉化為「新兵」。心境還沒進入狀況,對於軍中的大小事總會產生錯愕或不適,首先必須面臨的就是用餐。

 

中午時,每人分配到一雙鐵筷、一個鐵餐盤和鐵碗,以班級為單位分配到中山室的座位。我們端著餐盤到走廊上排隊打菜,不斷發出碗筷的碰撞聲,有些人開始交頭接耳的認識彼此,這時一位個子小巧的女班長突然出現在隊伍前方,以雷公般的聲音吼向我們!所有人如同被電到般迅速恢復秩序,她插著腰站著三七步,不耐煩的看著我們,沒人敢直視她。

 

我走到餐車前,打飯班的弟兄兩眼無辜的看著我,有點手足無措,匆匆忙忙的將食物盛進餐盤。回座位後,我仔細端詳手中的午餐,幾條泡在油裡的筍乾、幾片高麗菜,三條海帶,一顆貢丸,以及一支小小的雞翅,個個稀疏散落在格子裡。這樣的份量連一位孩童都無法餵飽,何況是在座一百多位的成年男士?我與鄰兵盯著眼前的景象發呆片刻,緩緩用筷子夾起食物,先將每一道菜嚐過一遍,沒有一個是熱的,味道就像廉價旅社會供應的早餐。

 

長官們坐在中山室前方的長桌用餐,此時一位班長離開座位,邊走邊跺步的徘徊在我們身旁,他肚子上的衣釦已經快被撐破,一圈圈的脖子與下巴連成一條線。他用母獅般犀利的眼神掃視我們,大家像一群吃草的牛群還處在狀況外。他停下腳步,清了清喉嚨,「我沒告訴過你們在軍中要怎麼吃飯嗎?」低沈的聲音嚇住了所有人的動作。

 

食物還在我的嘴裡翻動,不是因為咀嚼,而是因為嘴巴在顫抖,我連眼珠都不敢動,生怕會發出一絲聲音。大家不知所措地僵在座位上,腦中不斷思考著「他有告訴過我們怎麼吃飯嗎?」,這位班長似乎聽見了我們腦海裡的疑問,他露出不悅的表情,用高八度的嗓子喊道:「不要以為第一天就可以隨便!我早就說過了,餐具要輕拿輕放,碗要拿到下巴的位子,不准給我彎腰駝背!如果我再聽到任何講話聲或碗筷聲,就全部人停止動作!如果又讓我聽到筷子掉到地上的聲音,就不要怪我無情了!繼續吃飯!」

 

這一切令人食慾全消,食物實在難以下嚥,還必須坐得像一尊雕像,甚至無辜的被罵,因為我確信長官從未說過用餐的規矩。我回過神,迅速將食物塞進嘴裡好結束這頓恐怖的午餐,可是突然想起碗筷不能發出聲音,這意味動作必須非常輕巧,因為餐具全是金屬製品,一點碰撞都能發出清脆響亮的敲擊聲。腦中突然閃過所有關於坐牢或是越獄的電影,思索著為何我們的用餐規則比犯人還多?

 

軍中的第一餐就這樣結束,在失望與恐懼中享用完餐點,雖然份量不多,但也沒心情進食。接下來,只希望自己不要拉肚子,因為稍早在盛飯時,有一隻大蒼蠅飛進飯桶裡,班長的訓話害我完全忘了這事。

 

雖然可以將不想吃的菜倒進廚餘,但總是有人不願浪費食物。

看著盤中的餐點,新兵們無法相信這將是未來四個月的伙食。

由於人數的安排,我坐在班級的最前頭,卻只想將自己埋在角落。

 

第一餐是個夢魘,比起說是在軍中用餐,吃牢飯是更貼切的說法。

插畫創作的手繪圖搞。先將構圖繪於紙上,再由數位繪畫完成作品。 

 

 

作者簡介

徐丹寒,1997年生,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自幼即愛好美術和文學寫作,擅長素描、書法和電繪。曾在「人間福報」連載「世紀伴侶」,以繪畫和文字介紹中外歷史上重要的伴侶,普獲好評。接著為創作「玄奘大師與西域文化」,遠赴西安、敦煌,並探訪了吐魯番和高昌國遺址,做地理景觀的記錄。近年,多次在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中展出繪本作品,深入了解世界一流出版社的繪本創作趨勢。  Istagram: brianhsuart。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